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另辟

妞妞見人走了,拉著宮女就要回去,宮女下意識的拉住她,壓低了聲音道:“再等等。”

妞妞眨眨眼,聽話的停住腳步。

倆人大眼瞪小眼片刻,宮女低聲驚嘆道:“你石子扔得真準,而且,你會武功?”

不然一顆小小的石子怎么可能迸射出那么大的力量?

妞妞驕傲的挺足胸膛道:“略懂一二而已。”

她姑父是江湖大俠,她表嫂是凌天門現任掌門,連她體弱的表哥都會一點武功,她怎么能不學呢?

從白一堂帶著她高來飛去的滿京城玩時她就想學了,只是她年紀小,他們不教,父母也不許。

好容易到五歲才開始習武,雖然還無所成,但飛個石子,打一兩個人還是做得到的。

要不是父母三令五申不準她往外說,她早就跟同學們炫耀了。

特別是輕功,她現在可是能上樹了,雖然還不能像姑父他們一樣飛來飛去,卻比一般人要靈巧得多,爬個圍墻什么的不成問題。

但父親說這是她保命的手段,不許她四處嚷嚷。看著崇拜的宮女,妞妞使了很大的力氣才忍下和她炫耀的沖動。

在樹后站了小一刻鐘,確定他們沒有殺回馬槍后倆人便悄悄的走出來,神情輕松的晃回大殿。

何子佩頻頻看向側門,見閨女總算是回來才松了一口氣扭回頭正色坐好。

妞妞摸到顧景云身邊繼續坐好,垂首低眸的假裝什么事也沒發生,但眼角的余光總是忍不住瞄向對面那位東瀛公主。

在她的目光第三次瞄向對面時,一杯茶突兀的出現在眼前,嚇了她一跳。

妞妞連忙抬頭,便對上顧景云有些清冷的目光,她訕訕的接過茶杯。

顧景云不動聲色的掃了對面一眼,對她道:“這一首春江花月夜乃是壓軸曲,你好好聽一聽吧。”

他示意她去看滴漏,“沒多少時間便退場了,到底是一年一次的除夕宮宴,樂坊的人還是很盡心的,不要辜負了他們的苦心。”

妞妞暗暗吐了吐舌頭,不敢再亂看,抬起頭注視殿中央演奏樂器的樂人們。

正如顧景云所說,這首春江花月夜是壓軸曲,水平超高,即使是妞妞這樣半懂半不懂的人聽著都很享受。

一曲終了,人也要散了。

皇帝看了下時間,舉杯和眾人慶祝除夕,今晚過后,大楚官員有十五天的休息時間,朝廷直到正月十六才開印。

但就是開印,官員們還是有兩天輪休的假期。

所以大楚公務員的待遇還是挺好的。

而作為官職不低的秦信芳和顧景云,其待遇更好。

皇帝過年時不僅會讓戶部多發錢糧,還會從內庫中選出一些東西來賞賜臣下,朝中六部尚書以上皆有賞賜。

而秦信芳和顧景云跟皇室的關系好,得到的賞賜只多不少。今天晚上,皇帝還會給他們的府邸賜菜,雖然菜送到家里已經冷了,但到底是御廚出品,熱一熱味道還是挺不錯的。

賜給顧府的菜肴都是御廚拿手的好菜,顧景云告別舅舅一家回到自個家里時,正好趕上廚房熱了菜端上來。

安安穿著大紅百福棉襖坐在毯子上,一張小臉紅通通的,正拿著一個九連環胡亂解著,聽到腳步聲扭過頭去,看到父親就歡呼一聲,丟下九連環就要跑過去。

“別過來,父親身上帶著寒氣呢。”顧景云連忙停下腳步,安安不聽,奔過去張開雙手就要他抱。

顧景云一臉無奈,黎寶璐就把閨女拎起來抱進懷里哄道:“等你爹去換好衣服,一會兒讓他給你講故事聽。”

安安才嘟起來的嘴巴立即放下,指著內室道:“快去,快去,我要聽故事。”

顧景云去換衣服,將手烘暖后才出來抱過安安,坐在榻上問,“餓不餓?”

“有點兒餓了,”安安奇怪的問,“為什么今天晚上吃飯那么晚?”

“因為要等我呀,”顧景云摸著她的腦袋柔聲笑道:“父親進宮去參加宮宴,要到很晚才回來。除夕夜要吃團圓飯,以后一家人才能團團圓圓,所以你們得等我回來一起吃。”

安安就苦惱道:“可是我剛才吃過餃子了。”

顧景云含笑,“沒關系,剛才的算點心,一會兒吃飯的時候多吃一點就算是正餐了,老天爺分得出來的。”

