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大俠和閨秀 3

秦文茵忍不住撲哧一聲笑開,倒沒有再為難他。她一直覺得江湖中人粗魯,可這段時間看來倒是她見識短淺了。

且這人重情重義又重諾,比之她以前見過的世家勛貴中出來的公子不知強多少倍。

好感便在此時在倆人心間埋下,但誰都沒往另一方面想,而等到白一堂想的時候,這些積累下來的好感便一下爆出,即便前路艱難,也讓他對她放不下手。

因為知道秦文茵在感情上受過傷害,雖然白一堂自信滿滿,但內心深處也還是有一些忐忑的,害怕她會因前事拒絕他。

他愿意留在京城那么長時間,一是因為徒弟在此,二則是在瓊州生活十幾年,他也習慣了在一個地方停留長一些。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秦文茵。

他舍不得就這么放手離開。

凌天門他已經交給了徒弟,他算是閑散之人了,可以像歷代掌門一樣歸隱。

那么未來幾十年的日子里他要怎么過?

找一山林了卻終生?還是四處游蕩,與無根的浮萍一樣?或是找一女子成家生子,過平常人的生活?

可在心儀過秦文茵這樣的人后,他還能看上誰?

白一堂從來不是愿意將就之人?而且他跟凌天門歷代掌門不一樣。

凌天門歷代掌門在位時間都在十年以上,幾十年闖蕩江湖自然會厭倦那種生活,追求平淡。

但白一堂不是,他在年華最好的時候,在聲名最盛時江湖生涯被人咔擦一聲剪斷,十幾年下來他在瓊州遙控凌天門,他對江湖是心生厭倦了,卻不會去追求平淡。

他的心依然是自由的,哪怕是在天下四處游走,他也希望自己是有目的的,而不是茫然四望,走到一處算一處。

那樣還不如就守在徒弟身邊,好歹守的是自己在乎的人。

所以他堅持了一年又一年,始終如一的守在秦文茵的身邊。偶爾他也會覺得累,但內心卻又會很滿足。好在秦文茵沒有辜負他的深情,讓他守得花開見月明。

就好像一顆中空的心被人填實,沉甸甸的,卻很踏實安樂。

在踏入貼滿囍字,滿是紅色的新房時,這種感覺尤甚。白一堂還是第一次成親,即便年紀不小了也忍不住緊張得手心冒汗,他一緊張就忍不住繃住臉色。

媒婆見新郎官一臉嚴肅的呆在當場,心中也不由忐忑,剛才還好好的,怎么這會兒卻變了臉色?

秦文茵察覺到白一堂的停頓,不由扯了扯紅綢,白一堂回神,連忙跟上前,卻因為緊張左腳打了一下右腳,差點摔倒在地。好在他功夫好,反應快,只踉蹌了一下就站穩了。

見新郎官俏臉紅透,媒婆也反應過來,不由抿嘴一笑,這是害羞了呀。

媒婆這下放下心來,高聲道:“新郎新娘坐喜床——”

說罷扶著新娘子坐到喜床上,又指揮著白一堂在一邊坐下,笑道:“新郎官快掀蓋頭吧。”

說著托著盤子上前,白一堂拿起盤子上的秤桿,輕輕地將她的蓋頭掀起來。

秦文茵緊張的絞著手,微微抬起頭來看向白一堂,倆人目光相對,眼中皆閃過驚艷。

秦文茵臉色不由一紅,垂下眼眸看著自己的指尖。

媒婆笑呵呵的看著新郎新娘的反應,喜滋滋的說著喜話道:“新郎新娘可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啊,來來來,我給你們打同心結,從此以后夫妻同心,白首偕老。”

說罷將他們的頭發各剪下一縷打成結放進一個盒子里遞給新郎官,又撒著花生棗子等東西,圍著他們說些吉祥話,這才讓他們喝交杯酒。

白一堂目光閃亮,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她,酒不醉人人自醉,臉色先就紅了三分,交杯酒再下去,更是微醺。

媒婆笑呵呵的,知道女方是二婚,所以倒不用她多陪,正想起身告辭就聽得外面好大的聲響。

她不由扭頭看向外面笑道:“外頭來赴宴的大人們倒是開心,新郎官也該去敬酒了。”

白一堂想到剛才的唱名,知道有江湖人前來,害怕徒弟頂不住,雖然不舍,他依然起身道:“我去前面看看,一會兒就來。”

秦文茵微微點頭,含羞帶笑的看著他離開。

白一堂說是一會兒,但有那么多人圍攻他,哪里能輕易脫身?

因為急著回去洞房,他幾乎是以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來灌人,好在徒女婿關鍵時候還是有些用處的,替他擋了不少酒,讓他抽身離開。

不然只怕他今天晚上真的要錯過良宵了。

白一堂被人重新扶回新房時,整個人都散發出濃濃的酒味。秦文茵既嫌棄又擔憂的扶著他問,“怎么喝成這樣?”

