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不懼

何子佩沉著臉不說話。

何老夫人就擦了一下眼角,哽咽道:“現在過繼清和的孩子,你們還能把他帶大,為他鋪墊好后路,也能給妞妞做依靠。這世上除了妞妞也就他跟姑爺的血緣最近了,他又是姑爺和你一手帶大的,就憑這點,秦氏宗族就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何況他還從忠勇侯府里分宗出來,如今獨門獨戶,背后不會牽涉太多勢力……”

“母親,”何子佩忍了忍,看向她嫂子道:“母親累了,嫂子扶母親下去休息一下吧。”

何老夫人就一把握住她的手,問道:“你到底在擔心什么,你倒是告訴娘啊,難道真就因為以前的事你不認我這個母親了嗎?”

“母親,我哪里說過不認您?只是我和駿德從沒想過這事,在我們看來,這兩個孩子都跟我們孫子差不多,實在沒必要拘泥于一個姓氏。”

“那你們百年后要怎么去見秦家的列祖列宗啊——”何老夫人心痛的扶著桌子道,“孩子啊,娘知道你不信鬼神,但你不能連祖宗都不信啊。”

何子佩眼中閃過片刻的茫然,然后果斷的搖頭道:“母親,這事我和駿德自有決斷。”

早在許多年前,他們夫妻二人就達成了共識,沒必要為了先人而委屈了后輩,更不會為了先人傷害現在人的感情。

他們活著開心才是最重要的。

何老夫人見女兒冥頑不靈,差點給氣暈過去。

黎寶璐在門口見老太太一口氣上不來的樣子,忙扶著紅桃的手推開門進去。

里面的三人背影一僵,凝滯的氣氛“啵”的一聲被人刺破,何夫人忙回首和黎寶璐笑著打招呼,“你回來了,快來看看,你家這兩個孩子可真乖,自睡著后便一動不動,連句哼哼都不打,很好帶吧?”

黎寶璐見何老夫人已經緩過氣來,便笑著點頭道:“是啊,跟他們姐姐一樣好帶著呢。”

何夫人見小姑子板著臉坐在那里不動便微微一嘆,扶著何老夫人起身道:“小妹,我先和母親去前廳,一會兒你再來。”

何子佩點了點,撐著桌子要站起來,黎寶璐忙上前一步攙扶住她的手臂。

何夫人見他們親如母女的樣子微微一嘆,眼里閃過羨慕。

小姑子雖然沒有兒子,卻養了顧景云和黎寶璐,跟有兒子也不差什么了,關鍵是外甥媳婦還跟她親如母女,比她可好多了。

何夫人扶著何老夫人離開,何子佩身子就一軟,要不是黎寶璐扶著就摔倒在地了。

“去倒杯熱水來。”

黎寶璐是產婦,屋里熱水和開水是常備的,紅桃很快就端了一碗熱水來。

黎寶璐喂著她喝下,見她臉色微微好轉,這才松了一口氣。

紅桃靜悄悄的退下,將門關上守在外面。

“你都聽見了?”何子佩沙啞著聲音問。

“差不多吧。”

何子佩疲憊的拍了拍她的手道:“一有風吹草動,真是什么人都往外冒,別嫌老夫人說話直白,和她一樣想,甚至比這更過分的還要多呢。”

黎寶璐坐在何子佩對面,輕聲問道:“那舅母和舅舅是怎么想的?”

何子佩看著黎寶璐,嘆息一聲,他們從未跟清和純熙說過這個話題,此時她既問了,卻是避無可避了。

“其實很早以前我們是想過繼清和的,”何子佩輕聲道:“當年清和剛出生時我們就動過一次心思,倒不是說過繼,只要讓他隨他母親姓秦,以后是過繼還是隨母姓都是我們說了算,進可攻退可守。”

當時秦信芳和何子佩都沒想過自己還能有孩子,所以顧景云一出生,加上顧家的行為讓秦家恨透了他們。

“可是,我們不敢啊。”

何子佩嘆氣,“當年我們的仇家太多,權勢也太大,清和一旦姓秦,哪怕他只是隨母姓,只怕那些人也能顛倒黑白的說他們過繼了清和,到時候他好好的良籍就變成了罪籍。”

所以他們不敢,即便心里厭惡顧家也讓顧景云姓了顧。

“回到京城的時候,我和你舅舅又起了點這個心思,但都沒說出來,只是后來細想想又覺得不必要。”

“秦氏宗族太過龐大,旁支無數,而你們二人又不慕權勢富貴,過繼于你們來說不是助力,反而是拖累。我和你舅舅想著先人的祭祀固然重要,但沒有為了死人就為難活人的道理,所以我們才沒提這事。”

她和秦信芳都知道,只要他們提,顧景云不會猶豫的,而秦氏宗族便是有意見也抗不過,因為顧景云是他們夫妻撫養長大的,從血緣上來說,他也是除妞妞外跟嫡支最近的人。

可他們沒有提,就是不想顧景云陷入秦氏的漩渦中。

既然他們都舍不得聰明絕頂的顧景云陷進去,又怎么會讓一個才將將出生的嬰兒陷進去呢?