安安這才放心。

紅桃和青菱將所有的菜白擺好,這才行禮退下。

他們也要下去用飯了,今天晚上是除夕,按照慣例,他們今天晚上是可以喝些果酒的,而且太太還給他們買了好多糖果干貨呢。

屋里只剩下一家三口,顧景云抱著安安坐到桌邊,用湯給她泡飯,把勺子給她自己吃。

黎寶璐則給她穿上圍兜,雖然她聰明伶俐,不僅會跑會走,還會說話讀書了,但吃飯仍然會掉。

安安知道小孩子吃飯都要圍兜,所以乖乖的坐好讓母親給她系上帶子。

安安握著勺子看向父親,顧景云微微一笑,動筷夾了一筷菜,笑道:“吃吧。”

安安便自己埋頭苦吃。

黎寶璐和顧景云看著她的目光中都不由閃過柔意。誰說他們閨女霸道的,明明那么乖巧,那么聽話,又那么能干。

夫妻倆看著女兒,覺得她哪哪兒都很好。

顧景云伸手給寶璐倒了一碗湯,“先喝點湯暖暖身子。”又給安安夾了些她能吃的菜。

一家三口靜靜地用飯。

吃了飯便是守夜,今年曲維貞和曲靜翕不在,沒人陪著安安在屋里亂跑,安靜了許多。

一家三口盤腿坐在鋪了毛毯的榻上,安安坐在倆人中間繼續玩九連環,顧景云和黎寶璐則相對而坐,將她圍在中間。

顧景云伸手握住寶璐的手,道:“今天晚上的宮宴很熱鬧,我跟西域來的使臣交談過,他們應該只是沒落的貴族出來做生意的,連國書都沒有,稱不上使臣。”

“所以?”

“所以他們的關注點不在政治上,而在商業上。”顧景云道:“鴻臚寺的關注點還是在韃靼,亦力把里,黎朝,朝鮮這幾個與大楚接壤的國家上,對不接壤的瓦刺,日本和西域并不多重視,而其中日本和西域尤甚。”

瓦刺跟韃靼的關系亦親亦敵,他們同出一脈,雖然部落不同,甚至信仰也不同,但面對大楚和其他強敵時卻會聯合一起,歷史上雙方聯合,甚至是統一起來向南擴張,跟大楚打架的案例可不少。

但他們也是敵人,現在他們可不是一國的,現如今瓦刺分崩,大可汗控制度弱,各大部落各自為政,而韃靼國內還是王庭說了算。據說他們最近就在打架,以遠交近攻的策略來說,交好瓦刺對大楚好處居多。

所以瓦刺雖不與大楚接壤,但內閣和鴻臚寺對它的重視程度也僅次于黎朝。

而日本和西域,一個跟大楚隔著一片海,一個跟大楚隔著一大片陸地,也就能有生意來往,所以鴻臚寺對他們并不多重視。

尤其是西域來的人,他們連國書都沒有,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作為使臣報到鴻臚寺來的,要不是他們能拿出本國的官爵信物,鴻臚寺都不想接待他們。

鴻臚寺不重視他們,但顧景云重視啊。

“我與他們接觸過,他們對大楚的商品很感興趣,你不是頭疼書院的資金鏈和學生們鍛煉的去處嗎?如果能夠與他們達成合作意向,她們做出來的東西便不愁銷路了。西域人對商品的要求沒那么嚴苛。”

“那我們要開辦相應的店鋪經營?”

“不,就以云璐技院的名義與他們接觸,”顧景云淺笑道:“所有的生意往來都記入云璐技院中,材料,工藝,人工,成品全部從云璐技院進,沖云璐技院出。”

黎寶璐設想了一下這個運營模式,心中不由激蕩,眼睛發亮道。“這個好,我們得好好的計劃,計劃。”

顧景云嘴角微翹,緊握住她的手笑道:“這事不急,你的學生不是那么快就能學出來的,我們可以先用其他的生意吊住他們。”

瓊州的茶葉已經種植出來,前年夏天就開始上市銷售,只是銷量并不怎么好。

因為有名的茶葉都是有數的,而瓊州產出的茶葉清香有余,味卻有些淡,寶璐挺喜歡的,但他不喜歡,許多喝慣了西湖茶,武夷茶的人也都不喜歡。

瓊州現在走的是薄利多銷的路線。

但再薄利多銷,通過一道海峽,算上運輸成本后還是低不到哪里去,瓊州茶打不出名氣來,就很難搶占市場。

而瓊州多山嶺,自從茶葉創收后不少百姓都開始在山上種植茶葉。

“就算我已經讓張一言控制種植數量了,今年的茶葉依然會暴漲,我不想因為瓊州茶便讓其他地方的茶農受損,所以只能選擇外銷。”

“你選定西域人了?”

顧景云微微頷首,“我已經和他們約好,過幾日請他們看茶,要是合適,我代張一言簽這份合約。”

“草原也很需要茶葉,”黎寶璐若有所思道:“為什么不與韃靼和瓦刺使臣接洽一下呢?”

“牽扯太多,我怕麻煩。”顧景云捏著她的手道:“而且,那是別人鍋里的湯,我要是去撈起鍋里的肉,不是犯了眾怒?”

所以還是自己煮一鍋湯才好,是吃肉還是喝湯都由得自己選擇。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