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玩水

“哈哈……”三個孩子正圍著一棵桃樹跑來追去,本來是平平和樂樂追著安安跑,結果安安跑得太快,一下就咬著樂樂的屁股追上來。

樂樂嚇得哇哇大叫,一下就飛越過平平跑在了第一位,平平也被嚇了一跳,邁開腿就飛快跑,結果踩到了落在地上的小桃子,直接啪嘰一聲摔到了地上。

黎寶璐看得直樂。

安安上前要抱他起來,結果平平干脆攤開手腳任她抱,因為太重,她一個不小心又“啪嘰”一聲把弟弟給摔地上了。

顧景云和黎寶璐袖手旁觀,反正地上都是草,摔也摔不疼。

樂樂跑了一圈回來,見哥哥又犯懶,就上前抓住他的一只手往上拉,“來,來……”

見他半天不動彈,瞬間怒了,伸手“啪”的一聲就打在他后背上,“嘰里呱啦”的和他說話。

安安也說他,“大弟你太懶了,快起來跟我們一起玩。”

平平就在草地上滾了一圈,直接滾到樹根底下躺著不動了,他覺得有點累了,不想動了。

樂樂卻是急性子,邊“嘰里呱啦”的說教,邊繼續伸手去拽他,想要把他拉起來。

黎寶璐看著不由感慨,“我現在反倒有點相信穩婆說的話了,那會兒一定是樂樂想出來了,所以才先把平平給踹出來的。”

顧景云搖搖頭,“他這懶性子得改一改。”

顧景云蹲在平平面前問,“我們要去書院里玩,你去嗎?”

平平爬起來伸手就要抱。

顧景云卻伸手牽住他的小手笑道:“走吧,我們慢慢走著去,路上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

于是平平被迫的走了老半天的路,等終于被母親抱在懷里離開書院時,他已經累得連伸腿的力氣都沒有了。才被母親抱進懷里他就睡著了。

而玩得臉蛋紅撲撲的樂樂也躺在父親懷里睡著了,只有安安還挺有精神,拽著父親的衣角不斷的張望,還喋喋不休的問道,“爹爹,我們下次還來書院嗎?”

“你想來嗎?”

“想!”

“那爹爹就帶你來。”

安安歡呼一聲,拍著小胸脯保證道:“我一定會照顧好弟弟們的。”

“不用,我只帶你來,不帶他們來。”真給安安照顧,兩個兒子還不被她打哭?

安安是會打兩個弟弟的,當然,她認為她是在教育。

兩個弟弟不吃飯,說一頓,不聽說兩頓,再不聽那就揍一頓,哭過以后就乖了。

顧景云很不想承認這個方法有用,但事實卻是很有用。

每次兩個小子被他們姐姐打哭停下后不論是讓他們吃飯,還是睡覺都比較乖一點,當然,下次他們依然會記吃不記打的重犯就是了。

顧景云對此很有些憂傷,以前安安也頑皮,但在吃飯睡覺這些問題上她從不會讓他們擔心過。

從來都是給吃的就吃,讓睡就睡,不像平平和樂樂,或許是因為有玩伴的原因,倆人經常吃飯睡覺都不按時,有時候玩起來怎么也不愿意停下。

一強行停下倆人便哇哇大哭,當然,每次都是樂樂先哭,然后平平跟著在后面嚎幾聲。

顧景云差點就把倆人分開想要糾正他們這壞習慣,不過想想還是算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由他們鬧去。

不過安安越發有姐姐的樣子了。

顧景云和黎寶璐都覺得把平平樂樂交給安安帶很放心,于是他們再從書院里下課回家時,正巧碰到安安又揍了兩個弟弟一頓。

平平和樂樂正扯著嗓子在那里哭,秦信芳和何子佩則拿了東西在一旁哄他們。

但樂樂是閉著眼睛哭,眼淚嘩啦啦的流,傷心得不得了,平平則是跟在后面干嚎,看到父母回來頓時不嚎了,閉著嘴巴看向他們,眼淚嘩啦啦的無聲落下。

黎寶璐看了一愣,這是得有大委屈啊。

夫妻倆上前給倆人擦眼淚,問道:“為什么哭啊?”

何子佩苦笑不得的道:“被他們姐姐揍了,這倆孩子太皮了,慢慢的玩到了湖邊,丫頭們都小心看著不讓他們近水了,安安也一再警告過,誰知道他們跟人玩躲貓貓,一個不注意就竄到了水邊,就跟打仗似的伸手拍一下水就跑開。”

大熱的天,孩子們都愛玩水,但平平和樂樂知道大人不給他們玩,于是就跟大人們斗智斗勇。

早上洗臉的時候趁人不注意“啪”的一下把手拍進水盆里,直接能淋自己和丫頭一頭一臉的水,結果他們能樂呵呵的哈哈大笑,丫頭們卻要重新給他們換一套衣裳。

晚上洗澡也是如此,只要進水就如同魚如大海一樣暢快,撈起來就跟殺了他們似的干嚎起來。

所以不論是何子佩秦信芳還是安安都不信倆人是意外到了湖邊拍水的。

于是安安給兩個弟弟說教,重申了一下沒大人扶著一定不準往水邊去。

其實安安也很想玩水的,但母親說了,她是姐姐,弟弟們都是學她,她要是不聽話弟弟們也不會聽話的。

那她現在都聽話了,弟弟們怎么能不聽話呢?

