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抓周

下了水安安就不愿意起來了,感覺到父親托著她,她興奮得直拍水,兩只小丫子“啪啪”的打著水,濺了顧景云一頭一臉。

顧景云微微閉上眼睛,一個看不出安安就自己飛了出去,一旁的黎寶璐眼疾手快的抓住閨女的手臂將她拉起來,這才沒讓她沒進水里。

安安根本不知危險,興奮的咯咯直笑。

黎寶璐頭疼,“這小王八蛋到底要玩到什么時候?”

顧景云擦了一下臉上的水,循聲看過去,一下便愣住了。他這才發現寶璐身上的里衣濕透后粘在身上,透出肚兜上的梅花圖紋,同樣的,身體曲線畢露無疑,比不穿還要誘惑人。

他臉色微紅,移開目光道:“溫泉水雖兌過,但也不能泡得太久,再過一會兒就把她抱起來吧。”

顧景云轉身上岸道:“我先去換身干凈的衣裳,一會兒你把她遞給我。”

黎寶璐應下,帶著安安繼續在池子里玩。

一刻鐘后顧景云穿戴后進來,手里拿了一條小毯子。

黎寶璐這才不顧安安的哇哇大叫,將她塞進小毯子里擦干凈。

見她掙扎著還要下池子,黎寶璐就板了臉道:“你要再鬧以后我就不帶你來玩了。”

安安委屈的嘟嘴看著母親。

黎寶璐摸著她的腦袋嚴肅的道:“水不能玩太久,你今天已經玩得夠久了,一會兒就是你午睡的時間”見閨女癟了嘴要哭,黎寶璐就瞪眼道:“你要是哭,我以后就再也不帶你來玩了。”

安安已經能聽懂簡單的話了,聞言一嚇,又被眼淚給憋回去了。

黎寶璐滿意,把她交給顧景云帶下去。

這個池子是在室內,但不在水里還是冷得很。

黎寶璐又滑進了水里,打算等過了那個寒勁兒再起身換衣服。

只是她才起身還未來得及換衣服顧景云又進來了,直接用一張大毯子包住她,抱起她道:“我們是來泡溫泉的。”

說罷抱著她便去溫泉池子。

黎寶璐目瞪口呆,“安安呢?”

“她睡著了。”顧景云輕笑道:“我讓人熱了羊奶給她喝,結果她才喝兩口就抽泣著睡著了。”

黎寶璐不由牽掛起來,“萬一她中途醒來找不見我們怎么辦?”

走近溫泉便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顧景云感覺到熱氣便把寶璐放下,丟下毯子便伸手撥開她的里衣,沙啞著聲音道:“放心,她今天玩得很累,不睡到傍晚是不會醒的。”

顧景云再次覺得有孩子也未必是好事,一個都如此纏人了,再來一個可如何是好?

顧景云將寶璐抱進溫泉里,夫妻倆這一泡就是一個時辰,等寶璐被顧景云抱回房時,已經睡得差不多的安安差點醒過來。嚇得顧景云放下寶璐就去哄她,將人又重新哄睡后,這才抱住寶璐躺倒在床上,感嘆道:“帶孩子可真累啊。”

黎寶璐心有戚戚焉的點頭,幸虧他們家是高產階級,買得起下人,還養得起教養嬤嬤,不然給他們夫妻倆帶或是師父和婆婆帶,他們一定會瘋魔的。

也幸虧現在的勞動力很廉價,不然在現代,他們再高產也很難請得起這么多下人。

夫妻倆鬧騰了半下午,依偎著一起睡過去,正睡得香甜時黎寶璐就夢見自己被一塊大石頭壓著,睜開眼睛便發現回到了前世地震發生之時。

她胸口處壓著一塊大石頭,伸了手才想把它推開,突然一陣地動山搖,“砰”的一聲一塊石頭又砸下來,直接砸在她肚子上,嚇得她“刷”的一下睜開了眼睛……

黎寶璐滿頭冷汗的瞪著頭頂上的蚊帳看,半響才回過神來剛才還是在夢中,她并未回到前世。

她低頭一看便知自己為何會做噩夢了,安安整個胖乎乎的身子趴在她胸前,也不知夢見了什么,那腳一踢一砸正好踢中她肚子。

黎寶璐呼出一口氣,將安安小心的移到旁邊揉了揉胸口,這小妮子現在也不知有多少斤了,壓得她差點喘不過氣來。

顧景云正側著頭沉沉的睡著,黎寶璐看看閨女,再看看丈夫,果斷的翻身靠著丈夫睡覺。

安安砸吧了一下嘴巴,在床上拱了拱,迅速找了個舒服且溫暖的位置繼續沉睡。

一家三口在農莊里過得就是這么自在的日子,早上到莊子里走走,吃了午飯休息一下去泡個溫泉,然后午睡到下午,醒來后或是看書彈琴,或是到莊子里松土勞作。

待用過晚飯,顧景云便彈琴,黎寶璐就練劍給安安這個小觀眾欣賞。

等夜深,大家再次困后便洗洗上船睡覺。

要不是安安的周歲快到了,顧景云覺得一輩子和妻女在這樣在莊子里渡過也不錯。

然而秦信芳的一封信來還是讓他按下了這個念頭。

秦信芳來信告訴顧景云,安安要滿周歲了,他應該回京了,再有太上皇想要修一套涵蓋大楚地理人文的書籍,翰林院掌院推薦了顧景云。

沒有意外的話,這一次顧景云會作為主修人員,這意味著他在翰林院有了正經事要做。

顧景云沖美夢中醒來,只能親吻著寶璐低聲道:“我們將這個莊子好好的修建一下,以后我們就來此養老如何?”

