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談判

幸運的年輕父母們喜滋滋的和秦信芳與顧景云見禮,他們的寶貝女兒們欲哭無淚的跟在他們身后不情不愿的行禮。

清和都替女兒把坑挖好了,作為父親,秦信芳自然要幫他們把土填上,好讓他們再起不來。

所以秦信芳并不像以前一樣表現得想跟家人單獨相處,而是請這些年輕父親們坐下,大家談談學業,事業。

說是談,但其實就是秦信芳問,他們畢恭畢敬的回答,然后秦信芳給出一些指點。

能夠得秦信芳指點,年輕父親們欣喜不已,低著頭畢恭畢敬的聽著,有膽子大的偶爾會提一兩個問題。

秦信芳出乎意料的好說話,凡有問,必有答。

何子佩則拉著年輕母親們在一旁笑瞇瞇的聽著,半響就笑呵呵的道:“他呀,也是久不見后輩,心里癢癢了。他現在已經沒什么能教清和的了,所以突然遇到跟他請教問題的人心里才這么開心。”

年輕母親們立即躬身笑道:“那是我們的福氣了。”

“是啊,他們的學識可比不上顧太傅,不論是學業還是為人處世,需要請教秦閣老的太多了。”

“說起來我們幾家都有親呢,沒遇見也就罷了,既遇見了,他們又有問題,讓他請教一番是應該的。”

然后大家就開始論親戚,這樣一來,妞妞的輩分算是在這些年輕父母這兒定下了。

加上妞妞今天表現得有禮有節,還特別友好的照顧同窗們,讓年輕父母們不由感嘆秦家的家教就是好,明明是獨女,年紀又小,卻不見一點驕縱之氣。

還很會照顧人呢。

殊不知他們的女兒在妞妞“慈祥”的面容和話語之下幾欲吐血。

妞妞特別友好的將他家的糕點推到同學們面前,笑道:“這是我家廚子自改配方做的桂花糕,甜而不膩,你們嘗嘗?”

一群女孩憋屈的看著妞妞,你說這句話時臉上的表情若不那么“慈愛”,不要一副“祖宗疼你們”的模樣,或許她們會賞臉吃一口的。

現在嘛。

一群孩子冷哼一聲,扭過頭不理她。

結果還不等妞妞反擊,她們的母親就拍了一下她們,微怒道:“你這個孩子是怎么回事,姑祖母給你糕點,竟連一句謝謝都不會說了嗎?”

對著妞妞得意的臉龐,一群孩子幾欲哭出聲來。

秦妞妞太陰險了!

更陰險的還在后面,妞妞和她們的父母表示她非常喜歡她們,希望在書院里大家能夠互相照顧。

年輕父母們紛紛表示這是應該的,妞妞可比他們的女兒懂事多了,在書院里還請妞妞多照顧照顧她們,又叮囑孩子們要好好和妞妞相處,要聽她的話,畢竟她是長輩嘛。

終于,一群孩子找到機會離開父母的視線,一群人圍住妞妞,安安瞪大了眼睛,掐腰站在妞妞跟前,奶聲奶氣的問,“你們想干嘛?”

一群自以為已經長大的八九歲孩子掃了眼安安小屁孩,并不把她放在眼里,而是對上妞妞道:“你有什么陰謀詭計?”

妞妞將安安扯到身后,非常趾高氣揚的對她們冷哼一聲,“是你們先惹我的,現在來問我有什么陰謀詭計,你們不應該先和我道歉嗎?”

“明明是你先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樣……”

“呸,我一向平易近人,要是連我都瞧不起你們了,可見你們本就沒有什么值得人瞧得起的地方。”

看,就是這樣,牙尖嘴利的,要不是她們結盟,根本就壓不住她。

一群孩子瞬間團結一致的炮轟妞妞,要是往常妞妞早被她們激得跳腳了,但表哥說過,她要是先怒了,那她就輸了一半。

所以即使心里已經窩了一團火,妞妞依然壓制著脾氣,輕蔑的看著她們道:“你們再吵,信不信我現在就躺倒說你們打我?想一想,你們父母會聽你們的,還是聽我的?”

一群人一噎。

妞妞得意的道:“我可是你們的祖宗。”

孩子們面皮漲得通紅,怒問,“那你到底想怎么樣?”

妞妞冷哼道:“不是我想怎么樣,而是你們想怎么樣,一直以來都是你們挑釁我的。”

眾孩子沉默,半響才道:“那以后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我們不再拿你的小名取笑,你也不準再提祖宗之類的話。”

“可以,但在此之前還有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

“你們每個人都要跟我道歉,當著全班同學的面。”

“秦妞妞你別太過分。”

“哼,不答應就不答應,反正明兒上學后不僅我們班同學,其他同學也都會知道你們全是我的孫女輩,以后我教訓你們就是長輩教訓晚輩。”

一群女孩憤怒的緊握雙拳,卻拿妞妞沒辦法。

安安從妞妞的身后探出頭來,她雖然小,卻也聽懂了一大半,知道這些人之前欺負妞妞姑姑了。

她皺了皺眉,不高興的看著她們道:“做錯事不改,還不認錯,你們都是壞孩子,我們不跟壞孩子玩。”

一群女孩一愣,臉色又紅又白,很是難看。

“你們回去考慮考慮吧,明兒我就要看到結果。”說罷拉著安安就走。

“姑姑,你為什么要跟壞孩子一起玩?”

