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大俠與閨秀 7

寧夏衛是個縣城,但進城后一看便發現它比他們走過的一些鎮還要小。

地上只是壘實的平地,連青石板都沒鋪,快馬走過還能掀起一陣塵土。

道路兩邊零星擺著一些攤位,大部分都是賣的食物,白一堂趕著馬車經過,他們也只是抬頭看了一眼他們,眼中反倒沒有別人看見這輛馬車時的驚奇。

縣城很小,只比之前停留的鎮大那么一點,但也是一條主街通到底,商鋪,客棧等都是沿著這條街開放的。

白一堂駕著馬車一路走下去便心中有數了,然后調轉車頭走到正中間的一家客棧停下。

店伙計走候在門口了,看到白一堂就笑,“小的看您往下走就知道您最后還是得來我們福來客棧住。”

白一堂抽了抽嘴角,這一條街下去就兩家客棧,有一家還一看就是臨時改建的,從車上都能看到院子里的情況,除了這家看上去還不錯的福來客棧,他還有別的選擇嗎?

白一堂將馬車牽到后院,見他們家院子還算大,這才放心的把馬車卸下。

這家客棧比鎮上的還不如,人家那個客棧好歹還有個庭院,而這里只有停放馬車的院子,他們晚上是不可能再住在車上了。

白一堂將秦文茵扶下車,只帶了些日常所用的,又把兩床被子抱出來,然后把馬車的門窗都給鎖了。

店伙計在一旁看得咋舌,“俺們這段時間見的稀奇多了,但這樣的馬車還是第一次見,外頭的人都用這樣的馬車?”

白一堂揚眉,問道:“近日你們看了許多稀奇?”

“可不是,”店伙計抬著下巴道:“俺們現在可不是沒見識的鄉下人了,最近來我們這兒的人可多了,啥稀奇都見過了。”

原來如此,看來是稀奇見多了,所以見了他們的馬車反而見怪不怪了。

白一堂抿嘴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錯,有大家風范。”

店伙計人敏感,覺得白一堂是在真心夸自己,便裂開嘴一笑,主動上前幫他們拎各種東西,“這些木盆,茶具等客棧也都有,不過我知道,你們這外來的人都愛用自己的,我幫你們提上去吧。”

白一堂連忙道謝,自己抱了兩床被子跟上。

秦文茵則抱了一個包袱,里面是他們換洗的衣物。

“你們這里上房還有多少?”

店伙計一聽樂了,“客官來得正巧,上房就只剩下最后一間了。”

白一堂一聽連忙加快了腳步,先去大堂跟掌柜的定下那唯一的一間上房。

這樣的客棧上房能好到哪里去?

而若是上房都不好,那中房就更差了。

掌柜的看了眼風姿綽約的秦文茵,摸著胡子笑道:“這位客官也是運氣好,正好就剩下一間了,不然錯過了就得去睡通鋪了,另外兩家客棧可沒有我們客棧里的上房啊。”

秦文茵聞言有些不好的預感,問道:“沒有上房,那不是還有中房嗎,怎么就要去睡通鋪了?”

“哦,客官們還不知道吧,客棧里沒有中房了,”掌柜的笑瞇瞇的道:“因為互市開放,來的人有些多,我們縣里客棧少,為了不至于遠來的客人要露宿街頭,我們客棧便把中房改成了通鋪,只有上房還保留著。”

白一堂和秦文茵一樣對此目瞪口呆,“雖說開通互市的時間緊了點,但至今也過去一個多月了,你們就不能多開幾家客棧?”

還有外頭的路也該修修吧。

掌柜就嘆氣道:“我們也想多開啊,可是沒錢啊。”最主要的是誰知道你們是不是來一遭就不來了,到時候我們開了客棧沒人住那不得喝西北風去?

掌柜自認還是很聰明的。

白一堂默然,扶著秦文茵上樓。

將客棧的被褥等換過后,倆人才坐下休息。

秦文茵推開窗戶看著外面蕭條的街道,不由搖頭失笑道:“要是寶璐在這里,肯定會急哄哄的買地建房子,別說開客棧,哪怕是開個茶館飯館都很賺錢的。”

這些年她和白一堂走過不少地方,互市也走過,無一不繁華,因為有商人來往,養活了一方百姓。

白一堂摸了摸了他們的錢袋,笑道:“寶璐不在,那我們不是在嗎?”

秦文茵驚訝的揚眉,“你要在這里買地?”

“開家茶館或飯館吧,”白一堂拍了拍他們的錢袋子笑道:“還有些錢,而看樣子,他們這里的店面現在應該還沒有貴得離譜。若是這里有我們的人,以后我們跟京城的聯系也方便些。”

白一堂走到她身邊抱住她道:“此去韃靼,只怕一時半會是回不來的,信鴿在草原上是用不了了,所以我們得找個更可靠的送信渠道。鏢局雖好,卻也沒有自己人可靠。而且我們在韃靼也需要銀錢。”

他們在大楚境內游走,可以在各大府城憑借身份證明在錢莊里取錢,可韃靼卻沒有錢莊,而且銀票在韃靼用處也很小,所以他們得帶白銀和黃金上路。

帶得多了是累贅,帶得少了,誰知道他們會在韃靼停留多久?

