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曲維貞姐弟 8

曲家昨天晚上的動靜不小,王婆一直提著心留意著,正猶豫著是不是要上門打探一下時,住在曲家隔壁的狗子娘就一臉興奮的拉著她去了村口的榕樹下。

那里聚了一群村民,都在說著閑話,也有猜測昨天晚上曲家出了什么事的。

狗子娘就壓低聲音道:“我知道,昨天晚上那動靜嚇得我從炕上摔了下來,所以趕緊起來看了,正好看見曲老三跟他三閨女吵架呢。”

“為的什么吵?”

“說出來你們都不信,為的是招娣的婚事,盼娣現在出息了,竟然敢自作主張的要退掉她大姐的婚事。”

“退掉也好,王家莊那門婚事算什么好婚事?招娣那姑娘嫁過去就是糟蹋。”

“那也該是三哥三嫂他們的事,盼娣一個姑娘家怎么還管起家事了,慣的她!”

王婆連忙問道:“那親事到底退沒退?”

“退了,今兒一早小寶親自去退的,還是我家狗子送他去的呢,”狗子娘壓低了聲音道:“他們家把先前的定金都給還回去了,聽說王老爺生氣得很,但拿小寶一點辦法也沒有,聽狗子那意思,他先生很厲害呢,還是啥啥啥師,狗子那孩子說得不清不楚的,我也沒太明白。”

王婆就松了一口氣,不在意的笑道:“能不厲害嗎,那可是進士老爺,聽說還是個大官兒呢。雖然許多年過去了,但我還記得他們的模樣呢,哎喲,那位太太跟個仙女似的,那位先生更不必說,仙人都沒他俊俏。”

“王婆,你這愛俏的毛病又犯了吧?”

“去去去,那樣的仙人我是不敢多看的,能看一眼已經是修了幾輩子的福了,哪敢對著他犯毛病啊?”

王婆的了切確消息,趕著要去說媒,因此也不坐了,揮著手就往村外去。

大家見了也習以為常,王婆要做媒,時常要往外村去,倒沒人想過她是要給曲招娣說媒。

王婆先去男方家問了他們家的意思,若是有意,她才好跟曲維貞提,到時候可以找機會相看。

等王婆再回家時天都黑透了,她簡單的洗漱了一下就去睡覺,第二天一早起來便隨便選了條帕子去曲家串門。

曲母臉色還難看著,看見王婆勉強露出一個笑容問,“王婆今兒怎么有空來我家?”

“這不是聽說盼娣回來了嗎,我以前有一方素帕子,一直想要往上面繡點什么,但我兒媳笨手笨腳的哪里會,聽說盼娣在外頭學了本事,所以想求她幫幫忙,或是在上面繡朵花,或是繡幾根草也行,反正有點樣子就行。”

曲母扯了扯嘴角道:“諾,千金大小姐正在屋里躺著呢,你去找吧。”

王婆樂呵呵的笑了一聲,好似完全聽不懂她的諷刺一般,樂顛顛就往曲維貞的房間去。

曲家四姐妹一間房,因為母親在院子里,招娣她們三個也不敢出去,就坐在屋里陪臥床休息的曲維貞。

曲靜翕干脆就將作業搬到這里來做,自己便做便教姐姐們識字,別的不要求,先把自己的名字認識了再說。

曲維貞傷了肩膀,提不起筆來,所以正捧著一本書看,偶爾教一下大姐她們。

王婆進屋看到這樣的場景,腳步不由一頓,心頭第一感覺就是,這曲家是要飛了呀。

她心頭惋惜,可惜自己沒多生兩個兒子,不然求娶招娣她們姐妹,以后也多一門好親戚。

“王婆來了,快請坐。”曲維貞看到她便合上書,笑著指了下床邊。

招娣忙給王婆搬了張凳子。

王婆就笑著落座,假裝看不到她的傷勢,免得她尷尬,只拿眼打量了一下招娣,然后拉著她的手道:“這才幾天啊,我怎么覺著招娣漂亮了些?”

招娣紅著臉低下頭,喃喃不知說些什么好。

“十六七歲的年紀正是最好的時候,吃得好些自然就漂亮了。”曲維貞笑問,“王婆今日來可是有事?”

