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成長

顧景云和秦信芳關在書房里說話,一直到天色漸暗倆人才出來,何子佩守在外面,看見房門打開連忙站起來。

“舅母,我肚子餓了。”

何子佩見清和面色淡然,而丈夫也面無表情就知道他們已經達成了某種共識,她連忙回過神來道:“能不餓嗎,你們自早上進去就沒出來過,中午也不吃飯……廚房里熬著高湯呢,我讓他們給你們盛碗湯來,也快到用晚飯的時間了……”

何子佩絮絮叨叨的說著,連忙招手叫來丫頭一一吩咐下去。

“讓人端去寶璐那里吧,我跟她一塊兒吃。”顧景云說罷對舅舅舅母一行禮,躬身退下。

何子佩注視著他的背影消失,這才轉過頭來看秦信芳,手指緊緊地捏著帕子。

她知道,今天一大早清和來找他要說的便是嗣子的事。

秦信芳伸手握住她的手,淺笑道:“兩個孩子心疼我們,已經決定讓老二隨我姓了。”

何子佩聞言眼睛一熱,低下頭去掩飾的問道:“那宗族那邊……”

“不必擔心,有我和清和在呢,一定不會讓孩子們受罪的。”

何子佩聞言徹底放下心來,這才顧得上高興,“那給孩子取名字了嗎?不行,孩子還小呢,不能取大名,我們得先取個小名……”

“我也是這樣和清和說的,甭管孩子是否過繼,他們姐弟三個的排序不變,安安都還沒取大名呢,他們兩個更不急了。”

“那小名取好了嗎?”

“順著安安的名字取下來,他們應該是平平和樂樂。安平樂康,我們家的孩子所求也不過是這四個字罷了。”

何子佩得到了孩子的小名,心滿意足的去逗他們,不斷的叫他們的小名,爭取讓他們早日認人,只要他們一叫名字就能反應過來。

可惜,兩個剛出生沒幾天的孩子最大的愛好就是吃拉睡,吃飽了睡,睡中拉,拉完了繼續吃,偶爾清醒過來睜著一雙明亮的眼睛望著天上。

但黎寶璐知道,別看他們眼睛又大又亮,此時他們眼睛必定灰蒙蒙的,啥也看不清,連眼珠子都不太會轉。

但孩子幾乎是一天一個樣,哥哥本來還比弟弟小一點,但他吃東西一點兒也不比弟弟斯文多少,搶著吃了不少奶水,直接把自己養得又白又胖,本來比足月的孩子小個許多的雙胞胎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便超過了別的足月生產的孩子。

五官漸漸清晰的兩個孩子長相也更加不同起來,平平越長越像秦文茵,而樂樂則越來越像秦信芳。

這讓黎寶璐郁悶不已,覺得秦家的基因也太強大了,三個孩子沒一個像她的,明明是她辛苦懷胎十月生下來的。

兩個孩子雖是雙胞胎,但長得并不一樣,一看便知是異卵的。兩個孩子不僅長相不一樣,性格也相差很多。

平平喜靜,醒了以后就仰躺著玩著自己的手指,嘴里“嘰里呱啦”的念念有詞,誰也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樂樂卻很活潑,能動的時候他絕對不會安靜,一醒來就踢踢腿,抓抓東西,不然就總是往他哥哥身邊湊。

等到他會翻身了更是滿床打滾,三兩下就能滾到床邊去。

何子佩生怕他從床上摔下來,趁著天氣開始轉涼,她便讓人開了庫房取出一大堆柔軟的毛毯,洗曬干凈后鋪在側屋的地板上,讓人把桌椅板凳等都搬走,整個屋子里只有一張軟榻和滿地的毛毯。

人一進屋就脫掉鞋子,把孩子王地上一放,就任由他們在毯子上翻滾。

樂樂瞬間愛上這個房間,當天就把房間的每一寸地方都滾過了一遍,母親她們坐的軟榻他也沒放過。

這間側屋向陽,秋末的陽光直射進來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平平剛好就躺在陽光里,似乎是曬得太暖了,一向懶洋洋的他都忍不住動了動身子,轉過身去找母親和舅婆。

