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守禮

見歐陽晴神采飛揚,萬芷荷不由走到她身邊問道:“黎先生答應幫你了?”

歐陽晴高興的點頭。

“真好,”萬芷荷輕聲道:“恭喜你了。”

“雖然不一定會成功,但還是要謝謝你,”歐陽晴笑道:“我一會兒就找鄭丹問問上課的事。”

鄭丹到底還記掛著一邊的同窗聚會,因此和直親王一起泡了一壺茶敬給顧景云后便告退。

顧景云抬眸看了直親王一眼,見他一直看著鄭丹的背影,便問:“如何?”

直親王微微頷首,“多謝先生了。”

顧景云便不再問,也不讓寶璐再插手這事。成與不成只看他們自己。

不到半個月黎寶璐就收到太后賞賜的珠寶,她就知道直親王和鄭丹的事算是成了一半。

而在皇家,成了一半的婚事跟鐵板釘釘也沒差了。

黎寶璐將收到的金銀珠寶分給顧景云一半,笑道:“這件事也有你一半的功勞。”

顧景云將東西推給她,笑道:“都交由你保管。”

“第一次做媒收的謝禮,很有紀念意義呢,還是別放進庫房里了。”

顧景云就笑道:“正是因為有紀念意義才要交由你保管呀,我所有有意義的東西都交給你。”

黎寶璐心里喜滋滋的,媚眼橫飛,“說得這么好聽,心中也這么真情實意嗎?”

顧景云放下手中的書,認真的看著她問,“你說呢?”

黎寶璐就吧唧一聲在他臉上親了一下,顧景云忍不住揚開笑顏。

夫妻倆氣氛和諧,鄭家那邊則正飽受驚嚇。

今天一早鄭大人便被宣進宮,面見的卻不止皇帝,還有太上皇。

他不過是翰林院的一個修史的翰林,突然要單獨面見大楚的兩大巨頭,差點沒嚇死,還以為自己修著的史書出了問題。

太上皇開口后他才知道太后看上了他女兒,想要給她和直親王賜婚。

鄭大人只覺天上砸下了一籮筐的餡餅,喜悅是有,但更多的是驚嚇。

他們鄭家算得上詩書之家,他曾祖父便開始讀書科舉,祖父是官兒,父親也是官兒,母親的娘家更是修著史書的世家,但他們的發展一直是穩步前進的。

沒有驚才絕艷的天才,也沒有大官兒。

他父親的官職算是歷代來最高的,二品的翰林掌院學士,主修了歷代史書,大力發展了地方教育,只可惜任職時間太短,很快就病逝了。

也因此鄭家一直不上不下,說親要門當戶對,他們家給閨女找的婆家也多是在四五品官員家中尋找,再好一些也是在二三品官中,家世更顯赫的那就跟賣女兒差不多,愿意跟他們家說親的多是庶子紈绔之流。

鄭大人可舍不得閨女去吃這個苦。

鄭丹的學識一直很好,鄭大人除了兩個兒子外就只有這一個女兒,時常嘆惋她沒有生做男兒身。

而且因為母親疼她,鄭大人也對她很寬容,加上他生性寬和,對女兒去書院教書的事都睜只眼閉只眼,哪里舍得她嫁入高門受人磋磨?

所以鄭丹的婚事一直拖著。

然而這世間還有什么門第比皇室更高?

鄭大人既覺得驕傲,又滿懷憂慮。一時就有些愣怔,沒給回話。

太上皇見他呆愣愣的,便輕咳一聲道:“太后見過鄭小姐,覺得愛卿教養得甚好,而直親王也見過令媛,對這門婚事并不反對。所以鄭愛卿大可放心。”

鄭大人卻嚇了一跳,太后和直親王什么時候見過他閨女了,他咋啥都不知道?

鄭大人忙跑回家去問他閨女。

鄭丹也嚇了一跳,“我,我告訴過祖母了,我沒見過太后,只見過直親王。”

說罷將黎先生給她介紹直親王的事說了。

鄭太太直咋舌,“這位黎先生對我們家丹兒可真好啊。”說親直接說了直親王。

鄭大人就忍不住瞪了妻子一眼,問鄭丹,“那之后直親王可還見過你?”

“見過兩次,但都是通過黎先生。”

鄭大人就松了一口氣,不是私相授受就好,黎先生是鄭丹的先生,雖然年紀小,卻也是兩個孩子的長輩。

他是不在意那些繁文縟節,然而世間的人卻很在意。

得知有黎寶璐為媒,鄭大人不再審問女兒,開始準備接旨和嫁女的事宜。

鄭家第一次跟皇家結親,不免有些無措。最后還是鄭老太太受不了喧嘩,推開門來生氣的敲了一下木杖,怒道:“虧你還是翰林,那么多禮儀詩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既無經驗,一切按禮制來便是,只要不失禮就行,何必多費心思?”

