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兄弟

秦文茵想要寫一本大楚地域志,即便是名人大儒也很難有此成就,因為要做成此事不僅文采要好,擅畫,還得游遍大楚才行。

前一條還罷,這世上能稱得上文人的大多文采畫藝都不錯,可要游遍大楚卻不是簡單的。

首先,他得有錢,旅行不是你說走就能走的,車馬費,食宿,醫藥等都要錢。

其次,他得有時間,有事業家庭所累的,誰能幾年幾年的在外跑?

最后,他還得有武力,大楚雖不至于盜匪橫行,但路上的危險卻很多,除了人之外,還有猛獸毒蛇,這些都能要人命。

如果不是遇到白一堂,秦文茵根本不敢有這個夢想。應該說一開始她沒有這么大的野心,只是想著記下自己出游過的地方,寫一本游記。

但白一堂帶著她從四川一路走到了韃靼,又從韃靼繞回來,走過的地方越來越多,她這才忍不住立下這個宏愿。

年少輕狂時,踏遍天下山水不就是她的夢想嗎?

以前沒能實現,現在卻有了機會。

秦文茵伸手摸了摸平平的小臉蛋,她現在不小了,此時若再不做,以后就再沒有機會了。

秦信芳并不阻攔她,正如她所想的那樣,她此時年歲已不輕,既有此夢想,再不去做就晚了。

他扭頭看了一眼白一堂,見他面色淡然,臉上并無勉強的神色,便知他是心甘情愿陪著秦文茵的,一顆心放下。

“平平和樂樂的生辰也不遠了,他們抓周的東西應當開始準備了。”

最主要的是,樂樂過繼的事也要跟家族那邊提一提了。

趁著一家人都在,便讓樂樂記到秦氏的族譜中。

在顧景云和秦信芳商議好要過繼樂樂后倆人便為此事做了許多準備,秦氏那邊雖未明說,但一些族老卻是心中有數的。

秦信芳打算親自回汝寧一趟,請來族老參加兩個孩子的抓周禮,待周歲過后便將兩個孩子記入族譜之中。

樂樂和妞妞并不知道,為了給他們鋪路,秦信芳和顧景云付出了多少,總之一番博弈之后,秦氏宗族同意讓秦信芳過繼樂樂,由他來繼承嫡支。

但為了防止顧景云及其長子將來攫取秦氏的利益,秦信芳可是讓出了不少的利益,顧景云也簽署了不少的條件。

待到六月二十八,一年中暑期最大的時候,提早半個月趕到京城的秦氏族老們前來秦家參加兩個孩子的抓周禮。

或許真的是誰帶的孩子像誰,這四個月來黎寶璐和顧景云去書院上課,帶他們的時間少了,樂樂又像秦信芳的模樣靠攏。

只不過臉頰肥嘟嘟的,很是可愛。

但就是這樣,仔細查看之下,他也有五六分像秦信芳。

秦氏族老們圍著他看,半響才不由在心中嘆氣,難怪他會想要過繼這孩子,只怕不僅是因為他是顧景云的孩子,也因為這孩子的長相吧。

至于一旁的平平則被大家忽略了,因為他長得像他爹。可兒子像爹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所以大家覺得沒什么可出奇的。

很快,吉時到,下人們把抓周所用的東西用毯子包了抬出來鋪到臺子上。

因為是兩個孩子抓周,所以毯子上的東西也都是雙份。

兩個孩子被放在毯子上,被人目光炯炯的圍觀,樂樂是好奇的抬頭回望他們,同樣目光炯炯的盯著他們看。

平平就淡定多了,懶洋洋的抬頭掃了他們一眼,就低頭繼續玩著自己的手指,口中念念有詞,偏他只會說幾個簡單的字,這一連串的話除了他,或許還有樂樂,誰也不知道他在說些什么。

黎寶璐見花廳里一片寂靜,場面僵持住,不由微微彎腰與兩個懶孩子道:“平平,樂樂,你們趕緊去選了自己喜歡的東西,什么時候選出來我們什么時候去吃飯,你們要是選出來大家今天可都要餓肚子了。”

