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人販子

黎寶璐看向那女孩,見她衣裳破爛,上面補丁壘著補丁,臉上有些臟,但依然能看出她臉色白皙紅潤,再看她的蔥白一樣的手指,黎寶璐伸手握住她的手,一摸便知她出身富貴人家,而且識字。

見她眼中閃過惶恐,黎寶璐便放柔了聲音問,“你可記得自己的名字,家住何處,父母的姓名?我讓人送你回家好不好?”

小姑娘緊抿著嘴不說話,緊緊地跟在曲維貞身后。

黎寶璐也不強求,對曲維貞道:“你先帶她去梳洗,吃些東西,現在天色也快暗了,替她找父母的事也急不來。”

曲維貞應下,拉了小姑娘就去后院,曲靜翕也行禮告退。

等人走遠了黎寶璐才扭頭問二林,“這小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林躬身回道:“回太太,今早我們才從保定出發沒多久就碰到這個小姑娘,她直接從路邊撞出來,差點撞到我們的馬車。也不停下,爬起來就跑,就好似后頭有什么人追著她一樣。小的見她不似尋常人家的姑娘便多留意了一下。”

二林頓了頓道:“曲小姐和曲少爺應當也是發現了不同,所以才讓小姑娘上車跟我們離開的。”

黎寶璐看向立在一旁的兩位鏢師,“兩位鏢師以為她在躲誰?是山賊,人販子,還是其他人?”

兩位鏢師相視一眼,本不想引麻煩上身,但他們隱約知道黎寶璐的身份,所以沉默了一下還是道:“是人販子。”

“不知二位可愿援手,既是人販子拐人,那就必不可能只拐一人,我現在就去報官,只是官有官道,到底不及你們迅速。”

就是在網絡發達的前世,想要抓住人販子都很難,更別說是在這個一出城便如魚入大海一樣的時代,時間拖得越久,再想抓住人就越難。

而誰也不知道還有多少個孩子在那些人販子的手里。

兩個鏢師都有些猶豫,人販子一般都窮兇極惡,而且彼此都有聯系,如果不能抓盡,漏出一兩個來,回頭報復起來……

他們是鏢師,只接路上的生意,最多也就自己的一條命,不會牽連到家里,可牽扯上人販子就不一樣了,那些人如跗骨之毒,一旦沾上,除非能夠確保可以一網打盡,不然就擺脫不掉了。

黎寶璐似乎知道他們的顧慮,道:“二位放心,不用你們出現在人前,只希望你們能夠給官差提供些信息就行,你們的信息我們都會保密,此事過后,不論事成事敗我都有答謝。”

倆人對視一眼,想到黎寶璐出手一向大方,便狠心點頭道:“好,我們干,只是顧太太一定要對我們的信息保密。”

黎寶璐點頭,“二位放心。”

黎寶璐立即轉身拿了一張顧景云的名帖給二林,道:“將名帖給府尹,自有官差隨你們去保定。”

東風知道他們才回來又要走,立即去廚房里走了一趟,再出來時便給他們包了不少熱騰騰的食物。

兩位鏢師感激的接過,和二林一起上馬車離開。他們是鏢師,路上要保護鏢的安全。

曲維貞和曲靜翕就是他們的鏢,倆人從路邊撿個小女孩回來,而且那小女孩一看就有問題,倆人不可能不小心。

在看過小女孩的穿著打扮和言行后,倆人便已經猜出她是從人販子那里逃出來的。

倆人不敢松懈,緊緊地盯著四周,或多或少都收集了一些信息,加上些許推測,雖然不能立即找到那伙人販子,但追蹤一下還是做得到的。

前提是那些人不出保定城。

不然,一旦出城,外面的大路小路無數,誰知道他們是往哪兒走?

再想追到他們就難了。

但再難他們也要去做,要是做得好,說不定這次回去家里就能起新房子了。

黎寶璐轉身往后院去,曲維貞已經帶著那小姑娘梳洗干凈了,正捧著一塊點心啃,看到黎寶璐進來立即丟下點心起身。

黎寶璐打量她片刻,問道:“你現在愿意告訴我你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了嗎?”

小姑娘低著頭不說話。

曲維貞就拉著她的手道:“你別怕,老師不是壞人,你只要告訴她,她就能幫你回家。”

小姑娘依然低著頭。

黎寶璐眉頭不由一皺,煩躁道:“你若是啞巴,可以寫下來。”

她目光凌厲的看著她道:“我不知你的身份,但也知道你出身富貴,你落到此境地是因為人販子?”

