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求教

楚家家資本來就不豐,所有的家產加起來都沒有楚逸爹經營下的資產多,更何況楚逸還有他母親的嫁妝。

本來楚生說要將大房的資產單獨分出來給楚逸余氏便不樂意,再將楚家原本的資產再分楚逸一半,余氏就更不樂意了。

楚家又沒分家,既然楚生的俸祿是交到公中,那他大哥經營的資產也該歸為公中。

但她再不滿,在丈夫一意為之,公婆又不反對的情況下也不敢太過激烈反對,只能表示一下不滿。

好在楚逸年幼,他所有的資產都還放在公中由楚家共同管理。楚逸被拐是意外,余氏在突然聽到這個消息時也一驚,連忙便派人去尋了。

當時她心里想的是,夫君出差,家里由她當家,回來若是知道她把侄兒弄丟了還不知道怎么氣呢。

但找了一個晚上沒找到,她心里的焦躁慢慢平息,就不由想得深遠了些。

一個孩子在鬧市中走丟,一個晚上都找不回來意味著什么,余氏最清楚不過。她知道,再想把楚逸找回來很難很難,那她還要找嗎?

楚逸要是不回來,那楚家的資產將全部由她兒子繼承。

所以只是一夜,余氏的態度便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天亮之前,她還祈禱上天保佑楚逸,希望他們能夠盡快找到楚逸;但在天亮之后,她希望拐走楚逸的人販子走得越遠越好,遠到他們一輩子都找不到。

明明他都失蹤一個多月,明明這一個多月來一點消息也沒有,怎么會楚生一回來楚逸也出現了?

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丈夫竟然把楚逸移到外面去住,還到衙門將楚逸的那份財產公證,這是要防誰?

余氏只要想到鄰里親朋會如何議論她就氣得渾身發抖,搬了椅子來親自堵在大門口,等楚生給她一個說法。

楚生回家看到妻子這樣微微一嘆,揮退下人,走到妻子面前直視她憤怒的雙眼,“逸哥兒送回京城時傷重,刑部滿城張貼公告不說,衙門里也有逸哥兒的畫像,家里人但凡上點心到衙門里走一趟就不會錯過逸哥兒。若不是顧大人心善給他延醫問藥,我們只怕就見不到逸哥兒了。”

余氏面色漲紅,緊握著拳頭道:“難道刑部會眼看著他重傷不治嗎?”

“刑部自然不會,然而能給他請什么好大夫,用什么好藥?衙門里再好,還能好過家里?”

余氏惱羞成怒道:“你以為他會多感激你?相公,他要是真念著家里的好,也不會在顧家養傷一個多月卻不派人回家說一聲,他在怨你,就算這樣你也依然愿意以德報怨嗎?”

楚生面色淡淡,冷冷地道:“我不是在以德報怨,不論逸哥兒對我如何,我給他的都是他應該得的,他若有怨,那也是以直報怨;他若無怨,我也只能以直報德。我還沒什么本事,做不到以德報德。”

余氏看著丈夫淡然的模樣,心里又氣又恨,眼淚便不由自主的流下來,“我這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和孩子……”

楚生搖頭,打斷她的話道:“你不是為了我和孩子,我和孩子們要求都不高,憑我的俸祿和現今的家產便已足夠,我們心滿意足,并不用你這樣為我們操勞。你要實在有心,不如想想怎么經營家中的田地商鋪,這才是正道。”

余氏氣得一個倒仰,直接暈倒在地。

楚生瞪大了眼睛,一把抱住妻子,驚慌失措的叫道:“來人,快叫大夫來……”

因為楚逸有傷,所以楚家跟附近仁心堂的大夫打過招呼,很快便拽來一個。

大夫說,“病人是氣急攻心,需要靜養,切忌再動氣。”

楚生:……他只是心平氣和的和她講道理,為什么她會氣急攻心?

家里一下倒了兩個人,楚生來回跑著照顧,沒幾天就瘦了一圈,但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余氏醒來后似乎想開了,不再跟他提起家產的事,家里寧靜了不少。

