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顧樂康 一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爺,吏部到了。”二喜輕輕地敲了敲車門。

顧樂康睜開眼睛,推開門踏著腳凳下車,抬頭看向衙門上的兩個字,他低頭整了一下衣裳,這才伸腳踏上臺階。

結果他才走上兩階,迎面便見一人走出來,他不由頓下腳步,看著對面的人。

爽朗清舉,龍章鳳姿,如綠竹猗猗說的只怕就是他吧,這么多年過去,他依然是當年的模樣,好似就不會蒼老一樣。

明明是同歲,他尚且比他還要小兩個月,如今看著倒是他蒼老了許多。而他依然風姿特秀。

顧樂康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沒上前,而是拱手遙遙的與他揖了一禮,心中忍不住自嘲,只怕他是不想見到他的吧。

顧景云停下腳步,歪著頭想了一下才想起來他是誰,他腳步便一轉,走到顧樂康上面的臺階居高臨下的打量了他一下,看見他腰上系著白布,便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問道:“何時布置靈堂?”

顧樂康一愣,連忙道:“今日就開始布置,客人明天才會上門吊唁。”

顧景云頷首,板著臉道:“明日我會上門祭奠。”

顧樂康眼中一熱,一揖到底,“是,從弟在家敬候兄長上門。”

顧景云深深地看了他一下,這才轉身離開,對方好像誤會了什么,不過誤會就誤會吧,特別去解釋反而顯得欲蓋彌彰。

顧樂康望著他的身影消失,這才擦了擦眼角進吏部。

自從考中進士后他便一直外放為官,雖然有許多次機會可以回京,但他不想回來。

京城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太多了,且又有顧景云在,他實在沒法見他,尤其是在父親已經瘋魔的情況下。

他只能帶著他們遠遠的避開。

但現在父親已經過世,他倒是想直接扶棺回老家,但父親臨終遺愿就是回一趟京城,他再不愿也得完成他這個遺愿。

他知道他為什么想要回來,他母親也知道,然而他想要見的那個人并不在京城,哪怕在對方只怕也不會在乎吧。

顧樂康沉淀下心情,踏入吏部時已經面色平淡,哪怕是臉上有些憂傷,大家也只以為他是因為喪父。

顧樂康辦了離職手續,這才離開吏部。

父親死亡,他要守孝三年。

顧樂康回到忠勇侯府時靈堂已經搭建起來了。之前他在太原府當知府,距離京城并不是很遠,父親一死他就把事務交給屬下,扶棺北上了。

好在此時天氣不熱,不然得放冰,顧樂康換了孝衣,這才去給他爹磕頭。

等他起身時就看到祖父扶著大堂兄的手顫顫巍巍的走過來。顧樂康連忙上前扶住他,“祖父,您怎么來了?”

顧老侯爺慢慢的扭頭去看靈堂上的棺木,抖著嘴唇道:“我怎么能不來看看呢?我一直熬著不敢死,就是怕耽誤你,沒想到走在前頭的反倒是你爹。”

顧樂康伸手扶住他,垂眸道:“祖父,生老病死是常態,孫兒還年輕,總覺得還有許多事沒有學會,趁著守孝三年,我讀讀書也好。”

顧老侯爺欣慰的點頭,“你能如此想最好,好孩子,你比你父親和伯伯們強多了。”

顧樂康的無奈的看了大堂哥一眼,扶著他轉了一個身道:“祖父,您回去休息吧,這里有孫兒來操持就行。”

父親死了,要說不傷感是不可能的,但要說多傷心卻不可能,這些年感情都折騰得差不多了。

所以真讓顧樂康哭他還真哭不出來,但祖父見了棺木肯定會傷心的。

兄弟倆扶著顧老侯爺回屋,顧樂康正要退下時老侯爺一把抓住他的手,渾濁的雙眼看向他道:“康兒,聆圣街那邊你可派人去通知了?”

“沒有,”顧樂康垂眸道:“孫兒一回來就去吏部了,還沒來得及……”

“那就親自去一趟吧,”顧老侯爺嘆息一聲道:“雖說已經分宗,但他也是你父親的兒子,血脈放在那兒,若是通知了他不來那是他的不是,可若是我們沒通知那就是我們的錯了。”

“是,孫兒一會兒親自去一趟。”

顧老侯爺這才躺下,揮手讓他們退下。

顧樂康穿著孝服去了聆圣街,但顧景云根本不住在聆圣街的顧府,而是住在秦府。

顧樂康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沒去秦府,而是派人去給秦府送張帖子,“告訴顧老爺,就說我在顧府里等他。”