“呃,”王婆看了一眼招娣道,“你前兒交代我的事已經有眉目了,你看這……”

正坐在屋角寫作業的曲靜翕也忍不住頓了頓,然后落筆看過來。

招娣一時沒回過味來,還是來娣扯了一下她的衣角給她使了個眼色她才明白過來,頓時臉紅,她沒想到三妹那么早就去找王婆了。

她抽開王婆握著的手,轉身就要出去,就聽盼娣道:“大姐,你們都留下吧,也該聽一聽,要是不合適咱再換一個。”

見躺在床上的少女臉上沒有一絲羞澀,王婆不由感嘆,還是城里人膽大啊,她才在城里生活幾年,說起親事來竟然臉都不紅一下。

曲維貞不知王婆的想法,笑著請她坐下。

王婆掃視了屋里一眼,見曲家姐弟五人都看著她,她就輕咳一聲道:“照著你提的條件,我斟酌了又斟酌,把這十里八鄉的適齡小子都想了一遍,還真給想出一個人來了。”

她笑道:“他家情況比你家略強些,家里有二十來畝田,在家里行二,上頭一個哥哥已經成親了,底下還有一個弟弟。”

“姓什么,不知家主何處?”

“姓劉,就是離汝寧城最近的那個劉莊,那是個小村子,全村只有二十來戶,但九成九都姓劉,算是個大姓。”王婆笑道:“劉家的父母是出了名的明理慈心,長媳婦才生了長子就當家,也不用伺候公婆,夫妻倆私底下掙的錢能留下好大一部分,有時候父母都不會問他們要,所以小日子過得挺好的。”

“那娘子也好相處,做姑娘時就爽朗大氣,她那門婚事也是我保的,你看,嫁過去三年過得多好?”

因為知道曲維貞要求高,王婆可是搜羅了好久,將符合條件的都記下來排在一起比較,這劉二郎就是其中綜合條件最好的。

要是曲維貞這都不滿意,那剩下的就更玄了。

主要是她的時間太急,要是寬松些,她還能到城里和更遠的地方去找。

曲靜翕在一旁問,“他人品如何?”

“老實!”媒婆想也不想道:“招娣這樣的人品性格,他要是不老實我也不敢介紹給他呀,十八歲的大小伙子,身體壯,長相不差,而且憨厚,不知多少姑娘瞄著他呢。”

“他這么好,怎么十八了還不成親?”曲維貞問。

“這不是拿不出彩禮錢嗎,他父母老早就說過,三個兒子一碗水端平,當年老大娶親只給三兩彩禮,加上辦喜酒和給親家大紅包,給新娘子做新衣裳的錢一共就五兩,所以老二和老三以后也都是這個數。可有意的那幾家要求的彩禮都有些高,這才一直耽擱著。”王婆小心翼翼地看著曲維貞道:“盼娣啊,你不是說過不在乎彩禮嗎?”

曲維貞冷笑一聲道:“誰說我不看重彩禮的?我只是說我不會要求過分的彩禮罷了。五兩倒還在接受之內,只要他人好。”

王婆眼睛一亮,“所以這……”

“找個時間讓他們見一面吧。”曲維貞思索片刻便看向曲靜翕道:“你陪著大姐去。”

曲靜翕應下。

曲維貞在枕頭底下摸了摸,也不知她從哪里摸出來一個荷包,打開便抓了十幾個銅板塞在王婆手里,低聲道:“就麻煩了王婆了,我爹娘那里就暫時先別讓他們知道,等我們操心得差不多了再說。”

王婆明白,反正媒錢誰給她就聽誰的,何況她是媒,曲靜翕是曲家唯一的男丁,倒也做得招娣的主兒。

王婆樂呵呵的捏著帕子就要離開,轉了身才一拍掌道:“差點忘了,盼娣啊,你給我在帕子上繡些東西吧,我可是跟你娘說了我是來找你給帕子繡花的。”

曲維貞接過帕子,讓招娣把針線包拿來,挑出五色線便開始穿針繡起來。

她肩膀受傷,因此繡得很慢,但在王婆等人看來也很快了,不到兩刻鐘兩朵小小的花兒便在帕角繡好。

王婆接過帕子,驚嘆道:“哎呦,你有這手藝,哪怕是以后回了村里也不怕餓死啊。誰娶了你可真是修福了。”

曲維貞笑道:“這繡活我都不好意思拿出去見人,拿到布店里賣最多也就幾文錢。”

王婆不以為意,錢不都是幾文幾文攢起來的嗎?

