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生辰

二月初四是安安的生辰,雖然不大辦,但大家都給安安準備了禮物。

趙寧的兩個兒子都拿出了自己最喜歡的玩具送給她,平平和樂樂見狀也搬出了自己最喜歡的東西,但他們偶爾聽到父母說要親手做禮物送給姐姐,親手做的才更有誠意。

于是兩個小孩果斷把自己的寶貝拖回去,改而親自動手。

但八個多月的孩子連走路都不會,他們能親手做什么東西?

兩個孩子也不知怎么交流的,他們竟然真的甩脫下人蹭蹭的往外爬,爬出了屋子,爬過院子,要不是正巧碰到紅桃回來,兩個孩子只怕出梧桐苑都沒人發現。

紅桃氣死,抱住兩個孩子就往屋里帶,罵那些還在屋里亂轉的丫頭,“讓你們帶孩子,你們眼睛都放到哪里去了,人到了外面你們都不知道。出了院子拐彎就是湖,少爺們要是爬進了湖里有你們好看。”

小丫頭們差點哭出聲來,又不敢抱怨,連忙接過平平和樂樂去給他們換衣服。

剛才兩位少爺在內室爬來爬去,繞著屏風,爬過桌底,你追我趕玩得不亦樂乎。

因為屋里尖銳的東西都用布包了起來,根本不怕他們磕著碰著,她們就說了一會兒話,誰知道就這一眨眼的功夫人就爬出去了。

因為倆人最愛躲在屋里的某個角落等她們去找,所以她們以為他們就躲在了某個地方,哪里知道他們爬到外面去了。

也是大爺他們屋里丫頭少,要是在夫人那里,屋里屋外都守著丫頭,怎么會人爬出去了都不知道?

紅桃不知她們心中抱怨,不然更要生氣。

她盯著她們把平平和樂樂的衣裳換了,見兩位少爺一直巴巴的盯著外面,就皺眉道:“今日你們帶少爺們去過園子了嗎?”

“沒有,平時去園子都是大爺大奶奶或老爺夫人他們帶著的……”

“今日是小姐的生辰,主子們都在前頭忙著,沒有他們帶著,難道你們就不能帶少爺們去園子?”紅桃蹙眉道:“三四個人難道還看不好兩個孩子嗎?”

平平和樂樂已經能聽懂大人說話了,聞言巴巴的看著紅桃。

紅桃就抱起平平道:“抱上二少爺,我們去花園。”

平平和樂樂越大越頑皮,每天最少得去花園一次,要是不去他們必定會鬧騰。

二月春光好,又是自家人聚會而已,所以何子佩便在花園里擺桌,大家既可以賞花,又可以用飯。

安安穿著漂亮的衣裳跑進園子里,妞妞在后面追趕,一路上發出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

她們今天都穿了新衣裳,開心得不得了。

平平和樂樂才一進院子就發現了她們,開心得直拍掌。倆人也不猶豫,選中自己覺得最漂亮的花就指著讓抱著自己的人過去,伸手就要掐。

就是紅桃都嚇了一跳,連忙往后退一步道:“少爺,這些花可不能掐,你看它們長得多好呀,你忍心掐了它們嗎?”

就是因為它們好看才要掐呀,兩個孩子見她們不許就掙扎著下地。

丫頭們便把他們放下,扶著他們的手讓倆人自己走。

倆人現在只會怕,但只要有人扶著還是很能走的,倆人在一條花徑上走了一圈,重新選好了花,然后站定看著它們。

丫頭們不察,就扶著他們走近看花,然后樂樂甩開丫頭的一只手,另一只手緊緊地抓住她的手,眼疾手快的把眼前漂亮的花給掐了。

丫頭眼見著一朵開得正好的大紅色牡丹被掐了,不由驚呼一聲,樂樂則拿著花笑得見牙不見眼。

這邊一驚呼,扶著平平的丫頭就下意識的扭頭過去,然后平平也伸手掐了他眼前的花。

樂樂還好,他掐的牡丹花只是一般品種,只是顏色紅艷,很吸引小孩的目光,平平掐的卻是珍貴品種二喬。

這盆二喬是夫人養了五年才養出來的,前年長公主牡丹花宴時斗牡丹便拿了頭名,當時彭首輔的夫人愿用一盆金閣,一盆姚黃來換夫人都沒答應。

抱著平平的丫頭面色慘白,搖搖欲墜,看著平平手中的花兒完全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平平卻很開心,扶著丫頭的手朝著姐姐就走去。

兩個孩子都湊到姐姐身邊,把花送給她。

妞妞看了哈哈大笑,就接過兩人手上的花給安安插上。

一朵牡丹都有安安的腦袋那么大了,兩朵可怎么插?加上安安現在是短發,妞妞用夾子廢了老大的勁兒才把花固定住,看著被兩朵花淹沒的侄女,她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差點彎了腰。

安安尤不自知,甩著腦袋問,“我好看嗎?”

