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五

何子佩好奇,“做了什么?”

平平和樂樂臉上掛著淚,委屈又有些驚惶的看著母親,緊緊的依偎在何子佩身邊不說話。

何子佩見寶璐氣得臉色潮紅,不由看向衛大奶奶,早上寶璐還好好的呢,衛大奶奶來了后她才動手的。

衛大奶奶有些尷尬,在何子佩的目光下硬著頭皮道:“師母,這倆孩子幫著我二叔家的象哥兒離家出走,弟妹聽了生氣,所以才……”

“說幫都是在給他們推卸責任,”黎寶璐冷聲道:“主意是不是你倆出的,把衛象偷出衛府是不是你倆干的?”

何子佩張大了嘴巴,低頭看倆孩子。

樂樂和平平委屈得不得了,喊冤道:“象哥哥總被他繼母欺負,他說了,我們要是不幫他他就要死了,我們這是在救他。”

黎寶璐忍不住扶額,捏了捏手忍不住又要動作,何子佩雖震驚卻也快速的把倆孩子抱進懷里,她對寶璐討好的笑笑,“兩個孩子是該打,但你剛才已經打過了,再打,萬一打壞了,回頭心疼的還不是你?”

黎寶璐對倆孩子一點兒也不心疼,但她心疼舅母。見舅母這樣祈求的看著她,她的手就怎么也揮不下去,只能瞪著倆孩子道:“等你爹回來教訓你們。”

兄弟倆就覺得屁股一緊,脊背都寒了,倆人想也不想沖上去就抱住黎寶璐的大腿邊抹淚邊喊道:“娘,你打我們吧,使勁兒的打我們,我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樂樂還直接抓起母親的手就往屁股后面放,“您使勁打,我們認罰……”

黎寶璐順著他們的力道拽過人就揍他們屁股,倆人沒想到母親真打,又哭天搶地起來。

在衛大奶奶面前,何子佩自覺丟臉,怒道:“你們兩個都給我跪到花廳里去,將你們做的事一件一件的給我從實招來。”

舅母發話,黎寶璐自然不可能再揍,拎著倆人就去花廳,卻見廳中不知何時墊了地毯,腳踩在上面都是軟的,更別說跪的人了。

何子佩目不斜視的走過去在上首坐下,然后指了正中間的地毯道:“跪下,給我從實招來。”

平平和樂樂一瘸一拐的走到正中間跪下,倆人都低著頭不說話。

黎寶璐就一拍桌子怒道:“怎么,還要我們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問嗎?”

倆人連忙搖頭,平平小聲道:“我們只是在考慮該從何說起。”

樂樂在一旁道:“就從象哥哥被人欺負說起吧。”

最后由平平主講,樂樂在一旁補充他遺漏的點,沒辦法,樂樂講故事是想到哪里說哪里,往往說到一半發現前面還有許多事沒交代,所以總是會跑回去重新說。

平平卻有條理得多,不敢說全面,但大部分重要的事都不會遺漏。

在兩個孩子的口中,衛象是一個連家中仆人都可以欺負的小可憐,吃個飯都有可能是冷的,想吃綠豆糕都得自己拿錢到大廚房里買,多半時候還買不到。

他每個月的月例是五兩,比他們兄弟倆的還多,要知道他們得去上書院才有五兩的月銀。可他和樂樂能存下好多錢,象哥兒的錢卻總是半個月不到就花完。

倆人見過好幾次象哥兒使喚不動下人,自己還被下人欺負的場景,很是義憤填膺,果然,天下的繼母就沒有好人。

于是,從母親那里學來的俠義和正直讓他們下定決心對象哥兒拔刀相助,幫助他脫離苦海。

可是象哥兒還小,脫離苦海以后去哪兒呢?

總不能帶回家吧,兩個小人并不介意把床分給他一角,也不介意把飯分給他一碗,但他們家和衛家離得太近了,他們前腳把他帶離苦海,后腳衛家就能上門來要人。

自覺功夫沒學到家,打不過大人的倆小孩將這一種方案去除,所以三人商議來商議去決定送象哥兒去他舅舅家。

首先,那是象哥兒的舅舅,是親戚,他對象哥兒也很好。

其次,象哥兒舅舅家離京城很遠,在遙遠的開封府,他住到那里衛家想要再把他抓回來也難。

最后,象哥兒喜歡他舅舅。

所以三人定下這個方案,計劃了許久,象哥兒終于從他爹書房里偷出他舅舅的地址,然后在平平和樂樂的幫助下寫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求救信,為了讓他舅舅相信,象哥兒還把他娘留下的一根簪子交給平平樂樂,讓他們給他舅舅寄去。

