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書院大比 7

秦信芳搖頭道:“你對他們也太嚴了些,你們小時候我和你舅母可沒有短過你們錢。”

“那我們小時候也未胡亂花過錢呀,”顧景云瞟了兩個兒子一眼道:“他們現今每個月有五兩銀子,吃住都在家里,已經盡夠了。”

“你也好意思說是五兩,那五兩銀子里不是有二兩半送去資助農莊里那些佃戶的孩子了嗎?”何子佩為孩子們不平道:“現在書院里一同上學的孩子,哪個身上不帶七八兩銀子?”

平平眨眨眼,沒說話,樂樂卻舉手道:“祖母,他們比我們還窮呢,根本沒……”

平平忍不住伸腳踢了他一下。

樂樂瞪眼道:“你踢我干什么,我又沒說錯,他們是比我們窮嘛,只不過這個月我不甚打壞了東西才那么窮的……”

顧景云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大兒子,起身道:“舅母也聽到樂樂的話了,所以您可不要總想著給他們塞錢,回頭我和寶璐可不好管他們。”

樂樂這才聽出音來,有些懊惱的咬了咬嘴唇,小聲道:“其實我們在班里還是挺窮的,真的!”

秦信芳卷起手上的書輕輕地敲了一下他的腦袋,“真是個傻小子。”

何子佩也起身道:“行了,你們瘋了一天了,趕緊去洗漱睡覺,明兒你們還要帶我們去書院看比賽呢。”

見弟弟失落的垂著腦袋,平平這才出言安慰道:“你也別懊惱了,反正你就是說我們窮,有爹和娘在,舅公和舅婆也不敢給我們錢的,好在我們現在也不缺錢,只要你別再破壞東西就行。”

樂樂就拍著胸脯道:“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小心再小心。”

兄弟倆手牽著手往回走。

第二天秦信芳和何子佩帶著兩個孩子到清溪書院門口時,那里已經停了兩排的馬車。

書院的校工在門口組織秩序,馬車不能在書院門口停留太長時間,人下來后就要挪到另一處存放。

秦信芳下車后微微點頭,“倒是井然有序,不比我們那時候的差了。”

何子佩也微微點頭,抬頭看著書院的匾額,感慨道:“這兩年時不時的也來過書院幾次,但要說仔細的逛一逛卻從未有過,幾十年了,重新回來仔細的再走一遍,感覺還挺怪的。”

平平和樂樂可不知道大人復雜的心緒,才跳下車一人拉起一個就要往里沖。

秦信芳和何子佩被兩個五歲的孩子拽著,差點沒摔跤,倆人無奈的道:“好了,好了,別走這么快,我們要是摔了怎么辦?”

“今天來書院的人比昨天還要多,我們得趕緊進去占位置啊。”

倆人沖進書院,然后就有些蒙圈了,這么多比賽他們該看哪一個呀?

兩個系著紅絲帶的女學生見他們一臉茫然,就上前先和秦信芳何子佩行了一禮,笑問:“兩位學弟是想去看什么比賽嗎?”

平平和樂樂連忙回禮,道:“我舅公他們想看書畫比賽,這是在哪兒看?”

“那得去蒼松苑,你們從這兒過去吧,學弟可知蒼松苑怎么走?”

“知道,我去過。”樂樂似模似樣的和對方行禮道謝,“多謝兩位學姐指路。”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路上要是有疑問就問路口的學長或學姐吧。”

平平和樂樂應下,拉了秦信芳與何子佩就走。

倆人對兩個小姑娘微微頷首,笑著跟在兩個小孩的身后。

“明天是不是輪到你們小姑和姐姐當值?”

“是啊,”平平和樂樂失望的道:“可惜先生嫌棄我們太小了,不讓我們去當值。”

比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物力還就罷了,書院花錢就能買到,但人力,校工沒這么多,請外面的人,安全,見識和行為上都差很多。

索性以前比賽也都是先生和學生幫忙,這次干脆也全都用學生,大學生帶中學生,小學生就幫忙打些下手,學習學習經驗。

而像平平和樂樂連小學生都夠不上的啟蒙班學生,那就純看熱鬧吧。

書院里的學生都有一定的組織紀律性,只要帶一帶就能上手,因為書院大比有五天之久,為了不讓學生產生疲勞度,書院進行了精密的人力安排。

每一個學生只需當值一天,而所負責的事也很簡單輕松。

看守器物的便只看守器物,登記出入;指路的便只在一個路段引導游客;負責賽場秩序的便只堅守自己負責的賽場;還有書院巡邏的等。

反正就是保證書院的每一個角落都透明安全,決不允許在書院大比中有事故發生。

秦信芳一路游玩,用心的看著活潑生氣的學生們,心中忍不住透出一大口氣,眼里閃過淚光。

他停下腳步,看著前方正比試算學的臺子上發出一陣一陣的驚嘆聲,耳邊再聽著隔壁院子傳出來的喝彩聲,雖說未能親眼看到,但他也知道隔壁院子正在舉行的是射箭比賽。

“怎么了?”何子佩扭頭問他。

秦信芳微微搖了搖頭,看著來來往往的孩子們,看著他們臉上洋溢的笑容和生氣,彎腰摸了摸平平和樂樂的腦袋道:“你們生在了一個好時候。”