招娣和來娣帶娣也是這樣覺得的,所以都很羨慕欽佩的看著曲維貞。

曲維貞就無奈道:“我這繡活兒的確不好,所以也不敢教你們,不然我教你們縫制衣服吧,以后也可以自己做。”

三姐妹都會補衣服,但裁剪縫制衣服還真不會,因為曲母從來不教她們,而她們穿的衣服都是曲母用自己的舊衣修改成的,招娣穿得穿不下了再改一改給來娣穿,來娣長大了又給帶娣穿。

曲維貞讓她們將舊衣服拿出來,直接拿剪刀剪了,招娣三人看得心疼不已,她就低笑道:“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你們就先用這些舊衣服練練手。”

她刺繡和做衣服的手藝都是跟著紅桃學的,一開始她對刺繡非常熱衷,因為她覺得這有可能是她的出路。

后來她也的確依靠刺繡賺錢了,幾文幾文的賺,心里滿足不已,可等到弟弟能夠到書局抄書掙錢后她才知道老師說的都是真的,學字比學刺繡還要賺錢。

所以她立刻全副身心投入到學習中,努力練好字,學好各門功課。

她在刺繡上并沒有特別的天賦,依靠的就是勤奮,所以懈怠后手藝就生疏了,一直沒有什么進步。可是做衣服不一樣,自己的小衣總得自己做吧。

就比如老師,家里有紅桃姐姐,外面又有店鋪,但她和先生的里衣里褲等都是自己做的,自從知道老師在掙錢一事上沒有騙她以后,她就喜歡處處學著她。

不敢說老師會的她都會,但她會盡全力去學習老師會的東西。

而這做衣服她就是越學越通,這次帶回家的衣服都是她自己做的。

曲維貞手把手的教她們裁剪,低聲道:“這做衣服也是大有學問的,像娘她們做衣服都喜歡留布,那樣衣服小了就能把布放開,然后又能穿許多年。但留布也分為好幾種,有些可以讓人一眼看出來,但有些卻是看不出來的。”

招娣三人全神貫注的聽著,曲維貞就將大姐的衣擺撩起一角,淺笑道:“我給你們的衣服也留了布,等你們學會了縫制我就教你們怎么拆線放布……”

曲靜翕撓了撓腦袋,發現自己有聽沒有懂,便轉身回去寫作業。

這個假期他們注定過得不輕松,之后還不知會有什么事發生呢,所以還是趁著現在有時間多寫些作業的好,不然回去要沒法跟先生交差了。

沒兩天,王婆就來回信,說劉家也屬意,所以想要相看,大家約好了在汝寧城里見面。

曲父曲母現在曲家的地位已沒有之前那樣高,所以曲靜翕幾乎沒費什么勁兒就帶著曲招娣去汝寧城,理由就是給曲維貞買些藥。

因為記著曲維貞說的那句“她不好,曲靜翕也別想好”的話,曲母只能忍痛拿錢。

曲維貞靠在窗邊看著他們離開,見曲父曲母惡狠狠的瞪向她的房間,她便不由一笑。

她知道,不能再逼下去了,至少不能再從他們手里拿錢了,不然他們肯定會把積累起來的怒氣發泄出來的。

她可不是受虐狂,挨打得有價值她才會去找打,要是沒價值,她何必去受這個罪?

曲維貞在心里計算著要給大姐多少陪嫁,到時候要怎么安排二姐和四妹,計算著做完這一切后她還能剩下多少錢。

等她在心里推演又推翻的推算了好幾次后,太陽都快下山了,她提起筆將剛才心里想的簡要列了幾個關鍵詞,使自己不至于忘記,這才看向外面問道:“大姐他們還沒回來嗎?”

“沒有,爹娘正有些生氣呢,”來娣端了一碗湯和一碗菜進來,帶娣在后面捧著一碗飯,“你快吃吧,我們去堂屋里等他們。”

曲維貞點點頭,拿起碗正要吃,外面就傳來了狗子甩鞭子的聲音,來娣便笑道:“回來了。”

曲維貞推開窗口往外看,正好看到招娣紅著臉進門,而跟在后面的曲靜翕神態平靜,但嘴角微微上翹,顯然心情不錯。

曲維貞就松了一口氣,這才回頭吃飯。看來見面效果還不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