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秦繹心 二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跟李既明對手的是松山書院的韋墨,出自鎮國將軍府,是韋英杰的親侄兒。

韋墨上場看到李既明就是一樂,拿劍柄點了點他道:“你運氣不太好啊。”

李既明也沒想到自己那么倒霉,初賽便能遇此強敵,不過輸人不輸陣的道理他還是懂的,所以面無異色的笑道:“或許是你運氣不好也未可知。”

韋墨撇了撇嘴道:“打小打架你就輸我。”

“上一次是幾年前的事了?焉知我如今沒趕上你?”

“你在進步,難道我就原地踏步不成,”韋墨不在意的笑道:“所以此戰你必輸無疑。”

李既明長槍一橫,微笑道:“你又怎知我每一次的進步不會略比你多一點?”

韋墨抽出手中的劍一笑,“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好了。”說罷長劍一挑,飛身趨近他。

李既明長槍掃過,不退反進,與他槍劍相對起來。

韋墨的劍法飄逸靈活,攻勢凌厲,李既明的長槍卻大開大合,虎虎生風。

韋墨近不了他的身,李既明一時也為難不住他,倆人竟旗鼓相當。

看臺上的人見戰況如此激烈,紛紛嗷叫起來,清溪書院的給李既明加油,松山書院的給韋墨加油。

因為這是清溪書院,所以觀賽的學生最多,吼叫聲壓過了松山書院的聲音。

松山書院的學生見了不服,紛紛去拉攏長楓書院等客場作戰的書院,“你們現在替我們加油,待輪到你們對清溪書院,我們也幫忙。”

其他書院聞言,紛紛摒棄前嫌跟著大喊韋墨的名字。

演武場內一時山呼海嘯起來,平平和樂樂看得熱血沸騰,也跳起來嗷嗷的亂叫。

秦繹心被兩個孩子的聲音震得耳鳴,忍不住把在身邊蹦跶的倆人扯下來,“小聲一些。”

樂樂堅持不懈的跳上座位,大聲的回道:“小姑你說什么,我聽不到……”

秦繹心無奈,突然就聽到她旁邊的父親大喊了一聲“好!”

秦繹心下意識的轉頭去看臺上,就見李既明長槍一刺,穿透韋墨的衣裳,讓他見了紅。

韋墨立即變招,勉強擋住他越發凌厲的攻勢……

韋墨身法靈活,舞著長劍在場中游走,看著跟李既明是不相上下,但武功不弱的秦繹心卻能看得出他已呈敗相。

秦信芳也笑著摸胡子道:“清溪書院要贏了。”

“結果還沒出來呢,爹爹又知道了。”

見女兒嘴硬,秦信芳就哈哈笑道:“我雖不會武藝,但也看得出來,松山書院的那小子輕敵了,若是他能端正心態,他們二人或許棋逢對手,最后打個平局也不一定,可惜啊。”

李既明崇武,從小就學兵法,自然知道乘勝追擊,因此手中的長槍越見凌厲,一招一式都毫不留手,長槍一甩,擋在韋墨的劍上,力道一壓便讓他后退三步,然后長槍收回猛地一刺,“唰”的一下堪堪停在韋墨的脖子前。

李既明收回長槍,拱手道:“承讓了。”

韋墨臉都青了,將劍入鞘回禮,“你果然進步良多。”

他知道是自己輕敵了,雖心有不甘,倒也服氣,行完禮便退下。

李既明松了一口氣,也趕忙下臺。

自有他們的同窗好友上前接住他們,受傷的包扎傷口,沒傷的扶到一邊去休息,這只是初賽而已,過后還有二賽三賽呢,得養精蓄銳啊。

韋墨的同窗們盡皆惋惜不已,“你們二人的運氣也太差了,竟然第一回合就抽到了一個旗鼓相當的。”

韋墨青著臉推開他的手,“是我犯了大忌。”

他的同窗也點頭,“沒想到李既明那小子長進了這么多,小時候他可是被我們壓著揍的。”

秦繹心同樣想不到李既明那么厲害,喃喃道:“昨天看著并不怎么樣啊。”

秦信芳聽見她的低語,微微一笑道:“傻孩子,那是人家讓你呢。”

秦繹心有些不自在的道:“我又沒讓他讓。”

“又不是生死大仇,誰會出全力以武相爭?”秦信芳教育她道:“在這一點上你就該學學他,世間有多少仇恨是因為不會控制自己的能力而平添的?你會武,那就更該自律,輕易不要使用來欺負人。”

“這一點上你得學你嫂子,你看她每日勤練不輟,武藝高強,然而她在外從不輕易顯露自己的武藝,若不是每年的武藝比賽她都要做一兩個項目的裁判,只怕你們書院的學生都沒有幾人知道她會功夫。”

“而你,”秦信芳看著她手上的鞭子道:“你說,自從你學鞭子以來,這鞭子你何時離過手?打架斗毆的事你也沒少做,雖說都不嚴重,但……”

秦信芳搖了搖頭道:“行事太過浮躁了,你嫂子像你那么大的時候都能撐得起一個家,跟著你表兄為我們秦家平復冤屈了。”

秦繹心委屈道:“我真有那么差嗎?”

