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曲維貞姐弟 5

曲母是不想答應的,在她看來招娣她們完全沒必要去城了,小寶要是想去就跟著曲父去就行了。

但曲父昨天晚上便察覺到兒子的疏離和抗拒,因此扯了妻子一下,答應讓她們一起去。

待牛車出了村頭,曲母這才不悅的問道:“干嘛不讓我把話說完?”

“你沒見小寶不高興嗎?孩子好容易回來一次,你別惹他生氣。”曲父嘆氣道:“小寶不在我們身邊長大,跟我們都疏離了。”

他有些糾結起來,有些不想再讓小寶出去讀書了,不然以后他還能聽他們的話,認他們這對父母嗎?

曲父緊皺著眉頭,背著手回家。

曲維貞到城里是買東西的,除了給大姐她們補身體的食材外,還有一些年貨也要買。

當然,她理論上是沒錢了,所以曲維貞把曲靜翕身上的荷包搶了過來付賬。

曲母會抄她的包袱,把她身上的錢搜刮走,卻不會動曲靜翕的東西。

所以他備著零用的錢都還在,曲維貞到藥店里買了紅棗,枸杞和黃芪等物,然后便去集市上買肉,除了豬肉還有羊肉既各種骨頭。

她邊賣邊教招娣她們,“湯和米才是最補人的,你們現在體虛,不能大補,卻可以熬些米粥吃,放些肉沫和菜。待脾胃調養得好一些了就可以用骨頭跟紅棗等物熬湯,連續吃上一段時間,人就養過來了。”

曲維貞摸了摸大姐的手嘆氣道:“你們太瘦了,這樣很容易生病的。”

曲招娣聽得目瞪口呆,半響才小聲道:“三妹你懂得好多。”

“三妹還會醫術嗎?”來娣也問道。

曲維貞笑道:“略通一二,哦,就是知道些,我老師會醫術,所以會教我一些常識,算不得會。”

讀書人都會些醫學知識,而她也看過《黃帝內經》,但更深的就不知道了。

調理身體她還能拿出些食膳方子或藥膳方子,要給人看病就不行了。

曲維貞付了錢,就讓小寶上來提東西,招娣連忙要接過,曲維貞就攔住她道:“讓他來,也就是些小東西,又不重,等東西多了我們再幫忙提,走,我們再去逛逛,看看你們可有喜歡的東西,趁著手里有錢趕緊買。”

曲招娣咋舌,“三妹你花錢也太大手大腳了吧?”

“也是難得的一次,不然這錢留著也落不到我們手上,還不如買了東西呢,或許就落在我們手上了呢?”

這句暗示性特別強的話一出,三姐妹頓時無言,就是曲靜翕都不知道怎么接了,只能拎著東西老老實實地跟在后面。

曲維貞就拉著她們四處亂逛,看到好吃的給她們買兩份,每人吃一口試試味兒,看到好玩的好看的就人手一份,反正也不貴。

等一圈逛下來,曲靜翕的荷包果然癟了,最后只剩下幾文錢。

曲維貞這才把荷包還給曲靜翕,然后把東西拎回牛車上出發回家。

回家時會路過王家莊,他們會拐道進去打聽打聽王家的情況。

給他們駕牛車的狗子聽說要去王家莊,立時看了招娣一眼,樂呵呵的傻笑道:“招娣姐,你兄弟可真夠疼你的,還特意帶你去看一眼。”

招娣紅著臉低下頭,不由伸手拽了一下曲維貞的袖子,低聲道:“要不然我們還是別去了吧?”

“去,為什么不去?你不看我還想看呢。”不讓招娣親自看一眼,她怎么會死心?

一行人往王家莊而去,快要過年了,各家各戶都農閑在家沒事做,所以都愛聚在一起說閑話。

王老爺雖號稱為地主,但平時也是要下地干活的,只不過家里的地比較多,每年春種秋收會雇些短工幫忙而已。

此時他也正跟人坐在一起聊天,狗子機靈得很,知道小寶是帶他姐姐來相看,也不說破,到了村口就隨便扯了個人名說是要找親戚。

本來聚在一起說話的人三三兩兩的圍上來,問道:“你們是誰家的親戚?”

狗子樂呵呵的道:“是我二姨的老姑,這不我二姨念叨著多年不見了,讓我路過時跟她說一聲,要是今年空閑最好回娘家一趟,說啥趁都還活著敘敘舊。”

曲維貞眼中閃過笑意,狗子娘家里就只有一個女兒,打哪兒冒出來的二姨?

不過她還是憋住了,看向村民們接口道:“只是我們也沒來過她家,只知道是在王家莊,所以問問你們。”

“那你二姨的老姑嫁的是哪家可知道?”

“知道,說是姓王。”

大家聞言哄笑起來,一個留著兩撇胡子的中年男子笑哈哈的道:“這是王家莊,十家里有八家姓王,這可怎么找啊?”

