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有孕

黎寶璐將米飯倒進蛋羹里搗碎喂給安安吃,她已經半歲了,造就用些輔食了。

太子妃之前顯然打聽過,知道安安最喜歡喝湯和吃蛋羹。

黎寶璐喂了她兩勺,抬頭看向上房,見太子妃正含笑給太后和皇后布菜。

她是整個宮宴中唯一一個沒有坐著的人,倒不是太后和皇后不體恤,而是規矩如此。

只要太后和皇后一同出現,作為輩分最小的太子妃就得伺候著。

黎寶璐又喂了安安一勺,見上首的太后微微搖了搖頭,太子妃放下筷子后退了一步,正要轉頭,黎寶璐就趕在她之前出口笑道:“娘娘好福氣,太子妃很孝順呢。”

太子妃微微一愣,身子就一頓。

太后也微愣,她扭頭看了太子妃一眼,頷首笑道:“菁英一向孝順。”

黎寶璐笑道:“那娘娘也心疼心疼孫媳婦,讓太子妃跟臣妾一塊兒坐吧。安安也很喜歡她師嫂呢。”

太后笑瞇瞇的道:“這話聽著倒像是你心疼她,不過我看著倒是你犯懶,想要她幫著你看孩子吧?”

黎寶璐就揚著頭笑道:“所以您心疼不心疼臣妾?抱著孩子,臣妾都沒法吃飯了。”

“好,我心疼!”太后轉頭對太子妃笑道:“你就去她那里坐著吧,幫她帶帶我們家安安。”

太子妃笑著應下,屈膝行了一禮便走下臺階,宮女立即機靈的在黎寶璐的上首又放了一張坐席。

太子妃跪坐好后就張開手對黎寶璐笑道:“師娘把安安給我吧。”

黎寶璐笑著推開她的手,“你先吃,等我喂好她便該輪到你了。”

太子妃要伺候太后,在開宴前便已經用了一些飯,現在并不餓,不過她也端起湯碗抿了一口。

黎寶璐就低頭認真的給安安喂食,大家紛紛收回視線,不再關注上面,但心思已經轉動開來,黎寶璐這是要干什么?

太子妃站著伺候太后與皇后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以前她不說,這次她為什么要提?

女眷們心中疑惑,上面的太后和皇后卻對視一眼,臉上的笑容更真切了兩分。

太后更是低聲吩咐她身后的嬤嬤道:“讓人給太子妃燉碗烏雞湯,放上兩顆紅棗”

嬤嬤心中一跳,微笑著應下,抬頭時掃了太子妃一眼,悄悄地退下。

食不言是規矩,除了中間黎寶璐貿然插話打斷了一下節奏外,宮宴很順利的結束。

太后放下筷子后其余人也不敢再吃,紛紛放下筷子。

內侍和宮女這才上前撤下碗筷,送上一些茶點。此時外面不過才酉正下午六點左右,余霞萬丈,映得御花園中的菊花更嬌艷了兩分。

太后就笑道:“夕陽美好,就不要讓這些孩子跟我們一塊兒呆坐著了,讓她們去御花園里走走吧。”

說罷和定國公老夫人魏氏招手道:“來,我們也移步,上二樓去坐坐,讓她們自玩去。”

魏氏就起身笑應了一聲,帶著京中的老夫人們起身跟太后上二樓,皇后和太子妃也忙起身要跟著,太后就揮手道:“不用你們跟著,自去玩吧。”

“是。”皇后和太子妃應了一聲,退開一步和眾人恭送太后上二樓。

皇后讓進宮的官眷帶上家里的小姑娘是為了給二兒子相親的,她估摸了一下丈夫那邊的進度,覺得也差不多了,便讓女官們把這些小姑娘和年輕的夫人太太領去御花園玩,她則和一眾中年夫人在敞軒里面坐著話家常。

從這里也能看到外面御花園的動靜,便于她考察。

當然,御花園里還有她安排下的嬤嬤女官,她們看到和聽到的才是最主要的。

何子佩因為入秋后感染風寒,這次并沒有入宮。秦文茵作為一品夫人,重排座位后便坐到了皇后下首。

皇后對太子妃道:“安安困了吧,你帶你師母和師妹下去歇息吧。”

“是。”

太子妃就和黎寶璐一起告退,其他夫人看著倆人的背影,心內不由震動,皇室對顧景云和黎寶璐也太看重了吧,下去歇息都是太子妃引的路?

這當然不可能,太子妃的身份還是很高貴的,就算黎寶璐是太子的師母,太子妃也沒必要給她引路,不過是借機讓太子妃離開,且有借口長久的留在后殿罷了。

太子妃把黎寶璐送到后殿,吩咐宮女伺候好黎寶璐,只略坐一下就離開了。

然后便由嬤嬤領著到另一處,太醫院擅長婦科的王太醫早候在那里了。

太子妃一來,他便低下頭去,小心翼翼的在太子妃的手臂上蓋了一張帕子,這才把脈聽診。

王太醫微微蹙眉,半響便換了一只手另外把脈,良久才收手道:“恭喜娘娘,您是有孕了。”

太子妃一喜,不由坐直了身體,“有多久了,胎可穩當嗎?”

