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云璐學院 1

“當當當”的鐘聲響起,云璐學院各個角落里開始傳來學生向先生告別的聲音,等先生們離開教室,學生們這才魚貫而出。或是跑向食堂,或是三兩結伴的回宿舍,還有的則繼續留在教室做作業。

經過二十年的發展,云璐學院已經發展成為全大楚最大的技術學院,即使后面有好幾家新開的技術學院緊追其后,但也超不過云璐學院去。

因為發展迅猛,當初買的那個宅子早就盛不下那么多學生了,于是黎寶璐在外城買下兩座荒山和山下的田地,填平后建成云璐學院。

地理位置比不上清溪松山兩大書院好,卻還是在城中,這邊本來是城中百姓耕種之地,集市本不到這,卻因為云璐學院建在此,這邊慢慢形成了一條街市,被人叫做學院路。

云璐學院的學子大多出身貧寒,小部分為中等階級,家中再富有的女孩是不會來上云璐學院的,而是會去各種女學學習別的本事。

因為她們的家境決定她們不用工作便能過得很好,而來云璐學院的學生大多是為將來尋求一個出路,不至于一生都苦哈哈的倚靠土地,依靠男人而生。

這些年云璐學院培養出了大規模的人才,這些人才除了少部分留校外,其他的或是被各書院聘請作為女先生,或是到各個作坊和店鋪中干活,還有的則自家經營起小生意。

大多日子過得還不錯。

至少把書院的束脩還了以后還能自己養活自己。

而云璐學院與各地大商號及西域的商人都有合作,哪怕是學生在校期間都能掙一些小錢,成績優秀的學生甚至就讀時就能還清書院的束脩,還能照顧家里。

這也讓貧窮的家庭看到了希望,凡是家中有女兒的到了年紀就送到云璐學院,反正云璐學院說了,束脩可以賒賬,等孩子畢業后再還,不用他們做父母的操心。

即便孩子學成后還完賬也就快要成親了他們也開心,因為女兒有出息了,哪怕是出嫁也會幫襯一下村里。最要緊的是,云璐學院并不禁止手藝外傳,女兒學會以后可以回家教兒子,當然教多教少就看她的本事,能夠學到多少也看他兒子的悟性。

反正至今為止經過二道手出來的學生沒幾個能夠出名的。要知道他姐妹在學院時有七八個先生教她,而回到家則是她一個人教他七八門功課。

其實要給家長們選擇,他們更愿意送兒子進去學,讓女兒在家干活,可惜云璐學院不收男孩。

后面也有人開技術學院,只收男孩,可惜手藝都比不上云璐學院不說,他們還收束脩,并不給賒欠,最多減免成績最優異的幾個學子的束脩罷了。

而那束脩是他們承受不起的,所以在觀望了一兩年后,父母們最后還是忍痛把兒子留在家里,把女兒送到學院,等女兒學會后再教兒子,或是賺了錢再把兒子送去書院。

二十年過去,如今環繞京城的幾個城鎮中都以生女為貴,再不會出現生了女孩便溺死的事。

朝中的官員沒想到一個書院的影響竟然這么大,但也因為這一點,雖然女孩們越來越膽大,也越來越放肆,大家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沒去整頓。

不管怎么說,現在嫁娶的年齡越來越晚,要是再出現溺死女孩的現象,那人口增長就更慢了。

所以為了人口增長,大家忍了。

京城文風興盛,皇帝為國防力量考慮,開始著令禮部和兵部吏部三部籌辦軍事書院,為國家培養軍事人才。

不至于讓文官壓過武官,以后有兵無將用的窘境。

而去軍事書院上學的多是貧苦家庭的男孩,因為上軍事書院同樣是不要錢的,只要能考過就行。

不巧,軍事書院就建在云璐學院不遠處,這給一直難找對象,難出嫁的云璐學院師生們一個好機會,軍事書院建校八年來便撮合了不少對夫妻。

除了軍事書院,云璐學院的學生找對象還可以從各技術學院中找,不僅門當戶對,還有共同語言,大家都是學技術的嘛。

其次便是各商戶和一些家庭條件中等的富農了。

因為出過好幾例云璐學院學生被騙婚的例子和齊大非偶的事例,云璐學院從十五年前便增設一門婚姻課程。

每個班級都要學,一共要學五年,除了各種防騙術外還有婆媳相處,夫妻相處的心理學。

除此外,還有處理家事的能力培養及各種禮儀等。

黎山長開校會時說過,如果學夠五年,出門還是會被騙,那就不是他們書院不周到,而是學生本人太蠢,只能嘆息奈何奈何了。

姜笛將自己的醫包收好,背起來就走,她一旁一直低著頭的楊柳連忙攔住她,吭哧了半響才道:“姜笛,你陪我去見見他好不好?”