“但他家很有錢,據說家里有很多地呢,我二姨是嫁給魯家的。”

魯姓,這是曲靜翕昨天晚上廢了老大勁兒才打聽出來的王老爺原配夫人的姓氏。

大家“咦”了一聲,紛紛看向那兩撇胡子,“王老爺,莫不是你家親戚?”

本來笑呵呵的中年人立即沉下臉,挑剔的上下打量著他們,見他們身上穿的衣服雖不錯,但除了坐在一起的那一男一女外,其他人都是面黃肌瘦的模樣,一看就是餓慣的人,他不由蹙眉道:“別瞎說,我家那婆娘的娘家人我可都認得。”

“娘家人是都認得,但娘家人的嫂子的娘家人卻不一定認得吧?”有人樂哈哈的取笑道:“難道嫂子去世,大哥沒告訴嫂子娘家?”

“胡說,”中年人板著臉斥了一聲,厲眼看向招娣等人問,“你們說是我家的親戚,那可有證據?”

招娣嚇了一跳,不由縮了下脖子,曲維貞就笑道:“這位大叔誤會了,我們可沒說您是我家親戚。”

她以比王老爺還要挑剔的目光看向他,撇了撇嘴道:“我那二姨的老姑可是生了三個兒子的,看您這年紀也不像是有三個兒子的人啊。”

村民們哄笑起來,紛紛道:“真是不巧,王老爺還真就有三個兒子,最大的那個都十八了!”

大家聽到這里都懷疑的看向王老爺,難道他婆娘去世他真沒通知岳家?

也不是啊,去年他們明明看到魯家來祭奠了。

王老爺也氣,瞪眼正要質問回去,就見曲維貞搖頭道:“也不對,我二姨老姑都四十出頭了,那老姑父只比她年紀大,沒有比她年紀小的。”

“是啊,是啊,”狗子被王老爺瞪得出了一身的冷汗,連忙道:“你肯定不是,你們村就沒有年齡相仿,家里很有錢,地很多的王家人了?”

王老爺聞言也放松下來,只要不是亂攀親戚就行,他摸著臉上的胡子不屑的道:“村里最有錢,地最多的就是我,你們要么記錯了他家的情況,要么就是找錯了地方。”

一旁的村民們也七嘴八舌的應和,曲維貞渾水摸魚,倒是跟幾個中年婦人扯上了話題,就下牛車跟她們聊天。

男人們見女人們湊了上來便紛紛離開,他們給出的那條件聽著就不像是他們村里的,一群孩子多半是找錯了地方。

兩刻鐘后,曲維貞和意猶未盡的大嬸們揮手告別,確定他們要找的二姨家的老姑不在王家莊,卻摸清了那位王老爺的情況。

一開始招娣還不知道那個兩撇胡子就是跟她說親的王老爺,但見盼娣一直在問他的情況,而她從一開始就知道他們是來見王老爺的。

她再遲鈍也知道兩撇胡子就是王老爺了。

她知道王老爺是續弦,也有三個兒子,可是她沒想到他年紀會那么大,最大的兒子都比她大兩歲,而且……

“……而且他還打老婆,”曲維貞正跟她分析王老爺不能嫁的原因,見她木呆呆的,不由伸手推了一下她,“大姐,我在跟你說話呢,你到底聽了沒有?”

招娣回神,低頭道:“聽到了。”

曲維貞就嘆氣道:“你沒聽那些大嬸說嗎,他能拿著棍子攆他婆娘從家里攆到谷場,原配夫妻尚且如此,你們這半路結合在一起的能有多好?”

招娣眼眶都紅了,揪著衣角道:“可是,可是親都定了,我能怎么辦?”

曲維貞冷笑道:“成親了都能和離,何況你們只是定親而已,聘禮可還沒給完呢。”

她扭頭看曲靜翕,冷著臉問,“小弟,你說這親退不退?”

“退!”曲靜翕從見到王老爺的那一刻起就開始冷著臉,此時臉色更是冷凝。他道:“這件事交給我,三姐你別管了。”

曲維貞就冷笑道:“你?你不行,我先出頭,你后面再幫我。”

“三姐……”

“聽我的,大姐的婚事要快,至少在我們回京前要出嫁。我們沒那么多時間給你磨磨蹭蹭的慢慢去謀劃,要快刀斬亂麻。不然你是覺得我們走后爹娘不會再把她賣一次,還是你能曠課留下給大姐定親,送她出嫁?”

曲靜翕不說話了。

曲維貞就拍板道:“這件事就聽我的,大姐,二姐,四妹,你們也睜大眼睛看著,有些事只能自己去努力和爭取,一味的妥協退讓只會讓別人得寸進尺,你們便從今天學起吧。”

曲招娣三姐妹滿眼懵懂的看著曲維貞。

曲靜翕就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