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打擊報復

曲父曲母的觀念已定,要想他們改變比登天還難,顧景云從不做無用功。

對于曲家的情況,他一直覺得只要曲靜翕立得正就行,因為他才是中心人物。

只要他立得正,而曲家夫妻有生之年不再生下第二個兒子,那么他想要他姐姐們過什么日子,只要能力達到,曲家夫妻的阻礙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至于曲靜翕不在的情況下日子難過點,顧景云并不放在心上。這世上比她們還苦的人比比皆是,只要能活著,只要有心氣,只要夠努力,總不會過得太差的。

比如曲維貞。

不可否認,她沒有她弟弟心軟,也不比他有美德,有時甚至強勢得令人討厭,但顧景云和黎寶璐一樣就喜歡她身上那股韌勁和狠勁。

黎寶璐會同情曲家三姐妹,顧景云卻心靜如水,這世上需要同情的人太多了,如果她們和曲維貞一樣不甘,不屈的努力,他還會看她們一眼。

然而她們從心里服從她們的父母,他又憑什么去為她們操心呢?就是曲維貞,他也不過伸了一只手,多說了幾句話而已。

顧景云不做圣母。

但黎寶璐做不到顧景云這么冷清,她同樣不認同曲家三姐妹的屈服,然而這事并不能全然怪她們,她們從小接受的就是這樣的教育,受到的就是這樣的灌輸。

這世上能有曲維貞一樣的勇氣和思想的人能有幾個?

而當這世上的女子能有很多像曲維貞一樣不甘,一樣去為自己奮斗時,女子的地位才能得到提升。

前世記憶中的先輩不都是這樣一步一步的去做嗎?而她不過是享受了先輩打下的功績罷了。

現在她變成了先輩,她沒有勇氣和膽略像他們一樣拋頭顱灑熱血,所能做的也就是幫助她看得到的人,希望她們能過得好一點。

“若你父母愿意,明年讓你小妹和二姐來上技校吧,若能學得一技之長,她們以后的日子也會好過些。”

曲維貞眼眶一紅,跪在弟弟身邊給黎寶璐磕頭。

“不用你如此,我對她們也是一視同仁,她們要在技校上學,若是交不出束脩,也是需要和別人一樣做工償還的。”

黎寶璐的技校面對的是中下層階級,這類人生活不是很好,女子也是要出門干活的,所以他們不會介意送家里的女孩出來學習手藝。

只要能賺錢就行。

但學手藝需要束脩,這就不會有多少人愿意了。但如果不收錢,黎寶璐相信她的技校不會開辦太久的,不是毀于資金短缺,就是毀于人多。

所以剛剛起步的她只能想出“以工代束脩”這個辦法。

這也是她能約束學生的一個方法。

黎寶璐大意和曲維貞曲靜翕說了一下技校的規矩,倆人就眼睛善良道:“老師師母,技校還缺教字的先生們,我們也可以去教他們的。”

曲維貞更是道:“我還可以教她們算學和記賬,老師不也說我的賬本記得很好,幾乎可以與外面的賬房先生相媲美了嗎?”

黎寶璐聞言就摸了摸下巴道:“這個方法倒是不錯”

安安悄悄地出現在了門外,看到面前到她腰上的門檻,她果斷的趴在上面,熟練的要翻過去

顧景云看了眼說得正歡的三人,起身上前拎起女兒,直接把她抱了出去。

安安不由撲騰道:“玩,玩,跟師姐”

“你師姐他們正說正事呢,我們不去打擾他們,爹爹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安安嚴肅的搖頭,“不去,有壞人,抓小孩,要挖眼睛”

顧景云瞪大了眼睛問,“這都是誰跟你說的?”

“桃子姨!”

顧景云臉一黑,一旁的紅桃冤枉道:“小姐,奴婢可沒跟您說過。老爺,這是奴婢嚇唬青菱的,她想出去玩,但現在外面不正有人販子嗎,我實在擔心,所以就嚇唬了她一句,沒料到卻讓小姐聽去了。”

記性還那么好,竟然記住了。

紅桃磨了磨牙,覺得主子都是妖孽,就連才一歲半的小主子都比常人聰慧。

小妖孽悲憤的看著紅桃,指著她怒道:“壞人!”

顯然她也聽懂了紅桃是在騙青菱呢,結果連她都被騙了。

顧景云點頭,把閨女放到一塊大石頭上,與她面對面道:“紅桃的確騙你,一般人販子把人拐走是不會挖掉眼睛的,你想知道他們拿拐去的孩子去做什么嗎?”

