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大俠和閨秀 1

白一堂從小就知道自己長得好看,而長得好看的人總是更易得到好處的。

比如,因為他小,且好看,打小師父就比較寵他,而后在發現他在習武上不僅根骨好,還天資上佳后,師父更寵他了。

可惜師父沒錢也無勢,再寵他也就是讓他少挑水,少洗衣裳而已。

不過這樣的日子也很美了。

偶爾師父佃來的土地歉收,他又找不到壞人下手時,他就會被師父和師兄師姐擦洗干凈,然后換上破破爛爛的衣服送到縣里去“化緣”。

當然,這樣的經歷很少,然而白一堂依然記憶猶新。

也因為這些患難,他們師徒兄弟間的感情很不錯,白一堂以為他們師徒四人可以永遠那么雖貧窮,卻開開心心,自由自在的過下去。

但他后來才知道,他還是太天真了。

他九歲的時候,師兄師姐開始離開師父和他,雙雙出村去闖蕩江湖。

在師兄師姐他們離開兩年后,師父也開始收拾行囊帶著他離開真正走進江湖。

他這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原來如此的廣闊。

他跟著師父回到了凌天門,在凌天門邊習武便讀書,在他十四歲那年,師父帶他出山,開始拜訪各大門派,最后到了少林寺。

他一路結交了不少朋友,也開始在師父的指點下跟各大門派的人杰切磋,不過半年的時間,玉面郎君的稱號便響徹武林。

然后他師父告訴他,他要把凌天門傳給他。

這一點白一堂早有預料,因為他的武功在師兄師姐之上,也因為他長得好看。

嗯,白一堂雖然不說,但他覺得這就是師父選他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總之他開始接觸凌天門的暗部,因皇帝日漸昏聵,地方上的貪官污吏增加不少。

他便在師父的指導下偷了幾家,劫富濟貧。但他覺得師父的這種偷法實在是太小氣了,于是他開始合理運用起暗部,每次他偷了東西,他們就在外接應,幫忙處理贓物,然后將銀錢轉化為糧食布匹賑濟百姓。

這樣一來,事就做大了。

他偷東西的時候還喜歡偷各種信件賬冊之類的機密之物,有暗部在,朝堂上的消息他也能得到一些,拿到的東西他要么寄給官聲還算不錯的官員,要么就直接丟給那些人的對頭,讓他們狗咬狗去。

然后他的名聲就更大了,還未接手凌天門,就已經在各大門派中揚名。

最后他就有了愛慕者。

但當時他年方十五,年紀太小,一心都是努力習武,將凌天門發揚光大,還不想談情說愛,娶妻生子。

何況,凌天門雖不規定掌門不能娶妻,卻因為其中掌握的各種機密及人脈,對妻子的人選其實要求很嚴。

比如他師公,比如他師父,在位期間就沒有娶妻。

所以他也不想娶妻,對那些一個勁兒往他身邊湊的女俠,他好感沒有多少,反而覺得厭煩。

于是,他開始不樂意跟他們一起玩耍了,干脆約上項飛宇等人一起闖蕩江湖去。

師父說了,他現在年紀還小,經驗少,所以還不能接任掌門,得再去歷練,等他覺得行了,他自然會把掌門之位交給他。

于是,白一堂放心的拉上項飛宇一塊兒出去玩了,不,是去闖蕩江湖去了。

白一堂跳脫,項飛宇穩重,倆人一人輕功卓絕,一人劍法了得,一起把江湖的水攪混,順便把朝堂給鬧得雞犬不安。

當時若不是倆人頭上還有一個絕世天才安吉壓著,倆人的風頭更盛。

總之一年后,倆人從中原到西北,再從西北到東北,再途徑南方回到中原時已是名聲大躁,一個玉面郎君,一個君子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然后白一堂他師父就放心的把凌天門甩給白一堂,自己揮一揮衣袖,半片云彩都不帶的消失了。

他留下話說,他終于可以完全自由自在的去過自個想過的日子去了,讓白一堂早日收徒,早日把徒弟交出來,也可以像他一樣。

那會兒白一堂對江湖正感興趣,而且他自己都還是個孩子,怎么會去收個徒弟來受累?

