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奪利

如顧景云所料,烏家堡的人的確沒空再追查失蹤的趙家人和關家人,甚至都沒心力再關照烏少堡主的案子,留下的烏四爺也在半個月后離開了京城。

直到烏少堡主的案子要判了,烏二爺和烏四爺才再次回到京城,那時已是十二月初六,再有二十三天就過年了。

烏少堡主再次在牢里看到他這兩個弟弟,臉色可比第一次差多了,而且眼里滿是陰郁。

他不是傻子,第一次見面時他們或許還是真心想撈他出去,但現在,只怕最恨不得他死的就是眼前的親兄弟了吧。

這兩個月的過堂,證據一點一點的壘實,直到現在他再翻不了案。而預定好的讓世仆代罪的事也一點進展沒有,烏少堡主直到,他完了,徹底的完了!

對上大哥的目光,烏二爺和烏四爺都有些心虛的移開目光,將帶來的酒菜遞進去給他,小聲道:“大哥,我們給你帶了你愛吃的酒菜,你嘗嘗吧。”

烏少堡主盤腿坐在地上,伸手掀開籃子上的布簾子,掃了一眼里面的酒菜,垂在身側的左拳緊了緊,冷聲問道:“趙宥找到了嗎?”

烏二爺沒想到大哥第一句問的卻是這個,愣了一下才道:“他死了。”

烏少堡主譏笑,“是你們殺死的?”

“不是……”

“那就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了?”烏少堡主臉色一沉,“這算什么死?”

他抬起頭來陰沉的看著兩個弟弟的眼睛道:“難道我烏家堡的少堡主就這么白白的死了?”

“大,大哥?”

“把趙宥和趙家人都找出來,殺了他們給我報仇,”烏少堡主冷聲道:“就算是死,我也得有幾個做陪葬,不然黃泉路上該多寂寞啊。咱是兄弟,這就算你們替我這個大哥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烏二和烏四就又是心虛又是愧疚,漲紅著臉保證道:“大哥您放心,趙宥要是沒死,我們兄弟幾個一定把他找出來給您陪葬,他要是死了,尸體我們挖出來鞭了給您出氣。他的家人我們也不會放過的。”

烏少堡主這才拎起籃子里的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狠狠的飲下。

守在外面的衙役聽了全過程,忙將他們的話記下,然后遞出去。

信息經過了幾道手送到顧景云的手里時,顧景云正從花園里剪了一支梅花回來。

自從下雪后寶璐就很少出屋了,外面實在是凍得慌。

但在屋里待久了也悶,而且孕婦不能久坐,在屋里轉著難免單調無聊,顧景云每天都要到園子里剪了梅花給寶璐插上,讓她聞一聞梅香,心情也舒爽些。

南風將條子遞給他,他掃了一眼便回遞給他,吩咐道:“記檔吧,讓周四去趙家走一趟,通知他們年前不要出門,等過了這段時間就好了。”

烏少堡主的確很會算計人心,因為心虛和愧疚,烏家三兄弟只怕會再度重視起趙宥來。

但這樣的重視也是有時間限制的,一旦過了激情期,再有其他事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他們就會和之前一樣不盡心起來。

就算到時他們發現了趙宥,也會因為他現在的身份和所處的地方而心生顧忌。

他不相信他們敢肆無忌憚的對趙宥及趙家人出手。

人心易變,但人心也最易算計,在算計人心這一事上顧景云相信自己不會看走眼。

尤其是這烏家三兄弟。

顧景云捧著才剪下的梅花往正房里去,南風看了一眼老爺手上這支足有一米高的虬枝,忍不住道:“老爺,花園里的梅花再剪下去明年就該稀松了。”

顧景云瞥了他一眼。

南風低頭道:“咱家花園里的梅本來就沒幾年……”

去年顧景云和黎寶璐也愛剪梅插瓶,卻不會這么喪心病狂的一天換一支,因為一支梅花插在瓶里的生存能力還是挺強的。

顧景云卻不在意的徑直往正房里去,淡淡的道:“護國寺上的梅花更好。”

所以您是打算剪完自家的去剪護國寺的嗎?

南風有些發窘的看著老爺越走越遠,只給他留下一個淸俊的背影。

顧景云替換下屋里的梅花,對正扶著肚子在屋里走來轉去的寶璐道:“累了就休息一下吧。”

黎寶璐搖頭,“不累,穩婆說最近要多走一些才好。”

她懷孕已經八個月了,這時候更得注意鍛煉。

顧景云上前扶住她,陪著她在屋里轉悠,“我已經和殿下說過了,今年過年我們都不入宮了,我在家陪你。因太后想見母親,所以母親和師父會入宮……”

秦文茵是一品夫人,是有資格入宮的,而作為“家眷”,白一堂是可以陪同的。

“陛下的身體怎么樣了?”

