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驚艷

黎寶璐收回目光看著場中的女孩們比賽,太上皇和太后還真的來了,難不成他們還真想從這里給直親王找個媳婦?

黎寶璐打量著場中的女孩,別說,能夠代表書院出來比賽的女孩還都挺優秀的,至少每一個都落落大方,而且春花秋月各有所長。

但這樣真的能選出合適的媳婦嗎?

黎寶璐目光忍不住瞟向對面。

太上皇和太后已經坐下來了,定國公大馬金刀的坐在前面,旁邊擺了一張桌子,上面放著水果茶點,而太上皇依然安靜的扮著文士的角色,坐在定國公的身后,他和太后的中間也擺著一張桌子,上面的東西不比定國公旁邊的桌上多。

實際上要不是怕被人看出來,定國公還想往上擺呢。

太上皇和太后還是第一次如此輕松的相伴游玩金海湖,愉悅不已,欣賞著對面的琴音,完全把給他兒子選媳婦的事忘到了腦后。

太后倒還記掛著她二兒子,因此目光炯炯的看著對面的女孩,表演的,已經表演完在一旁當觀眾的,正要上前表演的,甚至船上的工作人員她都一一打量過。

她看完了還扯著太上皇跟著一起討論,“這個女孩怎么樣,鵝蛋臉,是個美人胚子,而且剛才她的琴音幽遠空靈,老二不是常說我們俗嗎,那我們給他找個性子高潔的,他說不定會同意……那個也不錯,圓圓的臉蛋,而且性格活潑,看她跟附近的人都說得來,而且禮儀也不差,老二越大越沉悶,正好找個活潑的配他……”

太上皇:“……這么多,那你選定了哪個?”

太后苦惱,“我覺得個個都好,但我覺得好有什么用呢,你說老二他到底想要個怎樣的?”

“不知道,”見妻子臉上滿是糾結,太上皇生著悶氣,覺得好容易出來一次都不能好好玩,“讓他自己選,他自個娶親都不急,你急什么?”

“讓他選那得選到什么時候?”太后生怕兒子剩下,不贊同的道:“我們得給他找好對象,然后讓他去見見,要是沒意見就趕緊定下吧,他現在都多大了,等選好人再走六禮就又去一年了。”

見太上皇不上心的模樣,太后忍不住伸手揪了他一下,低聲威脅道:“你還想不想抱孫子了?”

太上皇忍不住嘀咕,“又安不是有兒子了嗎?”

太后沖他瞪眼,太上皇連忙收斂神色,嚴肅的看著對面道:“你說的不錯,那我們再認真看看,這兒沒有我們再到別的賽區轉轉。這些女孩都是各大書院的學生,家境都不會太差,而且也都受過良好的教育,足夠配我們家老二了。”

見太上皇終于上心,太后臉色稍緩,認真的看向對面。

坐在前面的定國公繃緊了脊背,假裝自己啥都沒聽到的看著對面的賽區。

“那不是定國公嗎?”忠勇侯指著斜對面的船只道,“他這是怎么了,雙目無神,神情緊繃,是來看比賽還是來參加大朝會?”

秦信芳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也看出了定國公的異樣,他微微蹙眉,掃了船上一眼,在略過他身后的文士后秦信芳又趕緊收回目光仔細的盯著他瞧,半響他才扭頭對忠勇侯道:“你那千里眼呢,借我看看。”

忠勇侯緊張道:“那千里眼是先皇賜給我的,可比不上你外甥手里的那個。”

“不要你的,就借來看看。”

忠勇侯左右看看,湊近他壓低聲音問,“你看什么,嫂夫人可就在船艙里呢。”

秦信芳默默地抬起腳踩了他一腳,淡然的看著他道:“還胡思亂想嗎?”

忠勇侯忍痛,“不!”

忠勇侯轉頭讓管事去船艙里取他的千里眼來,秦信芳拿著千里眼看向那個文士,在觀察了半響后他得出結論,那個文士很眼熟!

再結合定國公的反應,他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默默地收回千里眼,沉吟片刻決定裝作什么也不知道。

太上皇化了妝,他要不是特別熟悉他,又從白一堂和寶璐那里知道些化妝術,只怕都認不出他來。

除非他主動暴露,不然在場的人中還真沒幾個人能認出他,不過定國公是怎么回事,就算要裝也裝得像些,那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誰看了都知道有問題。

但秦信芳不知道,定國公是真的生無可戀。

太上皇和太后都在他船上,沒出事自然皆大歡喜,可要是出事,他就是把腦袋給別在褲腰帶上,這比打仗還危險啊。

朱廷那蠢貨還羨慕他,這有什么好羨慕的,太上皇要是愿意上平國公府的船,他拱手請過去。

正走神便聽對面“啊——”的一聲尖叫,然后便是“撲通”一生的落水聲。

定國公驚得跳起來,擋在太上皇和太后面前,一手緊緊地抓住太上皇的手臂,這才敢往對面看。

而對面早已恢復平靜,一群女孩正圍著倆人,定國公定睛看去,見是顧景云的媳婦,這才松了一口氣,有她在,對面能出什么事?

