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善與惡

誠郡王和重華郡主拿了重禮上門看望楚逸。

顧景云在翰林院未曾回來,黎寶璐便接待了他們。

“楚逸也是京城人?”重華郡主詫異的問。

“是,他叔父是禮部五品儀制,現正奉命出外傳旨,因此不在京城。他的傷勢不好移動,所以我們夫妻決定多留他住兩天,等他叔父回來再送他回去也不遲。”

誠郡王和重華郡主都不是笨人,一聽便明白了,楚逸在楚家的日子只怕不好過,他二叔沒回來,他回去只怕得不到醫治。

而謝一能逃出來多虧了楚逸的幫助,誠郡王府和謝家都欠楚逸一個人情。

顧景云此時傳話給他們是想讓他們還掉這份人情,給楚逸做靠山,安排好后路呢。

誠郡王不由微微一笑,都說顧景云清冷自傲,連父族親人都不放在眼里,可現在看來傳言不盡實,從他插手人販子拐賣案開始到現在為楚逸打算,明明是個口硬心軟的人嘛。

黎寶璐領著倆人去客房見楚逸,正好楚逸才吃下藥不久,困勁兒上來正睡得一塌糊涂。

但誠郡王和重華郡主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藥味和血腥味,不由動容。

重華郡主見他臉色蒼白,十歲的小少年手腳都捆著木板,攤開手腳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她不由眼眶微紅道:“天殺的人販子,怎么下這么狠的手?”

黎寶璐淡淡的道:“下手的人很有分寸,手腳雖然打斷卻都能接上,只要好好養對將來的影響不大,就連胸前的傷口雖看著血肉模糊,卻也不致命。就是失血太多,他沒有及時得到救治所以才險些丟了性命。再晚一些送來,他就活不了了。”

重華郡主察覺到黎寶璐語氣中的不悅,只以為她是因為人販子的殘暴,她憐惜的看著床上的人,低聲道:“顧太太放心,我明白您和顧大人的顧慮,他既是我們家一一的恩人,那我們就一定會負責到底。今后他所用的藥全部由謝府來負責,楚家的事我也會想辦法替他處理好的。”

黎寶璐之前便得了顧景云的吩咐,聞言微微點頭,轉身要帶他們離開。

誠郡王就輕聲道:“我便留在這里等他醒吧,你們先出去走走。”

重華郡主的確有事要和黎寶璐說,之前曲維貞姐弟救了一一,她還沒來得及親自和他們道謝呢。

倆人出了客房,直接往花園里去,孩子們此時都在花園里玩。

曲維貞和曲靜翕正帶著安安玩,重華郡主站在花叢后面看著,感嘆道:“顧大人和顧太太不愧是教書育人的先生,把孩子們教得真好。”

“難道謝小姐教得不好嗎?”

重華郡主一愣,搖頭道:“一一當然好,但是跟家中姐妹相處還是會有摩擦,像曲小姐曲少爺他們這樣相親相愛的倒是少見。”

黎寶璐頓了頓后道:“他們好并不是我們教得好,而是他們本來就很好。當初我和夫君之所以要收他們姐弟為弟子便是因為他們之前的手足之情。”

重華郡主詫異,沒想到黎寶璐會和她說這樣的事,畢竟交淺,實在不好言深。

黎寶璐說到這里頓了頓,搖頭失笑道:“我怎么就說到了這里,算了,郡主要見他們姐弟便隨我來吧。”

黎寶璐是想提醒重華郡主謝一的教育問題的,然而她們沒有什么交情,這種有可能會使人誤會的話題還是不提為好。

而且謝一的問題在有些人看來并不十分嚴重,畢竟她也只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害怕到不敢去報官,不敢告訴別人人販子的事是人之常情。

她不想把這件事扯開了說,說開了謝一也有理由推脫掉責任,只要哭一場,表現得怯弱些就夠了,有的是人替她找借口。

如果她真是怯弱,黎寶璐的氣性還沒那么大,但她知道不是,黎寶璐心里的彎彎繞繞或許比不上其他人,但她看人一向準,謝一再聰慧穩重也只有十一二歲,在黎寶璐面前還不能完全掩藏心思。

但這都只是她的懷疑,事實如何除了謝一沒人知道。而她不可能為了這猜疑便跟謝一的母親說你女兒不是好人,你要教育好她……

有些事情注定只能埋藏在心底。

不過重華郡主的確是個很不錯的人,雖然相處日短,但看得出她心底善良,穩重端方,是個很有原則的人。

在這幾個方面,她和靜怡郡主很像。

重華郡主將早就準備好的禮物送給曲維貞和曲靜翕,因為他們仗義出手,重華郡主對他們倆人的印象很好,而且一番交談下來發現他們談吐有物,很有禮貌,加之他們長得又好,重華郡主實在難以不喜歡他們。

