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書院大比 3

“要養小馬也不是不可以,”顧景云牽著寶璐過來正好聽到這最后一句,接口道:“只要你們能堅持打掃家中的馬棚兩個月,待中秋時我就帶你們去馬場選馬。”

兩個孩子眼睛一亮,“父親說話算話?”

顧景云嘴角輕挑,問:“我何時說話不算話過?”

兄弟倆立即拍著胸脯表示他們一定會把家里的馬棚打掃得干干凈凈的。

“好了,我們回家吃午飯吧。”

安安問,“小姑呢?”

黎寶璐:“她今天不回家吃飯,跟同學去長楓書院看綜武賽去了。”

“我也要去,”安安立即道:“待我長大一些,我也要入書院的綜武隊。”

“好志氣,但現在離你長大還有好長好長的時間,在此之前我們先回家吃頓午飯吧。”

“綜武賽觀賽的人肯定很多,要是去晚就搶不到位置了,又是在長楓書院,我們這些外院的人進去可不占優勢,要是不提前去占位置,下午就進不去了。”

“那你不吃午飯了嗎?”

“我在街上買兩個炊餅就行了,”安安不在意的揮手道:“爹爹和娘親不用管我了。”

平平捅了一下弟弟,樂樂立即回神,跟哥哥一起眼巴巴的看著父母道:“爹爹,娘親,我們也要去看比賽。”

黎寶璐默默地低頭看他們,“所以你們也不吃午飯了?”

“其實街上的炊餅還是挺好吃的。”

顧景云就看向倆人的荷包道:“你們還有錢買炊餅?”

平平和樂樂默默地流淚。

最后顧景云和黎寶璐拎著兩個小孩回去吃午飯了,安安則跟同窗們一起租了一輛馬車趕赴長楓書院。

兄弟倆就趴在馬車窗口往外望,平平發誓,“我一定要賺錢!”

樂樂默默的接道:“我以后再也不弄壞東西了。”

有了錢才能有自由,才不會為了一頓午飯不得不回家吃。

顧景云伸手拎過茶壺給寶璐倒了一杯茶,低聲道:“潤潤嗓子,今日說了不少的話吧?”

“還好,比上課還要少,就是要曬太陽。”

“明兒讓紅桃煮些綠豆湯給你放在竹筒里帶上……”

平平和樂樂見父母一點兒理他們的意思都沒有,就默默地離開車窗湊上來,“娘親,我們能跟你借一點錢嗎?”

黎寶璐抿了一口茶,問:“借多少?”

平平趕在弟弟開口前道:“五兩!”

樂樂默默地把二兩給咽了回去。

“你們要錢去做什么呢?”

平平:“這五天都是書院大比呢,一定有很多有趣的東西,而且萬一我們肚子餓了想吃些東西也需要錢買。娘親,你就借我們一些吧。”

樂樂在一旁狠狠地點頭,巴巴的看著倆人。

黎寶璐就掏出荷包道:“也不是不行,但你們不準在外面吃不干凈的東西,你們今年才五歲,年紀還小,腸胃弱著呢,要是在外面吃壞了東西,那別說再拿錢買東西了,你們恐怕連門都出不了。”

兄弟倆狠狠地點頭,只要能借到錢,甭管什么條件先答應下來再說。

黎寶璐取出一把零碎的銀塊,給他們湊足了五兩卻拿在手里問,“你們打算什么時候還我?”

樂樂道:“有錢就還。”

“那你們什么時候有錢呢?”

平平想了想道:“中秋的時候。”

到那時舅公舅婆肯定會給他們金銀裸子,他們就有錢還了。

雖說每個月都有五兩月錢,除去二兩半外還有二兩半可以用,但……

平平扭頭看了弟弟一眼,心中流淚,他覺他們肯定存不下。

黎寶璐的了肯定答復,這才將一把碎銀子給他們。

兄弟倆將錢裝進荷包里,心滿意足的笑了。倆人看向窗外的眼神再次火熱起來。

黎寶璐就拍了一下他們腦袋道:“真是笨,你們姐姐已經答應幫你們占位置了,現在你們回去用完午飯還可以休息一下,下午直接從家里去長楓書院就是了。現在你們去那里也是干坐著等,還得曬太陽呢。”

兄弟倆當然也知道這一點,但還是忍不住心急的想要去長楓書院那里等著。

今年是第一屆綜武賽,雖說書院大比也是第一屆,但那些比賽之前也都舉辦過,只是沒有那么百花齊放,參加的書院也沒有那么多而已。

綜武比賽卻是實實在在的第一次,兄弟倆早聽書院里的學長學姐們議論,自己也早就好奇了。

但見父親眼睛微閉的坐在那里養神,兄弟倆不敢和母親鬧著要下車,只能默默地挨在她身邊。

黎寶璐一左一右的抱著兄弟倆好笑,“這么喜歡綜武,平日里習武的時候也沒見你們多勤奮啊。”

自己練和看別人比賽是有很大區別的好不好?

