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四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三姐弟第一次離開父母這么遠,這么久,第一天還特別興奮,到了晚上就開始想念父母,哭著鬧著要爹娘。

平平和樂樂閉著眼睛就嚎,淚珠子跟不要錢似的往下落,安安本來也要嚎的,但見弟弟們哭得那么慘,她就一邊哭一邊伸手去抱他們安慰道:“沒關系,姐姐照顧你們。”

兩只委屈的抱著姐姐,“哇哇”的大哭,何子佩又好笑又好氣,“跟舅婆不好嗎,平日里也都是我帶你們,跟我玩的時候怎么不見哭,現在要睡覺了才想起來哭?”

妞妞則在一旁做鬼臉取笑他們,“這么大了還哭,不知羞。”

秦信芳就輕輕地拍了女兒一下,瞪眼道:“有你這么當小姑的嗎?安安都比你懂事,快去哄他們。”

妞妞吐了吐舌頭,將平平拎過來抱著,晃了晃道:“別哭了,小姑帶你們出去看螢火蟲怎么樣?”

一行人現在住在野外的驛站中,四周除了驛站的房屋就沒別的房子了,外面綠草茵茵,偶爾有幾只螢火蟲飛過,妞妞看著很喜歡。

她抱了平平就往外走,樂樂慢慢停下哭聲,也跟著姐姐追出去。

何子佩就讓人給他們披上小斗篷,“露重,別著涼。”

妞妞把平平放在路邊,自己沖進草叢里跑了一個來回,驚起點點螢火,翩翩飛著在草叢中打轉,在黑夜中,這點亮光顯得尤其神秘和美麗。

三姐弟看著一時忘記了哭,齊齊張大了嘴巴看著。

妞妞得意的揚頭,“怎么樣,好看吧?”

三姐弟“哇哦”一聲,沖進草叢里就要伸手抓它們,但別看螢火蟲飛得慢,你真要抓它還真不容易,安安抓到了兩只裝進荷包里,平平和樂樂一只都沒抓到,反而還在草地上摔了好幾跤,倆人也不叫下人扶,自己爬起來就繼續追著螢火蟲跑。

等玩累了,倆人就擠到姐姐跟前一起看被抓的螢火蟲。螢火蟲的燈滅了,露出丑丑的身體,三姐弟都是一臉的嫌棄。

妞妞早抓了一大把,用紗布裝起來,系好后掛在一根木棍上,就插在驛站的柵欄上,等了許久它們又紛紛亮燈,聚在一起的亮光漂亮不已。

三姐弟驚嘆的“哇”一聲,小心翼翼地圍著它看,新奇不已。

“這就是車胤囊螢的故事了,”妞妞小心的拿起木棍,就用螢火的亮光給三人照路,一同回到驛站的房間。她讓人將屋里的燈都熄了,攤開一本書用螢火燈去照。

安安瞇著眼睛上去看,忍不住嘟囔道:“光太暗了,看得眼睛疼,娘不許我們晚上在這樣昏暗的光下看書。”

“知道,但車胤不是沒錢買燈油嗎,有螢火蟲所照的亮光就差不多了。”

平平和樂樂一頭霧水的問,“車胤是誰,他能抓到很多螢火蟲嗎?”

“當然,他抓的螢火蟲多到可以看書。”

平平和樂樂驚嘆,“真厲害啊,他在哪里,我們拿燈油跟他換螢火蟲吧,我們比較喜歡螢火蟲。”

安安就敲了一下傻弟弟們的小腦袋,道:“車胤是古人,早死了,你們上哪兒跟他換?”

說罷將囊螢映雪的故事說給他們聽,這是舅婆給她說的小故事,她還記得呢。

安安沒能說出何子佩講這故事時的趣味性,只是很干巴巴的根據自己的理解講道:“從前有個人叫車胤,他特別特別的窮,買不起燈油還想看書,于是他就去抓了螢火蟲塞進荷包里做成燈,用螢火蟲的光來看書,后來他成了一個很厲害的人。”

所以一開始她才會把螢火蟲放進荷包里,可惜那兩只死活不開燈,她只好把它們放了。

“還有一個很窮的人叫孫康,他也買不起燈油,然后就趴在雪地上看書。這就叫囊螢映雪了。”

平平和樂樂打了一個寒顫,平平道:“趴在雪上會不會很冷?”

樂樂:“肯定會生病的。”

“他們可真笨啊,為什么不燒火呢,燒火也可以看到書啊。”平平皺著小鼻子道:“而且天要是不下雪怎么辦呢?”

“就是,你看叔叔們在燒火,映得周圍都亮了,冬天還能邊看書便暖身子,不比趴在雪上強?”樂樂吸了吸口水,看著樓下的火堆道:“好香啊,我也要吃肉肉。”

妞妞忙一手扯住一個的后衣領,道:“不行,你們腸胃不好,不能吃。”

平平和樂樂立即含了眼淚,欲哭未哭的看著她。

妞妞心軟了一瞬,但最后還是硬著心腸搖頭,“春天本就多發疫癥,熱不得,冷不得,你們又是小孩,我敢說你們今天晚上要是吃了燒烤,明兒鐵定喉嚨干澀,這是在路上,萬一生病了怎么辦?”