妞妞擦了一下笑出來的眼淚,忍著淚意點頭,“好看。”

平平和樂樂更是覺得姐姐漂亮得不得了,就跟花兒似的,所以拍著小掌表示好看。

安安見三人都認同便將花留下來了。

圍觀的下人們欲言又止。

就是擔憂被責罰的小丫頭一時也看愣住了。

等何子佩和黎寶璐他們端著東西過來看見也笑了一陣,何子佩打量了一下她頭上的兩朵花,點評道:“平平眼光倒是毒辣,這二喬正配安安,洛陽紅有些太俗了,樂樂,你可得跟你哥哥學一學這眼力。”

小丫頭見夫人沒有責怪她頓時松了一口氣,將平平交給主子們后躬身退下。

黎寶璐將安安頭上的花拿下,忍笑道:“傻孩子,你見誰把花堆頭上好看的?”

安安呆,“弟弟們都說好看了。”

“在他們眼里,你是他們的姐姐,你自然是好看的,在別人眼里就不一樣了。”黎寶璐讓人拿鏡子來給她看,問道:“你覺得這樣好看嗎?”

一張小臉在兩朵大花的包圍下顯得更小了,但安安眼里只看得到兩朵漂亮的花,因此想也不想的點頭,“好看。”

黎寶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從院子里摘了兩朵粉色的桃花給她點綴在發間,笑道:“這樣才好看呢小傻瓜。”

妞妞見了立馬扭進母親的懷里,道:“我也要像安安一樣。”

何子佩摸著她的腦袋笑道:“一會兒母親帶你去找適合你的花。”

妞妞高興的蹦起來,指著平平他們摘下來的花問,“那這兩朵花怎么辦?要是浪費了他們該傷心了。”

平平和樂樂才不會傷心呢,不過,黎寶璐和何子佩對視一眼,立即道:“給他們父親(舅公)戴吧。”

于是花兒被用盒子裝著送到了秦信芳與顧景云面前。

秦信芳運氣比較好,分到了平平的二喬,顧景云嘛,他拿著手上的大紅牡丹默然無語,最后端著找到秦文茵,笑著給她簪上。

秦文茵問,“這花是誰掐的,差點就掐壞了,還艷俗。”

“是樂樂,他說要送祖母一朵花,我就給他送過來了。”

秦文茵沉默了一下才道:“也還好,八個多月大有此審美也算不錯了。”

白一堂在一旁忍笑。

顧景云微笑,“母親喜歡就好。”

平平和樂樂還沒意識到自己送給姐姐的花被轉送了,他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桌上各種好吃的吸引,坐在軟榻上各種不安分,趁人不注意伸手就要抓,曲維貞負責照顧倆人,忙眼疾手快的攔住他們。

然后將東西搗碎了喂他們嘴里。

這種事她都是做慣的,所以手比丫頭們還手快,而且她了解他們的愛好,很快就把倆人喂得心滿意足,倆人再想不起盯著桌上的東西,而是轉過身來盯著曲維貞的手,張著小嘴等待投喂。

何子佩看了感嘆,“這孩子少言少語卻最是貼心,以后也不知會便宜了誰去。”

“您想得也太遠了吧,她還小呢。”

“不小了,也就這幾年的時間了,”何子佩感嘆,“時間從來都是最快的東西,我總會覺得你和清和還小,好似昨日都還是兩個幾歲的娃娃,正奶聲奶氣的坐在一起讀書,可眨眼間你們就長大成人,成親生子了。”

所以她也總有一種我很老的感覺。

黎寶璐正不知該怎么勸慰她,平平就沖著他們叫了一聲,何子佩瞬間回神,連忙上前抱起他問,“平平怎么了?”

見他伸手扯著小褲子,便笑問,“是想尿尿嗎?”

平平就“嗯嗯”的應著,何子佩忙帶著他去更衣,傷懷什么的情緒瞬間從她身上消失。

難怪景云哥哥決心徹底搬過來,就憑孩子們這功效也值了。

大家歡樂的給安安過了四歲生辰,白一堂趁此機會宣布道:“我們決定等平平和樂樂過了周歲再走,這一次再走,沒有三五年只怕不會回來了。”

秦信芳就看向秦文茵,“這是你的意思?”

秦文茵挺直腰背,點頭道:“是。”

白一堂好玩,生性自在,但也因此,他出游看的是心情,很少有規劃,更不會設立目標。從來是想走就走,想回便回。

而這次不僅出游的時間固定,連在外的時間都算了一下,這說明什么?

說明他不是為了自在出游,他是為了秦文茵。

秦信芳此時也不知是同情白一堂,還是同情白一堂了。說他自在嗎?

他現在肯定不及以前自在,說他不自在,卻也可以少牽少掛的在外游走。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