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八章 動情曉理

妞妞不滿的嘟嘴,她不想提起自己的小名。

“你還有一個姐姐,舅舅舅母都是叫她囡囡,但其實她還有一個特別好聽的名字,舒窈。”顧景云輕輕地道:“舒窈糾兮,勞心悄兮,她應該是一個很漂亮,很文靜,很懂事的女孩。”

妞妞瞪大了眼睛,她從不知道她上頭還有一個姐姐,這些年她也見過不少族人,但從未有人提起過她,只知道大家都很惋惜父母沒有兒子。

“那,她去哪兒了?”

顧景云回神,扭頭輕柔的看著她道:“死了,死在了流放途中,我還未出世的時候她就死了,那時候她只有安安那么大呢。”

妞妞便覺得心里像堵了一塊巨石一樣的難受,眼眶通紅的看著表哥。

“你是一個驚喜,一個天大的驚喜,秦家的孩子都聰明,但秦家的孩子也向來不長壽,且子嗣艱難。那時候舅舅舅母流放瓊州都十多年了,年紀也大了,又缺醫少藥,沒有人想到舅母還會懷孕。”

“所以對你的到來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舅舅生怕給你太好的留不住你,聽人說賤名好養活就給你取了好多這樣的小名。”顧景云輕聲道:“但你是舅舅舅母的心肝啊,總不能真的叫狗尾巴草,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就叫你妞妞。”

“你剛出生那會兒,家里的條件越發的好,我都取得功名了,為了討好我們家,村里的人見了你都叫小姐,為此舅舅還拿出錢來分到各家,請求他們不要叫你小姐,就叫你的小名。”

“或許你覺得這個名字不好聽,讓你在同窗面前丟了臉,但對舅舅舅母來說,這有可能涉及到你的性命。”

“舅舅和舅母皆是飽讀詩書之人,從不信這些,但為了你也疑神疑鬼起來,只要涉及到你的,哪怕村里的人說村尾那棵榕樹很靈驗,舅母心里懷疑,卻還是虔誠的去參拜,只求你平安健康的長大……”

妞妞低著頭抹眼淚,哽咽道:“那,那我以后不惹爹娘生氣了總行了吧?”

顧景云嘴角微挑,“這本是你應有之責,不過你若能做好,說明你還有孝心。”

妞妞扭捏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表哥,你不覺得我的小名難聽嗎?”

顧景云搖頭。

“那,那你和表嫂的小名叫什么?”

顧景云嘴角的笑意微深,“我們沒有小名。”

妞妞一呆,“為什么你們沒有小名,難道你們父母不疼你們,不想讓你們好養活嗎?”

顧景云彈了彈衣袍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道:“你表嫂從小身體就好,她父母是希望她能如同美玉一樣珍貴美好,能被人捧在手心里珍惜。他們的愿望達到了。而我,”顧景云頓了頓道:“舅舅對我的期望也實現了。”

妞妞就轉了轉眼珠子,表嫂也就算了,表哥怎么可能沒小名?

顧景云見她眼珠亂轉,就淡淡的問,“書院的事你打算怎么辦?就任由別人這么欺負,然后回家再跟你爹娘撒脾氣?”

妞妞嘟嘴,“我沒叫人欺負,她們都不理我,我也都不理她們,她們取笑我的小名,我也都拿她們的名字取笑了一遍。”

雖然輸了,但她也沒輸了陣勢。

顧景云頭疼于她的幼稚,冷冷地道:“秦繹心,你是舅舅的女兒,還是唯一的女兒,你知道你的輩分有多高嗎?”

妞妞迷惑,“知道啊,我都做姑奶奶了。”

“你不僅是秦氏宗族里的姑奶奶,在你們那個班級里,你能是一些小孩的姑祖母,姨祖母,秦家姻親遍布,京中有些底蘊的人家誰不與秦家,或秦家姻親有親有舊?哪怕不用這個身份,你一個深受先生喜愛的聰明學生難道就沒有別的手段了嗎?非要幼稚的去跟人家一樣拿名字來論事。”

“我,我不知道我跟她們有什么親……”

“去背世譜吧,我會讓舅母給你做一份的,都按照你有可能接觸到的小孩的家世來。”

妞妞眼睛微亮,“背了我就能力壓群雄,讓她們再不敢取笑孤立我嗎?”

顧景云傲然的抬頭,“你的追求可以更高些。”

妞妞眼睛更亮,“收復她們做我的打手?”

顧景云抽了抽眼角,轉身就走,“以后不準你再去偷你表嫂的那些書來看。”

妞妞高興的蹦起來,仿佛自己已經打敗同窗,站在了人生巔峰上。

而等她收到母親為她做出來的世譜時手一抖,眼一暈,差點摔倒在地上,“這么多?”

何子佩見女兒這兩天難得的乖巧聽話,因此很用心的按照景云的要求寫了這份世譜,聞言柔聲笑道:“這還只是五代以內的,要再往下還有牽扯呢,不過你現在還小,記住這些就夠用了。”

妞妞慘白著臉問道:“表哥五歲就能背下來這么多東西嗎?”