平平和樂樂滿眼迷茫的抬頭看著他。

秦信芳看著四周感嘆道:“若我大楚的書院能如此發展百年,那何愁民不富,國不強?”

何子佩收回目光,淡淡的道:“這只是在京城而已,出了京城哪還有這樣的地方?”

“以前連京城都沒有,可現在京城有了,以后別的地方自然也會有。”秦信芳胸中升起一股豪情,握著拳頭道:“清和選擇教書是正確的,我的眼光不及他啊。”

“好了,好了,都多少年的事了,你還記著呢。這句話你跟他說去,他心里不定怎么得意呢。”

秦信芳抿了抿嘴,顯然并不打算跟顧景云說。

平平和樂樂卻高興的道:“舅公是在夸父親嗎,我們可以幫忙傳話呀。”

說不定爹爹一高興暑期的時候就帶他們出遠門了呢?

秦信芳就一人給了他們一下道:“別亂傳話。”

平平和樂樂吐吐舌頭,拽著他們的手道:“舅公,我們到底還去不去看比賽啊。”

“去啊,不過你們確定要去看書畫比賽嗎?”秦信芳含笑問他們。

平平和樂樂糾結了一下道:“那您喜歡看武藝比賽嗎,其實我們覺得那個更好看。”

倆小孩平時也愛書畫,但跟書畫比起來,他們更愛熱鬧,而眾多比賽中,武藝比賽無疑是最熱鬧的。

秦信芳伸手摸了摸他們的腦袋笑道:“那就去看武藝比賽吧。”

“那我們去演武場,據說今天演武場特意騰空給高年級的學長學姐們比試武藝,連射箭比賽都挪到了外頭的院子來比呢。”

何子佩腳步一頓,“女院也有武藝比賽?”

“有啊,五學級及以上的學姐才能參加,報名的人還挺多的呢。”

“那你小姑報名了沒?”

平平和樂樂就撓了撓腦袋道:“應該沒有吧,她要是報名了肯定會叫我們去給她加油的,昨天她琴藝比賽,我們去晚了她把我們一頓好訓呢。”

何子佩臉一****:“那可未必,她參加了琴藝比賽我知道,往年她都參加好幾個比賽的,但今年跟我報備的就只有琴藝,按說她就要畢業了,應該更積極才對啊。”

秦信芳眼神有些飄忽,略微不自在的扭過頭去專注的看著旁邊花壇里的花。

何子佩扭過頭來盯著他的臉看了半響,最后冷哼一聲,牽了樂樂的小手就往演武場走,“走,我們去看看。”

平平和樂樂好似知道自己闖禍了,默默地對視一眼,心里忍不住為小姑默哀。

秦繹心正甩著自己的鞭子呆在演武場的一角,目光炯炯的盯著臺上的人。

李既明跟著同伴們一走進來就看到她,他忍不住腳步一頓,忍了忍還是沒忍住上前問,“你要參加武試?”

秦繹心甩了甩手中的鞭子,掀起眼皮掃了他一眼道:“怎么,手下敗將也來參加?”

李既明憋紅了臉才沒有發怒,但還是忍不住道:“誰是手下敗將?我那是讓著你,不然……算了,好男不與女斗。”

李既明轉身就要走,秦繹心就伸出鞭子攔住他道:“你敢不敢跟我比一場?”

“不敢,”李既明推開她的手道:“明知贏你還跟你打,我腦殘嗎?”

秦繹心震驚的瞪眼,“你臉皮竟然這么厚?”

“我這是實事求是。”好歹試過手,雖然秦繹心的功夫的確好,但他真的拿上槍,她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要知道他學的可是上陣殺敵的武藝。

倆人互相瞪眼,秦繹心手癢得正要甩上一鞭子的時候,一個大嗓門叫道:“秦繹心,你爹你娘你侄兒們來了,快過來!”

秦繹心臉色一變,立時收回手。

李既明看到她這反應,揚了揚眉上下打量她道:“看你這反應,該不會你父母不知你要參加武試的事吧?”

秦繹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要你多管閑事。”

秦繹心青著臉轉身離開,她爹也來了,平平和樂樂也在場,她覺得她娘應該可以手軟一些,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