番外 手足 十二

送走姐姐,平平和樂樂安靜地跟父母回家,不時看一下父親和母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大家都知道他們也想跟著去,所以一副假裝不見的模樣,讓倆少年眼眶微紅。

秦信芳等人以為他們是委屈的,更不敢開口問了,免得他們更傷心。

一行人回到家中,因為少了安安,大家一時有些不習慣,所以晚飯也是匆匆吃過。

第二天再見時,四個大人還會念著安安,兩兄弟卻已經恢復了元氣,一大早就在花園里放聲高歌,遠遠的,黎寶璐就聽到兩兄弟在嘶吼著“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怎么唱的是這首歌?”

顧景云淡定的給她盛了一碗粥,邊示意她坐下用早餐邊道:“西南沿海一帶的海寇增多,前日有軍報回京,說是有寇首組織了近千海寇沖擊廣海衛,守將徐階陣亡,海寇沖入縣城,幾乎屠城,女子皆被劫掠一空。自從大楚與韃靼修好,開放互市以來便少有戰事,這算是這十幾年來最大的一起。朝中不少人都提議滅盡海盜,揚我國威,也給沿海居住的百姓,來往的海商一個安全的保證。”

“但也有人反對,大楚久不興戰事,而戰事一起就意味著軍餉,糧草等大量的消耗,也意味著人員損耗。他們認為海盜只是一陣一陣的,背后又沒有依托,并不足為懼。以十倍的成本去爭取一倍的利益實在不值得,所以朝中還在爭論。”顧景云說到這里不由一笑,“書院中有父兄在兵部任職的孩子得了消息便在書院里宣揚開來,據我前日下午離開前得到的消息,書院中的孩子也分為兩派,我們家的這兩個一聽就是主戰派。”

不然也不會一大早的唱起《無衣》。

黎寶璐蹙眉,捂著胸口道:“可我總覺得心口有些不安。”

顧景云有些不在意的笑道:“隨他們鬧去吧,在書院里學生的這點自由度還是有的,且有我們在,他們還不至于惹出什么我們不能處理的禍事。”

黎寶璐皺著眉點頭,吃過早飯就去書院,兄弟倆則早牽了馬在門口候著了,馬上還栓了兩個包袱,一個裝著書,一個裝著他們食物。

顧景云掃了他們一眼就上車,黎寶璐則停下問道:“今日怎么騎馬去?”

“中午我們不回來了,要出去集會。”

難怪要吩咐廚房準備這么多好吃的,黎寶璐習以為常,書院里的學生一碰上什么大事就喜歡搞集會收集意見,她也喜歡他們自由的氛圍,因此從不干涉孩子們的事。

黎寶璐也上車坐到顧景云身邊,等馬車開動了,兄弟倆這才相視一眼跟上,心里都緩緩松了一口氣。

傍晚顧景云和黎寶璐先回到家,見兩兒子沒回來也不在意,以為他們又跑哪兒玩去了,可等到太陽下山,都快要用晚飯了倆人也沒蹤影,黎寶璐覺得有些不對了,而且心里也越來越不安。

顧景云也蹙起了眉頭,叫來南風,“去門房那里問問,今日大少爺和二少爺可有使人回來傳話。”

“是。”

黎寶璐心頭一跳,立即道:“紅桃,你去找東風,讓他快馬加鞭去衛府一趟,看一下衛象是否在家,他要是在家問一下他們今日可有什么集會,將他去了何處一一問清。”

紅桃一愣,連忙應下。

顧景云蹙眉,“你懷疑兩個……”

黎寶璐已經起身道:“我們去他們的房間看看。”

兩個孩子七歲后就搬出了梧桐苑,另居一個院子,距離并不遠。

黎寶璐轉身去樂樂的房間,顧景云便去平平的。兩個孩子的房間都是他們自己布置的,倒是長得差不多,夫妻倆熟門熟路的去翻他們藏銀子的地方,一摸一個空。

黎寶璐微愣,然后轉身去翻他們床頭柜里的盒子,那里面裝的是他們收到的禮物,一些好看的金銀裸子,玉玨,印章之類的東西。

都是見客時客人給的見面禮,不貴重,又不是親近的長輩,大多是自己把玩后賞賜給下人。但他們家的倆孩子吝嗇,很少拿這些東西賞人,大部分是存起來足夠一定的數后賣到當鋪,得了錢還可以資助別人。

可是現在盒子里也空空如也,她記得前兩天給兩個孩子收拾房間時她還看過,只有大半盒,還未到清空的時候。

黎寶璐看向衣柜,打開發現一件衣服都沒少,她蹙著眉想了想,然后伸手去摸柜底。

師父喜歡給孩子們送兵器,她記得兩個孩子的短匕之前就藏在這里。

一摸一個空,黎寶璐臉色已經全黑了,心中已有八成確定兩個孩子跑了。

顧景云過來找黎寶璐,也是臉黑如鍋,“平平的銀子,禮物和武器也都不見了,不見了的還有前幾從我這里拿走的一幅嚴大儒的書法。”

嚴大儒的書法和顧景云的畫一樣出名,都屬于千金難求之物,就算真的賣出去時拿不到千金,百金卻是可以得到的。

就算倆孩子再窮,有那副字在也足夠他們在外面隨風逐浪許多年了。

黎寶璐不由扶額,“他們是去追安安了?可安安都走了一天了,他們還追得上嗎?”

