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四章 區別

內閣閣老的確定當然不是一天就能決定的,除了秦信芳,李安還問了其他人的意見。

眾人也紛紛回過神來,或是附議秦信芳,或是推薦自己認為合適的人,朝堂上立即辯論成一團。

秦信芳回列,他稍后會把推薦金萬和成尚書的理由寫成折子遞上,之后的事就不與他相干了。

該做的布置也早已做好。

內閣職位勘定不是那么簡單的,現在是重陽,他們能在過年前確定這個人選就不錯了。

而金萬和成尚書在這段時間要做的就是穩住氣,不行差踏錯就行。

朝會結束,大家果然沒爭出勝負,但人選卻增加到了四個。

四人爭一個位置,不過眾人都知道金萬和成尚書的成功率更大,因為他們是秦信芳推薦的,按照慣例,皇帝會先考慮他們二人是否合適。

而其中金萬的可能性最大,因為朝臣在綜合考慮后會選擇資歷更老,歲數更大,同樣不缺能力的金萬。

秦信芳成功辭職,走出大殿時只覺得胸腹一蕩,感覺宮中的空氣都新鮮多了。

彭丹隨后走出,與他行禮道:“恭喜師弟了,你是無事一身輕,甩袖脫身去了,我等卻還要再操勞啊。”

秦信芳嘴角一挑,微笑道:“陛下一向憐惜臣下,師兄若是執意請辭,陛下也會答應的。你若是致仕了,以后我踏青釣魚也都有個伴兒。”

彭丹臉色一僵,微笑道:“只是朝政繁忙,一時脫不開身去啊。”

“朝中人才濟濟,就算后輩們有所欠缺也都能夠歷練,與其亦步亦趨的小心跟著,還不如放開手去與他們自己做。”

彭丹眼神閃了閃,這可不像是一向滴水不漏的秦信芳說的話,怎么辭官后反而變得犀利起來了?

要不是顧景云就站在一旁,他幾乎要以為這是顧景云附體了。

顧景云在一旁淡淡的撩起眼皮掃了彭丹一眼,上前打斷倆人邀請舅舅一起回家。

彭丹并不能理解舅舅的苦心,舅舅何苦去點他?

秦信芳苦笑一聲,到底是他爹的學生,所以想在正式離開朝堂前點醒他,只是可惜了……

顧景云伸手扶住秦信芳,攙扶著他出宮。

秦信芳回頭看了一眼勤政殿,嘆息道:“在瓊州時想著進入這里,而真進入這里時又覺滿身疲憊,想要脫身而去。到底是老了,以前的壯志雄心都被歲月打磨掉了。”

秦信芳轉頭與顧景云道:“你不要學舅舅,要學寶璐,無論何時都保有那顆赤子之心。”

不論身處何境,遭遇如何,都對蒼生保有敬畏之心,身份再卑微,也會盡自己所能回報天地。

大能力者責任自然也大,而能力低微時自也有低微的回報方式

顧景云很不想點頭,但還是不由自主的點頭了,他覺得舅舅都離開朝堂了,他點頭便當是給他的一點安慰吧。

秦信芳滿意的點頭,或許外甥他自己不知道,他現在身上的氣質溫和了許多,以前埋藏起來的鋒芒一點兒一點兒的被打磨圓滑,不再輕易一碰就傷人傷己。

而隨之變化的是他對這個世界的認同感,他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偏激,上天對他不公,他便要毀天滅地。

當然,他是不可能毀天滅地,但憑他的智慧和口才,想要挑動風云,將蒼生一起拉入泥淖卻不難。

如今外甥漸漸回歸正軌,秦信芳也敢放心的退休了。

真正意義上的退休,不僅是不過問朝堂之事,以后外甥的事他也不會過多插手了。

他也可以放心的和人道一句“兒孫自有兒孫福”了。

秦信芳走出皇宮后覺得通體舒泰,感覺靈魂和身體盡皆一輕,忍不住哈哈大笑出聲,扶著顧景云的手就爬上馬車。

要不是怕有人告他欺君,他現在能騎馬繞城跑三圈。

但他是用身體不好為由請辭的,所以最近不宜在外人面前表現得太過健康。

最多逛逛街,去郊外踏青,嗯,或許還能登高望遠,重陽到了嘛。

顧景云:登高也屬于運動。

秦信芳回到秦府,見到何子佩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去莊子上住兩天,把妞妞和安安都帶上。”

何子佩笑,“你直接說把全家帶上就行了唄。”

“不,”秦信芳搖頭道:“不帶純熙和清和,讓他們自己玩去。”

何子佩面露疑惑,秦信芳就抱住她的肩膀輕聲道:“你不是讓他們抓緊要個孩子嗎?我想了想覺得這個時候要孩子也好,趁著我們身體還好,幫他們帶兩年孩子。”

何子佩眼睛一亮,“那我去收拾東西去了。”

安安聽說又可以去莊子玩,高興的原地蹦了兩下。

在她看來,農莊可比京城好玩多了,她轉身跑回房間,自己收拾東西。

安安才兩歲多,哪里知道應該帶什么,回到房間打開衣柜就往外扯衣服,然后把自己的玩具全部堆到地上,打算全部帶上。

青菱和她的嬤嬤一臉無奈的跟在她的身后道:“小姐,這是小襖,是冬天穿的……這些玩具還是不要帶了,帶去了您也沒空玩,何必搬來搬去的浪費時間?”

