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宮宴

顧景云躬身向秦信芳行了一禮,這才走到他的下首盤腿坐在他的席位上。

因為他加封為太傅,所以這次他的座位被安排在秦信芳之下。

今年的位置有很大的變化,不少新面孔出現在宮宴上,秦信芳看著嘴角微微一挑,照現在的發展速度,下次春闈過后他就可以致仕專心在家帶孩子了。

妞妞似乎提早進入叛逆期,最近很不聽話,好在情況還不十分嚴重,但這叛逆期不知長短,萬一跟清和一樣叛逆十幾年怎么辦?

女孩兒可沒有那么長的成長期,所以他得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閨女身上。

朝政什么的,能放權就放權,還是應該多培養一下后代啊。

秦信芳想著,扭頭看了一眼外甥,心中微微嘆息,要是清和入朝,那他致仕就更簡單了。

妞妞左右看看,見表哥身旁的位置空著,便掙脫開母親的手,直接坐到他身邊去,無視父母瞪她的眼神,“表哥,我坐你這里行不行?”

顧景云瞥了她一眼,道:“后移一步。”

妞妞撇撇嘴,但還是聽話的將坐席往后挪了一步,跪坐在顧景云的側后方,“嫂子應該來的,這樣我就能跟她一塊兒坐了。”

顧景云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淡然的道:“她要帶安安。”

“安安那么乖,也是可以進宮的,去年她都進了,現在她更大了些,為什么不可以進?”她輩分大,年紀小,進了宮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妞妞很不開心。

她目光流轉間看到對面陸續入場的外國使臣,一時瞪大了雙眼,她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對面的人,小手忍不住扯了扯顧景云的衣袖,壓低了聲音驚奇的道:“表兄,表兄,快看,快看對面的人,他們的頭發是黃色的,天啊,眼睛是藍色的……”

顧景云無奈的道:“你不是早已見過?”

“但沒有這么多的,而且她們都好漂亮,身上的衣服也很特別……”妞妞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好奇不已。

近二十年來,因大楚國力削弱,而邊關不穩,路上絲綢之路早已斷絕,很少有西域的商人通過陸路過來。

大楚對外的貿易大多通過海上,所以廣州等沿海地區舶來品特別多,也更能見到這些異域人。

京城處于內陸,在沿海登陸的西域商人很少到這里來,但也有,前幾年白一堂在追求秦文茵時天天帶著妞妞出去玩,滿京城的亂逛,自然也見到過這些異域人,但他們大多穿著大楚的衣服,不像今日來的客人,他們都著本國衣飾,不看人,只看衣服便充滿了異域風情。

就是顧景云也不由好奇的多看了兩眼,更何況妞妞這個孩子?

顧景云放下茶杯,淺聲叮囑道:“注意你的禮儀。”

妞妞盯著對面的目光瞬間收斂許多,只悄悄的打量對面。

前來赴宴的使臣不少,南邊的有黎朝和暹羅,北邊則有亦力把里和韃靼,就連現在正跟韃靼打架的瓦刺都派了人來。

東邊的朝鮮和日本也都派了使臣前來,還有西域諸小國的使臣,他們直接占了大殿的一塊地方。

除從西域來的使臣,其他國家使臣來此都帶著政治目的,而商業文化目的都靠后。

要不是大楚的皇帝和朝臣都深知本國現在的國力,不然突然看到如此多來朝賀的外國使臣肯定會以為他們已經能如漢唐一樣成為天朝上國了。

李安面對這么多來朝的外國使臣其實是喜憂參半。憂于他們大楚現在并不夠強盛,這些使臣的底氣也足得很,商談時大楚的優勢并不大。

如果他們聯合起來給大楚挖坑,大楚未必能一點兒不落的跳過去。

喜于有危機便有機遇,這些人的到來對大楚是一個新的發展機會,而現在大楚國力雖不及從前,但勉強算得上安家立業,要是能把對內的矛盾調往外面,那國內的發展必定會更加和諧。

顧景云卻是很樂見其成的,因為開春后他們的云璐技院便開學,技院會培養出大量的手工藝者,他們需要大量的就業崗位,開拓國內市場重要,但能夠開通國外的貿易通道同樣重要。

尤其是對抱著做生意態度前來的西域人,以及跟大楚接壤,消費能力很高的韃靼和亦力把里。他相信,只要有足夠的經濟利益,官方和民間對云璐技院的抵制會減輕,甚至轉而支持他們。

雖然現在技院招收的都是女學生,名義上是寶璐一人在管理,實際上卻是夫妻倆共同掌舵,寶璐提出了很多設想,都很新奇,但真要做時需要準備的事情卻不少。

比如入學的學生們交不起束脩,需要半工半讀,哪些材料費書院可以提供,哪些需要學生自費,而工的價錢如何定,去哪里工作,畢業之后她們還得為書院工作至少兩年以償還在書院讀書時的花費,具體如何操作,這些都要一條一條的捋定。

同時他們還要找好合作的商家,事情之繁雜不是寶璐一個人能做完的,她倒是想親力親為,但顧景云怕她累死,所以出手幫忙了。

所以對云璐技院將來的發展路途他最了解不過,而對面坐的都是未來可能的合作伙伴。

對于合作伙伴,顧景云自認還是客氣大方的,所以對面的人對他舉起酒杯,他略一思索便回敬了一杯。

這讓殿上不少朝臣瞪大了眼睛,這還是那個清冷孤傲的顧狀元嗎?

