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曲維貞姐弟 2

曲維貞將自己和弟弟所有綢錦做的衣服都收起來,只將細棉做的衣服拿出來打包好。

曲靜翕對這些并不在意,所以并不知道姐姐在這方面的小心機,第二天一早就開開心心的拎著包裹上車回家過年。

姐弟倆人給顧景云和黎寶璐磕了兩個頭,保證一定完成作業,也會按時回來便啟程離開。

鏢局的人會把他們護送到家。

顧景云找的是大鏢局,他們在汝寧也有分家,兩方約定好了時間,到時候汝寧那邊的鏢局會把他們再送回京城。

所以方便得很。

倆人離家已經好幾年了,曲維貞私心里并不想回去,但她大姐也要說親出嫁了,她必須得回去看看。

曲維貞坐在馬車上一再的叮囑曲靜翕,“待回到了家,爹娘要是問起錢的事你不要說話,一切交給我,知道嗎?”

“三姐,你已經說很多次了,你放心,我都記著呢。”

“并不是我不孝敬他們,而是得先緊著急的來,大姐和二姐年紀到了,正是急需用錢的時候……”曲維貞了解自個的弟弟,他是一個很孝順的人,她要是不多說幾句,他看到父母過得苦,一定會恨不得把所有的錢都掏出來的。

鏢師趕著車送他們回到曲家村,立時轟動全村,一群小孩圍著馬車哇哇大叫著,呼嘯著簇擁他們往曲家去。

而曲家就在村口,大冬日的,村民們并沒有活兒干,正三三兩兩的坐在樹底下聊天,見一群小孩圍著一輛馬車往村里來,不由紛紛站起來。

“這是來借宿的人?”

“不能吧,這天兒也不晚,天氣又晴朗,完全可以趕到汝寧府啊,沒必要借宿吧。”

馬車在曲家門口停下,大家紛紛圍上去,隔著一些距離觀望著。

曲靜翕從車上下來,然后轉身將車上的姐姐扶下來。

“后生,你們這是要借宿還是要找人?”

曲靜翕扭頭看去,微微羞澀的一笑,曲維貞就笑著接口道:“六叔公,您不記得我們了,我們這是回家呢。”

圍觀的村民們一震,紛紛瞪大了眼睛看倆人,半響才有人盯著曲靜翕猶豫的叫了一聲,“這是小寶吧?”

“哎呦,還真是曲老三的閨女和兒子回來了,我還以為他們不會回來了,這才幾年沒見就長成了這樣……”

曲靜翕還罷,從小家里好的就緊著他,以前雖吃得不好,但至少不會餓肚子,所以也是白白嫩嫩的,現在依稀能看出小時候的模樣。

曲維貞就變得太多了,現在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臉蛋白皙,身條抽長,以前黑黑瘦瘦,面色青黃的女孩長成了這樣,要是她不說,誰能看得出她是曲老三的家的盼娣?

大家羨慕嫉妒恨的看著她,有一些大嬸直接拉住她的手左右打量,嘖嘖稱奇道:“盼娣長得這么水靈了,以后肯定能嫁個好夫家。對了,這次回家不出去了吧,是回來備嫁的?”

曲維貞臉上依然笑瞇瞇的,卻將手抽出來,然后回身將車上的行李拿下來,邊拿邊回道:“嬸子說笑了,我還要念書呢,這次回來是因為我爹娘寫信說我大姐要說人家了,我就想著我們姐弟怎么也要回來送大姐一程,所以就求先生放我們幾天假,讓我們回來看看大姐。而且我們也好多年沒見過爹娘了,心里也想得很。”

“到底是跟進士夫人讀過書的,就是孝順知禮。”

曲家門前動靜那么大,屋里午睡的曲母早醒了,攏好衣服打開門一看,目光一下就定在曲靜翕身上動不了了。

大家看了取笑道:“嫂子這是看迷眼,不認得自己兒子了?”

曲母看著曲靜翕抖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曲維貞上前拉住曲靜翕,直接就跪到地上,笑著給曲母磕頭道:“娘,女兒和弟弟回來看您了。”

看到曲維貞,曲母這才回過神來,連忙上前一步抓住曲靜翕,抹著眼淚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娘的心肝啊,你終于舍得回來了,娘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著你了呢。”

曲靜翕一臉的無奈,“娘,我是去讀書的,怎么會一輩子見不著我呢?”

“是啊,”曲維貞笑道:“而且我和弟弟不是每個月都有寫信回來嗎,還給你們寄了錢,家里沒收到嗎?”

村民們聽到“錢”字,眼睛紛紛一亮,不由拽住曲維貞問道:“怎么,你們出去讀書還有錢啊?”

曲維貞見她娘只顧抱著曲靜翕抹淚,并不注意這邊,就嘴角微翹道:“有一些,我們想著爹娘在家受苦,所以讀書心里也不安穩,平時跟先生學了本事就出去給書局抄抄書,或是做些繡品出去賣,多少能掙些錢,存得多了一些便拖人寄回來。其實沒有多少的。”

但村民們還是羨慕不已,覺得曲老三家真是祖墳冒青煙了,不僅兩個孩子可以一分錢不出的讀書學本事,還能邊讀書邊掙錢。

曲母是把兒子放在心尖的,這幾年里****夜夜都在想著,雖然每個月都能收到書信,可誰知道人在那邊過得怎樣?