到了農莊,哪怕是一塊泥她都能晚上老半天,哪里還看得上這些玩具。

嬤嬤憂慮不已,覺得小姐去一趟農莊回來就要難帶一次。

上次表舅爺帶了她去農莊,爬山玩水甩泥巴,回來后差點沒把花園給折騰光。

也是老爺太太太寵小姐了,上百兩的菊花折了也不生氣,要是她不氣瘋也得揍小姐一頓。

嬤嬤和青菱將她扯下來的衣服疊上放好,將她要穿的衣服收拾出幾套來帶上,又要將她的玩具規整好。

安安就大手一揮道:“不用收拾了,全部帶上,我要是不玩就送給農莊的小孩,他們肯定喜歡玩。”

“哎呦,我的小姐,這些玩具可都是老爺太太親手給您做的,外頭用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您怎么能說送人就送人?那些泥腿子可用不起這么好的東西。”

安安疑惑的皺著鼻子道:“我送給他們不就用得起了嗎?”

“嬤嬤,”青菱板下小臉,不贊同的看了嬤嬤一眼,阻止她將要出口的話,彎下身子哄安安道:“小姐,要是其他買來的玩具也就算了,這些可都是老爺太太給您做的,您要送人是不是得問過老爺太太一聲?不然老爺太太傷心了怎么辦?”

安安歪頭想了想,蹬蹬蹬的就往外跑,一邊還喊道:“我去問娘親,你們先幫我收拾玩具。”

青菱應了一聲,直起腰來看向嬤嬤,不贊同的道:“洪嬤嬤,以后這些話不要在小姐面前說,要是太太知道了還好,你最多是被遣送回家,可要是老爺知道了……”

青菱冷笑一聲道:“你要找死也別拖上我。”

洪嬤嬤臉色漲紅,不服氣的低聲道:“我也沒說錯啊,小姐的那些玩具價值可不低,用料及木工都是極好的……”而且還是獨一份,她曾是秦氏的家生子,以前都在農村,但眼界還是有的。到了顧家后見識更多,自然知道這些玩具價值很高,要是拿出去賣,不知能被賣多少錢呢。

哪里是農莊里那些玩泥巴的小孩能用得起的?

青菱聞言生氣,臉色憋得通紅,但她年紀小,又一直有姐姐擋在前面,此時心中有成算也說不出來,只能狠狠地跺腳道:“看在一起共事的份上我提醒你,你若是不聽就算了,哼。”

她自九歲開始便跟著姐姐呆在顧府,對兩位主子最了解不過,老爺且不必說,哪怕是太太一向心慈手軟,也絕對不會允許洪嬤嬤這樣的人呆在小姐身邊的。

安安一陣風一樣的蹬蹬跑去書房找母親,沒看到她,卻看到了父親。

安安雖小,卻也知道父親雖疼自己,對外人卻不好說話,所以她轉身便跑走。

顧景云聽到腳步聲嘴角剛露出笑意,才抬頭就只能看到閨女的背影。

他蹙了蹙眉,低頭再要繼續書寫,卻發現自己沒心情再寫書了,干脆丟下毛筆就去追閨女。

安安正努力的沖花房跑去,一路上看到的下人都讓到一邊躬身給她行禮,知道她在找表少奶奶后還特別貼心的給她指路,“表少奶奶在花房那里看花呢,您往那兒抄小路過去更快。”

有的則擔憂的跟在后面問,“小小姐,要不要我抱您過去?”

“不用!”安安氣都不喘一下的沖花房跑去,遠遠的看到母親和舅婆就哇哇大叫一聲沖過去。

黎寶璐回身看到炮彈一樣沖過來的女兒,微微一笑,伸手將她抱起來,抬頭看向遠遠跟過來的顧景云。

安安抱住母親的脖子,迫不及待的問,“娘,我想把你和爹爹送給我的玩具送給農莊的小孩,行不行?”

“為什么想要送玩具給他們呢?”

“因為,因為他們帶我玩他們好玩的東西和游戲,我也要把我的東西送給他們一起玩。”

黎寶璐摸摸她的小腦袋笑道:“好呀,那就送吧。”

安安低低地歡呼一聲,滑下母親的懷抱,轉身看到靜靜地站在她身后的父親,她就伸手打了一個招呼拔腿就跑回去繼續收拾玩具去。

https:///7/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