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吃醋

黎寶璐將心底深藏的最后一個秘密也坦白了,夫妻之間更顯親密。

倆人如膠似漆起來,就是年紀還小的曲維貞和曲靜翕都主動抱安安出去玩,給師父師母更多的獨處空間。

能夠出去玩,安安自然開心,興高采烈地跟著去了。南風和紅桃嚴陣以待,跟在后面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盯著三個孩子,生怕一個錯眼就被人給拐走了。

安安跟著師兄師姐,不到三天就把聆圣街逛了一圈,對外面世界的抵抗力加強,不是那么渴望了,這才發現父母竟然忽略了她。

安安對此表示很不滿,因此曲維貞再拿話哄她出去玩時,安安就坐在父母中間不動,連眼神都沒給她一個。

曲維貞看看弟弟,又看看真低頭各自看書卻自成一個世界的老師和先生,果斷的拉著弟弟跑了。

算了,這是他們的家事,安安還是讓老師和先生去哄吧。

顧景云正在看禮記和皇室禮儀的手札,皇帝禪位,太子即位的禮儀由他負責,禮部的官員已經忙瘋,只給出了流程,根本抽不出人來教授太子禮儀。

何況禪位是古禮,多少年沒有的盛典,禮部沒有前例可循,只能尋找古籍一點一點的將流程補滿。

禮部尚書要給皇帝培訓禪位禮儀,一個人已經忙瘋,太子那里自然顧不上。

內閣本來正想著要不要開會給太子指一個指導老師,誰知道他們還沒開會,太子就自己解決了。

他有老師,有不解的地方問他就是。

于是顧景云就得給太子培訓了。

禮儀從來不是單一可以形成的,顧景云只能去找歐陽尚書,問清他要教皇帝的禮儀,他這邊才好接上。

論之奉,學識之廣,滿朝文武只怕無人能及顧景云。禮儀這種枯燥的東西一般很少有人會深入的去研究,因為禮儀只要夠用就行。

但顧景云就是翻過這類古書,而且不巧給記下了。歐陽尚書見顧景云不落分毫,欣賞他的同時不免覺得自己學藝不精,好歹他也是禮部尚書,在相關知識上竟然不能優于他,實在是太傷心了。

但這也從正面證明了他的能力,朝中大臣對他負責太子的即位禮儀都很放心。

顧景云查到自己需要的東西,掃過一遍后隨手拿起一張書簽夾在書上便探頭去看寶璐看的書。

寶璐正津津有味的看一本游記,顧景云見她看得眼角眉梢都揚起來了,眼睛亮得發光,便不由笑道:“想去嗎?”

書中記載的是關外的風光,草原遼闊,牛羊成群,每年秋末草原上的野黃羊儲存肥膘準備過冬,此時獵上一只整個火烤,刷上野外尋來的蜂蜜,烤得金黃時用刀削了薄薄的一片

黎寶璐正看到此處,雖然才吃午飯,但還是口水分泌,很想很想吃。

所以顧景云一問她便毫不猶豫的點頭道:“想去。”

顧景云便輕笑道:“那明年我帶你去。”

“秋天的時候?”

“對,秋天的時候。”

“可那時書院已經開學了。”

顧景云卻笑道:“我們請假去,不然就辭職吧。”

黎寶璐:這才是真任性啊,為了一次旅行就把工作辭了。

安安看看父親,又看看母親,眼見著倆人越來越靠近,而她明明就坐在他們中間,倆人卻硬是沒看見她。安安立時氣得大叫,揮舞著拳頭“嘰里呱啦”的說了一通。

顧景云微微分開距離,這才看到夾在倆人中間的安安,他微微蹙眉,問道:“安安怎么在這里?”

安安奇跡般的聽懂了這句話,“哇”的一聲就哭出來。

顧景云嚇了一跳,連忙丟開書去哄她,“怎么了,怎么了,怎么突然哭起來了?”

黎寶璐又好氣又好笑,抱著她哄道:“是不是生氣父親和母親不理你,只顧著自己說話?”

安安的哭聲小了一些,但依然哭得很傷心。

“好了寶貝不哭了,以后爹爹和娘親不會再忽略你了好不好?”

安安的哭聲又小了些,但還是眼睛通紅的抽噎著。

顧景云也看明白了,無奈的俯身抱了抱她道:“你是爹爹和娘親的寶貝,我們怎么會忘記你呢,只是剛才爹爹和娘親在說很重要的事,這才沒留意到你,安安原諒爹爹和娘親好不好?”