顧景云若有所思道:“安安的行程是自己做的,我記得那段時間平平和樂樂時常湊在她身邊給她出謀劃策……”

夫妻倆對視一眼,所以他們肯定知道安安的行程,甚至可以推測出安安落腳的地方,再要去追她就容易多了。

倆人立即往安安的房間去,她的小書房里或許還有留下的草稿和地圖痕跡。

但沒想到安安的小書房里特別干凈,青菱見老爺太太臉都青了,就縮著脖子道:“今兒一早大少爺和二少爺就來轉了一圈,說是他們讀書需要些資料,見大小姐的書房臟亂就幫著收拾了一下……”

黎寶璐咬牙,“這兩個臭小子!”

顧景云已經轉身道:“讓人往西南一帶追,追不到人就在肇慶等著,要去廣海衛必經過肇慶。”

黎寶璐覺得心臟要受不住了,“他們去廣海衛干什么?殺海寇嗎?”

顧景云沉默不語。

黎寶璐坐在椅子上,喃喃道:“他們才十一歲啊,而且就那三腳貓功夫……”

平平和樂樂的確從小習武,但他們要學的東西那么多,每天習武的時間也就一個時辰,就算凌天門的功法屬上等,到今天他們的功夫也不怎么樣。

兩個加起來都沒他們姐姐厲害,這樣跑出去不碰上江湖人還罷,一旦碰上對上……

黎寶璐只能祈禱他們逃命的功夫學到家,打不過就趕緊跑。

顧景云攤開地圖,和黎寶璐斟酌著圈定了三個方向,然后讓護院們兵分三路去追,務必要把人找到。

倆人才交代完,紅桃就著急的跑進來道:“老爺,太太,舅太爺他們正生氣呢,說都快過了晚飯的點兒,怎么還一個人不見?”

“我忘了,”顧景云直起腰,蹙眉道:“舅舅和舅母年紀大了,這件事得瞞著他們。”

“就說兩個孩子私自跑出去集會秋獵了吧。”

顧景云微微點頭。

夫妻倆要是想合起伙來騙人,還真沒人能識別。至少秦信芳和何子佩就沒發現,見倆人臉色都有些暗沉,便知道兩個孩子惹他們生氣了。

待知道平平和樂樂沒回家,而是跑出去跟同窗集會秋獵去了,秦信芳就不由輕咳道:“男孩子嘛,都好動。秋獵也沒什么不好,文武并重,反正都是學習。”

何子佩也替他們說情,“安安去游學,他們本來就心思浮動,要是不讓他們找些事情做,留在家里也是折騰我們,就讓他們去吧,多給他們配幾個護衛就行了。”

顧景云和黎寶璐頗為無語,這寵孩子的勢頭,倆人都覺得有些人生灰暗。

而此時,平平和樂樂早跑出京城四百里外,此時他們停下來讓馬兒吃草休息,自己從包袱里拿了干糧出來啃。

就著火光,平平點了一處道:“我們不做休息,再往前走百里就能追上姐姐了。”

安安的行程他們可是參與的,距離京城五百里處有個紅楓林,據說秋天時落葉紛紛,紅色的葉子鋪滿地,人走在林中遇上清風,楓葉還會飄飄灑灑而下,特別好看。

許多文人墨客都愛秋天的時候去林子里游玩,因為安安這次外出不僅是游學,還要找良婿,所以這種地方自然要去逛一逛。

最重要的是,聽說楓林附近有一農家,他們家做的兔肉干特別好吃,托衛師伯的福他們都有幸吃過兩片,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好吃啊。

三姐弟一致認為楓林是極其值得去的地方,以姐姐的性格,她要是不把兔肉干包圓是不會走的,而據衛師伯說那個農家也很有性格,每天只出售五十斤,賣完即止,而且還限定每伙人最多只能買五斤。

以姐姐的熟讀,她肯定是今天中午才到的楓林,那會兒兔肉干早賣完了,她要吃那就只能等明天早上的。

倆人覺得他們深夜到達楓林剛好可以和姐姐匯合上,時間要是早,說不定還能補眠一下呢。

倆人啃著干糧,暗暗發誓道:等他們到了楓林,他們要吃五斤兔肉干!

:。: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