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十一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安安是女孩,我希望她能像你一樣,這樣才不會吃虧受苦。”就算現在女孩的地方有所提升,但跟男子相比還是差太多太多。

相比于男子,世道對女子的要求依然很嚴格,她們要想過得好,要么自身足夠強大,聰明,要么就是找到良人,可以被人一直保護。

后者到底是靠運氣居多,所以寶璐一直希望安安能夠身心強大,她也一直放任安安往這個方向發展,至少家里三個孩子,平平和樂樂明顯是要聽他們姐姐的。

黎寶璐抱住顧景云的腰,唉聲嘆氣道:“我真不舍得讓安安嫁到別人家,她要是受了委屈怎么辦?”

顧景云好笑,“她才八歲呢。”

“是啊,這一眨眼她都八歲了,感覺昨兒我還抱在懷里哄呢,結果今天就蹦這么大了。八年都過得那么快,十年又能有多長?”黎寶璐抬起頭看他,“我也不求多,只要我未來的女婿對她能有你對我一樣好就行了。”

顧景云微微一笑,抱著她保證道:“別擔心,一定會的。”

至于平平和樂樂,他們是男孩,天生就比別人有優勢,又有秦顧兩家作為靠山,自己智商也在線,并不用她擔心什么。

黎寶璐只要看著不讓他們長歪就行,任由他們在人生這條大路上折騰。

于是,平平和樂樂跌跌撞撞卻又快樂無比的成長著,而安安則在母親的關照下越長距離舅婆設定的淑女越遠。

等何子佩發現不對時,安安已經成長為一個霸氣少女,不僅日常欺負兩個弟弟,還在書院里稱王稱霸,晉升為京城第一霸王。

何子佩覺得余下的人生都灰暗了,看著安安道:“你可怎么說親啊?”

安安不在意的道:“那就別嫁了唄。”

何子佩覺得心更疼了,黎寶璐也覺得疼,京城這一片上至皇親,下至寒門書生,哪怕不認識安安的也聽說過她,貌似要找一個真心喜歡安安的有點難。

于是她想了想跟顧景云商量道:“讓閨女出去歷練歷練吧,或許就能找到女婿了。”

反正她現在是不怕她閨女在外吃虧的。

顧景云想了想答應了,“就當游學吧。”

已經成長為兩個小少年的平平樂樂正好經過正房,耳尖聽到父母的話,倆人相視一眼,眼中都迸射出亮光,想也不想就推門沖進去。

顧景云正伸手抱了寶璐讓她坐在腿上,見兩個孩子沖進來臉不由一黑,寶璐已經迅速的推開顧景云站起來了。

倆孩子啪嘰一聲跪在地上,一人抱住一人的大腿求,“爹,娘,我們也要去游學。”

這下連黎寶璐的臉都黑了,她敲了一下平平的額頭,“你們才幾歲就想著出門游學了?等到十六歲再說。”

樂樂哀嚎,“你不得還要五年?姐姐十四就能游學,為什么我們要十六?”

“哦,大概是因為你們功夫沒姐姐的好?”黎寶璐很不走心的找了一個理由。

但這直接給兩個孩子一萬點暴擊,倆人瞬間倒地不起。

顧景云伸腳踢了踢抱著他大腿不撒手的樂樂,黑著臉道:“出去!”

對上父親的冷臉,兄弟倆不敢造次,縮著脖子往外撤。

顧景云見門關上,這才冷哼一聲,對寶璐道:“倆孩子越發無法無天了。”

“嗯,也越來越像你了。”

顧景云不服氣的道:“明明是像你,我何時如此沉不住氣了?”

“咦,我們說的不是他們無法無天嗎?”

顧景云被噎住,黎寶璐得意,她總算在口舌上占一次上風了。顧景云見了深覺兒子們果然是他的敵人,每次他們一出現他就沒好事。

他開始認真考慮起他們的請求來,其實仔細想想他們出去游學也挺好的,他們家的孩子都聰明,哪怕是和別的孩子一樣六歲才入學,但他們學的東西可比別人的多多了,從他們還能每天三天惹件小禍,五天惹件大禍的頻率來看,現在的學習難不住他們。

而且人生苦短,在他們有能力保持不掉隊的情況下,讓他們可以更自由的安排自己的時間也沒什么不好。

而且他們這樣的家庭也不需要兩個孩子早早科舉入仕,相信兩個孩子也不會這么想不開,想要年紀輕輕就投身在政治事業上。

既然他們有心,不如休學兩年出去游歷,就當長長見識,回來后再重新入學便是,而這兩年他們夫妻也可以輕松自在一段時間。

顧景云抬頭看了一眼寶璐,靠上去道:“你覺得兩個孩子的武功可能自保?”

“差點。”

“那要是給他們配幾個功夫高強的護衛呢?”