信沒通過衛家,是平平和樂樂拿出自己的私房錢友情贊助,請了驛站的人幫忙送信。

驛站的信慢,所以象哥兒的舅舅平老爺是在二十多天后才收到信的。

一直到上個月,平舅舅才到京城衛府。

平平和樂樂覺得象哥兒這下脫離苦海了,自覺功勞甚大,所以找了借口上門去找他玩,目的是要等他感謝。

可是,平舅舅顯然不是來接象哥兒離開的,他跟外甥抱著哭了一場,然后就叮囑象哥兒以后要好好聽話,有事就讓身邊的下人給他送信,他絕對不會讓別人欺負象哥兒巴拉巴拉。

象哥兒顯然也驚呆了,沒想到舅舅不帶他離開,他感覺到危機,抱著他的腿就嚎,哭著求著要舅舅帶他離開。

但他舅舅還是狠心的推開了他。

平平和樂樂道:“當時他可可憐了,哭得特別慘,但他舅舅還是走了。”

“象哥兒說他舅舅來后他自覺有了靠山,所以就沒收斂脾氣,不僅得罪了他后娘的嬤嬤,他爹也對他橫眉怒目的。如果他不能跟他舅舅一起走,肯定會被揍死的,所以我們才幫他想辦法的。”

倆人想出來的辦法就是把生米煮成熟飯,讓他舅舅不得不把他帶走。

這一次他舅舅離開衛府給他準備了不少禮物,平平和樂樂進衛府下車時就看到了,所以三人一合計,最后把象哥兒房間里的一個木箱騰空,讓他躺在里面。

兩個人小時候沒少鉆柜子箱子躲迷藏,為此還挨過打,所以知道密閉的空間要有空氣,不然人會死的。

倆人也聰明,用鐵片釘在箱子四角,然后虛掩,看著是合上了,其實留了縫隙。

兩個人就讓衛府的下人把箱子抬到外院停車的地方,說象哥兒很傷心,正躲在里面哭呢,不讓人打擾他,而箱子里都是象哥兒發火說不要的玩具,他們要帶回家去。

衛象院子里的下人習以為常,顧府的這兩位小公子常來找三少爺玩,別說交換玩具,就是交換衣服都是常事。

所以下人們沒多問,抬著東西就去外院。

秦顧兩府那樣的權勢地位,兩位公子總不會偷盜東西吧。所以倆人大搖大擺的讓人把裝著象哥兒的箱子抬到了前院,平家和衛家的下人還在給平舅舅裝車。

倆人直接讓人把箱子放在他們箱子的旁邊,然后就繞著車子亂轉,胡亂指揮說這樣放不好,那樣放不對。

樂樂還爬到車上轉了一圈,嚇得下人們驚呼,生怕這位小公子摔下來傷到,到時候他們可就性命不保了。

等樂樂終于肯下車了,一群下人便聽著他們的意見裝車,反正兩個孩子的意見也只是先裝這個箱子,后裝那個箱子,至于他們放在什么位置,怎么裝是不管的。

箱子都是一樣大小,差不多的重量,所以大家并不覺得為難,只希望兩位小公子趕緊玩膩這個游戲,哪兒來的回哪兒去。

平平和樂樂親眼看著裝著象哥兒的箱子被放在了最上面,沒被壓住,這才心滿意足的站到一邊。

倆人還特別熱情的站在門口目送平舅舅離開,等他們家的馬車走遠了才回家。

而衛象院子里的下人根本沒進屋看衛象一眼,婆子們都聚在一間屋里開會說話,丫頭們則各自玩去了,沒人想起衛象還在屋里傷心。

等到吃完飯的時候,丫頭去領了他的份額回來,照例先讓平嬤嬤挑選過后才送進屋給衛象,這才發現他們家三少爺不在屋里。

丫頭婆子們也沒在意,三少爺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時常做這樣沒有分寸的事,此時不躲在屋里,那就是躲在院子或花園里。

因為怕飯涼了,所以丫頭婆子們自顧自的用完了飯才懶洋洋的去找,可這次有些邪門。她們將三少爺經常躲避的幾個地方都好過了也沒找到他。

平嬤嬤冷下臉來,威嚴的道:“讓人再仔細些,把以前沒留意過的角落也找一遍。”

但還是找不到,平嬤嬤這才額頭冒汗,緊握著拳頭道:“除了咱院子和花園里,其他主子的院子也要找。”

“嬤嬤,那動靜就很大了。”

“廢話什么,趕緊去找,先把他找出來再說,之后的事我們再慢慢處置。”

這下整個衛府都驚動了,衛叢他爹衛馳都叫了管事過去問話。于是整個衛府都被翻了一遍,衛象就跟人間消失一樣不見了。

衛象他爹衛丕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是想教訓他兒子來著,可他不是還沒來得及實施嗎,怎么人就不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