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遺傳了誰

黎寶璐和顧景云并不在云璐技院中擔任具體的教學任務,顧景云完全隱于幕后,只處理書院運營過程中產生的問題。

而黎寶璐偶爾開一下課,但也是大課。

云璐技院的課程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基礎教學,這是每一個學生都要學習的,主要學習認字和算術。一部分是技藝教學,大部分學生在入學時就想好了她們要學習的技藝,所以她們會直接分到技藝班,除了基礎教學外,她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學習自己所選擇的技藝。

而少部分年齡小,沒有選定技藝的學生則統一分在基礎班里,先集中學習算術及漢字,然后再慢慢接觸各種技藝,第二個學期再分入各個技藝班。

那時候她們不僅對各技藝有所了解,且因接觸過會了解自己所擅長的技藝,從而綜合考慮選擇所要學的技藝。

他們云璐技院是技校,主要學習的是各種技藝,所以黎寶璐對教授技藝的先生非常重視,請來的先生能力都不差。

而基礎班的教學則由鄭丹,曲維貞,曲靜翕和其木格擔任,因為他們本人不是在清溪書院上課,就是在上學,因此時間不寬裕。

好在云璐技院的基礎教學課程很少,他們還是分擔得來的。

一開始黎寶璐還要偶爾幫忙代一下課,待到顧景云把趙寧,楚瑜,楚逸及舉人班的一些學生扔過來代課時她就徹底不用再出面了。

于是云璐技院的學生們發現,每次教她們識字和算術的先生都不一樣,而且男女老幼都有,感覺好方。

好在她們適應很快,反正是順著書往下學的,學完一個字到一個字,先生們還會來回復習,她們并不會掉隊。

不過先生們講課的方式好多種多樣,而且明明是一個字,為什么兩位先生的解釋完全不一樣?

她們要不要都記下來?

云璐技院忙亂,卻還是辦了下來,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學生和先生們磨合后越來越契合,書院的氣氛也越來越好。

刺繡班的學生開始學習繡法,拿到剛發到手上的布料,學生們一陣激動;

紡織班的學生在了解過紡機的使用后也開始上手實踐訓練,她們得先紡出最簡單的布料,然后還要學紡絲綢,錦緞,先生她最好的技藝是在錦緞上紡出云紋,而要想學她的技藝,沒有七八年的功底是不成的,但學成后一匹錦緞能賣到五十兩,學生們正心向往之;

木工班的學生也開始拿著鋸子跟在先生身后學習鋸木頭,她們的理想是做出拔步床,將雕刻做到皇宮里去;

而會計班的學生正埋頭認字和算學中而不可拔……

云璐技院迸發出勃勃的生機,然而這股生機只在書院內可見,在整個京城,云璐技院并不起眼,在開學那段時間引起小小的注目過后便沉寂下來,沒有人再關注他們。

要不是側門每天都有人送進大量的菜蔬,而書院里也偶爾傳出朗朗的讀書聲,左右鄰居幾乎以為書院倒閉了。

傅大郎將牛車從側門趕進去,一進門就將菜蔬挑到食堂后廚。

書院所用的糧食,菜蔬,甚至肉都是從顧府的農莊里出的。從去年開始顧府的糧食就沒再外賣,而是集中放到京郊農莊的庫房中,由傅大郎管理。

書院每個月要用的糧食要提前預定好,給出數目,傅大郎核定后便會送來。

而今日是核定的日子,所以他才親自來送菜,平時都是由農莊里的人送的。

傅大郎掏出賬本,和食堂堂主核定后在后面畫了一個圓圈,寫上“已核定”三個字。

堂主伸著腦袋看了一下他的字,撇嘴道:“還是這么難看,一點長進也沒有。”

傅大郎一點也不在意的道:“能看得懂就行,我的本事是種地,又不是寫字。”

他把墨跡吹干,把賬本揣懷里,道:“最近你們食堂的米消耗得有些快呀,你看下個月要的量又多了十斤。”

“沒辦法,最近書院在加課,學生們消耗大,要是不給飯多點,她們晚上就餓肚子了。”

傅大郎皺眉,“再漲下去就要加糠了,一百六十多號人呢,每頓都吃干的,多少米面夠吃?”

堂主不在意的道:“我倒是想加,但山長嚴令過不許加糠的,要我說加也沒啥,書院里的學生哪一個沒吃過摻了糠的米飯?”

傅大郎了解寶璐,既然她說不準加,那肯定不能加了。他嘆氣一聲,為她擔憂起來。

要是今年不豐收,明年的糧食怎么辦?

這一百多號人光吃不賺怎么行?

