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生意之道

顧景云一進屋就看到他閨女正撅著屁股想要爬起來,但腿骨的力量顯然不夠,一個不穩撲騰一聲翻過身,直接面朝屋頂四仰八叉的躺著了。

顧景云忍不住笑出聲來,上前把她抱在懷里道:“你還小呢,起碼還得一個多月才能坐起來,現在急什么?”

肉嘟嘟的安安聞到墨香味,伸手就去拽他手里拿的書。

顧景云輕柔的掰開她的手指,轉而遞給寶璐道:“這是印出來的《瓊州記事》,你看看吧。”

“這么快?”黎寶璐接過書,詫異的道:“不是才送去兩天嗎?”

顧景云輕咳一聲,將手指遞給安安玩,“既然稿子已經出來,自然是先印你的書了。”

實情是書局沒別的活兒干,一拿到寶璐的書就開工,兩天便照著顧景云的吩咐印了一千冊。

顧景云不說,但黎寶璐只撇他一眼就猜了個大概。

最近她可在查賬呢,他們家的莊子鋪子以及跟周大和師父合開的商隊都是盈利狀態,只有書局,賺的連工錢都不夠發,更別說維持書局運作的花銷了。

黎寶璐看著她手上的書不免有些憂傷。

顧景云見狀便將安安放到榻上,坐到她身邊輕擁著她笑道:“別急,書局現在是不賺錢,不過我必有辦法讓它成為京城,甚至是大楚的第一書局。”

“第一書局不是皇家書局嗎?”

“我會讓云璐書局超越它的。”

“憑什么呢?”

“憑你我,憑我們手上的資源,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待你成長得更強大一些,待妞妞更大一些。”

黎寶璐有些懵懂,隱隱約約的猜到了些,但看著顧景云眉眼中的溫柔,她什么都沒問,既然他希望她不要操心,那她就無憂無慮的好了。

顧景云接過她手里的書,輕笑道:“就從你手上的這本書開始吧。”

“啊?”

顧景云沒有解釋,而是把書放到一邊,轉身將又在撲騰的女兒抱起來,笑道:“走,我們去花園里玩一玩。”

安安聞言露出大大的笑容,小手還笨拙的“啪啪啪”拍掌,顯然高興不已。

黎寶璐也忙丟下所有的疑問,跟著他們父女倆去花園里玩,天大地大沒有閨女大。

此時夕陽西下,一天的燥熱已經消了不少,沉浸在橘紅色的夕陽中,安安樂得直踢腿,也不顧正在父親懷里,探著身子就要去摘花扯草。

顧景云忙往后退了兩步,但還是比不過眼疾手快的安安,直接將一把花給扯下來了,看到手上的花,安安樂得咯咯直笑,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著,顯然是還想辣手摧花。

黎寶璐就笑著從顧景云懷里接過孩子,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你說,這個月你都糟蹋去多少花花草草了?現在還不會走路就這樣,以后能走能跑了怎么了得?”

安安見落在了母親手里,有些失落的低下了頭,沖她爹“啊啊”兩聲求抱,見她爹只含笑看她,并不動作,便不由有些傷心的低頭。

落在母親手里,她再也不能玩花花草草了。

不過孩子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吹了一下風,看了幾朵好看的花,安安有興奮起來,指著一棵棵草,一朵朵花“嘰里呱啦”的和父母說話,興奮不已。

黎寶璐也不管她說什么,全程點頭應和到:“對,這朵花是紅色的,是不是特別好看呀……”

“哇,這片草好長好綠啊,青菱他們多久沒除草了?哦,草把花花擠得沒地方站了是不是……”

顧景云眼中的笑意越來越深,見閨女一副深以為然的“嗯嗯”應和著,他忍不住溢出笑聲來。

即便已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他還是忍不住從心底深處涌出一股暖意,直接將心給化了。

顧景云伸手擁住倆人,輕聲笑道:“我們把東廂收拾出來,打通兩間房給她造一間游戲室吧,就跟妞妞的一樣。等她會爬了就可以進去玩了。”

黎寶璐糾結,“東廂不是要留給孩子住嗎?要是打通了做游戲間,以后孩子們住哪里?”

“等她再大一些就讓她住在耳房里,我們也能照顧她。再大到能夠自己住了就讓她搬到落梅園去,母親現在跟師父住在棲霞院,落梅園空著呢。”

“以后孩子們大了全搬到落梅園去住,若是孩子多,就將落梅園分為兩進的小院,再擴建一下,前頭男孩住,后頭女孩住。”

黎寶璐點頭,“這個好,那我寫信問一下母親。”

顧景云頷首,“順便問問他們何時回來,還有兩月就中秋了,今年中秋可能會大辦,舅舅讓他們務必要回來過節。”

“是陛下的身體好轉了嗎?”