王太醫沉吟不語,太子妃就心一涼,想到黎寶璐寧愿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也要中途插話讓她坐下,不由攥緊了拳頭,強笑一聲問,“可是孩子不好?”

王太醫微微掀起眼睛看了太子妃一眼,小心翼翼地道:“有些動胎氣,而且因日子淺,所以”

見太子妃色變,他又立即安慰道:“不過娘娘放心,現在并未見紅,還算好,下官現在給您開兩副藥,您先吃著,只是前殿”

太后派來的嬤嬤立即道:“王太醫放心,娘娘從即刻開始便臥床休息。”

王太醫就松了一口氣,其實情況比他說的還要惡劣。太子妃沒見紅,其實也僅僅是沒見紅而已。

這胎日子太淺了,要不是她勞累過度傷了胎兒讓黎寶璐摸到她冰冷的手,又從她的臉色上看出了些端倪,只怕過兩天這胎落了,太子妃還當是小日子來了呢。

現在要保孩子,也不一定就能保下。

不過這話王太醫沒敢跟太子妃說,只能盡量找話安慰對方,太子妃也的確放心了一些,被嬤嬤扶著到床上去休息。

王太醫沒告訴太子妃,出去時卻把所有情況都跟嬤嬤說了,且還夸大了兩分,不然到最后孩子沒保住,上面怪罪下來他可承受不起。

嬤嬤早察覺不好,卻沒想到會這么不好,她跟著太后三十多年,經歷的事情太多,不由想得更深一些。

她臉色發沉的問道:“有多少日子了,給太子妃請平安脈的太醫就診不出是喜脈?”

王太醫實話實話道:“日子太淺,不好下定論,若不是動了胎氣,此時我給太子妃請脈,也就只能是懷疑,不敢肯定,最多讓娘娘身邊的人注意一些。”

王太醫頓了頓,還是低聲道:“太醫把不出來是因為日子淺,但娘娘身邊伺候的嬤嬤該有所察覺才是。”

她剛才可是問過的,太子妃上個月的小日子是在初六,這都過去九天了。

皇宮中的規矩,遲過三天就要開始小心了,可看太子妃那模樣,竟是一點兒也不記得了。

嬤嬤的臉就一寒,和王太醫交流完畢便回屋去,轉身時她臉上的陰沉全部消失,臉上帶著三分喜意的推開門進去。

因為太子妃不能再到前殿去,若是往常也就罷了,沒人注意,偏今天皇帝又要宣布那個天大的消息,太子妃便不由引人注目起來。

所以就需要給她的消失找個借口,于是黎寶璐和安安就在后殿休息了。

中秋佳節不能闔家團圓也就算了,連游御花園和賞玩歌舞的項目都不能參加了。

黎寶璐有些悶悶不樂的撐著下巴坐在院子里,看著天邊慢慢往上爬的大月亮發呆。

顧景云漫步進來時看到的就是她茫然呆滯的目光,他不由腳步一頓,眉頭剛一皺,之前神游天外的黎寶璐就突然扭頭朝他這邊看來,待看到他后就露出大大的笑容,蹦起來就朝他跑來。

顧景云也忍不住抿嘴一笑,單手接住她道:“在想什么?”

“想月亮上面是不是真的住了嫦娥。”

“嗯,結論呢?”顧景云擁著她往前走,將手里端的月餅放在石階。

黎寶璐嘟嘴到:“嫦娥我沒看見,但我的確看見了一棵樹和一只兔子,不信你看。”

顧景云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圓月,輕聲笑道:“好眼神,再多看一會兒估計就能看出嫦娥和王剛了。”

顧景云牽著她在臺階上坐下,“安安呢,那些宮女內侍呢?”

“安安睡著了,我不愛他們在跟前,就讓他們走了。”黎寶璐坐在他身邊,緊緊地靠著他道:“中秋佳節,他們也有想要跟著一起過節的人嘛。你怎么到后面來了,師父和母親呢?”

“師父去找母親了,你沒聽見絲竹聲嗎?皇上他們已經移步御花園了,”顧景云握著她的手輕笑道:“我見你和安安久久不來,我就猜是不是安安調皮或睡著了,所以就來找找你們。”

是不放心他們吧,他是太子的老師,跟太子一向親近,今晚對太子那么重要,他肯定也是備受矚目的人,這時候消失,還不知道別人怎么想呢。

黎寶璐靠在他的肩膀上,看著天上的月亮道:“我沒事,只是太子妃好像是有孕了,而且情況不太好,所以她得有個留在后殿的借口。”

而她就是那個借口,來找她的嬤嬤雖未明說,但她也猜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