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辯禮

歐陽尚書瞪大了眼,忍不住揉了揉耳朵問,“你說要與我辯禮?”

顧景云微微頷首。

歐陽尚書仔細回憶了一下,自覺最近沒得罪過他,便瞪眼問,“顧太傅,你要與老夫辯何禮?”

“閨閣之禮。”

歐陽尚書:“……風太大,老夫好似沒聽清。”

顧景云抬頭看了他一眼,道:“先古時期,人只知其母而不知其父,而至部落漸盛,人方有家,也才有父母;嫘祖育桑養蠶,抽絲織布,這才有了遮體布衣,又創婚姻文明;而商有婦好,能打仗,亦為祭祀,又有婦邢,掌管農業及內政;漢則有班昭,可協撰寫《漢書》;而我開國皇后更是開明大方,興建女學,教化萬民,所以我想跟歐陽尚書論一論這閨閣之禮。”

歐陽尚書抖了抖手指,看著一臉嚴肅正直的顧景云,他滿腦子都是前段時間他孫女來找他說要去云璐學院任教的事。

他哪里還不明白,顧景云這是來給他孫女鋪路來了,一定是黎寶璐在背后指使的,

他氣得吹了吹胡子,也沒興趣跟顧景云辯禮,甩了袖子就走,“好,我不管你們總行了吧?”

顧景云一笑,悠悠地跟在他身邊道:“歐陽尚書,人生在世不過就求一‘樂’,何必拘于那些規矩?何況那些規矩也都是因人的私心而定。她們有此志向,不僅能悅己,于國于民也都有大價值,你們內心介懷的又是什么呢?”

歐陽尚書腳步一頓。

顧景云站在他的身側道:“還是說在你們心里世間男女皆如此齷蹉,只要女子出門就會與男子有私情?”

歐陽尚書老臉一紅,“自然不是。”

“那你們在怕什么呢,怕這些女孩有朝一日會超越世間男子,你們掌控不住嗎?”

“自然也不是,我等的心胸還不至于如此狹窄,只是女子相夫教子方是正途。”

顧景云一笑,淡淡的道:“尚書的孫女也并未說就不相夫教子,除了內宅,女子空閑的時間實在太多。在農家,她們尚且還要下地勞作,而在你們這樣的人家,”

顧景云話音一頓,淺笑道:“到書院任教也不過是占去她們丁點時間罷了。”

歐陽尚書幽幽一嘆,“世人多狹隘,只怕沒幾個人能同顧太傅如此想得開。”

滿朝文武論開明他只服秦信芳,而顧景云是秦信芳教出來的,青出于藍到有些離經叛道了。

“上行下效,你說世人多狹隘,我卻覺得世人很是包容,不論前后兩種風尚相距多大,他們都能很快拋棄舊的,追捧新的。”

歐陽尚書抖了抖臉頰道:“那是愚昧。”

“所以我們才要教化萬民。從開國積累至今,民間識文斷字的人增多了不少,然而放眼大楚萬萬百姓,這點人卻又不算什么了。”

在大楚,京城這等地方算是文武之風最盛的了,但從戶部統計的戶籍來看,識字的人還不超過百分之十。

這里識字的人不是指認識基礎認字,而是對方哪怕只認識自己的名字或一二三四也在識字之列。

再刨除這些,真正達到識字的人恐怕還沒有百分之五呢。

更別說大楚其余地方,一些貧瘠之地,只怕整個縣都找不出一個進士來。

教化萬民不是說說而已,凡是讀書人都有此宏愿。

只不過顧景云沒有將萬民只局限在男子身上而已,寶璐想要教化女子,那他便助她。

而想要風氣開放還是得從這些上層階級的女孩身上開始,因為民間的百姓在一些事情上還是很開放的。

因為利益,也因為上行下效。

歐陽尚書回到府中,想了想還是把孫女叫到書房說話,歐陽晴再出來時眼眶發紅,臉上卻很高興。

她的妹妹們圍住她,低聲問道:“姐姐,出了何事了?”

歐陽晴揚頭一笑,笑顏如花,“好事,于我來說是天大的好事!”

于她來說是天大的好事,于歐陽老夫人來說卻是天大的壞事,她甚至將此列為恥辱,生氣的拍著桌子道:“這不是胡鬧嗎,我們歐陽家詩書傳家,若是做出此等有辱門風之事……”

歐陽尚書眉頭一皺,不悅道:“教書育人怎么就是有辱門風之事?”

“可她是女子……”

“你也是女子!”歐陽尚書截斷她的話,正色道:“這樣的話不要再說了,未來的直親王妃不僅在云璐學院中任教,也在清溪書院中任教,而且她嫁入皇室后也會繼續任教。太上皇和太后為此還特意將婚期定在八月上旬,為的就是不讓她缺課。你說晴兒去云璐學院教書時有辱門風,那未來的直親王妃是什么?”

