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手足 二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孩子吵架打架是常事,搶東西也是常事,只要不過分黎寶璐都不會管,由他們打去鬧去。

但平平好靜,樂樂好動,他又不愛跟別人玩,只喜歡跟同齡的哥哥一起。

平平拿一樣東西就能玩上好久,樂樂卻更喜歡跑外面玩,拽不動平平就只能在一旁搞破壞。

或是搶哥哥的東西,或是直接把玩具破壞掉,大部分情況下平平的脾氣都很好,弟弟搶走了他就拿另一樣,東西壞了他就換一個,但有時候也固執得很,脾氣一上來就能跟樂樂打起來。

或許是因為之前平平太好說話,最近樂樂變本加厲,晚上睡覺時都要搶過平平的被窩,一定要換著睡才樂意。

黎寶璐覺得不能再縱容他的這個小脾氣,于是針對兄弟倆的教育戰役開始打響。

夫妻倆沒有等多久,沒過兩天平平伸手又搶了樂樂的東西,黎寶璐就對平平道:“去搶回來。”

平平抬頭看了一眼母親,背過身去重新拿了一樣自己玩,一點兒都不理母親。

黎寶璐見了也不勉強他,扭過頭對一旁虎視眈眈的安安道:“你去搶。”

安安早看二弟不順眼了,聽到母親的命令劈手就搶過,然后藏在自己的背后。

黎寶璐就對愣住的樂樂道:“搶東西是不對的,你要是也想玩可以請求哥哥讓給你玩,哥哥要是不答應你可以想盡辦法說服哥哥,而不是一言不發就搶過來,知道嗎?”

樂樂嘟了嘟嘴,就在黎寶璐以為他要哭出來時他默默的轉過身爬到哥哥身邊坐下,低頭跟他一起玩。

黎寶璐心軟了一丟丟,正想著她對兒子是不是太嚴厲了,畢竟他才兩歲呢。

結果兩兄弟湊在一起不到一刻鐘,樂樂又搶了平平的東西,這次平平不樂意了,兩個人搶起來,樂樂就一巴掌打在哥哥的臉上,平平氣得哇哇大叫,一邊哭一邊把東西扯回來。

玩具雖然打磨過,但也有尖銳之處,倆人這么互相爭搶,嚇得黎寶璐連忙將他們分開,生怕他們劃了手。

這下黎寶璐不心軟了。

從今以后樂樂寶寶感覺自己生活在了水深火熱之中,他拿起自己愛吃的桂花糕,結果還沒放進嘴里就被娘親給搶了,娘親還當著他的面把桂花糕吃了。

樂樂忍不住和爹爹哭訴,“娘親壞,搶我吃。”

顧景云好笑的看了妻子一眼,低頭對著抱住他大腿的兒子道:“你不是愛搶人東西嗎,你娘是跟你學的呢。”

樂樂傷心得哭了,但這還不算玩,除了娘,姐姐也總搶他的東西,搶完了還教訓他,“搶東西是不對的,你知道你搶了大弟的東西大弟該多么傷心了吧?”

于是樂樂發現,他除了飯和水果,點心和玩具都被搶光了。他只能哭著去找祖父和祖母。

秦信芳又好氣又好笑,瞪著顧景云問,“小時候我就是這么教你們的?”

“不是,他可以出去搶別的東西,但為什么要搶兄弟的?我就從不搶寶璐的東西。”

秦信芳噎住,半響才道:“她是你媳婦,不是你手足。”

“難道舅舅認為樂樂應該搶平平的東西?”

秦信芳蹙眉,“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何必斷章取義?”

顧景云看了一眼鬼靈精似的往這邊看的二兒子一眼,笑道:“舅舅放心吧,我們有分寸,你們要是不喜歡這種方法,我們換一種就行,言傳身教嘛。”

何子佩都忍不住瞪他了,一邊心疼的抱著樂樂,一邊嗔怪道:“他才兩歲,待他大了這些道理自然就明白了,哪里用得著這些手段?”

顧景云點頭應下,斂手站起來聽訓,完了以后領著得意的樂樂回去。

樂樂雖然還小,卻也感覺得到自己有祖父祖母撐腰,爹和娘都不敢很管他的。

顧景云牽著他的手出了院子,還特別優待的將他抱起來,一路抱回到梧桐苑里。

顧景云將樂樂放在床上,將跟著的丫頭婆子都揮退,這才坐在他對面道:“樂樂,有句話就縣官不如現管,你知道嗎?”

樂樂滿眼迷茫,搖頭道:“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縣官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官,管著很多很多的人,權利非常大,比如你祖父和祖母。”

樂樂哇了一聲。

“現管就是現在管著你的人,比如你爹我。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不管你祖父祖母如何厲害,你都是由我管著的,所以你討好祖父祖母不如討好我。”

樂樂一眼一臉茫然。

顧景云就舉例子道:“比如天黑了你要跟爹爹回院子,這時候我們做什么啊?”

樂樂特別響亮的道:“玩游戲!”