小姑娘手微微一緊,黎寶璐看著瞳孔一縮,便知他們猜對了。她的臉色越發冷凝,“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我對毀壞你的名譽沒有任何的興趣,但我想知道人販子手里還有多少個孩子,他們有多少人,之前落腳于何處,你是怎么逃出來的……你年幼,身嬌體弱卻能逃出來,我想不是僅靠你一人之力吧?那些幫助你的孩子是不是還在等著你回去救?”

“時間越久,他們也就越危險,小姑娘,我現在只想找到那些孩子,事后我可以悄無聲息的送你回家,當你與這事全不相干。”

小姑娘抬起頭來,眼眶微微一紅,緊緊地攥著衣角問,“你說的是真的?”

黎寶璐努力的擠出一絲溫柔,點頭道:“是真的。”

小姑娘松了一口氣,落淚道:“我,我姓謝,乃是謝氏旁支,在家排行一,太太可以叫我謝一,三日前我隨家人去逛廟會,結果被人沖撞與家人分開,就那么一閃眼的功夫就被人迷暈了,我再醒來就在一個小屋子里,里面有十來個孩子……”

“十來個是多少個?”

小姑娘低著頭道:“我當時沒留意,而且有些年紀實在太小,大概有十三四個吧。”

“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小姑娘緊張的扯著衣角道:“第二天我們就被塞進一輛大馬車里出城,我是偷聽見他們說話,知道我們正身在保定,他們要在這里停留兩天接人,然后去天津,從天津坐船離開。我知道,一旦上了船,我再想逃就難了,當中有不少人和我一樣的想法。于是我們約定好在他們未啟程前想辦法逃出去。”

小姑娘低頭哭道:“我當時逃出來時正是凌晨,也不敢停留,直接跑出城門口,幸虧碰到了曲姐姐,不然肯定又被抓回去了。”

小姑娘低頭啜泣道:“不是我不信任太太,而是我,我實在是害怕了。”

黎寶璐沒接她的話,繼續問道:“人販子有幾個?”

小姑娘一頓,低頭道:“我見到的有四個。”

“既然你能出城,那你一定知道你們被關的地方吧?”

小姑娘白著臉沉默半響,見黎寶璐目光炯炯的看著她,她只能點頭道:“我問路時問過,是在一條叫福祿巷的巷子里。”

黎寶璐微微點頭,對曲維貞道:“好好招待謝小姐,謝小姐把你家里的住址寫下,我即刻派人去給尊府送信,相信你家人很快就會來接你了。”

小姑娘松了一口氣,屈膝和黎寶璐行禮道謝。

黎寶璐轉身便走。

小姑娘抬頭看向曲維貞怯生生的道:“曲姐姐,我給你們添麻煩了。”

曲維貞臉上的笑容淡了不少,不復之前對她的親密,但依然笑著安撫她道:“謝妹妹不必擔心,有老師出面,你家人很快就會來接你的。”

小姑娘察覺到曲維貞的變化,勉強笑了一下,“真的要謝謝曲姐姐和太太,對了,剛才進來得匆忙,還未請教太太貴姓呢,事后我一定讓母親備厚禮上門相謝。”

“我老師姓黎,”相比于她的扭捏,曲維貞很是坦誠,“先生則姓顧。”

小姑娘對上曲維貞如星辰般閃亮的眼眸,她微微有些不自在的扭過頭去道:“真得謝謝顧太太。”

曲維貞就扯了扯嘴角,起身道:“你剛出虎穴,一定累壞了,不如先休息吧,我便不打擾你了。”

小姑娘起身送曲維貞出去,轉身時才驚醒過來,聆圣街里男主人家姓顧,女主人姓黎,家里有兩個姓曲的徒弟的只有那一家,而且剛才那位太太好理直氣壯,似乎她只要想管便能插手管人販子的案子似的。

小姑娘臉色一白,想到剛才黎寶璐的反應便知她是洞察了她的心思,所以才那樣疾言厲色。

而曲維貞前后態度變化太大,只怕也……

她捂住胸口踉蹌了兩步,臉色慘白無色,惶恐得幾乎要哭出聲來。

黎寶璐卻沒有功夫去照顧她的心情,在詢問到具體情況后便出府往主街去。

她要找暗部的人幫忙,論找人誰都比不上他們。

她平生最恨人販子,但相比于抓人販子歸案,她更在乎那些還留在人販子手上的孩子。

謝一逃了出來,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被遷怒,現在是否還活著。

已經過去了四個多時辰,如果他們不知道謝一已經進京了還好,一旦知道……

那個后果黎寶璐幾乎不敢想象,也因此她才會對拖拖拉拉,扭扭捏捏,只顧著自己的謝一很是惱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