歐陽老夫人一張臉漲得通紅,眼中閃過惱意。

歐陽尚書便幽幽一嘆,拍著她的手道:“你也上過書院,應該知道的,書院并沒有那么復雜。晴兒能有所作為,我們該為她感到驕傲才是。”

歐陽老夫人一點兒也不覺得驕傲,女孩嫁出去就該在家里好好的相夫教子,家里又不是沒事給她做,既要伺候公婆,又要打理內宅,還要管理自己的嫁妝和夫家的產業,難道這些不是事嗎?

出去拋頭露面,甚至跟個匠人一樣的給人打工成何體統?

可惜歐陽家還是歐陽尚書做主,他同意了的事,歐陽老夫人根本反對不了。而歐陽晴又已定親,很快就會出嫁,到時候歐陽老夫人就更管不到她身上了。

至于她的公婆,當初歐陽尚書給她說的就是門下學生的兒子,而且學生夫妻都很寬厚,而他們的兒子不僅聰明伶俐,思想也不古板。

所以歐陽老夫人完全是有氣也沒處撒,有力也無處使,只能憋著。

歐陽晴快快樂樂的去云璐學院里任教去了,成了一名國文先生。

云璐學院的課程并不重,她每天去上半個時辰的課而已,而她到來卻像是開了一個口子,清溪書院很多學生,尤其是女院的學生非常喜歡去云璐學院兼課。

而他們講課的方式也各有不同。

云璐學院的學生們表示我大楚的文化果然博大精深,我等有點方。

但這也讓學生們的思想開闊不少,而他們學院除了技術外,最倚重的就是創新了。

楚瑜講完課,例行要給大家說一則故事,當然,這則故事還會涉及到文字。

因為這個班級都是來學種植的,于是楚瑜便給他們說了一個神農教導世人種植水稻的故事,演化的便是“稻”這個字。

種植班的學生聽完故事,外面的鐘聲恰巧響起,學生們紛紛起身和先生告別。

一名學生便端了一個花盆上前送給楚瑜,“楚先生,這是我種出來的菊花,送給您。”

楚瑜看到這株菊花花型飽滿,花瓣舒展,縷縷香氣飄散,不由心中一喜,“好漂亮的菊花,只是先生不好無故受你的禮。”

“這不是快到中秋了嗎,這盆菊花是學生精心栽種出來的,和它一樣花型的沒有幾株,這半年來承蒙先生教誨,身為學生送您一盆菊花是應該的。”

其他學生也紛紛附和,“是啊,楚先生您就收下吧,聽說你們文人都愛賞花作詩,中秋將至,正是賞菊的好時候,到時候您可以請同窗好友一起來賞菊嘛。”

楚瑜一笑,接過花盆道:“那我就收下了。”

學生們異口同聲,“收下吧,收下吧。”

等楚瑜捧著花盆走遠了,大家才扭過頭去恭喜那個送花的學生,“阿才,恭喜你了,等楚先生的同窗朋友們看到他手上的花,肯定會有人來找你買剩下的。”

“阿才,待你賺了錢可別忘了請我們吃好吃的。”

“好說,好說,我還有三盆菊花,我估摸著全都賣出去后給掉書院抽成我還能剩下好幾兩,到時候我拿出幾百個大錢來我們去后街吃好吃的。”

“我們打包回來到其他班級轉一轉,看他們還說不說我們種植班是泥腿子沒出息。”

“對,讓他們知道我們種植班可不止會種水稻小麥果樹,還會種花呢,待我培育出一株蘭花來,一盆就能賺他百兩銀,羨慕死他們。”

眾人“切”了一聲,“老六,你就別糟蹋蘭花了,你說,先生給你的那些蘭草你是不是都種死了?”

老六鼓著臉頰道:“我可一直在改進,待我從野外找到好養活的蘭草養出變異蘭草,看你們到時怎么羨慕我。”

大家哈哈大笑,“你連蘭草都養不活,還想養出異種呢,那還不如照山長說的去培育變種的水稻呢。”

“變種水稻也不錯啊,那可是利在千秋的事,山長說了,誰要是能種出有特色的變種水稻,書院不僅免除束脩,還有獎勵呢。”老六嘆氣道:“要是我的蘭花真的種不好,那我也只能去種水稻了,好歹我知道這個怎么種。”

大家撲哧撲哧的笑,其實他們種植班的學生都在種植水稻和小麥,只不過除了這兩項外,他們還有其余的學習對象,老六是蘭花,阿才是菊花,還有的人是梅花,牡丹等各種花卉,還有果樹。

因為先生說,他們這一個專業想要長久就必須得再學一個可以賺錢的經濟作物,不然只專精水稻和小麥,他們將來不是自己餓死,就是把學院給拖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