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生產預兆

黎寶璐伸手撥了一下半開未開的菊花,吩咐道:“這盆就放我房里,這盆就放在書房,明日要是出太陽就在正午時端出來讓它們曬曬,注意保暖,別讓它們死了。”

紅桃應下,和妹妹一人抱了一盆送回房里和書房。

太子回到東宮時太子妃便迎上去幫他除掉大麾,交給了宮人后笑道:“殿下,今日我讓府中的管事給師母送了兩盆菊花過去,師母回送了一筐蔬菜。我交給了宮里的廚子,一會兒我們嘗嘗吧。”

太子接過宮人奉上的熱茶抿了一口,點頭笑道:“好啊,你看府中花房里還有什么花,只要對孕婦無礙的你便隔一天給師母送兩盆去。”

太子妃笑著應下,柔聲問道,“先生可真心疼師母,連這么件小事都想到了。”

太子失笑,“于我們來說是小事,對先生來說卻是大事,前兒不僅護國寺的梅花遭殃了,就是擺在父皇案頭的曇花都被他端走了。我想著我們都搬進東宮了,太子府花房里養的那些話還比不上宮里的呢,與其白白浪費掉,不如給先生他們送去。”

“只是師母不像先生臉皮厚,我們若是天天送她肯定不好意思。”

太子妃就笑道:“殿下放心,我和府中的管事提過了,隔三差五的送一次,也不必次次都稟報清楚,只要把花送去就行,師母那里,萬事有先生呢。”

太子滿意的頷首。

太子妃笑容更深,見宮女在門口屈了屈膝,她便笑道:“午膳坐好了,您看擺在哪里?”

“就擺在這屋里吧,懶得動彈了。”

太子妃立即讓人把飯菜送來,她站在太子身邊服侍他用飯。太子就握住她的手道:“你也別站著了,跟孤一起坐下用飯吧。”

太子妃這才笑著在他的對面坐下。

此時顧景云剛從翰林院里回到顧府,才進屋就被塞了一杯熱茶,一個暖手爐,然后他就被黎寶璐拉著去吃飯了。

天氣寒冷,顧景云的胃口越變越好,寶璐最近不愛吃肉,不愛喝湯,反倒是跟著她吃飯的顧景云胖了一點。

顧景云給她盛了一碗湯道:“喝一點吧,不想喝再停下。”

黎寶璐想了想肚子里的孩子,抿了一口,發現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油膩,這才慢慢的全喝了,結果她才放下碗,肚子就被狠狠地踢了一腳,她忍不住抱住肚子“哎呦”一聲。

“怎么了?”顧景云丟下筷子跑到她身邊,看見她肚子凸出來一塊兒,然后又很快消失,已經習慣了胎動的他瞪大了眼睛問:“他在鬧什么?”

黎寶璐白著臉搖頭,“不知道,他好像在我肚子里翻身似的,鬧得不輕。”

顧景云扶住她,摸著她的肚子輕聲安撫孩子道:“寶寶乖,你可不能踢母親,母親會很疼的……”

孩子一點兒也不買他的賬,直接在他的手掌心上又踢了一腳,顧景云只能感覺到凸起和手下的震動,黎寶璐卻是切身感受到他鬧得有多厲害。

雖然不會很疼,但也不會太舒服。她喜歡的胎動是溫柔的,而不是這翻江倒海一樣的鬧騰。

黎寶璐虎著臉威脅他,“你再鬧,再鬧我就揍你!”

孩子似乎沒聽懂她的話,依然在鬧騰著。顧景云沉思了片刻,最后給寶璐又盛了一碗湯,輕聲道:“你喝喝看。”

黎寶璐瞪大了眼看他,一點兒也不相信他的推測,但看了看肚子,還是把湯給喝了。

然后肚子就漸漸安靜下來,一碗湯下肚,肚子安安靜靜的,好像剛才的動靜全是他們的幻覺。

黎寶璐頗為無語,顧景云卻道:“看來他的口味又變了,好在只是愛喝湯,屬于正常范圍。”

“以前我也喝湯呀,也沒見他多喜歡……”黎寶璐嘀咕道:“難道是因為最近我沒喝?”