姜笛面無表情的問,“你想清楚了?是要我扎他一針,還是依然死不悔改的跟他走?”

楊柳就嘆息一聲道:“我都知道他家有糟糠妻,哪里還能跟他走?那就不僅是害我,還害了那不知在何處的女人了。”

“那你還去見他做什么?”姜笛摸了摸她的醫包問,“真讓我扎他一針?”

楊柳搖頭,“你上次扎了金員外,已經被學院處過一次了,哪里還能再扎人?他是外地人,丟了臉也不要緊,真告到學院來吃虧的還是你。”

“既不扎針,也不跟他走,那你還去見他干什么?”姜笛煩躁道:“那種男人就該一刀兩斷。”

楊柳幽幽一嘆,“畢竟付出了不少感情,若不去最后見一面,我心不安啊。”

姜笛臉上好似吞了蒼蠅一樣惡心,但楊柳是自己的好友,她都想通了不再跟那個男人來往,她總不好再口出惡言。

姜笛咽下惡心,面無表情的轉身,“那走吧,我陪你去。”

“等一等,我表姐在木工班,我們再去叫上她。”

姜笛蹙眉,“見個男人而已,要不要叫這么多人?”

楊柳眼泛熱淚,幾乎淚盈于睫,哽咽道:“我只是想給這段感情一個好一點的結局。”

“好了,好了,我們叫上你表姐就是了。”姜笛怕了她了,轉身道:“快走吧,下午還要上課呢。”

楊柳的表姐黃玉早帶了幾個同窗在木工班里等著了,看到她們倆人過來便從桌子底下抽出兩根木棍給她們,拍著胸脯表示,“這是專用的,結實且沉,打在人身上能有雙倍的功效,我們力氣雖小,但要是盡了全力且用巧勁兒,打折一人的腿不成問題。”

楊柳感激的眼含熱淚,接過道:“謝謝表姐。”

“客氣什么,他敢騙你,打折他一條腿都是輕的。”

姜笛目瞪口呆的抱住塞到懷里的木棍,看著木工班里的同學,咽了咽口水問,“你們這是打算動手?可要是被他告到學院不也被處分?還不如我扎他一針呢,保證讓他三五個月硬不起來。”

楊柳鄙視的瞥了她一眼,柔聲解釋道:“放心,除了我們沒人知道是我們動的手。”

她撫摸著手上的木棍,神情溫柔的道:“被他騙了這么久,還讓他牽了手,怎么能說完就完了呢?”

姜笛打了一個寒顫,看著好友說不出話來,這跟自己認識的楊柳差別好像有些大。

黃玉則不在意的一揮手道:“姐妹們,我們走。”

才出門就碰到了楊柳的堂姐楊絮,她是種植班的先生,現正在學院里一邊教學一邊做研究,去年因為改良了稻種,使畝產增加了五十斤,黎山長獎勵了她五十兩,現在是楊家的驕傲,楊柳突然看到堂姐,腦袋就不由一縮,低下頭去不敢言語。

黃玉看到表姐也嚇了一跳,唰的一下把木棍藏在身后,忐忑的看著她。

楊絮沉著臉掃視她們,微黑的臉上一片肅然,“這就是你們想出的辦法?”

“堂姐……”

“閉嘴,”楊絮厲眼瞪向她,恨鐵不成鋼的道:“早跟你說過,不要好高騖遠,我們家什么條件,一個大藥商的嫡長子能看得上你?”

楊柳低著頭,撲簌簌的落下淚來。

楊絮冷笑一聲,“再哭我就讓姜笛給你扎一針,反正你這眼睛要了也沒用,還不如直接扎瞎。”

楊柳立即收淚,一滴眼淚都不敢掉了,她可是知道的,堂姐一向不說假話。

楊絮冷哼一聲,轉身往外走,“走吧,我陪你們去見識見識這位藥商嫡長子。”

大家低著頭跟她往外走。

不怪楊絮生氣,楊柳還有兩個月就要畢業了,過完年來上學時楊絮就開始給她找工作。

楊柳是醫學班的學生,主攻藥材。藥材的種植和炮制,成績優異,今年才入學好幾個藥材大商號和醫館都來問她,愿不愿意去工作。

楊絮也在問她是要自家種植藥材,炮制后賣給藥行,還是直接入藥行工作。

楊柳性格較為怯弱,所以她更偏向于入藥行,都快跟藥行簽約了,結果她認識了從河南來收藥材的藥商何豐。

年紀輕輕,風流倜儻,還是家中的嫡長子,借著請教楊柳藥性的機會請她吃了幾次飯,再送她兩本書,一些小首飾,這丫頭就神思不屬了。

不管楊絮怎么跟她說她都聽不進去,一心要跟著何豐去河南,暢想著以后夫唱婦隨,一起將他家的藥鋪發揚光大,然后生一堆的孩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