“姑奶奶不知,前頭那些客人好兇,逮著姑爺就灌,我看著都心驚膽戰的,還是表少爺出面才把姑爺給救出來的。”

“快別說了,讓人準備熱水和醒酒湯。”

“是。”丫頭們陸續退下,只有兩個留下想要幫著秦文茵給白一堂脫衣裳。

本來醉得跟死豬似的白一堂卻突然睜開了眼睛,目光清亮,哪里是醉酒的模樣?

秦文茵看了一呆,然后推開他錘了一下他,“你騙人。”

白一堂搖了搖有些昏沉的腦袋,笑道:“哪里騙你了,你看地上。”

秦文茵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腳下的地板竟有一灘水,她呀了一聲,退開幾步,這才發現這水竟是從白一堂的手指上滴下。

白一堂揮手讓兩個丫頭退下,握了握秦文茵的手道:“放心,醉不了。”

秦文茵驚奇不已,“喝了酒能逼出來,那要是喝了毒藥是不是也能逼出來?”

“只要不是見血封喉的毒藥,內力深厚的一般都能逼出來,只不過體內多少會有些殘留。”就好比他現在逼酒,也不可能全部逼出,不過是讓體內的酒精含量不超過身體承受的,使他不至于醉而已。

白一堂去沐浴,秦文茵就盯著地板上的酒好奇的看了半響,突然覺得有武功也挺不錯的。

白一堂念著秦文茵,很快就洗好,只著里衣就出來,秦文茵正在疊被鋪床,將床上散落的那些花生桂圓之類的東西都撿起來放好,以免睡覺的時候嗝到人。

聽到動靜回身一看直接就撞進了白一堂懷里,被白一堂強有力的臂膀抱進懷里,秦文茵不由羞紅了臉。

這和她以前的體驗完全不一樣,她心跳如擂,有些窘迫,又有些羞澀的用手撐開他,低聲道:“東西還沒收拾好呢。”

白一堂越過她的腦袋往后一看,將她抱起來放到一邊,直接將被子放到桌子上,然后將被單一兜,直接把上面散落的東西全都嘩啦一聲倒在了地上,然后將被單一鋪,回過身來對目瞪口呆的秦文茵道:“這樣不就好了嗎?”

秦文茵還來不及說話就被白一堂抱起來放在床上,含笑道:“夜深了,我們歇下吧。”

秦文茵不知該氣還是該笑,“就這么扔到地上,萬一踩到摔跤怎么辦?”

“我抱你,放心,我不會摔跤的。”白一堂小心翼翼地親吻秦文茵的臉頰,低聲道:“**一刻值千金,我們莫要辜負良辰才好。”

說罷輕輕地將秦文茵壓倒在床上,溫柔的低頭吻住她。

秦文茵羞澀,卻還是伸手抱住了他的脊背。

白一堂除掉秦文茵的外衣,然后把自己剝干凈,照著春宮圖上的圖樣一樣樣的施為,他覺得胸中鼓脹,有一團火似的在體內燒,雖有了理論知識,卻總是不得其法。

秦文茵也很快發現了白一堂的不對,他沖撞了她幾下,卻從不得要領,她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白一堂,他從未成親過,而他是俠客,似乎也從沒有妾室通房……

秦文茵心中哭笑不得,一種甜膩的感覺卻在心中炸開。她伸手攀上白一堂,羞澀的慢慢指引著他……

白一堂氣息微喘的抱住秦文茵,將她汗濕的頭發擼到一邊,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鼻子,臉頰……

半響才低聲問道:“難受嗎?”

秦文茵還有些失神,但還是紅著臉微微搖頭,白一堂就覆身壓住她,低聲道:“那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

**一刻值千金,于是貪戀**的新婚夫妻第二天就起晚了。秦文茵一開始還有些窘迫,雖然他們今天不用拜見父母什么的,卻是要接受兒子兒媳拜見的。

白一堂不以為意,抱著她道:“放心吧,清和他們不會那么不識趣的。”

秦文茵郁悶,她一點兒也沒被安慰到。

秦文茵伸手推他,瞪了一眼道:“快起來,孩子們要笑話的。”

經過昨晚,白一堂感覺與她親密了許多,被推也是笑瞇瞇的,還伸手將她抱在懷里道:“他們敢笑,我就罰寶璐將我教她的武功都練三遍。”

秦文茵沉默,她雖然不知道所有的武功都練三遍需要多長時間,但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短。

這是打算跟她兒子對著干的節奏?

秦文茵忍不住伸手扭住他手臂上的肉,結果因為他的肉緊,肉沒扭住,還跟他撓癢癢似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