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吃醋

三月初四,春光明媚,微風徐徐,妞妞挎著小書包才走進教室便忍不住露出笑容來,她的死對頭們正相對而坐,整個班級的氣氛都被她們帶動得凝滯起來。

看來,她們很煎熬呢。

妞妞仰著頭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放下書包,這才扭過頭去揚眉看著她們。

女孩們互相推搡了一下,其中有幾個不約而同的想到昨天父母說的話,“如果僅僅因為秦繹心優秀便嫉妒她,那她的心得多大才能裝得下嫉妒?這世上比她優秀的人何止秦繹心。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與人相爭本就是她先落了下乘。”

還有的則想起父母的警告,“不要看秦閣老致仕了便可以欺負他女兒,他們秦家榮寵四代,底蘊深厚,而她表哥可是當朝太傅,你不說跟人家搞好關系,反而還惹她氣惱,你這是打算害死我們全家嗎?”

所以這些女孩今天不論是自愿,害死被迫都站到了妞妞跟前,一人小聲的道了聲對不起,表示再也不會拿她的小名取笑對方了。

而妞妞只需大方的表示原諒她們就行。

其他同窗見了紛紛交頭接耳,“看來秦繹心說她是她們的長輩是真的了。”

“是啊,沒想到我們班這么多同窗跟她家是親戚。”

其他人聞言便嗤笑道:“秦氏的族譜都近千年了,由此可見她家的姻親故舊,何況她祖父還桃李滿天下,親戚多有什么稀奇的。現在稀奇的是她們竟然跟秦繹心道歉了,我覺得一定是有人教秦繹心的。”

不然她們都吵了兩年多了,之前也沒見秦繹心能收復她們呀。

可不管大家又多少疑問,妞妞都完美的解決了她們,再沒人敢找她的麻煩。

班級里的爭吵少了,以前為了躲避麻煩而不跟妞妞來往的同窗也漸漸開始試著跟她交朋友,妞妞總算是不會寂寞得盼著下學回家找安安玩了。

黎寶璐躲在樹后看著妞妞跟人手拉著手跑去食堂買糕點,等人走遠了才要離開。

鄭丹忙上前扶住她,笑道:“先生這下可以放心了吧?”

黎寶璐笑道:“待你有了孩子就明白了,這孩子啊,不管多穩妥,做母親的還是會忍不住操心。”

鄭丹笑,“您也不比秦小姐大幾歲,而且您不是跟她同輩嗎,怎么就要操母親的心?”

“她也是我看著長大的孩子呀。”而且她的確差點做了她女兒。

黎寶璐扶著鄭丹離開。

“先生,您這肚子都有六個多月了吧,您打算何時休假?”

“書院調整一下課程,下個月末就能休假了。到時候會由你和男院那邊的一位先生接替我的工作。”

鄭丹眼睛一亮,“先生,我能教高學級的課程了?”

黎寶璐微微點頭,“梅山長讓人準備了一套試卷,你只要通過考試,再當堂講過一課,得到先生們的認可就行。我問過先生們了,這個考核算不上難的,以你之能要通過不難。”

鄭丹眼睛閃亮,“多謝先生推舉,先生放心,學生定不辜負您所望。”

黎寶璐微笑道:“雖是我推舉了你,但你若無能,梅山長也不會聽我的,所以還是得靠你自己。”

倆人說著話往書院外去,黎寶璐今天的課已經沒了,可以離開回家。

二林早在外面候著,看到黎寶璐出來忙搬來凳子扶著她上車。鄭丹站在車下目送她離開,雙手交疊放在腹前,心中有些期待,不知道她何時也能有個孩子。

這一次懷孕比上一次還要安穩,也正因為孩子這么乖,黎寶璐總覺得這個孩子也是女孩,所以堅持讓顧景云也想幾個女孩的小名。

但不論是誰看了都說她這一胎是男孩。

特別是重華郡主,摸著她的肚子期待的道:“這么尖一定是個男孩兒,當年我懷著忠哥兒時……”

重華郡主手一縮,回過神來按了按眼睛,不好意思的道:“讓你見笑了。”

黎寶璐搖搖頭,伸手握住她的,“我聽李姨說過,您以前還有個兒子的。”

“是靜怡姐姐吧,”重華郡主一笑,“你叫她李姨,那該叫我什么?”

黎寶璐哈哈一笑,“你要想聽我叫你阿姨也行啊。”

重華郡主搖手,“可別,好容易被你喊年輕了,實在沒必要再往老的那邊靠。”

她嘆氣一聲道:“是我沒福,和他母子緣淺,沒能保護好他。差一點,就連一一都沒保住,所以純熙,謝謝你,也謝謝你那幾個徒弟,不然我……”

黎寶璐緊緊握住她的手,笑道:“你要謝就親自去謝他們,跟我道謝卻是沒用的。”

重華郡主擦了擦眼淚,笑道:“明明是來找你開心的,卻說到了我這些傷心事。好了,聽說你們常給孩子念書彈琴以做胎教,那我也給他念一段書如何?”