所以他沒把師父的話聽進去,而是開始充分發揮凌天門的職能,四處搬東西送人。

江南發大水,朝廷發了賑濟銀子,官給貪了,順便還勾結糧商囤積糧食,抬高物價。白一堂就把銀子給偷了,然后用錢買了糧食賑濟災民。

在買糧的時候順便踩點,回頭把糧商也給偷了。

江北旱災,朝廷運來的賑濟糧半路被官員給侵吞,然后報了個盜匪搶劫,他就糾結附近的山匪果然把糧食給劫了,分贓以后丟給暗部去賑濟。

他以為他這一生就這么波瀾壯闊的過下去,最后要么死在這些貪官手里,要么跟他師父一樣找到后繼人后歸隱山林。

可誰知他兩邊都不靠,成了凌天門有史以來第一個被流放的掌門,實在是丟死人了。

凌天門向來是單傳,這一點他從小便知,師兄師姐當然也知道。師父一直跟他們嘮叨,說他違背了師訓,竟然一連受了三個徒弟。

以后凌天門是只能交給一個人的,而在他顯露出出眾的習武天資后,師父就跟師兄師姐明言過,以后凌天門由他繼承。

他以為,師兄師姐是明白且理解的。

然后事實證明,他想的太美好了。

在他大展拳腳的時候,師兄師姐通告武林,改回原姓,不再跟著師父姓白。

此時他才知道,師兄師姐是有怨氣的。

但他是受益者,此時不論說什么都不合適,他只能忍著,替師父感覺到不值。

但他心里再不滿,他依然愛著他的師兄師姐嗎,一起長大,一起習武的情誼不是說變就能變的。

所以在又干了一票大的后收到師兄師姐的訊息,他幾乎是想也不想就去赴會了。

師姐給他倒的酒,他也毫無懷疑的喝了。然后他就成了囚犯。

瓊州并不能困住他,然而他是真的傷心了,所以他把自己困在了瓊州。

師父已經金盆洗手,歸隱山林,難道臨到老,他還要讓師父為了三個徒弟的互相殘殺而傷心嗎?

他不愿意師父他老人家出山面對那樣的師兄師姐。

然而除了師父,他在這世上在意的人也就只有師兄師姐了,他心里是恨不得回去殺了他們的。但是他又不愿意回去面對那個局面,或者說他不愿意做那個選擇。

而且瓊州的生活也不差,除了穿的差點,吃的差點外,跟以前也沒多大區別。

他要走,誰也攔不住他,以他的本事,也不會少吃少喝。而且在這里無牽無掛的,心靈放空,貌似也挺好的。

忽略胸中那股恨意和越來越空的心,日子的確不差。可惜“好日子”過久了也無聊,某一天,他忍不住收了個徒弟……

一個三歲多的奶娃娃,只到他的大腿那么高,跑都跑不穩當,卻跟個小大人一樣幫他把被子拆了洗了。

結果因為力氣過大,自己栽到盆子里去了,就跟落水的鴨子一樣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當時白一堂的心就忍不住一軟。

然后徒弟就得寸進尺了,給他洗了被子,還給他打掃了屋子,然后開始要求他每天都要洗澡洗衣服,早上要喝粥,少吃肉,多吃菜……

各種規矩一大堆,白一堂一度覺得他不是收了個徒弟,而是又收了個師父。

徒弟的身后總跟著個小男孩,一臉的冷漠譏諷,說的話還特氣人。

明明他比他年長二十來歲,但對上他時,他總被氣得跳腳。一日兩日或不覺得,但一月兩月,一年兩年,九年過去,這兩個孩子早已占據了他大半的時間與空間。

他很少再想起師兄師姐,也很少在午夜夢回時想要回去殺了他們。

他想得更多的是兩個孩子,是他徒弟這么蠢,被顧景云吃得這么死,以后可怎么過?

是顧景云這孩子膽子這么大,以后把天翻了連累他徒弟怎么辦?

然后他開始跟秦家越走越近,甚至在徒弟離開后,他竟然放棄了自由,愿意呆在這個小小的罪村里守著秦家,替她保護他們。

嗯,自然,結局也是挺美滿的,因為他意外獲得了嬌妻一個。

白一堂初見秦文茵時雖覺得她漂亮,可還真沒往心里去。因為他在江湖上混的時候見過的美人也不少,而他本身就長得好看,時常被美人追逐。

因此對美人很不屑一顧。

真正讓他心動的還是秦文茵的品性,他喜歡她的性格,外柔內強,這一點上比他徒弟強多了。

他徒弟就是個外強內柔,死鴨子嘴硬的人,有時候看著她被顧景云欺負,他都忍不住想要擼袖子上,偏她還笑瞇瞇的,一點兒還不介意。

很久很久以后,他徒弟問他,到底什么時候瞄上她婆婆的,白一堂想了許久,他覺得應該是從離開瓊州的那一天開始的。

秦文茵給他的印象一直不好,一個病秧子,還是一個連兒子都保不住,必須得到瓊州來依附被流放的兄長的病秧子。

這樣的人他見得多了,再美也提不起他的興趣。后來事實證明,人不可貌相,也不能憑借主觀臆測便枉下定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