在未啟程前,爹娘就擔心平平和樂樂的身體,千叮嚀萬囑咐讓他們把倆人看好了,不許他們熱到,冷到,入口的東西就更得仔細了。畢竟他們還小,趕路危險。

不然去年抓周后爹娘就帶著樂樂回去祭祖了,何必等到今年?

平平和樂樂被鎮壓下來,兄弟倆心有戚戚焉的靠在一起,又想哭了。

因為白天玩得太瘋,倆人再委屈,在洗漱后也犯困了,昏昏欲睡的被人抱上暖過的床,倆人一靠上枕頭立即翻了個身睡過去,舒服不已。

過了第一個晚上,接下來就好帶多了,除了偶爾還會鬧著要爹娘,大部分時候兄弟倆都想不起來爹娘了,玩得開心不已。

安安更是把爹娘忘到了九霄云外,每天跟在小姑屁股后面跑,獲得了每天騎一個時辰馬的特權。

當然不是她獨自騎馬,而是秦信芳或是府上的護衛抱著她,但這也讓平平和樂樂羨慕不已,他們也就中午停車休息時可以上馬玩一會兒,還得有人緊緊地抱著,多動一下都不行。

汝寧祭祖以后,家里人開始時不時的叫他們大名,以便他們記住自己的大名。

在他們未上書院前,家里人叫他們的大名除了讓他們記住自己名字外就還有另一個作用——就是表示叫他們大名的人生氣了。

比如現在,黎寶璐怒喝一聲,大叫道:“顧云騏,秦云驥,你們給我過來!”

正蹲在院子里玩蟲子玩得快樂的倆小孩聽到母親的怒叫聲,想也不想丟下手里的小棍子撒腿就往正院跑。

那里有他們的靠山啊!

黎寶璐卻已經追出來了,她氣得臉都紅了,似乎忘記了自己會輕功的事實,靠腿追上倆小孩,堪堪在花園小門前拽住倆人,她氣得指著他們說不出話來。

平平和樂樂兩個從沒見過母親這么生氣的,頓時縮著脖子排排站在一起不敢跑了。

黎寶璐氣得喪失理智,左右看看,最后看到小門邊的一株梅樹,她想也不想上前折了一根梅枝,扯過平平就狠狠地抽他屁股。

平平嚇得一抖,立即干嚎起來,“娘,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你錯哪兒了,你說!”

平平抖著嘴唇說不出來,他不知道哪兒錯了呀,反正先認錯總是不會錯的。

黎寶璐一看他這樣子,更怒,枝條也不要了,甩到一邊就用手掌“啪啪啪”的拍他的屁股。

平平這下是真疼得嚎哭起來,還不如用枝條抽呢,好歹娘親留了力,不像用手掌,平平覺得屁股都疼麻了。

黎寶璐揍完平平,轉過身扯過樂樂,凌厲的問道:“你說,你們這幾日都干了什么壞事?”

樂樂也被嚇到了,一直站在一旁不敢跑,直覺告訴他,要是不跑也就拍這一頓,可要是跑了不定被抽成什么樣呢。

可關鍵是樂樂也不知道自己最近干了什么壞事被娘知道了,難道是因為他往小姑被子里塞毛毛蟲的事被娘知道了?

還是不小心撕掉姐姐書的事被發現了?

難不成是因為他在祖父祖母屋里亂涂亂畫?

黎寶璐見他苦思的模樣,氣得抓住他的手臂就狠狠的揍了一頓他屁股。

樂樂“哇哇”大哭起來,雖然屁股肉多,但還是疼啊。

黎寶璐也忍不住紅了眼眶,下手卻一點兒沒軟,一邊拍一邊哭著道:“誰給你們的膽子,啊,你們才五歲啊,怎么就敢攛掇著人離家出走,知不知道你們差點把衛象害死……”

平平和樂樂一呆,然后大叫冤枉道:“娘,衛象在他舅舅那里呢,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還說,不是你們把衛象偷出衛府,他怎么可能出得來?”

“那也是我們在救他……”

黎寶璐嚴厲的看著他們,“也就是說你們覺得自己做得一點兒都沒錯了?”

兩個孩子忍不住縮著腦子不說話。

“看來你們也知道不應該啊,”黎寶璐手又揚起來,衛大奶奶喘著氣追上來攔住她道,“弟妹,你要是把孩子打壞了那可就是我的不是了,此事只是他們那邊的一面之詞,還是問過兩個孩子才好。何況他們還小呢,才五歲知道些什么?”

“才五歲他們就敢把人偷出來了,再大些還了得?”

“這是怎么了,我大老遠就聽到平平和樂樂在哭了,”何子佩快步從花園里走出來,一把將平平和樂樂抱進懷里,心疼的給他們擦眼淚道:“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你看你和清和小時候我和你舅舅可對你們動過手?”

黎寶璐跺腳,“舅母,你知道這倆熊孩子這次做了什么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