“還是算了吧,你不如給我彈琴聽,我可是聽李姨說你一手琴技艷冠京師呢。”

“什么都是靜怡姐姐給你說的。”

但重華郡主還是搬了琴來給黎寶璐彈奏,悠揚的琴聲繞著房梁緩緩飄向天空,正疾步往回趕的顧景云忍不住腳步一頓,他傾聽了一會兒琴音,招手叫來一個路過的丫頭,“誰在梧桐苑里?”

“回表少爺,是表少奶奶和重華郡主。”

顧景云面色冷淡的點了點頭,揮手讓丫頭下去。想了想這才轉身往正院去。

妞妞才一陣風的沖進正院,和人來瘋一樣的安安抱在一起哇哇大叫了幾聲才和母親抱怨,“表哥也不知急著回家干嘛,我說要多玩一會兒他都不許,明明昨兒他還許我多在書院里玩半個時辰的。”

何子佩就點著她的額頭道:“真是沒眼色,你表兄是急著回來見你表嫂了,昨兒你表兄不是要和你表嫂在書院里散步觀景,你以為他會容你玩半個時辰?”

秦信芳在一旁淡淡的道:“清和來了。”

母女兩個立即收口看向門口,果然一會兒顧景云就出現在門口。

顧景云先和舅舅舅母行禮,妞妞這才重新和他見過禮,坐在何子佩身邊的安安則懶洋洋的抬手打了一個招呼“爹爹”,然后便繼續低頭玩她的九連環。

顧景云也不在意,上前摸了摸她的腦袋,對舅舅舅母道:“時辰不早了,讓廚房準備晚飯吧。”

何子佩一愣,“時間還早呢,你餓了嗎,要不要先吃些點心墊墊?或是讓廚房給你盛碗湯來,他們給燉了羊肉湯,正好這時節喝。”

秦信芳合上書道:“他這是在趕客呢。”

他不太贊同的看著顧景云道:“清和,你年紀也不小了,這脾氣怎么反而越來越大?你和純熙雖是夫妻,但也沒有時刻在眼前的道理,她可好容易才有一個說得來的朋友。”

顧景云淡淡的道:“所以才要盡地主之誼,留她在這里用飯再走啊。”

秦信芳攏眉,板著臉就要訓斥,何子佩忙扯了一下他,對顧景云笑道:“行了,寶璐懷著身孕呢,估計也餓了,你帶著妞妞和安安去廚房看看,既然要留客用飯,那總得再多添幾道才好。”

安安不想走,察覺到氣氛有異的妞妞忙上前拉住她,在她耳邊低聲道:“我帶你去摘花。”

安安忙丟下九連環跟姑姑手牽著手出去了。

顧景云笑著跟在兩個孩子身后,把她們帶到花園后道:“不許太過糟蹋花木,也不許受傷。”

兩個孩子乖乖的應了一聲。

顧景云轉頭叮囑了青菱幾人看緊她們,這才轉身往書房去。

去廚房的事吩咐秦嬤嬤便是,并不用他親自去。

而顧景云他們才出門,何子佩就忍不住掐了秦信芳一下,低聲道:“你做什么罵他?”

秦信芳頭疼道:“我沒罵他……”

“這不是罵,怎么才是罵?”何子佩板著臉道:“清和純熙的感情好著呢,用不著你教他們怎么相處。”

“我是想讓他再正常些……”

“他怎么不正常了,難道非得跟別的男人似的,每天出去飲酒作樂,更深露重時方回家才正常?”

“你明知我不是那個意思,子佩,寶璐那么大了,你見過她除了景云外還有哪個知心的朋友?景云亦然,”秦信芳嘆氣,“情深不壽,慧極必傷,而他們二人兩者皆占。現在他們恩愛兩不相疑,我也覺得他們必能白頭偕老,百年好合,可萬一呢?”

何子佩揪緊了手中的帕子。

“他們若有好友可訴衷腸,便是我們不在了也可緩和一二。而且,清和的身體……”秦信芳輕聲道:“雖說他現在已經養好了身體,但你別忘了,純熙身懷深厚的內力,她的壽命本就比一般人長的……”

何子佩扭過頭去,用帕子按了按眼睛哽咽道:“你操心的也太多了……”

秦信芳無奈道:“他們都是我們的孩子啊,我不操心誰操心?”

“也是純熙和重華郡主的緣分,這一路走來純熙認識了多少人,但最多只說得來而已,能像重華郡主一樣跟她相談甚歡的也僅此一個,”秦信芳嘆氣,“偏他醋性這么大,不過多來幾次他就有意見了。”

何子佩沉思了一下,最后還是道:“你就別管了,你說的話他什么時候聽過?還不如隨他們自己鬧去,他總是不會讓寶璐傷心的,而寶璐也不會忽略了他。兒孫自有兒孫福,你有這閑心還不如趁著陽光正好把公公的那些書都攤出來曬曬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