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回家

孩子們爬上馬車就叫著喊著要啟程,直到出了京城安安才想起來問父親去哪里了。

黎寶璐聞言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現在才想起你父親,他知道要傷心死了。”

安安瞪大了眼睛,這才發現父親竟然不跟他們一起走,瞬間帶著哭音問,“我們把爹爹丟下了嗎?那他多可憐啊。”

黎寶璐笑了一陣才道:“你爹爹要留在家里整理一些東西,晚上就來找我們了。”

安安這才把眼淚憋回去,低垂著頭扯剛剛舅公給她買的草蚱蜢。

黎寶璐揉了揉她的頭發道:“快別悶悶不樂了,你不是要跟小姑去騎馬嗎?”

何子佩臉一虎道:“不許去,外面冷風吹著,萬一吹到脖子怎么辦?”

“我們穿很多衣服了,”妞妞抱著母親的胳膊扭動道:“娘親,您就讓我們去吧,我們又不跑馬,只讓它慢慢地往前走。”

何子佩堅持道:“不行。”

妞妞就可憐巴巴的看向表嫂。

黎寶璐對她攤手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

果然,何子佩肅著臉道:“看著你嫂子也沒用,我不答應就是不行。”

妞妞只能可憐巴巴的通過窗戶感受外面的冬景,而且因為冷,最后母親連車窗都不給她開了。

安安眼珠子亂轉,瞬間忘掉自己疏忽父親的傷心,開始動心思跟小姑一起往外溜。

于是兩小開始跟何子佩斗智斗勇起來,一會兒悄悄的往車門那里去,想要溜到車轅上去坐;一會兒又想趁她們不注意去開窗戶;一會兒又高聲和外面的秦信芳說話,討好求情的讓他把她們救出去……

等到了溫泉別院,何子佩差點沒累癱下,這兩個孩子真是太累人了。

幸虧平平和樂樂睡著了,不然她估計自己得瘋掉。

誰說孩子多就好的,孩子多了她忍不住想要打他們屁股。

秦信芳卻覺得妻子活潑開朗多了,樂見其成,所以笑呵呵的護著閨女和安安先行進別院。

這座溫泉別院是秦家的產業,孩子們并不是第一次來,因此才進別院妞妞和安安就手拉著手跑去找自己的房間,現在安安都快四歲了,已經有了自己的審美,所以她的小房間要自己布置。

青菱也樂意聽她的話,她說把東西放哪兒,她就幫著放哪兒。也因此青菱現在已經是安安的專屬大丫頭了。

除了安安的事,其余所有事都不需她再插手。

安安把草蚱蜢放到桌子上,奶聲奶氣的道:“這個要送給爹爹,你不要動哦。”

青菱抽了抽嘴角問,“小姐為什么要送草蚱蜢給老爺?”

因為我今天把爹爹忘了。

安安低著頭點了一下草蚱蜢的頭,堅持道:“總之要送給爹爹,你不要動它。”

“好吧,”青菱聳肩道:“不過放在桌子上萬一被風吹掉了怎么辦,要不要找個盒子裝起來?”

“我有盒子嗎?”

“有啊,我帶了好多個。”以免您要來裝玩具時找不到。

青菱一口氣擺出五個小盒子,最后安安選了一個自認為最漂亮的,小心翼翼的把草蚱蜢裝進去放在床頭,“等晚上爹爹來了我就送給他,我要是忘記了,你記得提醒我。”

“好。”

其實不用到晚上,下午時顧景云就到了,這讓秦信芳很懷疑他的工作效率。

妹妹送回來的那些東西他可是瞄過兩眼的,別看只有三車,里面細碎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要分出來誰是誰的太難了,因為除了部分特定要送人的外,其余的都沒有標志,完全靠自己去猜是誰的。

他怎么可能這么快?

顧景云騎著快馬過來,灌了一脖子的冷風,手腳都是冰冷的,實在沒力氣應付舅舅,把馬丟給跟在后面的東風,他大踏步的去找寶璐。

寶璐已經聽到了消息,剛把他的衣服找出來,看見他進屋就推了推他道:“去把姜湯喝了,可別感染風寒。”

等喝過姜湯又讓他去泡了一下溫泉,整個人都暖和起來后才換上衣服去看孩子們。

四個孩子剛剛出去玩回來,可興奮可樂呵了,看到父親,安安直接奔他跑去要抱,而平平和樂樂也沖他伸手。

顧景云抱了一下安安就把她放地上,只是摸了摸平平和樂樂的手,笑問,“你們都玩什么了?”