顧景云點頭,壓低了聲音道:“陛下想禪位,是否成行就看中秋的宮宴了。”

黎寶璐嚇了一跳,想到這一年多來皇帝幾乎不問朝政,全是太子處理國事,她便幽幽一嘆道:“這樣也好,陛下能夠安心養病。”

顧景云不置可否,早在當初特意讓太子監國,讓皇帝有時間養病時他就想提出禪位了。

可他也知道很難,加上他是太子的老師,由他提起這事實在是敏感,所以他才按捺著沒提。

而這一年多來他時常進宮與皇帝下棋,自然早就看出他也有那個意思,卻一直未能下定決心。

顧景云一直不敢提,生怕他提起后反而壞了他們父子間的情分,因此只下棋,也只說些其他的事。

他以為還有的等,沒想到皇帝那么快就下定了決心。在這一點上顧景云是真的佩服皇帝,不是誰站到了至高的位置后還愿意向下一步,將那至高無上的位置讓給別人。

黎寶璐同樣敬佩皇帝,“禪位,此事可載入史冊矣。”

顧景云微微頷首。

“一定了嗎?”

顧景云低聲道:“陛下與太子說了。”

那反悔的可能性就很低了。

顧景云捏捏她的手笑道:“陛下一直最重視吏治,今年中秋應該給眾官員準備一些別致的禮物。”

黎寶璐眨眨眼,“比如?”

顧景云伸手點了一下她的額頭正要說話,安安就突然哇哇大叫起來。

倆人忙轉頭去看她。

安安氣憤不已,扯著母親“嘰里呱啦”的說話,很是氣憤,顯然是覺得父母只顧著自己說話,把她給忘了。

“真是個醋缸子,忘了她一刻都不行。”顧景云笑著把她抱在懷里。

夫妻倆將剛才的話題瞬間丟到腦后。

顧景云雖暫時忘了,但第二天入宮前還是將寶璐的《瓊州記事》給捎帶上了。

《瓊州記事》記的都是瓊州的人和事,那里的風俗,尤其是罪村的生活狀況,他們的勞作,賦稅和勞役,一個又一個小故事告訴人們他們有多懷念以前,懷念先輩們的生活,在現狀的壓迫下是如何努力和掙扎。

然后再無力的屈服。

黎寶璐自己就是罪民,甚至因為賦稅還被丟到深山老林里,那種近距離面臨死亡的恐懼和惶恐,再沒有人比她體會更深了。

所以她寫下來的文字幾乎能刻進人的骨頭里。

她希望看過這本書的人能夠想辦法改變一下罪犯后代的生活環境,即便不行,也警告世人,不要輕易犯罪。

尤其是朝中的官員,她書中一共寫了十二個故事,其中有八個就涉及到官員,那些罪民的先輩無一不是在任職期間犯事而被判刑流放,其罪名也是多種多樣,顧景云覺得再沒有比這本書更合適表達皇帝對吏治的看重了。

為官者誰不知律法?

但貪污受賄和玩忽職守,甚至是凌虐百姓的官員依然未少過,為什么,不過是抱著僥幸心理和被利益所動罷了。

然而在看過瓊州罪民的生活后還有多少人抱有那份僥幸?

這一個中秋注定是各官員過得最膽戰心驚和委屈的中秋,因為往年中秋皇帝給官員送的都是月餅和花燈,今年宮里送出來的卻是月餅和一本書。

不僅京城的官員都收到了這本書,就是地方官也都收到了。

云璐書局才印的一千冊書籍還未擺出去就先低價賣給了朝廷。

跟朝廷做生意很少有虧本的,云璐書局自然也一樣,定價雖然少了,但他們一口氣賣了這么多依然賺了不少。

依然還是虧本狀態,但好歹有了收入,書局的工人們精神一振,紛紛投入到新書的印刷中。

黎寶璐剛剛把半白話版的《瓊州記事》交給他們,他們要印刷起來,在封面上標注繁版兩字以作區分。

云璐書局的人高興,黎寶璐回收了一筆錢也高興,朝中的官員卻有些心塞,有的人翻到書里各犯官的下場更是心驚膽戰起來。

想到最近宮中的風聲和將要來到的中秋,眾官員們都有些心驚起來。

難道陛下大安,要重掌朝政,更加嚴肅的整頓吏治不成?

而沒等他們思索明白,中秋佳節便來到了,宮中要大辦宮宴,赴宴的標準放寬到四品,每個官員都可帶兩個家眷入場。

雖然皇宮沒給出具體指令,但大家都知道皇宮是要給二皇子相看了。

不少官員都心動起來,帶上自家適齡的女兒或孫女去參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