何子佩憐愛的看著小床上的兩個孩子道:“純熙你放心,我不會分開你們母子的。”

黎寶璐就不由一笑,抱著她的胳膊笑道:“舅母,就算是他們過繼給您了,我們母子也不必分開的呀。”

何子佩聽出黎寶璐話中的軟和,微微一愣,“你和清和屬意把孩子過繼過來?”

黎寶璐靠在她的肩膀輕聲道:“舅母,過繼不過繼并不重要,只要您和舅舅過得開心就好。”

如果嗣子一事讓秦舅舅他們頂住那么大的壓力,那么為難,那便過繼又如何?

不過是她和顧景云往后辛苦一些。

但只要老人高興,能夠了無遺憾,他們辛苦些又有什么?

黎寶璐覺得這世上沒有什么事是顧景云的智商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加上她的武力好了。

聽著寶璐心粗卻暖心的回答,何子佩忍不住眼眶發紅。

等她撒嬌夠了就推了推她道:“快到床上去,可別著了涼,坐月子最怕的就是著涼,一個不好會落下病根的。”

何子佩把黎寶璐按回床上,擦了擦眼淚后就出去招待客人。

她畢竟是主人家,總不能一直呆在房里不出去,那樣就太失禮了。

外面來的客人不少,何子佩出去了就應酬得停不下來,直到夜深人靜休息時才找到時間和秦信芳說話。

她將她母親的話和他提了提,秦信芳沉默了一下道:“今日宗族來的人也跟我暗示過了,想讓我從宗族里選個孩子過繼。歐陽和大師兄也找了我,讓我早做決定。”

“怎么他們……”

“他們倒也是為了我好,生怕秦氏生亂,以后波及到妞妞。”

“那你的意思呢?”

秦信芳揉了揉額頭道:“要不,等我們百年后把嫡支交給承宇吧。”

嫡支之外,也就秦承宇那一支跟他們血緣最近了,而且秦承宇現在也是代理族長。

何子佩卻把臉色一沉,反對道:“不行,交給誰都不能交給秦承宇那支,不然我們真是沒臉去見列祖列宗了。我們嫡支為何子嗣艱難,還不是因為他們那一支的老祖宗……”

“那就散了吧。”秦信芳大手一揮道:“雖他們鬧去,再怎么樣也不會短了我們的香火。”

何子佩聽得他這么不負責任的話,氣得在他腰上一扭。

而另一邊的顧景云在哄睡閨女后就偷偷溜進內室看妻子和兒子們。

在外面休息的嬤嬤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當沒看見。按說女子坐月子的時候男子不該往前湊,但他們家總是有意外發生。

表少爺在表少奶奶生完孩子當天就在產房里守了一夜,之后更是天天進產房和表少奶奶說話,連老爺夫人都不言語,她們這些做下人的何必枉做惡人?

顧景云探頭看了眼兒子們,見他們眼睫毛上竟然掛著淚珠,不由心疼的問道:“他們哭了?”

“估計是今天太過吵鬧,把他們嚇著了,剛才突然驚醒過了一會兒,不過吃了奶就睡著了。”

孩子小就是好,除了要經常吃奶麻煩外,其余時候還是很好帶的。

顧景云看完孩子,這才坐到床邊的椅子上握著她的手,低聲問,“有何煩心事?我看你眉頭都是皺的。”

“今天何老夫人提起舅舅舅母過繼的事,我看舅母心里難受得很,舅舅那里壓力應該也挺大的吧?”

顧景云想起今天宴席上的暗潮洶涌,微微點頭道:“看來都是因為我們生了對雙胞胎吧。”

黎寶璐抿嘴一笑,“幸虧之前沒把出來,不然我們豈不是早幾個月就要被人煩死了?”

顧景云捏捏她的手,將毯子拉起來蓋好她的肚子,輕聲道:“這事你不必管了,我會處理好的。”

頓了頓,顧景云又抬頭看向她問,“寶璐,你不介意老二過繼出去吧?”

黎寶璐搖頭,“就算過繼我也是他的母親啊,他不過是改口叫舅舅舅母祖父祖母罷了,吃虧的可是師父和母親,只要他們不介意就行。”

顧景云聞言一笑,彎腰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低聲道:“你說的是,吃虧的可是師父和母親。”平白就少了一個孫子,多了一個侄孫。

秦氏宗族而已,當年大楚亂成那樣他都敢摻和一腳替太上皇爭奪皇位,難道秦氏還能比一個國家更亂,更復雜嗎?

十來年的時間足夠他替他兒子擼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