“嗯,真聰明,”顧景云笑著夸了他一下,然后突然冷下臉來道:“但是你得罪我了,我不給你玩了,你只能罰站。”

樂樂張大了嘴巴,半響才嘟著嘴巴道:“我,我要跟祖父祖母說。”

“就像剛才一樣?”

樂樂狠狠地點頭。

顧景云一笑,“沒關系,爹爹會和剛才一樣認錯,把你領回來,這下你不僅沒游戲玩,連宵夜也沒有了,我不給你吃,因為你得罪我了。”

樂樂震驚的張著嘴巴,他小心翼翼地窺著爹爹的臉色,見他一張臉冷凝下來便察覺到他說的是真的,立時嚇得“哇”一聲大哭起來。

聲音響徹天地,屋外的婆子立刻跑進來慌張的問,“老爺,二少爺這是怎么了?”

顧景云淡定的揮手道:“下去。”

婆子著急的看看哭得聲嘶力竭的二少爺,再看看面色淡然的老爺,只能退下。

顧景云就坐在床邊看著他哭,樂樂越哭越傷心,根本停不下來。

正屋里的黎寶璐在聽到哭聲時跑過來了,見父子倆這狀態,忍不住腳步一頓,“這是怎么了?”

樂樂看到母親就好像看到了救星,張開手臂就要她抱,“娘,娘——”

黎寶璐心疼起來,上前將他抱在懷里,給他擦了擦眼淚,柔聲問道:“怎么哭了?”

樂樂哭聲慢慢變小,他打著嗝,一邊抽泣一邊小心的看向父親,見他也正看著他,他就不由窩進母親懷里,委屈道:“爹爹不給我玩,還不給我吃。”

黎寶璐看他這委屈的小模樣就忍不住笑,“為什么不給你玩,不給你吃?”

“因為我給祖父祖母告狀。”

“你和祖父祖母告什么狀?”

樂樂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己為什么去告狀,他嘟了嘟嘴,忍不住嘰嘰喳喳的抱怨道:“因為娘和姐姐都欺負我。”

“娘和姐姐怎么欺負你了?”

“你們搶我的東西,是壞人。”

“可你不也搶了哥哥的東西嗎,那你是不是也是壞人呀?”

樂樂吸了吸鼻子不說話。

黎寶璐就摸著他的小腦袋道:“你看,你都知道搶東西的是壞孩子,你為什么還要去搶呢,哥哥有的你不都有一份嗎?”

“可是我就喜歡玩哥哥的。”

“那也不該去搶,娘親也愛吃你的桂花糕,那是不是娘親就能搶你的桂花糕了?姐姐還喜歡你的小玩具,小披風,小被子,是不是都可以搶過來?”黎寶璐抱著他輕輕搖晃道:“或許你還聽不懂,但娘親希望你記住,姐姐和哥哥都是你的手足,手足是要互相愛護,扶持的。別人的東西不該強搶,你要是喜歡可以去換,也可以再另買,甚至另做一份,強搶是壞人才會做的事是不是?”

樂樂皺著小鼻子想了老半天,心里總覺得有些不對,卻又不知道哪里不對,他扭頭看了他爹一眼,撓了撓腦袋還是想不起來,只能點頭應下。

一旁的顧景云微微一笑,也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晚上,受了驚嚇的樂樂要求和父母睡,黎寶璐欣然答應。

樂樂要跟父母睡,平平當然不可能一個人回屋,也決定留下,早已經分房單獨睡的安安也不走了。

顧景云看著并排在床上的母子四人,忍不住伸手扶額,臉都黑了。

黎寶璐就推了推他道:“你去暖閣睡吧。”

顧景云看了眼那位置,默默地轉身離開,家里的床還是太小了,得打一張大的才行。

父親一走,三個孩子低低的歡呼一聲,立時滾做一團玩起來。

三姐弟難得能在一起睡,所以玩得有點晚,樂樂睡著以后緊緊地依偎在母親身邊,顯然今天的事有點嚇著他,睡到半夜他還嚎了一嗓子,嚇得黎寶璐醒過來去看他,結果這小子睡得正香,只是委屈的嘟了嘟嘴就翻了一個身繼續熟睡。

黎寶璐親了親他的臉頰,正要躺下便聽到輕輕地腳步聲,她不由回頭。

顧景云拐進內室來看他們,他探頭看了一眼問,“做噩夢了?”

“嚎了一嗓子就又睡了。你也快去睡吧,更深露重的,免得著涼。”

顧景云坐在床邊看著側著小身子睡得香的小兒子,低聲道:“舅舅和舅母太疼他了……”

“隔輩兒親嘛,我們可以再和他們探討一下。”黎寶璐見他還坐著不動,只能挪了挪道:“上來吧,不然真要著涼了。”

顧景云一笑,側身躺在她身邊,伸手搭在她的腰上,湊在她耳邊輕聲道:“別急,等他們再大一些我就把他們帶在身邊,到時舅舅舅母再疼他們我也能把他們教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