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忙碌

“黎先生且看,這宅子共三進六院,房屋眾多,且景色怡然,拿來辦學最好不過,就算是以后不辦學了也可拿來做別院,這附近都是家資頗豐的人家,環境清幽……”中人邊窺著黎寶璐的臉色邊笑道:“而且這房子售價也不高,僅三千五百兩而已。”

黎寶璐微微搖頭,“我并沒有買房的意思,我只想租。”

中人聞言微微失望,轉而道:“若是租,這房子一個月須十五兩,且房屋修繕的費用得您出。”

“我若是長租是否可以便宜些?”

中人也知道黎寶璐租著房子的用途,思索了一下道:“小的可以和房東提,卻未必能砍下價來。”

黎寶璐一笑,“您盡力就好。”

這棟房子的地理位置和格局都不錯,黎寶璐對此很滿意。但要她買下來她還真不怎么不愿意,以后技校有可能會換位置,而她只對家有執念。

對別院等地產不太感冒,就是買下來也是荒廢或是租出去。

荒廢且不說,就是出租,收回來的租金也不會有多少。

所以黎寶璐的意向本就不是買房,看過房子,提了一些要求后黎寶璐便離開。

顧景云正牽著安安慢悠悠的走來,安安的手上抓了一串糖葫蘆,看到母親便咧開嘴笑,伸長了手把糖葫蘆湊到她嘴邊,“吃,吃……”

黎寶璐笑著將她抱起來,“你吃吧,娘親不愛吃甜的。”

安安就抱了糖葫蘆開心的啃了一口,偏頭看到父親,這才想起她還沒讓過父親,連忙把啃到一半的糖葫蘆伸到父親嘴邊。

顧景云臉色一青,避開笑道:“你吃吧,爹爹也不愛吃甜的。”

才怪!

黎寶璐瞥了他一眼,知道他是潔癖的毛病又犯了。

黎寶璐把閨女塞進車里,捅了捅他的腰道:“那是你閨女,而且你可以從最后一顆往上吃。”

顧景云假裝沒聽到,正色的坐在車上,扭頭跟安安道:“天氣熱,明兒爹爹帶你去游湖,我們去摘蓮子好不好?”

安安高興的大聲應道:“好!”

顧景云便瞟向黎寶璐,看,閨女她不介意。

“陛下不是讓你修書嗎,你準備得怎么樣了?”

“修書不是一日兩日便能做好的事,不急于一時。”

“可我忙啊!”所以能不能好好的在家過暑假,不要三天兩頭的出去玩了?

顧景云瞥了她一眼道:“你可以找人幫你。”比如我。

黎寶璐讀懂了他的言下之意,立即抱著他的胳膊道:“那景云哥哥,你可以幫我嗎?”

“不可以,”顧景云嚴肅的道:“年前我們交給書局的那些書已經快要印刷好了,我打算將左右兩家鋪面也買下,打通建成一家大書局,可任人進店借閱書籍。而且有些書小眾,印刷不合算,我決定請人抄錄。來看書的貧寒學子都可以賺這一份辛苦錢。”

黎寶璐一呆,“你不愿意幫我?”那你干嘛還引誘我說這樣的話?

顧景云斜睇了她一眼道:“我只是告訴你,我近來也很忙,抽不出時間來,但如果你求我的話,說不定我會先放下自己的事。”

“……”黎寶璐定定地看了顧景云半響,然后瞄了一眼正坐在墊子上認真的啃著糖葫蘆的女兒,伸手抱住他的胳膊,臉趴在他的肩膀上道:“景云哥哥,你幫幫我吧~~”

顧景云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翹,看著她不說話。

黎寶璐磨了磨牙,正想著再接再厲時,安安就丟下吃得只剩下一條棍子的糖葫蘆撲過顧景云的懷里,學著母親巴巴的看著父親,“爹爹,幫幫我吧~~”

顧景云面色大變,眼疾手快的拎住她的衣領,但還是晚了,顧景云的衣服上印了兩個小爪子印。

黎寶璐見狀不由哈哈大笑起來,抱過迷茫的閨女給她擦手,在她臉上吧唧了一口,夸道:“安安做得好,以后你要常這樣和父親撒嬌知道嗎?”

顧景云哭笑不得的脫下外裳丟到一邊,但還是覺得渾身難受。

等回到家顧景云便趕緊讓人水來沐浴。黎寶璐喂安安喝過水便哄著她午睡。

等她睡著后才去找顧景云。

顧景云正披著濕頭發,只著里衣盤腿坐在榻上。看到她進來便招手道:“你過來看,這是我設計的書局格局。”

黎寶璐走到他身邊坐下,探頭看了一眼后問,“隔壁鋪子的東家已經答應把鋪子賣給你了?”

聆圣街的鋪子一向搶手,就算他們的鋪子在街頭轉彎處,但人流量也不小,當初能買下那間書局已是運氣。

“好運氣不能時時有,所以這次我打算憑借實力拿下。”

“嗯?”

