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驚艷

蘇總管看著德總管認真的道:“也不要多管。”

說罷背著手離開。

德總管愣愣的看著蘇總管的背影,蹙了蹙眉,有些鬧不明白他為何要說這番話。他仔細回憶了一下最近的事,并沒有找出他做錯了什么。

德總管疑惑著回轉,歐陽尚書正在殿中和皇帝說話。

德總管悄悄的進去,站在皇帝身側低頭聽宣。

他雖低著頭,卻一直留意著殿中的動靜,這是宮中每一個能活下來到勤政殿伺候的內侍和宮女都學會的技能。

而德總管身為總管太監,這一招更是駕輕就熟,雖然低著頭,他卻能看到站在殿中的歐陽尚書,殿中的每一個動靜,甚至皇帝的表情他都能偶爾偷窺一眼。

不經意間,他就掃到了御案上的酥酪,碗中的酥酪已經用完,一旁放著的是他沏上來的濃茶。

德總管心臟微跳,還來不及深思就聽歐陽尚書嘆息規勸道:“陛下,國事雖重,但您的身體也很重要。微臣觀您臉色不佳,可是休息不好?”

皇帝笑道:“這幾日是忙了些,過了些時日就好了。”他拿起桌上的折子遞給德總管,轉移開話題道:“既然愛卿也同意了,那就讓禮部準備吧,朕讓人擬旨發下。”

德總管立即回神,皇帝這是答應給顧太太誥封了。

想到剛才蘇總管的提點,再想起他偶然間聽到的消息,德總管立即笑著接過折子弓著腰遞給歐陽尚書。

別人或許不知道,他卻是得到過消息的,蘇總管能夠到太康宮去榮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顧景云曾經和太上皇提過一句話。

否則,蘇總管他再有資歷,年紀大了,他還是得出宮榮養。

他存下再多的錢,等出了宮,他也只是個失勢的閹人罷了,年老體衰之時,誰能伺候他?

焉知那些請來的下人不會虐待他,搶他的錢,甚至要他的命?這樣的事在太監中可不少見。

所以內監最熱衷收干兒子,尤其是疼寵有血緣的后代,不僅是因為不能傳宗接代的執念,更是想著老來有依,等到他們走不動,起不來時有人能夠做床前孝子,伺候他們吃喝拉撒。

可以體面的死去,更有人摔盆打幡,到了地下不會連個燒紙錢的都沒有。

不管他們生前在宮中如何得寵,出了宮大家就都一樣了。

體面的,如蘇公公這樣的,出宮時還能得賞座小院子,派個小太監伺候著。

但這同樣不保險,人出了宮,誰還會記得他這個快要死的老太監?

是顧景云在蘇總管出宮之際和太上皇提了一嘴,太上皇這才讓蘇總管留在太康宮養老,依然做總管太監,卻諸事不必管,只管在太康宮里榮養,偶爾陪太上皇說說話,散散心就行。

趁此機會,蘇總管收了一個小孩做徒弟,又讓他拜自己為干爹,帶在身邊跳腳,而以前收的徒弟都放了出去。

他在宮里,有徒弟們照應著,又有以前的人脈在,還有跟太上皇的感情在,誰敢怠慢他?

而身邊又有心思還純善的干兒子伺候著,他這一生還有什么可遺憾的?

可以說,蘇總管的現在就是德總管及宮中眾多太監努力的終極目標。

德總管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蘇總管之前的那番話明顯是在提點他,他之前并不知自己哪里做錯了。

但現在看著皇帝桌上的那杯濃茶和那碗已經空了的酥酪,再聽歐陽尚書讓皇帝保重身體的勸誡,他哪里還不知道自己犯了何錯?

他錯在沒有盡到一個奴才的本分上!

作為一個奴才,主子的最高利益才是他的目標,可惜之前他并沒有看透這一點,更沒有看到陛下的最高利益是什么。

德總管將折子遞給歐陽尚書,然后緩步倒退,自然的上前端起皇帝桌前的濃茶,退下換了一杯杏仁茶。

才剛喝完牛奶,現在又喝熱熱的杏仁茶,皇帝感覺更困了,他不由揉了揉額頭。

歐陽尚書很有眼色的起身告辭,表示禮部會很快就準備好太傅的賞賜,及給新封的誥命的衣冠首飾的。

等歐陽尚書退下,德總管才上前對皇帝輕聲道:“陛下不如到里間躺一下,這奏折總是批不完的,并不急于一時。”

皇帝微微蹙眉。

德總管想起之前蘇總管勸誡的話,又柔聲道:“陛下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該想一想太上皇和太后,若他們知道您累著了,那心里該多擔憂啊。”

皇帝這才起身,“那朕去躺一會兒,你看著時間,兩刻鐘后叫朕。”