黎寶璐若有所思的看向他,“這世上危險的事太多了,喝口水噎死的人都有。”

顧景云點點頭,“那就是可以了,你覺得讓平平和樂樂跟他們姐姐出去歷練如何?”

黎寶璐糾結道:“可我們讓安安出門不是為了找良婿嗎,你確定讓他們倆跟著安安還能嫁出去嗎?”

顧景云沉默。

最后顧景云沒再提這件事,平平和樂樂最近也表現得很低落,拉著姐姐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樣。

在送安安出城門時倆人還一人抱住她一條胳膊哭得稀里嘩啦,不舍得很。

安安本來也有些傷感,還紅著眼眶,正要跟父親和母親說幾句體己話,畢竟這一去沒有一兩年她是不會回來的,這還是她第一次和家人分別這么久。

可是她醞釀許久的話還沒來得及出口氣氛就被倆熊弟弟給破壞掉了,看他們哇哇大哭,眼淚直流,什么傷感,什么不舍全都消失了。

她嫌棄的抽開手,用手帕擦了一下袖子沾上的眼淚,皺著眉道:“只是出門游學,至于嗎?”

倆人哭得一抽一抽的,又扯過她的手臂哭道:“我舍不得啊,姐,要不您再重新選個日子出發?”

樂樂也哭著點頭,“今天太趕了,還是改日再走吧。”

安安看著弟弟們哭成這樣,心內感動,伸手拉住他們鄭重的道:“平平,樂樂,姐姐以后再也不打你們了。”

平平和樂樂哭聲一停,打著嗝問,“真的嗎?”

“真的,”安安一臉嚴肅的道:“實在是姐姐沒想到你們對我這么好,以后你們再犯錯我也不打你們了,我會和你們好好講道理的。”

樂樂一臉感動的看著姐姐,平平壓住心中的喜意,拽著姐姐的手道:“我不信,除非你發誓。”

“好,我發誓!”安安鄭重的伸出手指道:“顧云安保證再也不打顧云騏和秦云驥,若違此誓,我……”

“你半年不吃肉!”平平快速的接過。

安安懷疑的看了平平一眼,但還是順著他的意思道:“若違此誓,我半年不吃肉。”

本想阻攔他們的何子佩聞言也放松下來,好笑的看著他們鬧,還是黎寶璐看時間差不多了,上前將三人分開,叮囑安安道:“每到一個地方都寫信回來報平安,給你的護衛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你是后輩,要多聽他們的建議。”

安安點頭應下,拍著胸脯保證道:“娘你放心,我的功夫雖然比不上你,但家里的護衛可都打不過我,就是跟二師兄身邊的侍衛我也能過上百招,您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女兒這點看人的眼色還是有的,娘你放心。”

顧景云也上前攬住寶璐低聲勸慰道:“別擔心,女兒雖然頑皮,但在人情世故上卻比你還要強。”

顧景云是不怕女兒闖禍的,和她母親相比,她可是要精明得多。寶璐都沒惹出禍事來,更別說女兒了。

但顧景云卻忘了世事無絕對,本來可以沒事,但加入了平平樂樂,安安想沒事都難了。

大家目送安安上馬離開,這次她隨行帶走了四個護衛,都是從家中護衛里挑選出來的,有一個是秦氏培養的,屬于全能型人才,不僅會打架,還會做行程,會打點行裝,會交際,會做飯,還會一些醫術。這樣的護衛是秦氏廢了大力氣培養出來的,不是旁支和親戚的貧困后生,就是收養來的孤兒。

就是嫡支,他們能擁有的名額也有限,秦信芳早把名額留著,妞妞出嫁時他給了兩個,剩下的就平分給三個孩子,每人也只分到一個而已。

一個是多年前皇帝送的暗衛,曾經暗中保護過顧景云和黎寶璐,兩年前他受重傷退役。

他們這樣的人退役了能去的地方很少,他運氣比較好,因為保護過顧太傅,在他受傷后統領幫他和顧太傅說情,顧家就接收了他。

他雖然身有暗傷,但保護顧云安出去游學的能力還是有的。

剩下的兩個則是他們家的護衛,都是這些年陸續雇回來看家護院的。

不巧,一個是江湖鏢師,因為顧家給的薪資挺豐厚,而他又有了兒子,于是就離開鏢局,進秦府做保鏢,平時巡邏,偶爾跟著東家出門,五年下來,危險一個沒遇到過。

跟他同一批請回來的老和則是退役軍人,因為右手受傷,再也無力拿刀,這才離開軍隊。

不過他在軍中做的是斥候,為了讓他能夠全心全意的跟著安安出門,顧景云可是許了不少的好處。

有這四人在,顧景云覺得安安出門的安全率已經提到了最高,若是還能發生危險,那就不是人力所能預料,而是命運了。

那就該安安自己去闖,身為父母,他們能做的也就只有祝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