何子佩輕笑,“你表哥背的可不是這些,他背的呀是秦家族譜,還有各姻親及世家的關系譜,那個可比這個還要繁雜。”

他們當時可是把顧景云當繼承人來培養的。

妞妞扯開那張長長的,密密麻麻的折紙,突然發現全班三分之二的同學都跟她有關系,這個人的外公是她祖父的學生,也就是她的師侄孫;這個人的外祖母是秦氏女,按照輩分來說,哦,真美妙啊,她外婆見著她都得叫一聲姑祖母,那她得叫她什么?

妞妞算了算,發現太長記不住,不過她肯定是老祖宗級別的。

還有這個人,她爹拜的老師的爹竟然是祖父的弟子,這個關系更近一些,因為一定意義上她們是同門,只不過她的輩分好像有點兒高。

妞妞喜滋滋的看著,突然不覺得無聊了,她決定今天晚上就把這些輩分算出來,明天她要去看子孫們。哈哈哈哈……

何子佩見她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就不由好笑的問道:“這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妞妞收起笑容,揮手道:“娘,過年留的那些銀裸子還有嗎,給我一些。”

“你要銀裸子干嘛?”

當然是給晚輩們的見面禮呀,不過妞妞沒敢告訴她娘,只道:“我要拿來玩兒,娘你就給我吧。”

“好好好,給你,給你,”何子佩止住她搖晃的身子,嘆氣道:“你娘差點被你搖散架了。”

知道她不會拿錢出去胡鬧,何子佩很放心的撿出一盒子的銀裸子給她。

妞妞喜滋滋的接了,轉身就讓丫鬟們找出荷包來把這些銀裸子裝了,一個荷包裝一個。

何子佩就暗中看著她玩,見她拿著世譜背得認真,就和秦信芳感慨的道:“還是清和有辦法,這孩子這兩天乖巧多了。”

秦信芳張了張嘴,沒敢跟妻子說他怕之后會醞釀更大的禍事,不過想到清和一向有分寸,他又閉上了嘴巴。

算了,有清和看著,誰吃虧妞妞也不會吃虧的。

有所察覺的秦信芳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任由女兒胡鬧,沒有察覺的何子佩和黎寶璐則欣慰的看著兩個孩子變得乖巧,每天帶帶孩子,看看書,保養保養身體,順便再做做胎教,過得充足又安樂。

自從知道景云給寶璐肚子里的孩子彈琴胎教后,何子佩便趕走他接過了這個任務,每天寶璐帶著妞妞下學回來后,她就抱著琴去花園給寶璐彈奏幾曲,有時候安安會乖巧的坐在母親身邊陪著一起聽,但大多時候是跟著妞妞去花園里面掏蟲子,摘花扯草。

何子佩不止一次的感嘆,幸虧他們家孩子少,不然跟別人家一樣十來好幾個孩子,都這么頑皮,這花園只怕要不存了。

三月初三,上巳日,清溪書院放假一天,給學生們跟家人出門踏青游玩。

有要好的同窗便相約那天一起出門踏青,妞妞所在的班級沒一個邀請她。

不過妞妞今天很高興,在先生宣布下學,同窗們正要跑出去時,她高興的拿出十幾個荷包送給平日里跟她最不對付的十幾個同窗。

十幾個孩子呆愣愣的接過,有一個轉了轉眼珠子問,“秦妞妞,你是討好我們,要求和嗎?”

妞妞現在心里默念了一聲表哥叮囑的“不要生氣”,這才揚起笑臉看向說話的同窗,大方的道:“乖侄孫,你該叫我姑祖奶奶的,可別這么沒大沒小的亂叫我的小名喲。”

同窗甲一愣,見全班同學都好奇的看著她,她立即跳腳道:“你胡說,你比我還小一歲呢,憑什么叫我侄孫?”

妞妞見她果然跳腳,心里樂開懷,面上一本正經的道:“我大的是輩分,又不是歲數。你不是有個小姑才三歲嗎,難道就因為她年紀小,你就不認她是姑姑了嗎?”

“你強詞奪理,我家跟你們秦家可沒關系。”

妞妞哼道:“有沒有不是你一個小輩說了算的,你回去問你娘,問她要是見到了我該叫我啥,我要是亂認親戚,后天來上學我就學小狗叫;要是你不認,那你就得學小狗叫,敢不敢賭?”

“賭就賭,誰怕誰?”

她娘姓張,可不姓秦,哼,誰怕誰?

“秦妞妞,你送了這么多人荷包,難道她們也都是你侄孫女?”

妞妞對這個小名的抵觸情緒已經沒那么大了,聞言不再像以前那樣暴跳如雷,只搖頭晃腦道:“雖有差,但亦不遠矣。我是她們的長輩嘛,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當然得把見面禮補上了,是吧,師侄孫,侄孫女和外甥孫女們。”

收到荷包的十幾個同窗臉都青了,圍上去就要聲討她,妞妞就小手一揮,大氣的道:“我既然敢認,那就是有真憑實據的,你們要不信回去問問你們爹娘,問我是不是你們的姑奶奶。”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