溫敦放下酒杯,嘴角帶笑的垂下眼眸,幾不可聞的道:“顧清和多了幾分人氣。”

其木格坐在他的身側,聞言抬頭看了對面一眼,低聲回道:“他有一愛女,二月便滿二周歲。”

有妻有女,身上的煙火氣自然會重些。

溫敦微微頷首,“你依然堅持留在大楚?”

其木格不由繃直了身體,微微抬眸看向他,“表兄,顧先生和黎先生創辦了一所書院,專門教導女子各種手藝,其中不乏種植,養殖,紡織和木工,這些都是草原上最缺的。”

“你能學會?”

“不能,但我可以請求黎先生讓我們韃靼人也入學。”

溫敦總算是坐直了身體,他鄭重的扭頭看向其木格,輕聲問道:“你有多大的把握?”

“六成,”其木格自信的道:“表兄,黎先生是一位心胸很寬大的達者,我相信只要我繼續努力,這個可能性還會再增加。”

溫敦若有所思,“你說我們若是將此要求列為兩國交談的內容如何?”

“大楚的朝臣不會答應的,反而還讓云璐技院引起關注,給它的發展帶來阻攔。”

“可云璐技院發展對大楚的作用會更大,到時候我們韃靼會落后更多。”

“表兄,我們的目的并不是戰爭,”其木格正色道:“我們的目的是發展,是讓草原上的臣民越過越好,不再受貧寒之苦,也減少對大楚的依賴不是嗎?”

溫敦低頭看她,輕聲道:“看來大楚的教育還是很有用的……”

其木格溫順的低著頭。

溫敦滑了滑拇指上的扳指,半響才點頭道:“我會和可汗說的,王庭的公主不少,少你一個聯姻也可,不過我愿意給你時間,王庭卻不會久等,所以你得盡快拿出成績來。”

“還有,”溫敦頓了頓,目光掃過正跟大楚貴女坐在一起聊天的娜仁道:“娜仁得跟我回草原,她年紀不小,應該出嫁了。”

“表兄可以自己去和娜仁說。”

溫敦點頭,只要其木格不阻攔,帶走娜仁便會順利很多。

他的目光掃過下首的使臣,嘴角微挑道:“顧大人和你那位黎先生還是那樣恩愛嗎?”

其木格疑惑的抬頭,“只多不少。”

溫敦嘴角的笑容更盛,“那今晚可就有好戲看了。”

其木格便有些不安,但看了眼對面清冷的人,她又安下心來,顧先生風華絕代,不是沒人動過心思的,但他心里眼里都只有黎先生一人。

而在皇宮之中,誰能夠設計顧景云呢。

若他始終如一,別人再有手段心思也枉然,這種事主要還是看男人。

其木格安下心來,計劃著初三便去顧府給黎寶璐拜年,然后提一下她去云璐技院教學的事。

一波歌舞過去,場中的人開始互相敬酒,有些相熟的人直接坐到了一起。

彭丹照舊捧起酒杯遙敬秦信芳一杯,秦信芳舉起酒杯正要回敬酒杯顧景云截過,“彭首輔,舅舅最近在拔針,所以忌酒,這杯由清和代飲,還請勿怪。”

彭丹一笑,“駿德有此孝順的外甥,我高興還來不及,怎會怪罪?”

他仰頭飲下一杯,看向秦信芳關切的問道:“可是身體不適,怎么要拔針?”

秦信芳笑道,“老毛病了,近來雨雪大,所以身子有些發沉,家里人不放心所以才請劉太醫上門扎針,近來要忌酒罷了。”

彭丹頷首,感嘆道:“還是得注意啊,我等年歲可都不小了。”

秦信芳微笑點頭,掃了一眼顧景云身旁的妞妞,“可不是嗎,你還好,兒孫滿堂,我家閨女卻還年幼呢。”

妞妞正啃點心,聞言迷茫的抬起頭,剛要說話一道陰影便遮住她,一道便扭咬舌的聲音在她耳邊炸響,“這位是顧太傅?在下日本使臣敬您一杯。”

扶桑人?

妞妞眼睛一亮,抬眼看向來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