此話一出,樂樂立即“咻”的一聲收回盯著大家看的視線,轉身就看向鋪得滿臺子的東西。

平平也放下了自己的手指,低頭看了一眼坐落在他旁邊的東西,見沒有自己感興趣的便掃向一邊。

平平每一樣東西都要盯著看一會兒,確認自己沒興趣的就伸手撥到自己屁股后面,有興趣的就玩一玩,然后再隨手丟到屁股后面。

他速度很快,所以將樂樂丟在了屁股后面。

樂樂就樂顛顛的跟在他后面撿東西。

如果說平平是把自己不感興趣的丟到屁股后面,那樂樂就是不管他是否感興趣,凡是兄弟丟的他全部撿回來劃拉到自己屁股底下。

不一會兒他就聚攏了一堆東西,一屁股做下去,結果不穩,撲騰一聲摔到一邊去了。

紅撲撲,白嫩嫩的小臉蛋直接壓在一枚玩具官印上,直接在他臉上蓋了個印子。

黎寶璐覺得兩個兒子都太丟臉了,于是慘不忍睹的閉上了眼睛,簡直不想再看。

但沒有最丟臉,只有更丟臉。

平平在把所有東西都過了一遍,都撥到自己屁股后終于走到了盡頭,他這才發現自己好像啥也沒選。

這可不行,娘親說了,不選就沒飯吃。

于是他爬回頭要重新選,這才發現他兄弟把所有東西都扒拉成一堆了。

他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嘰里呱啦”的對他說了一通,黎寶璐猜他是在夸他兄弟,因為這樣劃拉成一堆他就不用再爬來爬去的找東西了。

可惜樂樂不認可他的夸獎,因為在他看來這些東西都是他的了,他又不是為了他兄弟好找東西才劃拉成一堆的。

所以兩兄弟有了分歧,就分坐地毯的兩邊,你一句我一句的吵起來了。

兩兄弟說著嬰兒國的語言,大家都聽不懂,但大家會看,見倆人你來我往,肢體動作越來越大,白癡都知道他們在吵架。

前來觀禮的大人們都是一臉懵逼,這話都還沒會說就會吵架了?

秦顧兩家的人卻已經見怪不怪了,樂樂活潑,平平比較文靜,但倆人都是孩子,總會有分歧的時候。

所以吵架什么的太平常了,兩兄弟不僅會吵架,還會打架呢。

說來就來,平平見樂樂死活不讓開,果斷的要越過他過去選東西。

樂樂自然不許,于是平平爬哪邊他就爬哪邊堵著。

平平抿了抿小嘴,撐著毯子顫顫巍巍的站起來,然后一步一步的繞過他要往后面去。

樂樂見了也站起來,而且這小子霸道,一站起來直接伸手推過去,把哥哥一下推倒在地。

平平一屁股坐在臺子上,因為他人矮,臺子上又鋪了厚厚的毯子,一點兒也不疼。

他才摔下,想也不想也伸手推了一下樂樂,兩兄弟一起摔倒了。

然后平平就快速的爬過去壓住他,一臉嚴肅的“嘰里呱啦”和他說教。

樂樂不服,駁了幾句,似乎是說不過哥哥,就哇哇大叫了兩聲,扭頭去找父母。

黎寶璐正想自己是不是該插嘴教育一下他們,顧景云就伸手握了一下她的手,低聲道:“讓他們自己來。”

這一次抓周不僅僅是抓周,也是秦氏宗族在考察樂樂的品性。他們不是不可以提前訓練兩個孩子。

只不過他不想把自家孩子當小狗一樣訓練,讓他一定要拿這個,拿那個。

抓周本就是寓意大過實際的東西,實在沒必要為此弄虛作假,反而是可以借此讓他們看一下樂樂的品性。

兄弟倆當下就在臺子上旁若無人的打起架來,圍觀的大人們冷汗都下來了。

見秦顧兩家的大人皆是一副淡定的模樣,便暗道:敢讓人看到如此一副兄不友,弟不恭的場景,他們到底有何用意?

樂樂從小就好動,所以很快就把哥哥壓在了身下取得絕對性的勝利。

平平將他推開,學著父親生氣的模樣“哼”了一聲,轉身就要爬下臺子不跟他玩了。

樂樂一呆,連忙扯住他,在臺子上看了看,最后選了一個金燦燦的金錠子送給他。

平平不要,扭過頭去。

樂樂就把其他東西撥到他面前,“哇哇”的跟他說話,見他還是不理人,就拉著他爬到那堆東西前面,一樣一樣的遞給他,他要是扭頭那就扔掉。

“……”大人們默然無語的看著兩個孩子由一扔一撿,吵架再到打架,又從打架到和好的全過程。

平平很快被弟弟哄回來,倆人齊心協力的丟了不少東西,平平總算是從一堆東西里找出了一本書。

那是一本《論語》,平平還以為這根他們平時看的畫冊一樣呢,所以興致勃勃的翻開,但他沒在里面看到畫,只看到字。

他不識字,但卻知道姐姐和小姑姑他們每天都會讀書,因此也學著她們捧著書在那里搖頭晃腦的“嘰嘰喳喳”的亂念。

樂樂就湊上去跟他一起看,倆人把書攤在中間,搖頭晃腦的亂念著,不一會兒就頭撞頭,肩碰肩,然而相視一眼后卻樂得咯咯笑,誰也不知道兩個孩子的笑點在那里。

但大人們卻都若有所思起來,而從兩個孩子吵架開始便面露不滿的秦氏族老們更是滿意的頷首,開口道:“我看兩位小公子都很喜歡這本書呢,不如這本書就算做他們抓周的東西吧。抓了本《論語》,看來兩個孩子將來也跟他們的先祖一樣知識淵博,才識過人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