黎寶璐也很喜歡保定的這個溫泉莊子,聞言點了點頭。

顧景云嘴角微微一挑,心里立時便有了計劃。

但這些事并不急于一時,畢竟他和寶璐現在還年輕,距離養老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呢。

顧景云帶著寶璐和安安啟程回京,從保定到京城,坐馬車只需大半天的時間。

早上出發,傍晚便能到達京城。這一次他算好了天氣,路上又很順利,所以一行人比預定的時間還要更早的進城。

回到府中,曲維貞早領著曲靜翕候在門口了,顧景云掃了一眼人群沒看見他娘和師父,不由扭頭問曲維貞,“你師公他們呢?”

“先生和老師走的第二天,師公就帶著師婆走了,”曲維貞還補充道:“就他們倆人,還只帶了兩個包袱,不過師公說他們不走遠就在京郊,到了時間他們就會回來的,讓先生和老師不用擔心。”

顧景云扭頭冷淡的道:“我不擔心。”

黎寶璐也不擔心,她覺得有她師父在,那倆人是不會出事的,就是出事多半也能化險為夷,所以很放心的給她閨女準備抓周所用的東西去了。

抓周禮是大禮,顧景云沒想委屈他家閨女,于是將一眾親朋都給請了。

安安已經能顫顫巍巍的站起來走兩步了,黎寶璐沒有提前訓練她,而是想要看看她在抓周禮上到底會抓什么東西。

黎寶璐自認準備的東西已經夠齊全了,可是何子佩和秦文茵回來一看直接就將她和顧景云準備的東西全撤下,換上了她們準備的。

黎寶璐看得目瞪口呆。

何子佩就教育她道:“給孩子挑的東西得要小巧,顏色還得鮮艷,最好能夠成套,瞧你和清和準備的那些東西也好意思拿出來擺,我和你婆母現在準備的這一套你收好,等以后再添些就可以給下一個孩子抓周用了。”

黎寶璐木木的點頭,她和顧景云費盡心思準備的東西的確比不上她們準備的好。

果然,孩子的事還是應該多問問長輩,有時候經驗更重要。

二月初四就是安安的生辰,顧景云早早的起床布置好一切,黎寶璐醒來只要把安安打扮好就行。

賓客們巳時上門,兩邊巳正便抱著安安出去。堂屋的地上用幾長桌子并了個臺子,上面鋪著毯子擺滿了東西。

黎寶璐抱著安安才出現,賓客便笑著圍上來,善意的看著安安道:“一會兒可要選個好東西讓你父親母親樂呵樂呵。”

安安從不怕生,看到這么多人圓溜溜的眼睛里不見害怕,反而更加興奮,轉著眼珠子四處看。

黎寶璐就將她放在毯子上,笑著哄她道:“安安,去選一樣你最喜歡的東西。”

安安猛然間看到臺子上有這么多東西,都快高興瘋了,也不管母親說什么,坐在毯子中央就開始往自己懷里扒拉東西。

于是賓客們就看到一個滿身著紅的小孩撅著屁股在臺子上轉著扒拉東西,把所有的東西都掃到太子中央后就坐在那里抱著東西自娛自樂的玩了。

大家不由抽了抽嘴角,安安這樣子一看就是沒經過訓練的,今天她要是不選出一樣東西來,難道他們要一直在這耗著看她?

就在大家猶豫著是不是要等她拿起下一樣東西把玩時迅速的定為她的抓周東西時,黎寶璐走了上前,彎腰看著安安道:“安安,這么多東西你喜不喜歡?”

安安高興的點頭,咧開嘴對母親笑。

“但是這么多東西你只能選擇一樣。”

安安的笑臉就垮下,委屈的看著母親,直接趴在玩具上倔強的看著她。

黎寶璐就笑道:“你要是乖,娘親就讓你選兩樣,你要是不聽話,娘親就隨便給你拿一樣了。”

“這些東西都是舅婆的,你要想要得事后問舅婆要,現在你要選一樣自己最喜歡的出來。”

見女兒懵懂,黎寶璐就將這句話重復了三遍,又指著何子佩一字一頓的和她解釋,半響安安才眼睛一亮,快速的從玩具堆里扒拉出一把木劍和一支筆抱在懷里。

黎寶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