何子佩:“哪里有玩什么,不過帶他們下山在田莊里走一走,里頭都是雜草白雪,但四個孩子卻樂得跟什么似的,明明這些東西家里也有的。”

“家里如何能比得上外面?”秦信芳道:“站在田莊上眺望,一望無垠的田野,盡是白茫茫的一片,光看著就讓人心悅胸擴。”

而家里三步一花,五步一樹,再有瓊樓玉宇,視野受限,再美的景色看得多了也就厭煩了。

“園林是有園林之美,然而比之山水,差之何止萬里,不然文茵怎么時時惦記著往外跑?”秦信芳看著家里的四個孩子道:“別看他們年紀小,卻也是分得清好歹的。”

“行,這田莊是好,你家是歹,那要不要過年的時候你留在這好地方,我們回去歹地方?”

秦信芳又立即道:“然而再好的地方也須有家人相伴才美,不然以前我們也沒攔著文茵,她怎么不出去,非得一堂陪著才往外跑?”

看倆人拌嘴,顧景云和黎寶璐默默地接過兒子,帶著妞妞和安安去玩,獨留下倆人在這里打情罵俏。

別院度假的確是一個提升感情的好方式,不僅安安和妞妞相處更融洽,就連平平和樂樂都很少打架了,兩兄弟近日來相親相愛,還學會了讓東西。

更別說秦信芳和何子佩,顧景云和黎寶璐了,要不是秦文茵他們快回到京城,而小年夜也快到了,他們還真的不想回家。

白一堂和秦文茵是從西城門入,顧景云已經不想問為何他們從云南回來不從南城門入,而是跑到了西城門。

反正提前收到消息后他就一大早跑到了西城門去等人。

兩年多未見,白一堂變得更溫和,而秦文茵臉上有了干練之色,看到兒子她也只是激動的抱了一下他,然后就急匆匆的回去看她新得的兩個孫子。

平平和樂樂已經能徹底坐穩了,正坐在榻上玩玩具,突然落入一個陌生人的懷里,倆人還愣了一下,平平抬頭掃視了一下周圍,見自己熟悉的舅婆,舅公和父母都在,他便放下心來繼續低頭掰著手中的玩具。

樂樂則沒有哥哥這份淡定,對上秦文茵笑瞇瞇的眼睛,他覺得她長得很漂亮,于是丟到手里的玩具就回抱她,還羞澀的對她一笑,乖乖的坐在她的懷里。

秦文茵愛得不行,摸了摸樂樂,又摸了摸平平,道:“不是說樂樂長得像大哥嗎,怎么現在兩個孩子都像清和?嗯,平平還有兩分像寶璐。”

何子佩“撲哧”一聲笑道:“孩子都是一天一個樣,以前妞妞和安安不也這樣?不過這倆孩子變得比他們還快,剛出生那會兒平平像你,秀氣得不得了,樂樂則像你大哥,我們還想著等他長大了說不定會跟你大哥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呢。”

“誰知道他越長越像寶璐,前段時間臉頰肥嘟嘟的,就跟寶璐小時候一個樣,但他現在開始長牙齒了,不愛吃,臉立刻就瘦了下來,你看他,長了段時間又像清和了。”何子佩斜了丈夫一眼笑道:“你大哥嘴上不說,心里失望得很呢,這幾日都搶著要帶他們兄弟,就指望他們能夠再長回去。”

秦信芳無奈道:“盡胡說,我何時有過這樣的想法?”

大家卻已經哈哈大笑起來,顯然是信了秦文茵。

秦文茵看完了兩個孫子,這才把妞妞和安安拉過來,感嘆道:“都長這么大了……”

妞妞還記得姑姑,所以只在開始生疏了一下,很快就融入進去,嘰嘰喳喳的問道:“姑姑,過年你還要出去玩嗎?”

秦文茵扭頭看了白一堂一眼,笑道:“去的,不過我會盡量留下來陪你們長一點。”

安安雖然一直有跟奶奶通信,但卻已經不記得秦文茵的長相了,因此拘謹的站在一旁,只是好奇的看著他們。

白一堂喜歡安安,因此將她拉到身邊問,“我送你的匕首你喜歡嗎?”

安安眼睛一亮,狠狠地點頭。

白一堂滿意,“你母親教你功夫了?”

“教了,”安安挺足胸膛道,“母親說我很有天賦呢。”

“那明日就讓我看看你多有天賦。”白一堂看向黎寶璐道:“兩個孩子的武功由我接手吧。”

“師父愿意接手自然是好的,但她們可不像我,不用學得多精的……”

“放心,我不會要求她們像你一樣的。”

黎寶璐放下心來,對安安和妞妞笑笑,覺得師父回來可真好,自己直接卸掉一個重擔,不如明天睡懶覺吧。

顧景云顯然也想到了這點,伸手去握住寶璐的手,決定一會兒讓兩個兒子玩得晚一些,睡得晚,起得自然也晚。

平平和樂樂還不知道他們被父母算計,正拿著白一堂和秦文茵給他們買的玩具樂呵,一臉的天真無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