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一章 中秋

先生在第一節課上就說過,物以稀為貴,綠菊,墨菊,金絲菊這些難以培育的菊花動輒上百兩,而稀少的蘭草更貴,被人一炒,千兩都賣得。

所以出現新品種的趨勢就一定要保住,要第一時間分枝,避免讓主株再影響分枝,讓它回到正軌。

所以為長遠計,她們是不可能把出現變異苗頭的菊花全部賣出去的,她肯賣這盆是因為之前就分出一支更好的了。

多培育幾年,說不定就能出一個新品種了。

老六不由更加羨慕了,斟酌的道:“要不我也改個名字,說不定就能種出蘭草了。”

阿才就沖她翻了一個白眼道:“我這是天賦,豈是取一個名字就能獲得的?”

“你敢說沒改名前你有這么聰明,能種出這么好的菊花?”

阿才遲疑,“我以前只種過水稻和小麥,哪里種過花?難道真是改名字的原因?”

一旁的人聞言一樂,推著倆人道:“快別貧了,趕緊幫我賣,我可是積累了不少的東西,你們要是能幫我賣完,我晚上就請你們吃月餅。”

“太摳了,賣完才請。”

“就是,就是,最多賣一半就請了唄。”

有廚藝班的同窗捕捉到她們的話,端了一個盤子就過來,“我們廚藝班出品的精品月餅,看在同窗的份上算你們九折。”

“九折?你太摳了,最少八折,我們可是同窗。”

“我們也不剩多少了,就九折,你們要就留給你們,不要我可全賣了。”

阿才等人糾結了一下,掰著手指頭算了算道:“那你給我留三個吧,我拿回去跟家人分著吃。”

“我要四塊。”

“我要兩塊。”

……

廚藝班的同窗記下她們要的,然后回去就把貨減下,桌子上瞬間不剩下多少了。

而其他人看著天色漸暗,也開始互相吆喝起來,“不剩多少木釵了,有要買回去給娘親,姐妹的趁早出手了,同窗價一律九折。”

“紡織班出品的細布,品質有保證,有打算過節添置衣裳,孝順爺奶爹娘的趕緊出手了,同窗價九折了。”

“……”

大家內部消耗了一些,眼見著天色快暗后才趕緊收拾東西回書院的回書院,回家的回家。

雖然書院已經放假,但有的同學家里離得遠,便打算在書院過夜。

“明天就是中秋,你們可還來?”

“我不來了,要在家里過節。”

“我來,我還和幾個同窗做了花燈,打算明天賣呢。”

“我也做了幾個花燈。”

“我做了孔明燈。”

黎寶璐也在做花燈和孔明燈,今年她運氣好,放假前的一天沒課,所以她算得上有四天的休息時間。

現在家里正擺滿了菊花,都是學生送的,其中不乏珍惜品種。他們家里除了她和顧景云還真沒人有興趣養花。

待她把送來菊花全部擺好才想起來她忘記買花燈了。

去年的中秋記憶安安早就忘光了,因此一看到花燈就興奮的撲過去,“元宵,元宵!”

黎寶璐樂得把她拎起來,笑著解釋,“不是元宵節,是中秋節。”

“中秋節也掛花燈,還會到河里放花燈祈福,明天晚上我們帶你去好不好?”

“好啊,那這個是什么?”

“這個是孔明燈,放到天上的,也是祈愿所用。”黎寶璐摸了摸安安的腦袋,笑道:“母親帶你做花燈和孔明燈如何,要是做得出來,晚上我們就放我們親手做的。”

安安平日里都是跟著嬤嬤和青菱紅桃玩耍,只有父母從書院回來后才有空陪她,這兩天黎寶璐一直在家帶她,她本來就黏她,聞言更是高興,樂顛顛的親自跑去青菱那里搶了她做花燈的材料。

黎寶璐看了哈哈一笑,給了青菱和紅桃錢,讓她們再去買些材料,又道:“把維貞和靜翕也叫來,好容易休息兩天,怎么總是呆在書房里?”

紅桃應了一聲,先拐去書房叫曲維貞姐弟。

曲維貞正在備課,而曲靜翕正在被顧景云考校功課,此時額頭正有些冒汗。

看到紅桃到來,他不由微微的松了一口氣。

顧景云平靜地對紅桃點了點頭,“他們一會兒就過去,你先出去辦太太吩咐的事吧。”

“是。”紅桃躬身退下。

顧景云這才回頭看低著頭的曲靜翕,“我決定讓你明年下場,今年你就不要再去云璐學院了,雖然授課任務不重,但已不是你輕易能應付過去的了,你須得認真讀書。”

見曲靜翕低著頭不說話,顧景云就冷笑道:“我知道你的心思,而你父母既然決議不讓你四姐來京,勉強也無用。與其現在做些微乎其微的努力,不如待有了實力后再斗爭,在這一點上,你姐姐比你強多了。”

曲靜翕不由回頭去看書房另一個角落的姐姐,曲維貞沒聽到他們的對話,她心神都沉浸在書本中。

顧景云合上他的課業,丟給他道:“本可以給你打七分,勉強算是良,但以你只能不該只得這點分,由此可見你心思不在讀書上,所以我給你零分,這些課業全部從頭另做。”

曲靜翕張大了嘴巴,只覺得天雷“噼里啪啦”的砸在他頭頂上。

這課業可是包括了暑期作業啊,還是加練的!