鄭大人穩了下心神,躬身應了一聲“是”,重新分派任務時就有章程多了。

鄭老太太看向一旁呆愣愣的孫女,蹙眉道:“丹兒,你隨我來。”

鄭丹連忙跟上,鄭太太就擔憂的看著女兒,忍不住擰了一下丈夫。

鄭大人就面不改色的安慰道:“放心,家里最疼丹兒的就是母親。”

“這話說的,難道我不疼我閨女嗎?”

“疼疼疼,你才是最疼閨女的行了吧。”

鄭太太聽到他這敷衍的語氣,氣得又擰了他一下,鄭大人饒是已身經百戰,此時也不由疼的“嘶”了一聲。

而屋內,鄭丹跪坐在祖母的對面。

鄭老太太嚴板的看著她,半響才道:“守禮知節,品性不差,且又讓太上皇親自賜婚,可見他對你的重視。準備備嫁吧。”

鄭丹總算是回過神來,俯身應了一聲“是”。

“我之前沒和你父母提及此事是因不看好這門婚事,可現在看來,是我小看了他,也小看了你的黎先生。”

鄭丹嘴角微翹,抿嘴笑道:“祖母放心,先生叮囑過我的,說世間對女子多有苛責,所以要發乎情,止乎禮,何況,何況我……”

“何況你對他的情也并未到深處,對嗎?”

鄭丹低下頭。

鄭老太太就看著她問,“那現在呢,可到了深處?”

鄭丹紅著臉低頭。

鄭老太太就嘆氣道:“好孩子,你去吧。”

“祖母?”

“如果他這些行為都發自內心,而背后無人指點,那就是個可以托付之人。這一點倒跟你祖父很像,”鄭老太太說到這里嘴角微翹,“有責任心的人品性不會太差的。”

直親王三次見鄭丹,除第一次見面外后頭兩次他都找了顧景云和黎寶璐在場,保護的是鄭丹的名譽。

鄭老太太之前不看好這門親事,一是鄭家門第不顯赫,二是她的孫女她知道。

鄭丹的長處在于內秀,除非時日夠久,不然一般人很少能發現她的優點。

三則是鄭丹并未被太后召見過,所以對那次相親是否過了明路鄭老太太持懷疑態度。

讓她沒想到的是直親王如此有擔當,他沒有貿然上門,也沒有再找鄭丹,而是請了太上皇出面。

太上皇見鄭大人,那就是父母之命了,再有黎寶璐這個長輩在,那媒妁之言也齊了。

直親王那樣的青年人,想得到尊重鄭丹,也用行為表示了對鄭丹的尊重,那就很值得托付了。

鄭老太太表示她很滿意,見孫女只是單純高興,沒有思慮更深,便點撥道:“不要以為他做的這些事是小事,在婚姻中,這才是大事。”

“青年人年輕,總是會情不自禁。情不自禁的見面,情不自禁的談情說愛,可真要這么愛,那就該放在心尖上,從心里為對方打算才對,不應該讓對方受一點非議,受一點罪過。”

“祖父就是這樣做的嗎?”鄭丹好奇的問。

鄭老太太忍不住嘴角一翹,“不錯,他當年做得比直親王還好呢,他還有得學呢。”

鄭丹很少看見祖母笑,更少見她如此溫情的時刻。

“女孩子要矜持,即便接了圣旨,你們成了未婚夫妻,也要發乎情止乎禮,不要越雷池一步。”

鄭丹紅著臉道:“祖母,孫兒不會做那樣的事的。”

“傻孩子,情到深處可就不一定了,”見孫女面色漲紅,鄭老太太就轉開話題道:“既然直親王不介意你在書院中任教,那你就繼續留在書院,丈夫是重要,但你也該有自己的事做,在這一點上,你那黎先生就做得很好。”

說到這里鄭老太太一嘆,感慨道:“世間的女子能活成她那樣的,這一生便不算辜負了。”

皇家子嗣少,因此對直親王的婚事很是重視,同樣的,也很心急。

鄭家才接了圣旨沒兩天,京城百姓還沒從這熱鬧中回過神來,禮部就來問吉日了。

太后以鄭丹要在書院繼續任教為由,要他們在秋季入學前完婚,時間趕得很急,這樣一來,鄭丹幾乎是書院才放假就要接受宮里嬤嬤的禮儀教導了。

好在她熟讀史書,對禮制并不陌生,所以嬤嬤們只是一點撥她就會了。

而且直親王成親后要住在宮外,并不用住在宮里,所以宮禮也只有幾項,很快就學全了。

這門婚事因為爆了冷門,又是皇家難得的喜事,因此備受關注,顧景云便在此時找上歐陽尚書,要與他辯禮。

https:///7/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