德總管滿口應下,連忙去給皇帝鋪床。

兩刻鐘后,德總管想了想便上前輕輕地叫了皇帝一聲,見他翻了個身繼續睡便退下了。

皇帝這一覺直接睡到了晚上,他醒來看到外面漆黑一片,立時臉都青了。

德總管跪在地上道:“陛下實在是太累了,奴才實在是不忍深叫,所以……”

皇帝甩袖道:“下去領罰。”

這樣陽奉陰違,不懲不足以效尤。

德總管領了板子,卻還是總管,他暗暗松了一口氣。

對顧景云的事,皇宮和六部從不敢怠慢,尤其是對顧景云著急的事,大家更不敢慢,生怕他會來找麻煩。

所以御前行走的翰林很快根據皇帝的意思擬好圣旨,第二天便交給皇帝蓋章,再找一隊內侍和侍衛去傳旨就行了。

皇宮的動作快,禮部也同樣不敢怠慢,內侍們才去顧府宣旨,他們就上門通知顧府,顧景云和黎寶璐制作補服,誥命服和禮服的布料配飾等都送到了織造坊,他們只要等著人上門來量體裁衣就行。

黎寶璐就驚詫的瞪大了眼睛,“這么快,皇帝封賞了這么多人,我還以為要排隊很久呢。”

禮部官員:是要排隊很久啊,不過陛下親自過問,誰敢排在你們前面?

而且太太您真的沒看見您背后的顧大人正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嗎?

在顧景云的虎視眈眈下,禮部官員笑著撒謊道:“今年織造坊不忙,去年又招了不少繡娘,所以不忙。”

黎寶璐“哦”了一聲,也不知是真相信了,還是假相信,反正很是高興的接了單子,表示他們明天一定在家等人上門丈量尺寸。

顧景云滿意的親自送禮部官員到門口,“既然織造坊不忙,那本官親自出錢,內子的誥命服和禮服多做兩套吧。”

禮部官員滿心是淚,但依然笑著應下了,“顧大人放心,下官一定監督繡娘們盡快將衣裳做好。”

織造坊隸屬于戶部,江南織造坊出品的布料都屬精品,除了供應宮里,每年售賣出去所得的利潤皆入國庫。

而京城織造坊則主要負責皇宮的服飾和官員,誥命夫人們的補服,誥命服和禮服等。

當然,不是所有官員的補服都由他們做,大部分的官員都是從禮部拿了布料和銀子自己找有朝廷許可的鋪子做。

但三品以上的官員大多是交給織造坊來做,顧景云要做的是太傅的補服和禮服,黎寶璐也是一品誥命,當然是由織造坊來做。

而織造坊里的繡娘則是匯聚了手藝最優秀的一批,她們做出來的衣裳自然更好些。

黎寶璐收到衣服時就驚艷了一下。

顧景云捏了捏她的手道:“去換上給我看看。”

一品誥命服是正紅色,上面的圖案則是用金黃和黑色兩種線繡成,富麗堂皇,莊嚴。

黎寶璐去換上衣服,顧景云坐在外室等著,揮手讓紅桃去幫忙。

誥命服很是繁復,好在有紅桃幫忙,黎寶璐很快就穿戴好。

紅桃一抬頭就看到太太嫣紅的臉頰,不由微微一愣。她退后一步打量太太,眼中閃過驚艷,“太太,您真好看。”

黎寶璐忍不住抿嘴一笑,紅桃一下就看呆了,她呆呆的道:“就好像桃花盛開一般。”

黎寶璐坐到梳妝臺前,笑道:“我還以為你會說像牡丹花一樣呢。”

紅桃就看著她的臉頰,搖了搖頭道:“太太,您的臉色艷如桃李,真的很像桃花盛開之時。您若是出去,老爺也一定會看呆的。”

黎寶璐眼中閃過光芒,扭頭道:“去把禮部送的首飾匣子一并拿來,既然船上了誥命服,那便連首飾也帶上吧。”

紅桃笑著應了一聲,倆人折騰了小半天才把頭發弄好,將鳳釵插上。

黎寶璐呼出一口氣道:“太費時間了,再好看我也不會常穿。”

紅桃眼中閃過惋惜,“太太還是適合盛裝。”真是太好看了。

黎寶璐笑了笑,轉著眼珠子道:“走,我們出去讓他們看看。”

紅桃笑道:“我給您打簾子。”

倆人相攜而出,簾子才被撩開,顧景云便放下茶杯抬起頭看過來,待看到俏生生立在門口對著他抿嘴而笑的寶璐時他便忍不住心中劇跳,不由失神的看著她。

安安被青菱扶著走進來,一抬頭就看到母親,一時愣住,然后“哇”的一聲大哭起來,掙開青菱的手就要撲向父親。

愣住的顧景云立時回神,連忙一把接住閨女,呆呆的看向黎寶璐。

黎寶璐也顧不上勾引顧景云了,連忙提著裙子就飛奔過去,著急的問道:“安安怎么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