余氏:……她只是生無可戀,再不想理會他而已。

沒人管余氏怎么想的,財產已在衙門公證過,只待楚逸年滿十六就能繼承。而有楚生在,余氏還動不了楚逸。

一向糊涂的楚母繼續糊涂著,真的以為兒子把孫子和她送到外面住是為了讓孫子考上清溪書院,每天一早就準時去盯著孫子,讓他按時吃藥按時讀書,不準懈怠。

楚逸艱苦的埋頭苦讀,但他年紀小,讀書總有不解之處,而二叔不可能每天都為他解答,而且二叔的一些答案總讓他覺得未到盡處。

這時候他住在清溪書院旁邊就顯出好處來了,出門左拐慢騰騰的走上一刻鐘就到清溪書院的大門,然后在門口坐著等,顧先生一出來他就迎上去拿出自己積累的問題請教。

一般情況下顧先生都會解答他的問題,高興了還會給他布置兩道作業,指導他下面要看的書。

只有忙時顧先生才會收了他的問題,延后再答。

這有問必答的行事作風在眾先生中非常難得,因為先生們總是會自持身份,很少有人愿意回答學生們一些“幼稚”的問題,尤其還是外院的學生。

楚逸對清溪書院,更準確的說是對顧景云更心向往之。

在他的腿徹底好,可以跑跳時終于忍不住對例行來檢查他功課的二叔道:“二叔,我想做顧先生的弟子。”

楚生一愣,放下他的作業默默地道:“天下有很多學子都想做他的弟子。”

楚逸臉一紅,小聲道:“我不是因為顧先生是皇帝的老師才想做他的弟子的,而是因為顧先生的學識和品格。”

楚生沉默半響,最后道:“你既然有這個心,那就去努力吧。雖然二叔和顧大人是同僚,但我們不在同一部門當差,身份也相差甚遠,并沒有什么交情,你只能依靠自己。”

楚逸沒想到二叔沒阻攔自己,反而還鼓勵他,他興奮起來,雙眼亮晶晶的道:“我一定會努力的,精誠所至金石為開,說不定顧先生就愿意收我了呢?”

楚逸下定了決心便不再遲疑,第二天就去顧府門前候著(反正他腿腳好了可以到處跑),借著要請教問題的便利跟在顧景云身后。

給顧景云端茶倒水,幫忙做些跑腿的事。

顧景云在他搶曲靜翕的活兒干時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只是掃了他一眼并不拒絕,但也沒開口說什么,沉默的接過茶杯抿了一口。

黎寶璐見楚逸一連三天的在眼前晃,終于后知后覺的問道:“最近楚逸怎么常來我們家?”

顧景云淺笑道:“有所求便常來了。”

黎寶璐好奇的問,“他二叔不是幫他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嗎,他還求你什么?”

顧景云淡淡一笑,伸手指了一下院子里的趙寧和曲靜翕。

今日是冬至,趙寧和燕元娘提著禮物過來見禮,順便留在顧府用飯,此時趙寧正跟曲靜翕說話,師兄弟倆人相約下一次下雪時一起去護國寺踏雪尋梅。

黎寶璐順著他的手指看向趙寧和曲靜翕,恍然大悟,“你想收他?”

顧景云微微搖頭,“看他的造化。”

至少現在他是不心動的。

黎寶璐覺得他這樣太為難人家小孩了,想收便收,不想收直接拒絕便是,何苦吊著人家?

但顧景云一向比她聰慧,也比她看得遠,或許他這樣就是有深意呢?

所以她沒有貿然插嘴,沉默的看著他磨煉試探楚逸。

顧景云見寶璐愛花,便在花園里騰出一塊空地來建了一座暖房,打算在里面養花,這樣寶璐以后可以想種什么花便種什么花,不必等皇宮和秦府送來。

暖房是今冬才建好,并沒有準備好的花種,因此暖房便暫時閑置。黎寶璐覺得空著浪費,便扛了鋤頭要去把地松開種些瓜果蔬菜。

安安興奮的一搖一晃跟在母親屁股后面去,曲維貞和曲靜翕身為弟子自然要跟在老師身后出力,于是顧景云也優哉游哉的跟上去了。

例行一日到來的楚逸也跟著。

然后顧景云和黎寶璐便袖手站在暖房門口,指揮著三大一小鋤地拔草,歸攏土地,漚肥養土。

安安不必說,她的存在就是為了搗亂,顧景云和黎寶璐任由她去給三個大孩子添麻煩。

至于曲維貞三人,除了曲維貞會干農活外,曲靜翕和楚逸都屬于生手,而楚逸連曲靜翕都比不上。

曲靜翕雖不會干農活,卻從小耳濡目染,所以學得很快。楚逸就要笨拙得多,但他很認真的在學。

三個大孩子在一個小孩子的堅持不懈搗亂下終于把這塊地分成三份歸攏好。

然后將收集來的牛糞雞糞豬糞等混合撒到土里,再灑水漚肥。

黎寶璐丟給他們每人一本冊子,笑道:“我臨時決定了,花房不種花了,以后就給你們種地,權當做功課了。”

曲維貞和曲靜翕:“……”

楚逸則興奮的抱著本子暗暗的想,他這算是被承認的弟子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