重華郡主膝下只有一女,因此對救了她的人都非常感激,因為楚逸在顧家,也因為顧家于謝一有恩,所以重華郡主隔三差五的便要上門一趟。

楚逸本來說好的只多住兩天養傷也變成了再多住兩天,再多住兩天……

最后楚逸跟曲維貞姐弟成了好朋友,就連安安都特別喜歡跟躺在床上的楚逸哥哥玩時,顧景云再不提送他回楚家的事。

而楚家竟然也一直不知道他們家失蹤的大少爺就在京城的顧府里。

拖拖拉拉中,謝一的病總算痊愈,頂著一張略顯蒼白的臉來看楚逸。

看到楚逸,謝一的眼淚便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對不起,害得你受了這么多苦。”

楚逸微笑道:“這如何能怪你,打我的是人販子,并不是你,你何必把他們的錯誤攬在自己身上?”

“可要不是為了掩護我,你也不至于被抓到,不至于被打成這樣……”

楚逸微微搖頭,“我們一早就說好的,不論是誰碰到你都要掩護你逃走的,既然做了承諾就要努力去完成。”

謝一捏緊手里的帕子,眼中閃過愧疚。她有些擔憂的掃過楚逸,曲維貞和黎寶璐,她們和他說了她的事了嗎?他是不是誤會了什么所以說這番話來羞辱她,還是什么都不知道,這句話純屬意外?

謝一一開始是謹記著她的承諾的,所以跑出了巷子后她便往衙門那邊跑,只是路上發現有人守著去往衙門的那條大路,她根本不敢再去小路上試探。

在大路上她還能借助人群掩蓋身形跑到,去了小路她就跑不掉了。

所以她只能打消報官的念頭,偷偷在城中一個巷子里躲起來等待天亮,天才亮她就把自己弄得亂糟糟的跟在兩個大人后面混出城。

當時她是想著等回到了京城就報官,她是真的想報官的。

但她不小心撞到了顧家的馬車,看到了在馬車里衣著普通,卻如小姐一般端坐著的曲維貞,那一瞬間理智回籠,她總算是記起了自己的身份。

她是謝府的嫡長女,她的母親是宗室女,是重華郡主,雖然她舅舅不受寵,郡王府的勢力也沒落了,但她依然是世家和勛貴的后人。

一旦她被拐走的信息傳出去,那她一輩子都別想嫁個好人家了。

而以祖母的性格,回到謝家她只怕得青燈古佛相伴一生了,她不愿意過那樣的日子,于是理智回籠的她下意識的不提拐賣之事。

而曲維貞他們年紀太小,只以為有人在追她,并沒有往深處想。

她心驚膽戰的跟著他們回到京城,心中計劃著等到了京城要怎么悄無聲息的通知家里,然后找個理由將她失蹤又出現的事圓過去。

可還沒等她想出辦法就碰到了黎寶璐,那人的眼睛似乎能夠看透一切,只一眼她就覺得她心里那些小心思全部無所遁形。

在她的威壓下,她只能說一半藏一半的說真話,之后發生的事就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此時看著凄慘的楚逸,謝一心里不是不愧疚,然而心里更多的是惶恐,惶恐楚逸得等人誤會她的為人。

但一屋子的人,好像除了她外,其余人都沒多想,她母親重華郡主還贊他道:“好心胸,好孩子!”

黎寶璐收回目光,對重華郡主微微一笑道:“品格不錯吧,所以我夫君才留他住這么久。”

重華郡主笑道:“能入顧先生的眼是他的福氣。”

和黎寶璐相處了一段時間,重華郡主已經改口叫顧景云為顧先生,叫黎寶璐為黎先生了。

黎寶璐感受到她的尊重。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黎寶璐對重華郡主也多敬重了兩分。

見楚逸眉間疲憊,黎寶璐就起身的帶著眾人離開,留下曲靜翕照顧他。

最近都是曲靜翕照顧楚逸,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重華郡主回頭看了一眼,對黎寶璐笑道:“黎先生的這個弟子收得好,不驕不躁,聰慧靈敏,要不是一一比他大幾歲,我都想與你們家結個秦晉之好。”

黎寶璐一笑,“我們喜歡了,孩子們可未必看得上眼。婚姻乃大事,還是得讓他們自己去選才好。”

“我倒是第一次聽見這樣的說辭,婚姻大事不正是應該聽父母家長的嗎?你和顧先生是他們的老師,師同父,由你們做主也理所應當。”

黎寶璐搖頭,“我們看上有何用,他們的媳婦,他們的女婿是跟他們一塊兒過的,我們再喜歡難道還能替他們生活不成?所以婚姻之事將來還是得看他們,我和他們先生最多替他們把一下關兒,只要人品過得去就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