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在意

太子妃沉吟片刻便道:“我記得我的私庫里有一匣子的琉璃珠,你撿出一些品相好的來裝成一盒子給顧小姐送去,等她周歲禮,再把禮加厚三成。”

安安是年后二月滿周歲,到時候太子妃就是皇后了,她那時候送出的禮意義可不一樣了。

甄嬤嬤一笑,這位顧小姐倒是有福,還未滿周歲,憑著她母親就得了這許多的賞賜。這些賞賜代表著太后,皇后和太子妃對她的寵愛。

有這份寵愛在,她便能跟別人不一樣,而有更多的倚仗。

琉璃珠送到顧府,黎寶璐只是看了一眼就給安安和木棉玩,只是囑咐伺候的嬤嬤和丫頭,“要時刻盯著,不許他們放嘴巴里。”

燕元娘猶豫的道:“師母,這琉璃珠貴重著呢,怎么能拿來給他們玩,還是應該仔細收起來。”

黎寶璐卻不在意的揮手道:“琉璃珠而已,給他們玩吧。”

正要進屋的顧景云腳步微頓,在燕元娘發出疑問前去道:“家里不是也有一些琉璃珠嗎,一并拿出來給他們玩吧。”

燕元娘咽下快到嘴邊的話,原來琉璃珠在先生家是真的一點兒也不貴重嗎?

顧景云伸手牽起寶璐,對燕元娘微微點頭道:“我和純熙去書房,你幫忙看一下安安。”

燕元娘立即起身應下。

“要書局印的書我已經挑選好了,你去看一遍是否有缺漏或不便印刷的……”燕元娘聽著倆人的腳步聲越來越遠,微微松了一口氣。

明明她的歲數比顧景云還要大,但看見他時她還是會不由自主的緊張,下意識的把他當長輩尊敬,雖然他本來就是長輩。

燕元娘不懂這就是氣場,只知道顧景云一走,她的心弦就放松下來,由內而外感到高興。

顧景云牽著寶璐走進書房,這才轉身點著她的額頭道:“傻姑娘,琉璃珠可比東珠貴重,你上次連東珠都不舍得給他們玩。”

東珠很珍貴,粉色的東珠更珍貴,但太子妃送來的那一盒琉璃珠大小等同,珠面圓滑澄澈,最妙的是里面的顏色很漂亮,同樣屬于難得的精品。

更難得的是一共有十二顆。

這一盒琉璃珠的價值不比那盒東珠小,上次寶璐寶貝那盒東珠燕元娘可都看在眼里。

顧景云點著她的鼻子道:“以后這樣的疏漏可別再出了。”

黎寶璐心臟劇跳,忐忑的問道:“什,什么疏漏?”

顧景云認真的低頭看她,伸手摸她的臉頰道:“你臉都白了。”

黎寶璐就拍開他的手,心虛的轉開目光道:“我就是覺得琉璃這種能夠人為創造出來的東西不貴重。”

現在珍珠不能養殖所以很貴重,放在幾百年后再看,到那時候珍珠同樣不貴。

不過珍珠再便宜也不會有玻璃珠便宜就是了。她小時候拿一毛錢去買零食,零食袋里都會附送一顆玻璃珠,里面還有五顏六色的花瓣呢。

所以黎寶璐是打心里不覺得這些琉璃珠貴重,但顯然古人不這么認為。

但更顯然的是,顧景云似乎知道寶璐和眾人的這點區別,他笑看了寶璐一眼,縱容的點頭道:“琉璃珠的確不值一提。”

黎寶璐更心虛了。

她從小跟顧景云一塊兒長大,或許是因為他年紀小,她在他面前很難升起戒心,對著秦信芳,何子佩等人她還會下意識的掩蓋起自己的不同,在顧景云面前……

好吧,說白了她就是沒那份心,沒想過去掩飾,她以為她從小就這樣,顧景云會習慣,不會多想的。

現在看來,習慣是習慣了,沒有多想卻未必。

對顧景云,黎寶璐從不撒謊,此時她張了張嘴,還是沒能對著他說出謊言,只能沉默不語。

顧景云卻灑脫的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嘆道:“真是個傻姑娘。”

他并沒有深問下去,而是轉身指著地上擺的一壘壘的書道:“這是我選出來的,你看看吧。”

黎寶璐悄悄地松了一口氣,蹲下去看書。

云璐書局要發展就不能只指著市面上流通的那些四書五經和她寫的那兩本書,顧景云最后決定從家里的藏書中選出一些進行印刷,到時候放在書局里給人觀看,若有意者自然會有人買。

再者,寶璐想要開所針對女子的技校,教學也需要用書。顧景云打算讓云璐書局來印刷。

辦學不是想辦就能辦下來的,需要準備的東西太多,顧景云和黎寶璐都沒想立即能辦下來。

寶璐將顧景云選出來的書籍都過了一遍,心中有數后便又去書架里選了十來本,“這些也印了吧。”

顧景云目光深沉,“這些書都是私藏,屬于技術類,外面的書局是沒有賣的。”

“書之所以寶貴在于里面記載的知識,若是知識不被人學習,不被人傳播,而是被我們珍藏在書架之中,那還有何可貴之處?”