顧景云臉上露出笑容,“聽殿下說好了不少,現在還在吃藥,但看著比去年還強些。”

倆人說著閑話的功夫黎寶璐又在屋里轉了五圈,感覺后背微微出汗,她這才停下,扶著顧景云的手在鋪著厚厚褥子的榻上坐下。

“晚上想吃什么?”顧景云伸手幫她撩了一下頭發,含笑問道。

黎寶璐皺了皺鼻子道:“我不想吃肉了,也不想喝湯,最近嬤嬤她們常讓我喝湯。”

“那我們就不喝了,”顧景云心疼道:“傅表兄今早剛叫人送來一筐蔬菜,我去看過嫩得很,我讓人燙了給你吃,再給你做些蔬菜卷好不好?”

黎寶璐口水分泌,連連點頭。

她最近口味多變得很,有時候她自己想想都有些受不了,但不管她提什么要求,顧景云都會盡量滿足她,開心,順心為要。

可把王太醫和嬤嬤們給急壞了。

孕婦的飲食不是這么簡單的,營養要均衡,怎么能完全順著口味來?

可惜顧家顧景云做主,秦文茵聽她兒子的,而且也覺得寶璐懷孕辛苦,自然覺得她順心最主要,所以對嬤嬤們的旁敲側擊一律不管。

跟不要說白一堂了,他徒弟是不會有錯的,錯的都是別人。

顧府有丫頭有廚娘,還有請來專門照顧孕婦的嬤嬤,這么多人難道就不會想幾道既貼合黎寶璐口味又營養均衡的菜?

如果沒有那就一定是這些人不夠盡心。

幸虧黎寶璐是個善于三省自身的人,時不時的會回顧一下自己做過的事,說過的話,以檢查自身的不足,這才在脾氣越來越縱,人越來越嬌之前改過來,沒有性格大變。

不然生完孩子后她簡直不敢回憶自己這段時間的脾氣。

黎寶璐摸著肚子很是滿足的慨嘆一聲,然后她又困了。

顧景云看了眼外面的日頭,果斷的引她說話,“剛才我在花園時好像又聽到子歸家的木棉在哭了,不知道是餓了,還是怎么了。”

黎寶璐睡意頓消,急問,“哭得厲害嗎?”

顧景云睜眼說瞎話道:“挺厲害的,可惜外面又下雪了,不然我就扶著你過去看看了。”

黎寶璐探頭去看,這才發現外面不知何時又飄起了雪花,一時悵然,“這么這時候下起雪來?”

就是因為此時下雪我才敢用木棉引開你的注意力呀,不然我提都不會提。

木棉是趙寧的兒子,再過幾天才滿月,黎寶璐因為真懷孕,所以母性大爆發,對著小小的木棉喜愛得不得了,除非太冷或下雪,不然她每天都要過去看一眼的。

也不知道是因為冬天太冷,還是這孩子不適應京城的氣候,他出生后總是哭,身子也不太好。

王太醫上門給黎寶璐請脈時曾經給他看過,說不比一般的初生兒差,卻沒敢打包票孩子一定能活。

畢竟這時候孩子的夭折率還是很大的,在八歲之前沒人敢保證一個孩子站住了。

別看木棉三天兩頭的生病,天天嚎哭,其實在王太醫經手的幼兒里面算是身體強壯的了。

這番話他也說出來安慰了趙寧夫婦,道:“你們成婚晚,其實這是有好處的,不論男子還是女子正好是最盛年之時,這時候生下的孩子其實存活率是最高的。”

意思是你們兒子不出意外應該能活著長大。

但趙寧夫婦和黎寶璐等人也不敢怠慢。

黎寶璐仗著自己有醫術,一有空就過去給他把脈看診。她本人最擅長外傷的處理,因為她在瓊州時最常處理的就是這個,除此外就是婦科和兒科,畢竟黎博這一支便是主攻這兩個方向,他留下的醫書更多的事涉及這方面。

就算她學藝不精比不上太醫,但在兒科上也比外面的一般大夫強一點。

想到最近天越來越冷,黎寶璐就有些憂傷,“不然我還是去看看吧。”

顧景云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連忙道:“你要不放心就讓紅桃去看看吧,回來告訴你。”

黎寶璐想了想點頭,“那快叫紅桃去看。”

顧景云舒了一口氣,轉身出去吩咐紅桃。

紅桃卻不在,反而是南風站在廊下,此時正低頭憋笑。看到主子出來立刻斂笑站好,嚴肅的道:“老爺,周四剛才派人傳信過來,說是住在驛站里的原告都有些人心浮躁。他們在京城耽擱了不少時間,花銷不少。”

顧景云蹙眉道:“去告訴他們,不會讓他們等太久了,總會讓他們過個好年,而小年之后就不好再見血了。”又道:“你和東風準備好我的朝服,明日我去上朝。”

南風躬身應下,正要退下,顧景云就叫住他,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我看你閑得很,你便再替我跑一下腿兒,去看看紅桃在哪兒,讓她去看看木棉,然后回來回話。”

南風一聲也不敢吭,低著頭應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