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曲維貞姐弟 6

姐弟五人買了一車的東西回家,這下不僅曲母臉色難看,曲父都青了臉。

他們節儉慣了,有了錢便存起來,最多買些肉解饞,曲母張嘴就要教訓,曲父便一把拉住她,沉著臉讓五人把東西搬回家。

等打發走了狗子他才詢問道:“怎么買了這么多東西?”

“我想著快要過年了,所以就把年貨一并給買回來了。”曲靜翕微笑道:“爹看看還缺什么東西,記下來過幾天再去買?”

“還去呀,哪來的這么多錢?”曲母蹙眉,猶豫著道:“小寶,你的錢要是多,不如給爹和娘給你存著,以后娶媳婦用。可不能這么大手大腳的花呀。”

曲靜翕靦腆的一笑,捏了捏荷包道:“就只剩下這些了。”

曲父和曲母看著只有幾個銅板的荷包,再看院子里的那些東西,覺得心都在抽抽了。

曲靜翕見他們臉色都變了,連忙上前扶他們回屋。

曲維貞冷笑,和招娣等人將東西搬回老房,然后就拿出豬大骨砍了燉湯。

招娣小聲問,“現在就開始做晚飯了?”

“大骨熬久些,我們慢燉。大姐,你和二姐把肉都拿出來切成條,一條一斤半左右,然后用繩子穿好掛在屋檐下,以后我們每天拿一條解凍就行。”

現在天冷,肉掛在外面一個晚上就能凍得結結實實了。

曲家從沒有過這么多肉,所以招娣和來娣都不會處理,笨拙的照著曲維貞的法子切了。

曲維貞將大骨熬上,看了一眼正房就拉上帶娣出門,出門前還用干荷葉包了些從京城帶回來的糖。

見帶娣眼巴巴的看著,她就往她嘴里塞了一顆,低聲笑道:“三姐那兒還有,晚上回來再給你兩顆。”

帶娣眼睛發亮,小聲驚嘆道:“三姐你真厲害!”

好像隨時隨刻都有好吃的東西一樣。

曲維貞拉著她出門,低聲問道:“我們村有個王婆,以前專門給人做媒的,她還在嗎?”

“在呀,王婆子,她家在村尾呢。”

“帶姐姐去看看,一會兒呀你就在她家院子里玩就行,三姐找王婆有話說,待我們說完了再回家。”

帶娣高興的應下,拽著曲維貞去王婆家。

曲維貞找王婆是想要托她給曲招娣找一門好親,本來正笑瞇瞇的捏著糖的王婆臉色不由一滯,將糖塊重新包好塞進曲維貞手里道:“盼娣啊,你這是來找婆子取笑的?”

“王婆誤會了,我怎么會拿您取笑呢?”

“那你還說要給你大姐說親,誰不知道你大姐許給了王家莊的王老爺?要說親也該是你二姐才是啊。”

“王家莊那門親不合適,我們家打算退了,所以才想請王婆重新說一門好的,”曲維貞笑道:“我們的要求也不高,家里困難些也沒什么,反正我家有的東西也少,只是公婆要慈愛,兄弟要和睦,妯娌也要和氣才行。您是知道我大姐的,脾性那是一等一的好,手腳也麻利,長得也不差……”

“等等等等,”王婆打斷她,懷疑的打量她道,“這件事你能做主?”

“王婆放心,過不了幾日王家莊的那門親事就退了,只是您得從現在開始留意,最好能在一個月內辦好親事,彩禮什么的我們不多要,只跟別人家的相差不多就行。”

王婆眼睛漸亮,曲家和王家莊的那門親事是王家莊那邊的媒婆保的媒,她一開始就不看好,覺得曲家這是在賣女兒,那王老爺都多大年紀了,打媳婦又打得那么狠,這得多狠心的父母才能應下這門親事?

曲維貞見她心動,再接再厲道:“王婆放心,我和弟弟還有些許積蓄,媒錢上不會虧待了你的,”

王婆一拍大腿,咬牙道:“好,這樁媒我接了,你等著吧,過不幾日就有好消息了,一定給你選個好姐夫。”

曲維貞這才笑著告辭,帶著帶娣回家。

王婆的兒媳婦從屋里出來,看著曲維貞的背影道:“這姑娘比她兩個姐姐長得都好看,以后也不知落在誰家。”

“吃好喝好,能不好看嗎?”王婆將糖給她,道:“收起來,等栓子回來給他吃,一天給一顆,別給多了。”

兒媳應下,好奇的問道:“娘,您怎么答應她保招娣的媒,她娘可不是好惹的,而且她家提的那彩禮真沒有幾家出得起。”

鄉下十四歲就出嫁的女孩才是正常的,像招娣留到十六歲,一部分是因為曲靜翕要求,另一部分則是曲母想要留女兒多干幾年活兒,待曲靜翕再出息一些能結更好的親,彩禮更多些。

這幾年也有跟他們家提親的,但曲家提出的彩禮是八兩,是平常人家的四倍,這可不是一般人家付得起的,所以招娣的婚事就一直拖著。

“出得起那彩禮的人品能好到哪兒去?出不起的曲家又看不上,您這不是白費功夫嗎?”