“我們用錢砸。”

黎寶璐:“……我們很有錢嗎?”

“比他們少,”顧景云含笑道:“不過買這兩個鋪子不用金銀,可以用別的東西。”

“比如……”

“比如府庫里收的珊瑚樹和那本描摹的《蘭亭集序》。”

“珊瑚樹也就罷了,《蘭亭集序》不是贗品嗎?”

“雖是贗品,但也是有價值的贗品,”顧景云道,“我們家書局左右兩位鄰居,一位愛珠寶奇珍,一位愛古玩字畫,而這兩樣我最是不缺。”

他缺的是錢和不動產。

“用一株珊瑚樹換一個鋪子咱虧不虧?”

“不虧,咱選一棵小一點的送去。”

“那《蘭亭集序》那位要不要再添點東西?”到底是贗品,黎寶璐覺得有點心虛。

顧景云就點了她的鼻子道:“真是傻瓜,若真是王羲之的真跡,那可是無價之寶。被說是一家店鋪,就是他用整條街的店鋪來換都未必換得走。這本《蘭亭集序》雖是描摹本,卻也出自名家之手,等閑也需二三千兩,他可不虧。”

黎寶璐咂舌,轉了轉眼珠子道:“景云哥哥,我們以后多寫一些字,多畫一些畫,然后都存起來留給后人,千百年后這些也都能成為古董,這可比金銀珠寶還值錢啊。”

顧景云忍不住失笑,“真是個傻丫頭。”

黎寶璐一臉認真,“我是認真的。”

黎寶璐說干就干,正巧他們每天都要練字,以前都是正面練完字,背面拿來做成草稿,她和曲維貞姐弟拿來做算學草稿等。

但現在她會挑選一番,把倆人寫得還不錯的字收起來放好,剩下的才拿來做草稿。

顧景云看著失笑搖頭,但還是任由她去了。還特別配合的給她畫些畫存起來。

畫著畫著就把家里的風景給畫得差不多了,黎寶璐不滿足,就抱了安安給他當模特讓他畫。

顧景云眼睛一亮,打開了另一個娛樂方式,他開始大量的畫人物。

安安在草地上打滾的畫,攆貓捉蝶的畫,還有吃飽了挺著小肚子躺在躺椅上的畫,活靈活現,可愛不已。

何子佩偶然看見愛得不行,把所有畫都搜刮回去和秦信芳一起欣賞,沒兩天秦信芳便也開始提筆給妞妞畫,更多的時候是把妻女一起畫進畫里。

除了安安,顧景云畫的最多的是寶璐,不過這部分畫他從不拿出去給人看,而是自己收起來。

黎寶璐則負責在畫好的畫上題字做注解。

夫妻倆玩得不亦樂乎,差點把書局和技校的事給忘在了腦后。

好在顧景云對左右鄰居的喜好了解得很透徹,兩樣東西一送出去,兩家鋪面很快就轉到了顧景云名下。

書局開始關門裝修,期望能夠在開學之際重新開張。

而黎寶璐要租的宅子也終于談妥,最后以一個月租金十三兩達成協議,不過東家要求黎寶璐一次性支付三年的租金。

這也是對方在租金上讓步的要求。

黎寶璐略一思索便答應了。

倆人在暑假收假前做成了這兩件大事,清閑下來后才后知后覺的發現他們兩個的徒弟好像比預定的時間回來晚了。

這都快要開學了竟然還未回來。

黎寶璐道:“要不要派人去看看?”

顧景云搖頭,“再等兩日吧。”

兩日后曲維貞和曲靜翕依然沒有消息,就是顧景云都忍不住蹙眉了。再有三天書院就開學了。

“周大他們正好在京,明日我讓他們去看看。”

黎寶璐微微點頭。

第二天顧景云一早便去柳兒胡同找周大幾人,本以為要等一兩日才有消息,誰知道當天下午周大就跟著二林他們回來了。

周大回稟道:“小的還沒到保定就在路上碰見他們了。”

曲維貞和曲靜翕此時又瘦又黑,從車上跳下來給顧景云和黎寶璐磕頭,“讓先生和老師擔憂了。”

黎寶璐將人扶起來,看向車廂笑問,“你們還帶了朋友回來?”

曲維貞和曲靜翕臉色一紅,忙將車簾掀開,把里面的小女孩牽下來,“老師,這是我們在路上救的。”

小女孩怯生生的躲在曲維貞的后面,眨著一雙眼睛看黎寶璐。

黎寶璐一怔,問到:“這是誰家的孩子,怎么被你們救的?”

“不知道,就早上在路邊撿的,問她她什么都不說,但她很害怕,似乎是后面有人要追她。”曲靜翕道:“我和姐姐看她可憐就把她給帶上了,想著到了京城再給她找家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