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噩夢

楚逸滿頭大汗的緊緊咬著嘴唇,東風見狀停下手上的動作,取來一張帕子團成團塞進他嘴巴里,“別咬到舌頭。”

他便給楚逸上藥,便輕聲安慰道:“你的傷口已經開始收口結痂了,再上幾次藥就不會這么難受了。”

東風給他包扎好,這才給他蓋上薄毯子,把他嘴里的帕子取下。

楚逸扯了笑道:“多謝東風哥哥。”

東風一笑,“你不必謝我,我也是聽命行事,你要謝就謝我家老爺太太吧。”

楚逸連忙道:“還不知道府上是哪里,自我清醒后便忙著吃藥換藥,還未來得及和家主道謝呢。”

“楚公子既是京城人氏,又是讀書人,那肯定知道我家老爺,”東風驕傲的道:“我家老爺便是前科狀元,當今圣上親封的太傅。”

楚逸眼睛一亮,“是顧先生!”

東風狠狠地點頭,“正是我家老爺,說來你運氣也好,你幫忙逃走的謝家小姐碰到了曲小姐和曲少爺,被他們帶回了顧府,我家老爺太太這才過問被拐賣之事。而謝小姐的名字不好說出來讓外人知,便隨便杜撰了一個人搪塞刑部,誰知道刑部卻把你送來了。”

東風嘖嘖搖頭道:“你是不知道,你剛送來時手腳皆被打斷,胸前被打得血肉模糊,要不是請來太醫,用上好藥,你可能還真救不活。”

楚逸面色通紅,臉發燒一般的低聲道:“多謝老爺太太,楚逸永生不忘救命之恩。”

東風聽了就笑道:“我家老爺說救你的人是你自己,你要謝便謝自己吧。”

他收拾好東西,看了眼楚逸道:“外面有個叫青菱的小丫頭守著,你要是渴了餓了或是有什么事就叫她,她要是做不來的會到前面找我的。”

楚逸滿臉感激道:“多謝東風哥哥。”

楚逸猶豫了一下還是叫住他問道,“東風哥哥,是謝小姐讓顧先生他們報官的嗎?”

東風揚眉。

楚逸臉色緋紅,低頭小聲道,“我,我剛才聽到顧先生和南風哥哥說的話了,我覺得那樣到誠郡王府說那些話不好,好似,好似……”

“好似你挾恩圖報是不是?”

楚逸漲紅了臉,卻依然抬頭堅定的看著他。

東風就拍了一下他腦袋,輕聲笑道:“小子,這世上好人多,但不好的人也不少,別把人想得太好了。總之我家老爺不會害你的。”

說罷也不理欲言又止的楚逸,轉身便走。

他家太太一向心軟,對孩子一向寬容愛護,連她都不喜謝一,由此可見她有多不討喜。

他家老爺愿意幫他插一手是他的福氣,不然早派他們去通政坊楚宅通知他嬸嬸來接人了,何必還把人留在家里養傷?

楚逸能夠幫助謝一沖人販子的窩里逃出來自然不會是傻子,他不僅不是傻子,他還很聰明。

聰明的他聽了東風的話,再聯想之前顧景云和南風說的話便猜出謝一沒有按照他們之前約定的報官,只怕還是顧府的人發覺不對報官的。

楚逸心中說不出的復雜,但卻不再抗拒顧景云的好意。

顧先生已經為他做到這個份上了,他這時候若是推辭他的好意,豈不是不知好歹?