不過正如顧景云所說,比起以前他亂七八糟的口味,喝湯實在是太過正常了。

黎寶璐并沒有糾結就重新接受喝湯,這讓孫嬸和嬤嬤們高興不已,現在黎寶璐和孩子都需要營養,她卻開始胃口不好。而湯水最有營養,一天兩碗湯絕對比其他的菜要有用得多。

黎寶璐喝了一個月,整個人就胖了一圈。這讓顧景云皺眉不已,生怕她把孩子養得太大了不好生,王太醫卻說不要緊。

“她前面八個月都控制得很好,就算最后兩個月多吃點也沒什么,何況她現在也沒有多吃,只是湯水補人而已,這對她的身體來說反而是好的。”

顧景云這才放心的投喂寶璐。

寶璐卻摸著越來越圓的臉憂傷,“這么圓,以后可這么瘦下來呀。”

顧景云直接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一吻,摸摸她的手臂笑道:“肉肉的,還是胖一點好看,也更健康。”

“胡說,胖子和瘦子都不健康,我之前那個體型才是最好的,不胖也不瘦……”

顧景云就含笑聽著。

雖然會胖,但寶璐還是忍不住繼續喝湯,因為不喝孩子就會在肚子里翻滾,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氣得寶璐給顧景云告狀,“這一定是個小子,不然怎么會這么皮?等他出來我一定要揍他一頓才能解氣。”

顧景云現在的狀況是,寶璐說什么都是對的,所以他點頭笑道:“好,我跟你一起揍。”

顧景云摸了摸她的肚子,滿眼期待的道:“王太醫說還有二十天左右,到時候我們就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了。”

“那你名字到底取好了沒有?”

“……”顧景云有些底氣不足的道:“我們可以先給他取小名,大名等他再長大一些再取,妞妞不也還沒大名嗎?”

黎寶璐默默地看著他不語。

顧景云就紅著臉轉過頭,低聲道:“我是想給他取一個更好的名字。”

黎寶璐想到她前不久在他書房里看到的那幾張密密麻麻的名字,更加沉默不語。

顧景云就抱著她低聲解釋道:“名字不僅是父母對孩子的美好期望及寓意,還應該切合五行,現在我們不知他的性別,不知他的生辰,自然也無從得知他的五行,怎么能輕易定下名字?不過你放心,我列好了一些名字,等他出生了我們再慢慢選,若是不滿意,我重新再取便是。”

黎寶璐這才滿意的點頭,“你可不能像舅舅一樣一直定不下大名。”

顧景云肯定的點頭,“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像舅舅一樣。”

王太醫給的預產期是二十天前后,可惜前的有點多,因為在第十四天時黎寶璐就感覺到她要生產了。

那天是難得的好天氣,春風徐徐,大地回春,他們家花園里的樹枝都冒出了綠芽,一些春花正開得絢爛,一片姹紫嫣紅。

紅桃見黎寶璐心情好就扶著她去花園里散步,中途來了便鋪了墊子在一張石凳上坐下,結果才坐下不久她就覺得肚子一陣一陣的疼。

這種疼和往常孩子胎動的疼一點兒也不一樣,她一開始有些驚疑不定,但在疼痛過去,片刻后又再疼時她便確定了心中的懷疑。

這就是醫書上所說的陣痛了,到底是醫者,黎寶璐很冷靜的讓紅桃扶著自己回去。

紅桃還以為她是玩累了想回去,所以笑嘻嘻的扶著她回房。

一到房中坐下黎寶璐便道:“我要生了,你快去請穩婆和嬤嬤們來。”

紅桃一聽手都發顫了,軟著腿往外跑,找到嬤嬤后結結巴巴的說了半句話,好在嬤嬤經驗豐富,她話沒說完嬤嬤便猜到了。

嬤嬤直接伸手從頭上拔下一根銀釵,對著她的虎口便扎了一下,紅桃一個激靈醒過力氣來,再也不結巴腳軟了。

嬤嬤就冷靜的吩咐道:“先去請穩婆,再去廚房里叫孫嬸燒熱水,把水送到產房里。”

紅桃連忙應下,拔腿就跑。

從秦家撥來的兩位嬤嬤快步到正房里去,黎寶璐身邊只有一個年紀最小的青菱守著,嬤嬤們看得直皺眉。

誰家太太生產不是一群人圍著?

但見黎寶璐面色平靜的坐在椅子上,她們又嘆了一口氣,算了,這位和那位主兒都不是喜歡下人伺候的人,就是紅桃跟青菱兩個都不常使喚,買再多的人來也沒用。

顧家的莊子上又不是沒有合適的家生子……

念頭只一閃而過,兩位嬤嬤上前和黎寶璐見禮,然后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胎位,又問了一下她的反應,確定她的確是要生了,但距離正式生產應該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他們可以慢慢準備。

知道不急,兩位嬤嬤更加有條不紊起來,先是把布置成產房的偏房用醋醺了一遍,聊勝于無的消毒了一遍。

然后將生產中可能用到的剪刀等東西都用開水煮過一遍,這才把黎寶璐從正房扶到產房。

當然,在此期間,他們還通知了留守家里的南風,讓他趕緊去書院里報信,讓顧景云趕緊回家。

黎寶璐才到偏房里坐下,顧景云便從外面沖了進來,嬤嬤和穩婆們大驚失色,連忙把顧景云往外推,“老爺,您可不能進去!”

顧景云面色一寒,轉身便走,這讓準備了許多說辭的嬤嬤們一堵,許多話都沒能出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