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六章 懷孕

安安最后帶上了一車的玩具去農莊,秦家的農莊可比顧景云的那個大多了,現在地里剛收完糧食,一望過去都是留下的稻桿和豆桿等。

但也正因為沒有了糧食,田地成了孩子們的樂園。

農莊里佃戶和下人的孩子們一大早就撒丫子跑進還有水的田里撈魚挖泥鰍抓螃蟹。

那都是放水澆灌水稻的時候溜進田里的,在田里長大了不少。

這些東西都是農家孩子最喜歡的東西,因為找到了家里就有葷腥吃了,可惜螃蟹肉不夠多,他們不喜歡。

城里人倒是喜歡吃,但他們田里養出來的螃蟹不受歡迎,所以拿去賣也沒人要。

也只能自家吃。

其實抓不到東西,只是在田里玩他們就很開心了,秦府的馬車在進入農莊時,孩子們正嘻嘻哈哈的在田里打泥仗,渾身臟兮兮的。

安安和妞妞擠在窗前往外看,一邊覺得很臟,一邊又覺得很好玩。

何子佩看到兩個孩子眼里的亮光,連忙警告道:“不許你們下田去玩泥巴,多臟啊,萬一生病怎么辦?”

兩個孩子失落的應了一聲,安安小聲的問道:“我們不下田去玩,在路上玩行不行?上次我都跟我表舅玩過了,沒有生病。”

何子佩瞪眼,一旁的秦信芳笑呵呵的喝茶,對此完全不介入。

安安和妞妞答應了許多條件,但她們最后沒有一條能夠做到,當天下午就一身泥巴笑哈哈的跑回家了……

第二天則一頭一身的碎草屑的跑回家,跟著她們的嬤嬤臉色蒼白的匯報道:“小姐帶著小小姐去爬樹,還從山坡上滾下來……”

小姐常在家爬樹,她們已經習慣了,但小小姐可只有兩歲多,連跑快一點都會摔跤的那種。

何子佩也面色大變,“安安爬上去了?”

“沒有,小小姐就抱著樹干磨蹭了一下,但,但……”嬤嬤們小聲道:“要是再不改正,小小姐再大一點肯定會去爬樹的……”

自家的小姐已經那樣了,總不能連小小姐都禍害了吧。表少奶奶知道不得生氣,要是跟小姐生了嫌隙就不好了。

何子佩則松了一口氣,揮手道:“那就好,她現在還小,可不能爬樹,待她大一點學了點功夫,可以自保后隨她爬去。”

嬤嬤們:“……”

到得第三天下午快要回城了,再看見一身是泥的女兒個外甥孫女站在眼前,何子佩已經發不出火來了,大手一揮就道:“半刻鐘,給我把她們洗干凈來。”

嬤嬤們擼了袖子就沖上去,抱起兩個就分開坐到熱水盆邊,先用一盆熱水給她們洗了頭,這才把她們剝干凈放進水里。

三下五除二把倆人洗干凈就套上衣服,然后就簡單的擦了一下頭發,確定不會再滴水后就抱進馬車啟程離開。

這里離城也不近,要是再不動身回去就晚了。

何子佩拿著毛巾給兩個孩子絞干頭發,無奈的嘆氣道:“怎么就這么頑皮,以后可怎么辦喲?”

安安已經仰面躺在秦信芳的懷里睡著了,輕輕地打著鼾,對頭頂的動作一點感覺也沒有。

何子佩確認安安的頭發被絞干,這才轉身幫閨女擦。

妞妞才剛剛留頭發,平時只能扎兩個綹子,此時披散下來也只到脖子處,她沖母親嘿嘿的笑,被擦得特別的舒服,加上馬車平穩且有節奏的搖晃,她也困頓起來,打著哈欠把眼淚都打出來了。

何子佩就讓她靠在自己的懷里,低聲道:“睡吧,娘親抱著你。”

妞妞就安心的靠著母親,感受著她輕柔的幫她擦拭頭發,慢慢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秦信芳給安安換了一個姿勢,看著妻子一臉柔色的看著女兒,就低聲笑道:“現在還感覺煩悶,身體不適嗎?”

何子佩就瞪了他一眼道:“每日忙得連喝口水都不行,哪里還有時間煩悶?”

秦信芳就輕笑出聲,低低地道:“那就好,讓清和他們在家里多住些時日,等過完了年再回去吧,我們也能幫他們帶安安。”

何子佩臉色微紅,她知道丈夫做這些都是為了她,她心中不由又酸又甜,微微點了點頭。

秦信芳假裝未看到她微紅的眼眶,繼續輕聲道:“我看清和純熙近來在寫書,清和把《論語》《大學》和《中庸》的釋義和一些注解都寫了下來,純熙更是將各種算學知識簡化,還設計了許多題目,打算集合在一起出書。可要論教書育人只怕無人能比得上父親。”

何子佩靜靜地聽他說話。

“我想把父親的手稿整理出來,注解一類的我們不必管,但一些著作卻要整理出來,以免丟失。”

何子佩低聲道:“好的文章不是都由皇家書局刊印過了嗎?”