自知道太上皇和太后在這里后,黎寶璐一直一心兩用,一邊留心對面的情況,一邊聽選手彈奏,不免就忽略了旁邊的休息區。

突兀的聽到一聲尖叫,她下意識便看向對面,見定國公府的船上一切正常,而定國公也護在了太上皇前面,她這才扭頭看向混亂的地方。

她首先看到的就是“撲通”一聲落在湖里掙扎的人。

她想也不想就掠過旁邊的舞蹈賽區,從已比賽完等候在一旁的選手上剝下一件披風便飛向落水的人,此時附近的船上已經有人撲通撲通的跳進水里想要救人了。

黎寶璐略過水面,直接把掙扎的人從水里提出來,披風一蓋就把人圍住抱上船,中途差點被溺水的人扯下水。

這一套動作看著多,其實不過七八息左右而已,跳下水的人才游了幾下就發現人被救了,一時目瞪口呆。

船上的人也被黎寶璐這輕功驚艷到,一時都忘記了落水的女孩。不過這對女孩是好事,黎寶璐把人用披風裹好,在她身上按了幾下,讓她把喝進去的水都吐了出來,這才把人交給鄭丹。

“好在是五月,湖水不冷,但人受驚了,讓醫女給她開副壓驚的湯藥。”

落水的女孩渾身發抖,臉色蒼白,聽到黎寶璐的聲音回過神來,屈膝和黎寶璐行了一禮,這才埋首在鄭丹的懷里讓她帶下去。

黎寶璐對她微微頷首,這才掃向剩下的女孩,溫和的道:“你們先在這里等著,一會兒會有先生來詢問你們,調查事情始末的。”

女孩們忐忑不安,黎寶璐便淡淡的道:“放心,誤會解除了就好了。”

部分女孩相視一眼,微微松了一口氣,部分女孩則緊張的攥緊了帕子,但在黎寶璐的目光下,沒人敢動彈,更別說離開了。

黎寶璐回到座位上,對裁判們微微頷首,笑道:“好了,先生們看是否要繼續?”

裁判們對視一眼,看了眼場中被打斷,這有些忐忑不安的選手,道:“休息一刻鐘吧,也讓選手緩一緩。”

關鍵是他們也要緩一緩,實在是太驚艷了,難怪她能以一己之力救下三位帝皇。

場中的選手松了一口氣,起身行禮退下,她捂著胸口走進船艙,里面是休息區,也是選手們等候比賽的地方。

她一進去就抓緊同窗的手,雙眼發亮,一臉興奮的問,“你看清楚了嗎,看清楚了嗎,她是怎么飛出去救人的?”

被抓住的女孩呆呆的搖頭,半響才驚嘆道:“好快,好漂亮呀!”

“是啊,我好想從松山書院轉學到清溪書院,不知道清溪書院要不要我,不對,不對,我們是死對頭,我怎么能這么想呢,我哥哥們都在松山書院讀書,可我還是很想去清溪書院,很想做她的學生怎么辦?”

而隔壁舞蹈賽區里一個女孩正捂著臉無聲的尖叫,她已經不看舞蹈比賽了,而是轉過來看琴藝比賽,她一臉愛慕的看著臺上的黎寶璐,對身邊的人笑道:“黎先生摘的披風是我的!”

旁邊的女孩羨慕的看著她,“那你有什么感覺?”

女孩夢幻的道:“就好像輕風拂過皮膚一樣,要不是身邊的人驚叫,我都不知道我的披風被摘走了……天啊,天啊,黎先生過來了,她朝我走過來了……”

黎寶璐腳步微頓,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對女孩道:“對不起,沒問過你就取了你的披風,一會兒我去幫你要回來,你現在冷不冷,要不要加件衣服?”

她身上的舞衣雖不單薄,但也不厚,現在風漸大,或許有些涼也不一定。

女孩呆呆的搖頭,“沒關系,那件披風可以送給你。”

黎寶璐輕笑道:“不用了,我一會兒幫你拿回來。還有,謝謝你。”

女孩呆呆的看著黎寶璐的背影,喃喃道:“不用謝。”

旁邊的女孩就掐了她一下,恨鐵不成鋼的道:“你真笨,你要是說你冷,黎先生說不定會把自己備用的衣裳給你穿,你就能趁機跟黎先生套上話,說不定還能問她能不能教你輕功呢……”

女孩一愣,痛心疾首的道:“你怎么不早說?”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