回去他就去地里看看,無論如何地里的莊稼不能出問題。

傅大郎滿腹心事的牽著牛車出去,也不出城,徑直往內城去。

顧景云和黎寶璐都在清溪書院上課,家里就只有安安一個主子在。

所以山中無大王,安安這只小猴子都鬧翻天了。傅大郎到時紅桃和她的嬤嬤正大驚失色的追在她后面,安安咯咯的大笑著,專門踩著危險的地方跑。

迎面撞上傅大郎,她更加高興,張開雙臂就飛跑過去,大叫道:“表舅,表舅,你想安安了嗎?”

傅大郎抱著她笑,“想了,你想表舅嗎?”

安安大聲道:“想!”

傅大郎臉上的笑容更盛,紅桃和嬤嬤忙給他行禮,“表少爺。”

傅大郎讓倆人起身,抱著安安去前院,笑道:“表舅包了好多粽子,你去看看喜歡吃不。”

安安摸著肚子道:“爹爹不給吃了。”

“是不是吃得太多了,”傅大郎摸了摸她的小肚子,哎呦道:“這么大,你都吃了啥東西?”

安安羞澀的一笑,“娘親說吃得多長得快,我要快快長大,然后去找爺爺和奶奶。”

白一堂和秦文茵還沒旅游回來,據說人已經到了江南。人雖然沒回來,但每個月寄回來的東西可不少,一半給安安,一半給妞妞,惹得安安時不時的念著爺爺奶奶,收到禮物后的那幾天,只要問她最喜歡誰,她一定說是爺爺奶奶,就算是顧景云站在她面前她也想不起來她曾經最喜歡的是父親。

過兩天就是端午,而白一堂和秦文茵給她的端午禮物昨天便送到了,是通過周大的商隊進京的,所以有小半車,各種新奇的物件都有,還有不少好吃的。

惹得安安昨天晚上要抱著那堆東西睡覺,也因此,她現在心心念念的就是長大以后要去找爺爺奶奶,跟著他們一起逛吃逛吃玩。

傅大郎憨憨的一笑,鼓勵安安快快長大,然后抱著她等顧景云和黎寶璐回來。

不知道今年端午佳節他們是否還要去農莊里休假順便避暑,如果要去,他也好早做準備。

顧景云和黎寶璐回來時天都快暗下來了,顧景云把安安抱進懷里,對傅大郎微微搖頭道:“今年端午我們不去農莊了,書院有事。”

傅大郎面露關切,“什么事,嚴重嗎?”

黎寶璐讓廚房上菜,聞言笑道:“不是壞事,京城各大書院要舉行技藝比賽,清溪書院和云璐技院都要參加,云璐技院還罷,她們剛剛起步,參賽的人和東西都很少,也就走個過場,清溪書院卻是要爭個名次,我和清和都被選為裁判,所以會有點忙。”

黎寶璐見傅大郎松了一口氣的樣子便一笑,“表兄若是不忙也可以進城來看一下熱鬧,要是能給我找個表嫂就更好了。”

傅大郎面色一紅,低下頭去不語。

黎寶璐就嘆了一口氣。

黎鈞已經成親了,而傅大郎不僅對象沒有,連成親的意向也沒有。但他并不是享受一個人生活,而是因為害怕跟人生活。

雖然已經回到人群中生活,但他依然孤僻,因為他是她表兄,所以有不少人想給他說媒,但結果……不說也罷。

黎寶璐希望他能多接觸一些人群,能找到喜歡的人成親生子自然好,不能也可以交幾個朋友,平時也有人說說話。

顧景云看了操心的妻子一眼,直接道:“表兄就先住下吧,反正現在農莊也無事,不如在此過了端午再說。”

見傅大郎要拒絕,他便道:“順便幫我們帶一下安安,我和寶璐不在家,她都快要翻天了,您幫我們盯著她,不許她太過胡鬧。”

安安聞言立即道:“爹爹冤枉啊,我可聽話了,一點兒也沒有胡鬧。”

顧景云就指著她的褲子和鞋子道:“那你告訴父親,這些泥土都是怎么來的?”

安安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褲子和鞋子,果斷的蹲下捂住,睜著濕漉漉的眼睛道:“不臟了,一點兒也不臟了。”

顧景云默默地轉頭看寶璐,這么蠢的閨女一定不是像他,都是遺傳的寶璐。

寶璐則瞪回去,表示她小時候也很聰明伶俐的好不好?

顧景云也不由感嘆,“明明小時候我與你都那么乖巧,為什么安安會那么頑皮?”

黎寶璐沉默,沒敢說自己上輩子小時候貌似有點頑皮。

顧景云察覺到妻子的沉默,揚眉看過去,仔細的看著她的神情問道:“還是說,其實你小時候就是這樣的,只不過……”

未盡的話語雙方都明白,只不過今世你有了前世的記憶,所以才那么乖巧。

顧景云看向他依然在試圖掩藏證據的閨女,不敢相信寶璐小時候原來是這樣子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