所以還是在寧夏衛留個自己的勢力比較好。

秦文茵聞言點了點頭,問,“那你到底是想開茶館,還是開飯館?”

白一堂糾結起來,“你說開什么好?”

“若是能找到好廚子就開飯館吧。”秦文茵看著外面路邊的小攤子道:“現在人還少,外面的攤位還能支撐得起來,待過段時間人多了,互市開始,這些小攤根本供應不足。”

“好,那就開飯館。我一會兒就去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店鋪,再看看有沒有房子租,我們租個地方,這客棧太小,也太雜亂,我們只怕還得在寧夏衛停留不短的時間,你在客棧里不安全。”

秦文茵聞言不由笑道:“租房子倒是真的,至于店鋪還是算了吧。”她微微搖頭笑道:“剛才我們都看了一遍,街道兩邊的店鋪都低矮逼仄,可不適合做飯館,所以我們還是自己買塊地,或是買房子推倒重建的好。”

“互市需要不小的地方,我們便把飯館開在那附近就好,很顯然,這街道有些狹窄,肯定不可能是互市所在。而且現在是春天,開飯館的食材哪兒來?”秦文茵道:“還是先打聽好互市的地點,再看那附近是否還有空地,還得找好廚子,若是沒有可以一邊建飯館,一邊讓清和給我們送兩個來,順便把管事也送來。”

白一堂雖然也做生意,但做的都是南貨北賣,北貨難賣的買賣,真正開店做生意還真不太了解,還比不上秦文茵呢。

“既然是給我們留的后路,和與京城聯系的通道,那就不能隨便雇一個人,還是要自家人才放心,”秦文茵握住他的手道:“這可得不短的時間,別的不說,信送回到京城,清和再把人送來,最慢也得一個月。”

“所以?”

“所以我們先把地定下吧,其余的事交給管事來做。”

“誰做委托呢?”

“你不是想要幫袁將軍剿匪嗎?”秦文茵道:“就托付給他吧。”

一份剿匪的人情,這是打算讓袁將軍償還多少啊?

白一堂默默地看著她。

秦文茵就笑道:“人總有所求,放心,我們不欠他人情。清和在京城呢,總有袁將軍用得到的地方。”

這是打算賣兒子了。

白一堂默默地同情了一下徒女婿,然后立即牽了她的手道:“那我們走吧,去看看房子,然后去打聽一下消息。”

出門在外,白一堂從不讓秦文茵離開他的視線范圍。

秦文茵坐了一天的車,又睡了午覺,此時并不覺得累,便跟他手拉著手出去了。

結果人才走到客棧門口就被一隊士兵攔住了,當先一個校尉打量了倆人幾眼,掃過倆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然后便抬頭對白一堂行禮道:“這位就是白大俠吧,我家將軍有請。”

白一堂詫異,“你怎知我姓白?”

校尉笑道:“白大俠不必擔心,我們并無惡意的,將軍請您去也是好事,還請白大俠和白夫人移步。”

早晚都要見袁將軍,此時見也沒什么不好。白一堂就牽著秦文茵道:“走,我們去看看。”

一行人走著去軍營。

軍營也并不遠,走小道兩刻多鐘就到了,由此可見這個縣城有多小。

進入軍營,校尉只隨意的跟守門的士兵打了個招呼,然后直接領著倆人去袁將軍辦公的地方。

袁將軍聽到消息親自到門口迎接,白一堂和秦文茵第一想法就是,這人好靈通的消息,這是知道他們是顧景云的爹娘了?

但袁將軍卻撇下顧景云的正牌娘,一臉笑容的沖著白一堂這個冒牌爹來了。

袁將軍拱手對白一堂笑道:“這位就是一出手便滅了白虎澗匪首的白大俠?果然是一表人才,快快請進,在下準備了一桌酒席,還請白大俠不要嫌棄才好。”

白一堂扭頭和秦文茵對視一眼,都不由有些尷尬,好像有些誤會了……

白一堂輕咳一聲,拉著秦文茵跟上。

袁將軍詫異的看了眼他們握在一起的手,就算這兒是邊關,民風在一定程度上更開放,男女當眾牽手還是很少的。

難道是因為他太久沒出寧夏衛,外面的風氣已經這么開放了?

校尉在將軍背后輕咳一聲,將軍立即回神,笑道:“這位是白夫人吧,賢伉儷可真是恩愛啊,哈哈哈,快請進,快請進……”

秦文茵臉色微紅,微微用力便掙脫開白一堂的手,雙手交握的跟著白一堂進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