兄弟倆和黎寶璐撒嬌,顧景云就睜開眼睛,看著他們道:“你們都多大了,怎么還依偎著母親,坐好來。”

平平和樂樂立即繃直了小身板端坐好,結果馬車一搖,倆人齊齊往前一摔,顧景云和黎寶璐眼疾手快的一人拽住一個,直接抱懷里。

樂樂干脆就在母親懷里打滾道:“我還小呢,娘親就抱我吧。”

平平也一把伸手抱住父親的腰,叫道:“我也小。”

顧景云無奈,只能把他抱在身前道:“都五歲了還小嗎?”

平平一笑,全身一癱就靠在父親的大腿上睡覺,顧景云雖看不慣倆孩子坐沒坐相,但也沒再開口叫他們起來,而是伸手摸著他的腦袋,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脊背。

一搖一晃中,平平和樂樂都覺得有些困倦,加之在父母的懷里,倆人渾身放松,不一會兒就睡過去了。

下午的綜武賽是申時正式開始,因此他們要在未正左右從家里出發,這樣進場后就差不多到開場的時間。

平平午休過后早早的起床,先將四兩銀子掏出來藏好,這才拖著打著哈欠的弟弟上車去長楓書院。

“為什么只帶一兩銀子?”

“一兩銀子就是一千文,單程包車都只要五十文,跟人合坐也就十文錢左右,一個肉包子都只要兩文錢,所以你要帶那么多銀子干什么?”

樂樂抓了抓臉,“那你還跟母親借這么多錢,我本來只想借二兩的,你一兩我一兩。五兩這么多,萬一我們還不上怎么辦?”

平平憤怒,“你只要少砸些東西怎么會還不上?這個月才初六你就把我倆的月錢全都花光了,不多借一點這個月怎么過?你能熬到下個月發月錢的時候?”

樂樂郁悶的搖頭,“我覺得上學一點兒也不好,我沒上學前可有錢了,可是上學后卻你們窮。”

平平半響無語,“那是因為沒上學時你不小心砸的都是家里的東西,沒人要你賠錢,便是砸了別人家,也還有舅婆和母親在呢。”

樂樂轉了轉眼珠子,小聲道:“我覺得我們可以和我祖母要錢,她一定會給我的。”

“要是舅婆告訴了母親,母親會揍死你的。她說了,自己欠下的債就得自己還。”

“我可以讓祖母不告訴母親……好吧,這是不對的,我不說了就是了。”

倆小孩同時嘆氣一聲,開始為自己的將來憂慮起來,不過才到長楓書院,看到門口的熱鬧倆人瞬間把這些煩惱丟在了腦后,跳下馬車歡呼一聲就沖進去,“綜武賽,我們來啦——”

長林見兩個小身影“咻”的一聲就沖進去,連忙鉆進馬車里拽出倆人的挎包,在后面追道:“大少爺,二少爺,你們忘帶自個的包了……”

拿回自己的包,平平和樂樂手牽著手跑到長楓書院的演武場,沖進去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竟是所有位置都坐滿了,還有人自個搬了凳子椅子坐在最后面的空位上。

兩個只到大人腰部的小矮子看著密密麻麻的人群頓時頭暈,這怎么找到他們姐姐啊?

兄弟倆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氣沉丹田,大聲叫道:“顧——云——安——你在哪里——”

安安估摸著時間,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所以正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斷的往后看,但入目的只有人,想到她兩個弟弟長得那么矮,想要看見他們實在是太難了。

正猶豫著是不是要出去找人時便聽到了有人喚她的名字。

安安豎起耳朵聽了一會兒,眼睛一亮,同樣氣沉丹田的大聲叫道:“顧云騏,秦云驥,我在三組第五排——”

一連叫了三聲才停止。

平平和安安豎起耳朵聽了一會兒,跳起來道:“在三組第五排,那不在這個入口,在另外一邊。”

樂樂看著這密密麻麻的人,兩眼發黑,“這么多人可怎么擠過去呀?”

“我們出去換一道門進去。”

結果轉身就被人拽住后衣領,一個少年扯住倆人道:“剛才是不是你們在叫,聲音挺嘹亮啊,來幫哥哥一個忙,幫我叫個人名……”

結果話沒說完,旁邊那比較圓潤一點的小孩就一圈擊在他的手腕上,他頓時覺得手一麻,力氣一軟……

手中的孩子身子一扭就掙脫開他,兩個小孩頭也不回就鉆進人群里,還特可氣的回了一句,“你沒有禮貌,能幫也不幫,再見!”

少年氣得瞪眼,“這倆小孩怎么這么討厭,不就是一嗓子的事嗎……”

樂樂和平平鉆出演武場,快速的奔往另一個入口,樂樂邊跑邊有些生氣的問,“他有沒有扯疼你?”

“勒到脖子了,不過應該不要緊,等找到姐姐再說。”

樂樂哼了一句,“早知道應該還給他一腳的,仗著自己比我們高就隨便拽人衣領,太不禮貌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