所以她不止一次的提過要去京城看他們。

但路費太貴了,而且還得要路引,曲父心生膽怯,又不舍得將家里好容易存下的錢拿來花掉,所以一直不能成行,現在兒子終于回來了,她的眼里便只能看得見他了。

曲維貞也不去打擾他們母子情深,而是招呼著鏢師幫忙將行李搬進屋,然后就開始擼袖子做飯。

此時正是中午,總要讓鏢師們吃頓熱的再離開吧。

她謝絕了村民們的幫忙,柔聲問道:“叔叔嬸兒們,我爹和我姐姐妹妹呢?”

“哎呦,你爹進城去了,說是把家里多余的糧食賣出去,你大姐帶著你二姐四妹去打柴了,估計得等到傍晚才回來。”

曲維貞一笑,便轉身從包袱里抓了一大把糖放在盤子里給人吃,又叫來兩個小孩,分別給了他們幾顆,笑道:“你們能幫我去叫我姐她們回來嗎,一會兒我還給你們糖吃。”

兩個小孩接過糖,歡呼一聲應下,轉身就飛奔離開。

曲維貞進了曲父曲母的房間,找到了米便淘米下鍋。

村民們看她淘米,看得直咋舌,他們這樣的人家除非是重大的日子,不然很少會吃干白飯的,都是會摻些東西一起煮。

現在曲老三家的是還稀罕兒子,沒回過神來,待回過神來還不知道怎么鬧呢。

曲母是村里出了名的潑婦,大家可不敢惹她,紛紛抓了兩顆糖就告辭,曲家院子一下子就空了下來。

曲維貞松了一口氣,這才笑著請鏢師們坐下,將火生起來后就去菜園里摘菜。

曲母還在拉著曲靜翕說著這些年的想念和艱難,眼里根本看不下第二個人。

曲靜翕一臉的尷尬,道:“娘,時辰不早了,我們先去做飯吧,鏢師大哥們還沒吃東西呢。”

“你是不是餓了?”曲母立即起身,“你等著,娘這就給你做飯去。”

說罷直接進廚房,見灶頭正生著火,她便知道飯是煮上了,她一臉笑意的轉出來道:“你三姐煮上了,看來她這些年在外面也沒忘了眉眼高低,還算不錯。你再等一會兒,等她摘了菜回來娘就親自下廚給你做道菜。家里豬油還剩下一些,到時候娘把油渣挑出來,只給你一個人吃,誰也不給。”

曲靜翕看著注視這邊的鏢師,尷尬的一笑,完全不知該怎么與母親交流。

他離家時太小了,有很多事已經不記得了,這些年來在他生活中扮演母親角色的是師母和姐姐,而她們兩個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講理和有禮。

現在突然面對曲母這樣的母親,他有些不知該怎么與她交流。

曲靜翕在這里如坐針氈,曲維貞卻已經能夠快速的進入到“盼娣”這個角色中了。

她摘了半籃子的菜,小心翼翼地避過那些臟污的雪往外走,才出菜園迎面就看到三個背著木柴往這邊快速跑來的女孩。

曲維貞神色微怔,一時愣在當場。

背著一捆比自己還重的木柴的招娣正低著頭飛快的往前跑,或許是察覺到曲維貞的視線便抬頭一看,腳步猛地一頓,同樣愣愣的看著她。

來娣和帶娣也停下腳步,疑惑的抬頭問,“大姐,咋的了?”

倆人看到站在自家菜園里的曲維貞,眼里閃過疑惑,因為她穿得好,所以來娣質問的聲音都有些底氣不足,“你是誰,怎么摘我家的菜呀?”

曲維貞看著明明比她年長,卻面黃肌瘦,個子比她還要矮的倆人,眼眶不由微微一紅,她揚起笑臉叫道:“大姐,二姐,四妹,我是盼娣啊。”

招娣三姐妹張大了嘴巴,看著她說不出話來,三人顯然都沒看出她來。

曲維貞擦了擦眼角的眼淚,笑道:“走吧,咱回家。”

看著這樣的盼娣,三人都有些露怯,沉默的跟著她往回走。

曲母看見她們四姐妹也只是掀了掀眼皮,就吩咐道:“趕緊把菜洗了,你們弟弟都餓了。”

看見曲維貞一身細棉的衣裳,不由皺眉道:“干活怎么能穿這么好的衣裳?趕緊脫下來換上你大姐的,免得把好好的衣裳掛壞了。”

曲維貞笑著應了一聲,把菜交給二姐,然后就拉著二姐進屋,低聲問道:“村里可有人賣豬肉?”

“有,臨近過年了,大伯公家專門從城里拿肉回來賣。”

曲維貞就掏出一小串錢塞她手里,低聲道:“去買四五斤肉回來,要是有骨頭也要一些。”

招娣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多錢,一時手都軟了,“這,你哪來這么多的錢?”

“我自個掙的,大姐快去吧,送我們回來的鏢師還等著吃飯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