顧景云卻不理他,起身道:“放下課業,先跟我去花園吧,這兩日是中秋,我不做要求,但過了中秋,你每日都要至少做出三道題,只要有一道低于八分便重做。”

曲靜翕含淚應下,“是。”

“去叫你姐姐吧,我們去找你師母。”

曲靜翕耷拉著腦袋去叫曲維貞。

今年中秋宮中不辦宮宴,于是群臣也松快不少,一家人吃過團圓飯休息了一下便去逛街。

主街上全部掛滿了花燈,一些大的店鋪則掛著走馬燈,流轉起來閃花人眼,特別的漂亮。

而聆圣街的街道則被各大書院承包,由學生們聯合做的花燈掛滿了一條街,絢爛無比。

黎寶璐牽著安安才走出巷子迎目便是橘紅色的燈火,映在一盞宮燈下,將上面的圖畫照出,溫暖不已。

安安“哇”的一聲叫出來,覺得比元宵燈會上的花燈還要漂亮。

黎寶璐生怕她走丟,因此將她抱在懷里,顧景云則轉頭吩咐東風和南風道,“你們看好青菱和靜翕他們,帶著他們去主街秦家的花棚,一會兒我們就在那里看燈。”

東風南風應下,將青菱幾個圍在中間,一起往主街那邊去。

“幸虧我們沒有坐馬車出來,不然更是寸步難行。”看到堵在那里的馬車,東風幾個皆是慶幸不已。

顧景云沒興趣跟他們一起玩,而且他們自己也能玩得很高興,所以他直接擁著寶璐往安安感興趣的地方去。

兩隊人馬很快便分散,曲維貞幾個早有所料,暗暗吐舌道:“先生肯定是嫌棄我們礙眼了。”

顧景云帶著寶璐和安安去猜燈謎,給她們母女一人贏了一盞燈后便繼續往下走。

見前面人更加密集,顧景云便從她手里接過安安,“我來。”

黎寶璐提著燈走在他旁邊,忍不住湊到他耳邊道:“還是不進宮更好玩。”

每年宮宴都是吃吃喝喝觀賞歌舞,不像在外面感受著這股煙火氣,每年的感受都可以不一樣。

街上的燈謎還真難不住顧景云,所以一路上看到喜歡的花燈黎寶璐和安安就換。

顧景云贏下來的花燈給她們,她們便將淘汰下來的花燈送給別人,結果安安就喜歡上了給人送花燈的游戲。

她抱著花燈在父親懷里轉來轉去,很快便看到不遠處有一個跟她差不多的小孩,立即拍著父親的肩膀道:“那里,那里。”

顧景云無奈的帶著她上前,安安就樂淘淘的把花燈塞到小孩手里,叮鈴鈴的笑,“送給你的。”

小孩一愣,然后抓緊了手里的花燈。

小孩的父母戒備的看著安安,但看到抱著她的顧景云和黎寶璐后便微微一松,這三人看著便是一家三口。

因此小孩的父母便柔聲哄著讓孩子把花燈還回去。

黎寶璐就笑道:“你們收下吧,這孩子就喜歡拿花燈送人。”

小孩的父母見自家孩子的確喜歡這盞花燈便收下了,改讓孩子謝過安安。

安安得了謝更加高興,抱著父親的脖子就讓他再去猜燈謎。

安安拿著父親贏來的花燈一路走一路送,待送到秦家的花棚前已經送出去二十多盞花燈,手里只剩下兩盞她覺得最喜歡的了。

看到里面的妞妞,她立即掙扎著下地,跑進去把其中的一盞遞給她,“妞妞姑姑,這盞送給你。”

妞妞嘟嘴,“你要叫繹心姑姑。”

安安乖巧的改口,“繹心姑姑,這是我爹爹贏的花燈,我送你一盞。”

妞妞接過,看了看后還給她,傲然的道:“我要自己猜謎,才不要你們送的。”

何子佩在一旁看著就和黎寶璐咬耳朵道:“這孩子越來越叛逆了,這兩天正鬧著要自己跑著去上學,不讓家里的車夫去送,還要搬出我們的院子自己單獨住一院,可把我和你舅舅愁壞了。”

黎寶璐就笑道:“讓她折騰去,她這是要長大了,待她心性成熟些看她回憶時怎么懊惱。”懊惱這時候的腦殘。

不過青春腦殘也有腦殘的好處,只要不過分就讓她鬧去唄。

“安安就還是個小孩子,剛才一路上專門讓她爹給她贏花燈拿去送人,全是送跟她差不多大的小孩。”

何子佩則若有所思的道:“她這是想要個小玩伴吧,純熙,她都兩歲半了,你也該給她生個弟弟了,兄弟姐妹間歲數相差太大了也不好相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