安安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看父親。

顧景云就看著她認真的道,“他們會把拐來的孩子遠遠的賣走,確保他們一輩子都回不到自己的家,找不到自己的父母親人。”

安安被顧景云清冷的目光嚇了一跳,似懂非懂的屏住氣息。

“被抓走的孩子會被賣給別人,大多會被送去學藝,不聽話就會被打,不許吃東西,剩下的少部分則會直接被殺雞儆猴”

紅桃嚇了一跳,急忙叫道:“老爺,您怎么能和小姐說這些,萬一嚇到小姐怎么辦?”

安安沒被嚇到,她氣憤的攥著拳頭道:“壞人,打他!”

看,他就知道會這樣,顧景云嘆息的摸著她的腦袋道:“你打不過他們的,所以要是遇到這樣的壞人,你就大聲喊出來,叫父親母親和像我們一樣的大人幫你知道嗎?”

安安狠狠地點頭。

顧景云將她抱進懷里,或許是有了安安的緣故,他的心也柔軟了許多。顧景云抱著安安徑直出門往刑部而去。

等他再從刑部出來時,安安已經躺在他懷里睡著了,迎著驕陽,顧景云糾結了一下。

一輛馬車在他跟前停下,黎寶璐撐著傘下來直接擋在他們頭上,“快上車吧。”

顧景云抱著胖乎乎的安安,上車時差點沒閃腰,黎寶璐笑著扶了一下他,“明日起你還是跟著我一起練武吧。”

顧景云臉黑了一下。

“你來請刑部出手?”黎寶璐收起傘,將安安抱進自己懷里,示意車夫回去。

顧景云甩了甩酸疼的手,點頭道:“京兆尹能抽出的人有限,而誠郡王府的人有所顧慮,那些人販子敢在京城拐走衣著不俗的謝一,其組織不會小。要想連根拔起,就不是京兆尹派出的那幾個捕快能做到的。”

“那刑部答應了嗎?”

顧景云嘴角一挑,“自然,我這個太傅還是有點面子的。”

黎寶璐忍不住抿嘴一笑。

黎寶璐的面子何止是一點,他離開刑部后不久就有官差往保定而去,同時刑部向下面各級地方政府下達了嚴厲打擊人販子的文件。

同時,刑部在京城的線人也開始活動起來,官差們開始找走街串巷的貨郎和小混混們談話。

生活在底層的百姓開始提起心來,然而中層階級以上的人并無所覺,因為這類小事不會被他們看在眼里,同樣也不會傳至他們的耳朵。

一場關于人販子的清洗在悄無聲息的展開。

在各級地方衙門的配合下,刑部,京兆府和城郡王府三拳出力,很快在保定往南去的一條小路上抓到人販子,解救了被拐賣兒童二十一個。

同時,刑部在京城雷霆出擊,一連端掉了兩個違法經營的妓院,在城南平民窟里端掉一個窩藏逃犯的窩點,城東富人區的一個宅院也被官差闖入,抓獲走商若干人。從宅院的地窖小救出八歲以下的孩子九個,以及六個豆蔻年華,長相清麗的小姑娘。

這十五個人長相都清秀俊俏,被特意留在這座宅院里賣往另一條線。

沒想到人還沒送出去就被端了。

這場打擊人販子的行動很快便驚動了內閣,繼而上達天聽,皇帝為此表彰了刑部和京兆尹,朝堂也難得一致口風,都認為刑部干得好。

于是,內閣開始向下簽發文書,著令地方衙門加強打擊人販子力度,杜絕再有拐賣的事情發生。

在此急潮中,沒人留意謝府的嫡長女去莊子里小住了幾天后回家,反倒是誠郡王府抓賊卻意外抓到人販子的新聞成了頭條。

在誠郡王被皇帝嘉獎后,不少人都覺得誠郡王走了運。

不然已經沒落的郡王府怎么就因為協助刑部抓了一伙兒人販子就入了皇帝的眼?

在大家的熱烈討論中,官差押著三輛馬車快速的飛進京城,顧景云很快就收到消息,從人販子手里救出來的孩子回到京城了,同時有一個孩子傷重病危。

那個孩子很快就被送到顧府,顧景云利用特權給他請了太醫。

刑部左侍郎探頭看了眼血肉模糊的孩子,嘆息一聲轉身,“顧大人要找的是這個孩子嗎?”

顧景云突然要刑部打擊人販子當然不能沒有理由,總不能說他心血來潮看不慣人販子,所以就要刑部勞心勞力吧?

那他給出的那些信息又是哪兒來的?

所以只能是他要找一個孩子,而那孩子疑似被人販子拐賣,希望刑部能夠出手幫忙。

同時,他對人販子惱火異常,要對他們實施打擊報復就說得通了。

被打擊報復的人販子已經分崩離析,現在就得找顧景云要找的人了。

之前官差們已經問過孩子,可有人認得顧景云,除了這個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氣的男孩沒法開口說話外,其余人都說不認識。所以刑部左侍郎只能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把人送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