“你知道什么?”王婆瞥了她一眼道:“那是在小寶沒回來前,現在他跟盼娣回來了,曲家誰說了算還不一定呢。你沒見她剛才說得斬釘截鐵,王家莊的親事一定能退嗎?曲家要還是曲老三做主,那這親事就退不了,要是退了……”

王婆意味深長的一笑。

她的兒媳婦恍然大悟,要是退了,曲家自然就是曲維貞姐弟說了算了。

王婆嘆道:“招娣那孩子也的確可憐,我看著都替她可惜,好在她落著了個好妹妹,弟弟也不算喪良心,不然攤上這樣的父母,這一世還不如不來走這一遭呢。”

王婆嘴巴一向緊,知道曲家和王家莊的婚事還沒退,因此不敢聲張,只悄悄的為招娣物色人選。

曲父曲母揪心了一晚上,也沒在意一家子坐在一起吃飯,待第二天回過神來才發現只是一個晚上就用去了一斤多的豬肉和一塊大姑,立時心疼起來。

曲母便又重新給招娣四姐妹做菜饃,想要分開吃,他們就與曲靜翕開小灶。

曲維貞看著一句話不說,曲母前腳把米量出來讓他們煮飯,她后腳就趁人不注意鉆廚房添米煮了一鍋的白米飯,待曲母發現,飯都熟了。

她氣得半死,抽起掃把就要抽她,曲維貞就大叫一聲,直接將跑出來看動靜的曲靜翕拽過來擋在身前,揚眉看著她道:“娘,你可要注意了,這一掃把下去不定抽到誰呢?”

“你,小寶你讓開,讓我好好的教訓她,正是沒王法了,家里怎么就養出了個賊,竟然學會偷米了。”

“那個賊是誰?家里有米有肉卻非要我們姐妹吃菜饃,那些肉可還是我們買的呢,曲靜翕,你說,那肉你給不給我們吃?”

曲靜翕伸手攔在曲維貞面前,狠狠地道:“娘,好好的過年,你非要我們姐弟離心不成?大姐她們不也是您的骨肉嗎?”

曲母噎住,揮著掃把就要罵卻見招娣,來娣和帶娣站在房間門口看著她,她頓時動作一僵,臉色漲得通紅。

曲維貞冷笑一聲,轉身將一塊豬肉拿下來解凍,又拿了一小塊羊肉,還回頭去和招娣笑道:“大姐,冬天吃羊肉最好,晚上我們好好補一補,喝了羊肉湯能暖和一晚上。”

晚上,曲母臉色難看的坐在飯桌邊,曲父臉色還好,只是也很不虞,曲靜翕左右看看,沉默的起身回廚房將菜饃端出來。

曲母眼睛一亮,得意的看向曲維貞,正要發話要她們四姐妹吃菜饃,就見曲靜翕親自給他們每人盛了一碗湯,然后自己拿起菜饃道:“娘,以后這菜饃我來吃。”

曲母張大了嘴巴。

曲維貞淡定的端起湯抿了一口,看向坐立不安的招娣等人道:“這是弟弟給你們盛了,快喝了吧,喝了我們吃飯。”

“弟弟,那菜饃留到明天吃吧,我們一起喝湯吃飯。”

曲母眼中泛淚,想發火卻又不敢,只能強笑道:“對,對,你三姐今天煮的飯多,我們先吃飯。”

說著就要拿走他面前的菜饃。

曲靜翕就一把按住碗,冷靜地道:“不,我就吃菜饃,許多年沒吃了,我都快忘記菜饃的味道了。回來的時候三姐已經吃過一次了,我總也要吃一次才行。”

說罷堅持的將菜饃掰開塞進嘴里,曲母給她們做的菜饃少油少鹽,面還是粗面,怎么可能好吃?

曲靜翕許久不曾吃過這樣粗的飯食,咽了好久才咽下去,“原來姐姐們一直吃的是這樣的飯……”

曲母不由痛哭失聲,攬住他的胳膊道:“寶兒啊,我們不吃菜饃了,就吃肉,就喝湯,以后也給她們吃,我不分了還不成嗎?”

曲靜翕對母親笑笑,將她的湯碗推給她笑道:“娘,你快吃吧,我現在不想喝湯,也不想吃飯,就想吃菜饃。”

曲母看著曲靜翕一點一點的咽下兩個菜饃,不由低著頭抹眼淚,曲父青著臉,一拍桌子喝道:“吃飯!”

招娣三姐妹這才戰戰兢兢的拿起筷子吃飯,而曲維貞早就津津有味的吃開了。今天晚上,只怕吃得最好的就是她了。

只是吃兩個菜饃而已,又不會死人,她瞥了曲母一眼,無語的搖頭。以前靜翕也吃這樣的東西好不?

第二天,曲靜翕早早起床給大家熬肉粥,還拿出買的雞蛋給大家烙餅。曲家吃了有史以來最豐盛的一道早飯。

曲父和曲母已經不再反對一家人同桌而食,只是淡漠的無視四個女兒。

而招娣等人在忐忑了半宿后也被曲維貞勸解開了,今天完全是以迎接美食的心態對待這份早餐,雖然不說話,但心里雀躍不已。

曲靜翕見狀松了一口氣,拿過一張餅遞給父親后又給母親遞了一張,這才自己拿了一張。

曲父曲母松了一口氣,他們還真怕他又吃菜饃,這可是他們的心肝寶貝,怎么能去吃菜饃呢?

他們家的條件又不是吃不起白米。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