“但都是和別人的合輯,多年過去,還留有那些文章的人沒幾個了,所以我想整合一下出一本書。你來幫我好不好?”

何子佩微微點頭。

秦聞天的手稿都放了好幾個箱子,當年被秦信芳一起托給好友保管,他回京后這些東西也都送還回來了。

何子佩還拿出來曬過。公公留下的東西可不少,要從里面找出可以出書的文章,再整合好不是一個小工程,沒有幾年時間是辦不到的。

倆人回到秦府,秦信芳將安安交給妻子,自己抱了妞妞下車回房。

兩個孩子玩得太瘋,又錯過了午睡,以至于睡得很香,香到何子佩和秦信芳都舍不得叫醒她們。只能抱著她們回屋。

等把兩個孩子塞進被子里躺好,倆人才知道顧景云和黎寶璐自三天前出府就沒回來過。

秦信芳扭頭看了眼外面即將落山的夕陽,面無表情的想,或許他就不該讓他們在這邊住下,幫他們帶安安,反倒讓他們肆無忌憚起來。

都是兩個大人了,卻還是一點兒成算都沒有,這都多晚了還不回家?

此時黎寶璐正困得在顧景云懷里打哈欠,嘟囔道:“舅舅一定會生氣的,我們這么晚都不回去。”

顧景云抱著她,就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吻,輕聲道:“不會的,可是他們說了要讓我們盡快要第二個孩子的,他們要是不理解我們就再遲幾年再生。”

黎寶璐都快要睡著了,聽聞此言都忍不住清醒過來,揪住他腰上的肉就擰了一下道:“這話太討打了,小心舅舅把你掃地出門。”

顧景云輕笑一聲,頭抵著她的頭道:“舅母會攔著他的。”

他輕柔的拍著她的肩膀,低聲道:“睡吧。”

黎寶璐眼皮漸沉,慢慢的就睡了過去。

回到秦府,秦信芳冷冷地抬眼看了他們一眼,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何子佩從背后一推,“還不累嗎,快去休息吧。”

又回頭對抱著寶璐的顧景云輕聲道:“廚房熱著飯菜呢,讓紅桃給你們拿,安安已經睡熟了,一會兒你去看看她,別讓她踢被子。”

顧景云頷首應下,目送舅舅被推走才抱著寶璐回去。

他們并不餓,顧景云將寶璐放到床上,幫她把外衣除去塞進被子里,看著她依然熟睡,這才轉身去看安安。

安安整個人都鉆進被子里,顧景云慢慢掀開被子便看到她紅撲撲的小臉蛋。

顧景云忍不住一笑,將被子捻好,坐在床邊看著她發呆。

再有一個孩子,該給他取什么名字呢?

也不知道安安能不能與他相處得好,顧景云搖頭一笑,覺得自己思慮太多,現在另一個孩子還沒蹤影呢。

但在冬天的第一場雪下來時,顧景云還是確定了寶璐有孕的事。

從他停止吃那些避孕的食物和藥物后,他就一直留意寶璐的身體狀況。

和懷安安時一樣,寶璐的胃口慢慢變大,且越來越嗜睡。

當然,這種變化很輕微,連何子佩都沒發現,但顧景云與寶璐朝夕相處,最了解她不過,早上她晚醒了一刻鐘,又賴床了一刻鐘,等起床時練功的時間就減少了兩刻鐘。

黎寶璐滿臉懊惱,顧景云卻湊到她耳邊低聲道:“中午我們去找王太醫把把脈吧。”

“你生病了?可王太醫不是精通婦科和兒科嗎?”

黎寶璐一怔,下意識的摸肚子,猶豫道:“應該沒那么快吧?”

顧景云嘴角微微一挑,“看看吧。”

黎寶璐就自己給自己把脈,也不知是不是心理暗示的原因,她一會兒覺得聽到了滑脈,一會兒又覺得什么都沒聽到。

最后只能放下手,心中不由自嘲,難怪說醫者不自醫。

因為不確定,倆人也不敢讓秦信芳他們知道,以免空歡喜一場。趁著中午休息的時間,顧景云帶著寶璐去王家找王太醫,一堵一個準兒,顯然是提前做了功課的。

王太醫看到他們微微一怔,倒是很快反應過來,將人請進去后就伸手要給黎寶璐把脈。

夫妻倆來這里找他,除了這事也沒別的事了。王太醫微微閉著眼睛認真聽脈,問了些黎寶璐問題便沉吟道:“是喜脈,不過時日還短,過段時間再診一次,近來行動間小心一些,不要磕著碰著就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