“我沒和她們玩。”

“你撒謊,我都看到你送糕點給她們吃了,跟壞孩子在一起,小心你也會變成壞孩子。”

妞妞默然無語,不知道該怎么跟才滿三歲的安安解釋她那樣不是為了跟她們玩,而是為了氣死,噎死她們。

算了,解釋不了還是不要解釋了。

而這邊被留下的一群女孩聽著安安的話,是真的要被氣死了,有幾個心里還升起了愧疚。

其實秦妞妞說的也不算錯,的確是她們先去招惹她的。

大家相視一眼,最后有一個忍不住道:“要不然我們就去和她道歉吧。”

“不行,當著全班同窗的面,以后我們還要不要在書院混了?”

“可認了她做祖宗,處處被她壓一頭,難道我們就能在書院里混好了嗎?”

“其實她說的也沒錯,畢竟是我們先拿她的小名取笑的,與她道聲對不起也是應該的。”

“你站誰那邊呢,她可沒少在先生跟前給我們上眼藥,仗著得先生歡心,她給我們挖了多少坑你都忘了?”

“好了好了別吵了,現在我爹娘都要討好他們家,你們覺得我們的話父母聽嗎?他們要是執意讓我們唯秦妞妞馬首是瞻,你們能反抗?”

“總要試試,我爹娘還是挺疼我的。”

于是眾人不歡而散。

畢竟都只是八九歲的孩子,還有些惶然,回到家猶豫再三還是跟父母說了。

才滿心歡喜的父母們渾身一冷,然后冷下臉來仔細想了想,并未發現異常,從頭到尾,秦家既沒有警告他們,也沒有插手孩子之間紛爭的意思。

但秦家不會不知道,因為秦繹心的世譜肯定是長輩幫忙整理和要求背誦的。

半響女孩的父親嘆氣道:“唉,秦家既然大度,我們也不能是非不分。”

母親則拉著女兒問,“我問你,你們到底是為什么跟秦繹心鬧矛盾?不準避重就輕,隱瞞實情。”

女孩低下頭道:“秦妞妞,不,是秦繹心她,她,”女孩漲紅了臉,這個要怎么說,說秦妞妞太優秀,才進書院大家還在摸索時她就已經適應下來,先生要求背的課本她全都能背出來,先生提問的問題她也全都懂,就連書法,畫藝,琴技等都是全班第一,所以她們就看不慣她,不喜歡跟她說話,不喜歡跟她玩嗎?

然后突然有一天,她們偶然聽到她母親叫她妞妞,這才知道她有一個又土又丑的小名。

因為她只有這一個攻擊點,所以她們就以此來攻擊她。

一開始還只是口角,到后來就變成了一對多的大規模吵架,有好幾次秦妞妞都想揍她們,可惜不知為什么她一直不動手。

但是,雙方的矛盾的確越積越深,她們嘲笑她的名字,秦妞妞就在課堂上設計她們,讓她們總在先生和同窗們面前丟臉,所以……

到現在,雙方不說成了仇敵,但肯定不會輕易認輸的。

秦妞妞要求他們當著全班同窗的面道歉,那就是把她們的面子往地上踩。

她們當然不樂意。

孩子們維持著自己的自尊心,但在父母們看來,這點矛盾實在小得不值一提,但卻暴露出了她們最大的缺陷——嫉妒。

妞妞拒絕跟父母同車,把安安塞到他們懷里就跑去擠在顧景云和黎寶璐之間,“表哥,我有話跟你說。”

顧景云就拽著她的衣領往后拉,扶著寶璐上車,“排隊。”

妞妞只能耷拉著腦袋跟在表哥身后爬上車。

黎寶璐坐在厚厚的褥子上,半靠在顧景云身上,扶著肚子笑問,“有什么悄悄話要問就快問,一會兒還是去你父母的車上坐,我這車上小,別走到一半你才要跳下去。”

妞妞聞言也不再裝矜持,湊到表哥身旁問道:“表哥,明天她們真的會跟我道歉嗎?”

“會的,”顧景云含笑道:“剛才你表現得非常好,她們的父母都看在眼里,自然知道你是好孩子,仔細查問下自然知道是她們的孩子做錯了事,所以一定會要求她們跟你道歉的。”

如果他們不要求,他自然也有辦法會讓他們要求的。

顧景云伸手摸了摸妞妞的腦袋道:“今日是上巳佳節,你只管放心去玩,明日的煩惱明日再提,何況,那也未必還是煩惱。快去吧,替我看著安安,別讓她調皮搗蛋。”

妞妞高興的應了一聲,“那我不打擾你和表嫂了。”

https:///7/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