安安這才慢慢停止抽泣,認真的看著父母用自己的兒童語言“嘰里咕嚕”說了一通,顧景云認真的點頭,也不管聽懂沒聽懂,一個勁兒的保證道:“爹爹和娘親以后不會再忽略你了。”

但這是不可能的。

倆人情意綿綿時總是會忘卻周圍的人和事,自然而然的就沉浸在自己的話題中,不免就忽略了其他人。

就算顧景云和黎寶璐已經一再注意,有時候還是會暫且忽略呆在他們中間的安安。

而孩子一向敏感,父母的注意力一轉移,她立刻就感覺到了。

見父母都不再關注自己,安安便哇哇大叫起來,為此,她還不樂意再一個人睡自己的小床,而是爬上大床睡在父母的中間,不論父親怎么哄她都抱緊母親的脖子不動。

顧景云第一次覺得有孩子也不怎么好。

安安整個小身子都掛在母親身上,將腦袋埋在母親的脖子里,不管父親怎么在她耳邊嗡嗡嗡的說話,她一概不理。

顧景云瞪著眼愣了半響,黎寶璐見狀有些幸災樂禍的道:“我們就帶安安一塊兒睡吧。”

顧景云磨了磨牙,躺下道:“睡吧。”

安安自覺打贏了一場仗,開心的躺在父母中間,側身抱著母親的胳膊,小腳卻直接放在顧景云的胸口,腳丫子一下一下的頂著父親。

顧景云無奈的握住她的小腳丫子,輕輕地有節奏的拍著她的小腿。

安安漸漸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就發出綿長的呼吸聲,顧景云探頭一看,小妮子已經睡著了。

他松了一口氣,見寶璐垂著眼眸也要睡著,他便無奈的搖了搖頭,俯身在母女臉上各親了一下,將安安睡覺的姿勢調整好,這才正對著她們躺下睡覺。

安安一向早醒,天還未亮她就睜開了眼睛,就著還未燃盡的燭火看到躺在身邊的父親和母親,安安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活潑的轉身摳了一下母親的鼻子,然后又把腳丫子架在父親的臉上。

黎寶璐翻個身繼續睡,顧景云卻蹙著眉頭醒過來。看到女兒樂滋滋的模樣他便不由頭疼。

或許舅母說得對,他得讓安安跟嬤嬤一塊兒睡才是,這孩子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機靈,越來越懂事了。

顧景云看了一眼寶璐,將安安一把抱過來,點著她的鼻子低聲道:“醒了就要輕聲些,你母親還要睡呢,可不能吵醒她。”

“啊?”

“我們安安是乖孩子,已經長大知道體諒大人了是不是?我們現在安靜一點,等天再亮一些再起床好不好?”

“啊!”

“好,現在我們就乖乖睡覺。”

顧景云把安安抱進懷里哄了哄,察覺到懷里的人漸漸安靜下來,顧景云心頭不由一松,低下頭去看她,一下便對上她亮晶晶的雙眼。

顧景云:

顧景云默默的收回拍著她后背的手,淡然的問道:“你這么還沒睡著?”

“啊?”

“你在看什么,連道聲兒都沒發出?”

“啊!”

顧景云頭疼,問道:“你都快滿周歲了,怎么還不會說話?”

安安以為父親在和自己玩,高興的咧開嘴巴,大聲的回應道:“啊啊!”

顧景云敗北,認命的抱著越來越活潑的閨女起床,以免把黎寶璐吵醒。

等顧景云披著衣服把安安抱出內室,背對著倆人的黎寶璐就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翻身拽著被子把整個人埋進去,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后徹底睡死過去。

為了早日能過“二人世界”,顧景云不得不表示出對安安的高度重視,總算是給了她足夠的安全感,在跟父母睡了幾個晚上后,小妮子覺得還是自己的小床比較寬敞,比較舒服,總算是不吵著鬧著跟父母一起睡了。

顧景云松了一口氣,黎寶璐就感嘆道:“所以不能疏忽了孩子,別欺負他們人小不懂事,他們心里明白著呢。”

“所以你別聽舅母的,等安安再大點我們再要第二個孩子,現在要她一定會覺得我們疏忽她的。”而且,一個孩子他就已經頭疼了,再來一個他可怎么辦呢?

黎寶璐深以為然的點頭,她也一直算著安全期呢,而且顧景云有時候還吃著藥,她覺得安全性還是挺高的。

顧景云暫時沒有給安安添弟弟妹妹的打算,所以一直躲著何子佩,生怕她再提起生孩子的事。

一直到年節時避無可避。

今年除夕沒有宮宴,而初一是皇帝的禪位大典,所以今年除夕秦顧兩家一起過。

大年二十九顧景云便帶著一家人和兩個徒弟往秦府去,他們的馬車才進入秦府,妞妞便歡呼著從內院跑出來和曲維貞抱在一起,然后就手拉著手跑到安安面前逗她,“安安,叫一聲表姑給我聽聽。”

安安還不會說話,她現在已經能明白這句話是調戲她的話了,直接轉過身去以屁股對著妞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