待看到母親和舅婆正盤腿坐在軟榻上,他便放下心來,扭頭找到已經翻滾到屋角的弟弟,似乎覺得有趣,他努力彎著身子,半響才啪嘰一聲翻過身去轉躺為趴。

平平還是第一次翻身,一時有些發愣,半響才用手肘撐著毛毯胡亂動著,也不知是怎么坐到的,啪嘰一聲又躺回去了……

黎寶璐坐在軟榻上看著,一顆心提得高高的,何子佩也緊張的看著。

樂樂早就會翻身了,但平平也不知是太懶了還是不會,不管黎寶璐怎么訓練他他都不動。

現在見他終于翻了一個身,黎寶璐開心不已。

因為也不知孩子的內心世界是怎樣的,黎寶璐與何子佩假裝沒看到平平翻身,一邊低頭胡亂繞著手中的繡線,一邊用眼角的余光關注他。

平平再度發愣,他扭頭看了一眼上面,見母親和舅婆都不理自己,只好自己再摸索。

而另一邊的樂樂發現哥哥竟然也玩自己喜歡玩的游戲了,高興的翻滾著過來找他。

平平需要很努力才能翻一個身,但樂樂卻已經很熟練了,滾啊滾啊就滾到了哥哥身邊。

和往常一樣,樂樂一個勁兒的往哥哥身邊湊。而平平在看了樂樂半響后卻用力的往后一翻,順利的趴著了。

他左突右晃了一下,再次順利的翻過去,一下就離樂樂有點遠了。

平平似乎感興趣起來,一個人就開始在地毯上練習,不一會兒就能熟練的應用自己學到的技巧了。

樂樂咯咯的笑,鍥而不舍的滾到哥哥身邊去,平平看著他流著口水的臉,“嘰里呱啦”的對他就是一頓說,然后“啪”的一聲打在了弟弟臉上。

樂樂一愣,半響才回過身來,“哇”的一聲就大哭出聲。

平平也有點愣,“嘰里呱啦”的說著什么,伸手過去抓住弟弟的手。

黎寶璐忍不住笑著把兩個孩子抱在懷里,摸了摸平平的臉頰道:“哥哥不小心打到你了是不是?其實他不是故意打你的,就是因為小,控制不好手勁兒,你忘了你也常常打到哥哥了嗎?”

又去安撫著急的平平,“弟弟也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所以哥哥要盡快適應自己的力氣,下次要再小力一點兒知道嗎?”

兩個孩子都是有聽沒有懂,不過“哇哇”大哭的樂樂在母親的柔聲輕哄下漸漸停下來,紅著眼睛看向對面的哥哥。

著急的平平依然在“嘰里呱啦”的說話,見弟弟看過來就伸手去抓他的手,說著大概只有他懂的話。

不過奇跡的是樂樂似乎聽懂了一樣,很快就和坐在母親另一邊腿上的哥哥玩起來,片刻又咯咯的笑起來。

黎寶璐就抱著倆人上榻,一邊腿上坐了一個,“樂樂也太好動了,平平也太安靜了,倆人要是中和一下就好了。”

何子佩給兩個孩子做著冬衣,抬頭看了他們一眼,柔聲道:“他們現在還小呢,等長大一些會好的。兩個孩子養在一起,不可能不受影響。”

但到最后證實正負相加未必會中和的,也有可以會出現一面倒的趨勢。

平平自從會翻身以后,似乎發覺運動也是一項不錯的游戲,因為運動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比如丟在角落里的玩具,比如落在地上的筷子,甚至是點心屑。

兩個孩子四月大后開始吃輔食,從此后他們便開啟了什么都往嘴里塞的模式。

抱去花園里玩,拽了花花草草往嘴里塞,撿到地上的石子往嘴里塞,有一次黎寶璐甚至看到倆孩子堅持不懈的翻滾到的桌子邊,張嘴就啃桌子腿。把一直默默注視他們的顧景云看得目瞪口呆。

等書院放寒假時,兩個孩子已經能搖搖晃晃的坐起來了,當然,他們還坐不太穩。常常坐著坐著就往后邊,前邊或旁邊倒去。

平平還好,倒下去了就自己伸長腿,撐著手肘趴好,然后再努力撐坐起來。

樂樂卻是每次一倒都要哇哇大哭,運動神經一向發達的他卻是怎么也翻不過來,只能哇哇大叫著讓人把他拎起來扶好。

這讓妞妞和安安喜歡上了扶弟弟們的游戲,有好幾次兄弟倆坐著好好的,何子佩還在倆人背后放了枕頭撐著他們的腰,結果這倆熊孩子嬉鬧著去戳他們,一個指頭就把他們戳倒。

樂樂每次都是哇哇大叫,煩了干脆大哭起來,而平平脾氣好,大部分都是被戳倒了再自己默默地爬起來,但有時候他也會煩,于是就生氣的抓起東西去砸姐姐和小姑姑。

每每此時妞妞和安安就要被秦信芳與何子佩收拾一頓。但兩個孩子依然樂此不彼的去戳他們。

看得黎寶璐有時候都忍不住去戳一下,看著樂樂倒在毯子上哇哇大叫,她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顧景云眼中閃過無奈,伸手將小兒子抱起來放好,將寶璐的手指握住往身邊一扯,低聲道:“小心舅母連你一起收拾。”

黎寶璐吐吐舌頭,這才不敢再玩。

“好了,全都去飯廳吃飯,”何子佩瞪了寶璐一眼,板著臉警告妞妞和安安,“不準再欺負侄兒和弟弟們,不然明兒不帶你們去別院,你們自己留家里吧。”

妞妞和安安聞言大驚,立刻發誓再也不戳平平和樂樂了。

等一行人移步飯廳,秦信芳也從前面回來了,何子佩忍不住問,“前面有何事?”

https:///7/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