顧景云微微頷首,將這些書的書名也都記下。

夫妻倆將書小心翼翼地放進藤箱里,然后讓東風和南風送去書局,“不要損傷,印刷完后仍然送還回來。”

這些書是從秦家和凌天門的收藏中選出來的,不然僅憑顧景云和黎寶璐的積累可找不出這么多的書。

這一刻,黎寶璐才知道秦信芳和凌天門給他們留下的是怎樣的財富。

秦信芳沒說讓顧景云繼承秦家的財產,但秦家的書籍卻是任由顧景云挑選和刻印的。

秦氏嫡支近千年的收藏可不比王崔等世家大族的差,更何況寶璐還有整個凌天門的傳承。

凌天門收羅的書籍更在秦氏之上,現在夫妻倆坐擁兩座寶藏,可見他們要開書局和辦技校的底氣。

但是,再有底氣他們也不會糟蹋書,所以書是怎么出去的,還得怎么回來。

黎寶璐目送東風和南風離開,轉身看到顧景云,剛才升騰而起的底氣立即一消而散。

她心虛的低下頭道:“我去廚房看看孫嬸晚飯準備得怎么樣了。”

顧景云看著覺得挺新奇的,原來寶璐對他心虛時是這樣的,他覺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好氣。

他曾聽她說過一孕傻三年的話,以前便覺得不算錯誤,她懷孕時的確有點傻,可現在看來這句話是再正確不過,安安都快周歲了,她的智商卻還沒回來。

顧景云看著她落荒而逃,搖頭失笑。

黎寶璐跑到廚房硬是搶過孫嬸的活兒,給顧景云和閨女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餐,等她從廚房里出來時才想起燕元娘和木棉還在呢。

她不由拍了一下自個的腦袋。

她這都是辦的什么事啊,黎寶璐趕緊去游戲室里找人,沒看見又去花廳,碰到顧景云扛著安安笑鬧著跑來。

“怎么只有你倆,元娘和木棉呢?”

顧景云好笑道:“真是難得你還能想起他們,他們早回去了。走閨女,我們去看看你娘忙了一下午給我們做了什么好吃的。”

有安安最愛吃的魚丸,將她喂得飽飽的哄睡,黎寶璐再心虛也得面對顧景云。

顧景云見妻子在梳妝臺前磨蹭著就是不肯到床邊來,他便有些無奈。

本來還想看看她能笨到何時,心虛的應對方式是什么,可現在看來完全沒必要再看下去了。

再任由她這么磨蹭下去,最后受罪的還是自己。

顧景云大步上前,一把抱起她就往床走去。

黎寶璐不由低呼一聲,小聲問道:“你要干嘛?”

顧景云將她放到床上,坐在她對面認真的看著她,半響才道:“傻姑娘,難道生了孩子,不僅人會變笨,難道記憶也會消失不成?”

黎寶璐一頭霧水的看著他。

顧景云就傾身上前吻了吻她的眉眼,低聲笑道:“我以為這是從小便達成的默契。”

“啊?”

顧景云往前挪了兩步,直接與她額頭抵著額頭,輕聲笑道:“我有今日之成就那是因為我過目不忘,智商無雙,那你呢?”

黎寶璐能說她有前世的記憶,所以心智成熟,經驗豐富嗎?

“你有宿根!”

黎寶璐微微瞪大眼睛,驚奇的看著顧景云,“你怎么知道?”

“你告訴我的呀。”顧景云輕聲笑道:“我以為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默契,你在我面前從不掩飾。”

顧景云伸手撫摸著她的臉頰,“你脫口而出的妙語,連我都不知道的一些知識,你卻不以為然到是常識,但在舅舅和舅母他們面前,你又一向小心……”

黎寶璐喃喃,“那是因為我們從小就那樣,我以為……”

“以為我已經習慣,所以不會多思嗎?”

顧景云一開始的確沒有多想,因為寶璐并不是一下子把這些露出來給他看,而是隨著年紀的增長慢慢的不經意的顯露出來。

而寶璐性格一向有些跳脫,有些妙語是很正常的,若是別人也不會多想。但顧景云不一樣。

他心悅她,有一段時間,即便每日每夜倆人就在一起,人靜之時他的腦海中卻總是不由自主的閃過她的臉龐,于是他會忍不住的去想她,想她說過的話,想她做過的事,想她的一顰一笑,于是一些從不在意過的事就會被無限放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