所以安安見兩個弟弟只顧樂呵呵的擰著濕漉漉的袖子玩,一點兒也不聽她說話,安安就生氣了,于是就把兩個弟弟都揍了。

平平一開始也疼得哭了,但他哭得快停的也快,所以眼淚很快就沒有了,但見弟弟一直哭著,他也不好停,所以就跟在后面跟著干嚎。

可是剛才一看見母親,平平心里就忍不住委屈,于是眼淚又忍不住下來了。

和喜歡嚎哭的樂樂不一樣,平平哭起來聲音很小,緊抿著嘴巴,但這樣顯得更可憐。

黎寶璐心疼的掏出手帕給他們擦眼淚,“該,叫你們不聽話……對了,安安揍了他們,那她人呢?”

“兩個孩子哭得太慘,她自己也哭了,總不能三個湊在一起哭,所以我讓你母親和師父帶著她出去玩了,等她到了外面就不會哭了。”

黎寶璐點頭。

將平平和樂樂放在草地上跟她面對面的坐,等他們都擦干了眼淚才問,“姐姐打你們是不是錯了?”

倆小孩點頭,然后想了想,看了一下父母的臉色又搖頭。

黎寶璐就摸著他們的腦袋笑道:“你們也只當沒錯啊,那就是你們錯了?”

兩個孩子低著頭不說話。

“那以后還亂玩水不?”

倆人繼續低著小腦袋不說話。

黎寶璐就摸著他們的腦袋道:“姐姐打你們不對,但你們答應了姐姐的事沒辦到你們也不對,一會兒姐姐回來你們先跟姐姐道歉,我再讓姐姐給你們道歉好不好?”

倆人微微點了點頭。

顧景云見倆人實在愛水,就對寶璐道:“帶他們去泅水吧,會泳總比不會要強。”

“我能帶一個,你能帶一個,那還有一個誰帶?”

“我們不下湖。”

不下湖怎么游?

很快顧景云就告訴她怎么游了,他讓人在湖邊撿了個敞軒,里面卻全部挖空鋪上光滑的石頭。

黎寶璐進去一看,這完全就是古代豪華版的家庭泳池嘛。

敞軒的正中間挖空做成了池子,里面按照孩子的身高分成了三個部分,最淺的那個放水后只有薄薄的一層,黎寶璐放下腳也只到她的小腿處。

平平和樂樂可以坐在里面玩,只要不打滾就不會嗆水。

第二層則適合安安游泳,水線也不高,只到黎寶璐的大腿處,第一層則是給妞妞的,水線只到黎寶璐的腰際,妞妞站在里面剛才能把下巴給露出來,怎樣都不會淹到人。

若是黎寶璐和何子佩帶他們玩,那就帶上幾個丫頭,一人盯著一個,肯定出不了事。

而若是秦信芳和顧景云帶他們玩,則可以帶幾個小廝來。

顧景云說,“先這樣玩著,等他們學會了泅水,我們再帶他們下湖。”

家里有個這么大的湖,湖水又清澈,難道還怕沒地方游泳嗎?

黎寶璐懷念了一下那一望無際的大海,拍板道:“行,到時候再在敞軒里準備些水果,接下來天氣只會更熱,中午到水里泡一泡也可去去暑氣。”

就連秦文茵都喜歡得差點不愿意走了,更何況孩子們。

自有了這個敞軒,平平和樂樂都乖巧了不少,每天乖乖的吃飯睡午覺,然后著急的醒來去玩水。

而安安更是不再纏著祖父祖母要出去玩,每天最大的愛好就是找弟弟們一起去玩水,就連妞妞都不在書院里耽誤時間了,每天一下學就往家里跑。

在此和睦中,秦文茵和白一堂要開始新的征程離開京城時,四個孩子沒有一個傷感的。

最近特別黏他們的妞妞和安安都有些心不在焉的跟倆人揮手告別,更別說兩個還不知分別為何的小孩了。

見小姑和姐姐揮手,兩個小孩也跟著揮手。

秦文茵又氣又笑的刮了一下他們的鼻子,“真是小沒良心的,前一段時間還哭著鬧著不讓我走呢。”

秦信芳叮囑她道:“等到了停腳的地方就放鴿子回來,驛站那邊也別忘了報平安信,以免鴿子遺失,我們不知你們消息。”

秦文茵應下,他們這次帶了四只鴿子上路,此時籠子正用罩布罩著,只等到了地方再放它們回來,到時候兩邊就能互相通信了。

但信鴿總有遺失的時候,所以信還得再從驛站走一封,雖然麻煩點,卻能確保萬無一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