二喜應了一聲,駕著馬車就去秦府。

看門的老李頭見顧樂康一身孝衣,連忙將他讓進屋里來坐,不然站在門口實在不好看。

秦府正在用下午茶,顧景云將葡萄剝開塞進寶璐的嘴里,看到帖子便伸手拿過帕子擦了擦手道:“我倒忘了,按照正常的禮節他們是給先上門通知我,我才好去的。是誰來的,去告訴他,我明兒就去祭奠。”

東風打開帖子看了一眼,立即道:“是顧大人親自上門來的,不過他沒來秦府,而是在顧府候著呢。”

顧景云揚了揚眉,扭頭對寶璐道:“他倒是知禮。”

黎寶璐就推了他一把道:“所以你也知禮些吧。”

“嗯,準備馬車,”顧景云伸手牽起黎寶璐道:“走吧,跟我一塊兒去看看。”

黎寶璐也許多年沒見過顧樂康了,當年他考中進士后就離開了京城,從此再沒碰面過。

看到板直的坐在門房凳子上的中年人,她實在難以將他和十多年前那個飛揚自負的少年聯系在一起。

黎寶璐就忍不住停下腳步。

顧樂康聽到動靜抬頭來看,連忙起身和倆人行禮。他掃了一眼黎寶璐,然后就低下頭去看腳尖,心中不由疑惑,難道這些年來只有他一個人老了?

這倆人怎么好似還是那么年輕?

“屋里坐吧,”黎寶璐拽了拽沉默的顧景云,領著倆人去書房,然后親自下去給倆人沏茶。

顧樂康連忙起身道:“不用了嫂子,我,我就是來通知一聲就走了的。”

黎寶璐看了一眼顧景云,笑道:“既然來了就多坐坐吧,我去給你們沏茶。”說罷離開書房。

屋里只剩下兄弟二人,顧景云不說話,顧樂康也不知該說什么,氣氛一下冷凝下來,屋里寂靜不已。

顧樂康忍不住額頭冒汗,出仕近十年,他也算見識不少了,但此時坐在顧景云的對面卻如坐針氈,心被高高的吊起,忐忑不已。

顧景云掃了他一眼,收起身上的氣勢,問道:“是老侯爺讓你走這一趟的?”

“是,。

“可還有其他的話?”

“沒有,”顧樂康猶豫了一下才道:“您已經分宗,并不用跪靈,所以明日穿得素凈一些上門祭奠就行。”

顧景云微微點頭。

這也是有例可循的,雖然跪靈對顧景云的名聲更好,說不定還能得到孝子的稱號,但顧樂康知道他一定不會在意這個。

而且兩邊的情況誰不知?顧景云就算去跪靈了,真信他孝順的也沒幾個。

顧景云也的確沒想過去跪靈,能去祭奠已經是給忠勇侯府和顧懷瑾大面子了。

這還是為了他們家的孩子,畢竟繹心剛嫁出去沒多久,以后他閨女兒子也要說親,總不能讓人覺得他不認生父,就算是他自認沒錯,世人也會覺得他太過無情,從而對幾個孩子有偏見。

難不成還要為了一個死人再來委屈他幾個孩子不成?

黎寶璐端了茶進來,見倆人相對無語,不由眨了眨眼,她絞盡腦汁的正要說些什么,顧樂康就突然起身道:“嫂子,時間不早,我該回去了。”

黎寶璐掃了顧景云一眼,見他沒有其他話說,這才點頭道:“好,我送你出去。”

顧景云也起身送他,顧樂康有些受寵若驚,到了大門便停下腳步道:“你們留步吧,車就在門口。”

顧景云察覺到寶璐的目光,他便點頭道:“你很好。”

顧樂康眼眶一紅,伸手對他深深的揖了一禮,轉身便大踏步的上馬車。

看著馬車漸漸消失在巷子口,黎寶璐才感嘆道:“他變了好多,若是在街上遇見我都不敢認了。”

“這不是好事嗎?”顧景云瞟了她一眼道:“以前他那么愚蠢,偏還那么自負,要是經歷過那些后還不變那才是無可救藥。所幸他既不像他父親,也不像他母親。”

“說得好像他不是你爹似的,”黎寶璐瞥了他一眼道:“對了,明日去祭奠要把三個孩子也帶上,我們倒是有素色的衣服,但那三個孩子……”

不論是顧景云還是黎寶璐都喜歡把自家孩子往活力漂亮那個方向上打扮,所以三個孩子很少有素色的衣服。

有那也是不對季節。

顧景云伸手牽住她的手,也上馬車離開,“那就去成衣鋪里現買,反正也只穿一天,等從靈堂里回來就燒了。”

黎寶璐半響無語,“我還以為你已經下凡入紅塵,誰知道還是跟個仙人似的,只是去祭奠用得著把衣服燒了嗎?”

顧景云捏了捏她的手笑道:“傻丫頭,下凡入紅塵的是你,我是一直在紅塵之中,我要燒掉衣服是因為我有潔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