她從小聽到的就是同窗們的羨慕,先生們的贊揚,因為家里的人都聰明,所以她沒有自傲,但心里卻是很驕傲的。

可是現在父親告訴她,她竟然這么差?

秦信芳摸著她的腦袋道:“你很優秀,在同齡孩子中的優秀。剛才松山書院的孩子應該跟你一樣的優秀,但因為輕敵和自負,他輸了。”

“這樣的輸不算什么,對他來說,甚至算得上是好事,因為他還年輕,又是正常比賽的輸贏,現在輸總比以后輸要好得多。父親多希望你也能這樣輸一場,但是……”秦信芳嘆氣,“你嫂子把你教得太好了,京城中習武的閨秀還真沒人是你的對手,可惜了。”

何子佩就推了他一下,“你就這么希望你閨女輸啊?”

秦信芳點頭,“是,我想讓她收斂收斂這脾氣。”

秦繹心低頭,若有所思起來。

秦信芳見了暗自點頭,好在他們家的孩子一向聽得進意見。

他轉頭和妻子對視一眼,眼中都帶出了三分笑意。

夫妻倆覺得秦繹心把他們的話聽進去了,這事就算過去了。

但秦繹心想了好幾天,最后寫了一張戰帖交給平平,“替我悄悄的交給李既明。”

平平目瞪口呆,“小姑,你跟他多大的仇?其實他當時真的不是有意的,就拽了我一下,雖不禮貌,但我們也回敬了不是,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吧。”

不然鬧大了,不論是小姑還是李既明為此受傷結仇,他心里都會不安的。

“你想哪兒去了,不干你的事。”秦繹心道:“父親說我沒輸過,所以心高氣傲,怕我將來用武藝闖下禍事,那我現在就求敗一次。”

平平崩潰,“你又不是獨孤求敗,干嘛要去求敗?”

“獨孤求敗是誰?”

“我娘說他是個絕頂高手,一生從未敗過,因此畢生所求就是一敗,小姑,你可千萬別像他那么想不開,你看跟我爹學多好啊,我爹跟人吵架也從未敗過,但我爹就從不會找虐的去求敗……”

秦繹心就忍不住敲了一下他的腦袋,“你想哪里去了,我可沒那么厲害,我就是想體會一下我爹說的那種失敗的滋味。”

“……那還不就是求敗?”

秦繹心就從他手上搶過戰帖,“你送不送,不送我讓樂樂送。”

平平扯過戰帖,“弟弟去送,到最后還不是我陪著去?您還是直接交給我吧。”

“你可別告訴我爹娘啊,你爹娘也不準告訴。”

平平往后揮了揮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平平有些煩惱,樂樂則是很好奇的將小姑的戰帖研究了三遍,暗暗記下來,決定以后自己給別人下戰帖時就這么寫。

轉頭見平平還在煩惱,他就勸道:“別煩了,大人都會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我們是小孩,既然不懂就不要強行去懂。”

“萬一他們受傷了怎么辦?”

“傷了就傷了唄,比武哪有不受傷的,只要不缺胳膊斷腿,也不傷及性命就行了。”樂樂道:“我看小姑的戰帖措辭并不嚴厲,她又是求敗,并無戾氣,傷不到對方的。”

平平微微點頭,“而李既明為人還算不錯,既然那天他會讓小姑,那就算是正式比武他即便不讓,出手也會有分寸的。”

“就是這樣啊,所以我們只要去送戰帖去好,打不打的看他們這些大人再去商量便是。”

平平想通,神清氣爽,轉身就躺倒在床上道:“可累死我了,我要睡覺了。”

樂樂也爬上自己的小床,“睡吧,睡吧,我覺得肚子又有點餓了,再不睡一會兒就要忍不住去廚房吃東西了。”

小孩子入睡快,頭一沾枕頭,幾乎是即刻便睡著了,屋子里很快就只剩下兩個孩子綿長的呼吸聲。

青菱聽到里屋沒了動靜,這才推開門進來給倆人按好被子,將蠟燭熄滅,也不去管他們小桌子上的東西,悄悄的退到外室去休息。

第二天兩個孩子一下課就跑去高學級的校區找李既明。

李既明被兩個孩子拽到角落里,從他們手上接過那散發著香氣的帖子時連脖子都紅了,他手腳無措的道:“這樣不好,你們拿回去吧。”

平平見他不肯收,就懟他,“你連看也不看就拒絕我小姑,是看不起我小姑,還是看不起你自己?”

李既明看著兩個小屁孩,又不好太明說,以免壞了他們小姑的名聲,只能含糊道:“這于理不合。”

樂樂看不慣他這吞吞吐吐的模樣,把戰帖直接塞他手里道:“就是跟你比試一場,有什么于理不合的,你答應就答應,不答應就親自去回我小姑一聲。”

李既明凌亂了一下,“比試?”

“是啊,這是我小姑給你下的戰帖,我們已經交到你手上了,你要是愿意就去,不愿意就把戰帖還給我小姑吧。”

兄弟倆手拉著手走了,留下風中凌亂的李既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