楚逸躺在床上沉思,計算了一下二叔何時能回到京城,他若是回到楚家該怎么交代這次失蹤事件……

漸漸地,楚逸眼皮漸沉,他慢慢地閉上眼睛睡著了。

他好像又回到了那暗沉的小屋子,他們十多個孩子靠在一起惶惶不可終日。

守著門的人販子并不防備他們,在門外討論接下來的路程。沖保定拐到天津,然后坐船南下。

一旦上船他們就再難逃出生天了,便是逃出來也很難再回到京城了。

而保定離京城只有一日時間,他們逃走還有機會回到家,否則錯過了保定就錯過了這最后的機會。

一群孩子里只有他和謝一幾個最大,而其他幾個都被嚇壞了膽子,并不敢逃。

想來想去也只有他和謝一能夠搏一搏了。

人販子一共有四個,其中有兩個每天都要出門,只留兩個在院子里守著他們。

楚逸比謝一早兩天被抓,又表現得很乖巧聽話,所以打聽到許多消息。

在他們快要離開保定的前一天,上天總算是可憐了他們一把,留下來的倆人中有一人尤愛喝酒,每次留值他都會喝酒。

楚逸知道,哪怕他們使計逃出這個院子也不一定能逃出保定。而機會只有一次,他不敢賭,所以逃亡的機會要傾向一個人。

只要有一個人逃出去報官,他們就有可能獲救。

楚逸很想自己做這個人,因為他覺得自己聰明穩重,他叔叔又是官兒,到了衙門也能有一定的依仗。但見小伙伴們又是懷疑,又是期盼的盯著他時,他只能留下做指揮。

最后選擇謝一是因為她膽子挺大,而且她的身份顯赫。

誠郡王的外甥女,謝氏的嫡長女,只是聽聽就覺得很厲害。

而謝一也聰明,也勇敢,她拍了胸脯表示只要她逃出去就報官,帶官差來救他們。

所以一屋子的孩子,不論膽小還是膽大,都幫著她一起逃出去。

他們也出了院子,盡可能往外跑,能跑一個是一個,若是看到人販子去追謝一,那就要犧牲自己保住謝一。

楚逸知道,像他們一群人全部往外跑,人販子即便抓回他們也不會殺他們的,最多餓兩頓,然后揪出領頭的人暴打一頓殺雞儆猴。

楚逸在出頭時就已經想過這個后果了,所以他希望自己能逃掉。

他拼了命的往巷子外跑,就跟在謝一的后面。

可惜他們的運氣不太好,迎面碰上了回來的另外兩個人販子,楚逸沒辦法,這才掩護謝一逃走,他把那倆人引走。

最后逃出來的孩子全部被抓回去,除了謝一。

他們向附近的人求救,然而沒人愿意搭理他們,楚逸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六歲的小伙伴已經躲到了一戶人家里,卻又被戶主拎出來丟給人販子……

看,這就是他覺得他們逃不掉的原因,這附近的人雖然不會幫人販子抓人,卻也不會幫他們遮掩。

而他們力量太過懸殊,想要在人高馬大,兇惡手狠的人販子手里逃出去太難了。

楚逸他們被丟回小黑屋,一直到傍晚謝一都沒有被抓回來,楚逸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覺得他們或許有救了。

人販子找不到謝一,開始押著他們轉移地方,然后才審問起這次逃亡事件。

楚逸不敢讓小伙伴們出頭,只能自己站出來認下所有的事,然后便是一個晚上的折磨。

他似乎在他的身體里,似乎又飄在天上,只覺得棍子已落下,小腿處便傳來咔嚓一聲,然后劇痛襲來,他撲騰一聲便倒在了地上……

楚逸“唰”的一下睜開眼睛,滿頭大汗的看著頭上的帳子,半響才想起來自己所在的地方。

他現在已經安全了,他不在人販子手里了。他在顧先生的家中,那個被人推崇備至的大才子顧先生,再過幾就能回家了……

楚逸在心里安慰著自己,然而還是忍不住低聲哭起來,淚珠一滴一滴的滑落臉龐落在枕頭上,如果父親和母親還在,如果他們還在,此時他應該是在家里療傷才是,而不應該繼續留在顧府……

楚逸的手上夾著石板,連翻身也不能,只能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任由眼淚滑落臉側,連擦都不能擦。

曲維貞端著托盤站在門外,聽到里面傳出來的細碎哭聲,猶豫了一下還是沒進去。

她坐在欄桿上,聽見里面的哭聲漸漸停了,好一會兒后才推開門進去。

才止住眼淚的楚逸嚇了一大跳,盯著紅腫的眼睛扭過頭來看。

曲維貞好像看不到他的眼睛一樣笑道:“你肚子餓了沒有,要不要用些飯?”

楚逸臉色一紅,不自在的扭過頭去,“你放在那里吧,一會兒我再用,你是青菱姐姐吧?”

“不是,我叫曲維貞,青菱姐姐到前面帶我小師妹去玩了。”曲維貞把托盤放在桌上,直接上前幫他把迎枕靠在背后,讓他直起身子來,“還是我喂你吧,你的手現在不方便。”

楚逸連忙搖頭,“這怎么使得,曲小姐還是把東風哥哥叫來吧。”

他一聽曲維貞報的名字就知道她就是東風嘴里說的顧太太的弟子,哪敢讓她喂飯。

曲維貞歪頭想了想,見他實在不自在,便把碗放到旁邊道:“那你等著,我去叫我弟弟來。”

東風正忙著,而安安吵著要青菱帶她去花園里玩,正因為沒人照顧楚逸,曲維貞才來的。

現在他顧忌男女之別,曲維貞也不想為難他,直接去書房里把埋頭苦讀的弟弟拎過去,讓他給楚逸喂飯,她就坐在一旁監督。

三人都在書院上學,雖然是不同書院,但還是很有話題聊的。三人很快便說到一起去,曲靜翕和楚逸相見恨晚,忍不住直接拿了課本直接討論。

曲維貞見狀微微一笑,起身悄悄的離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