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 報復

在顧景云計劃著給寶璐開個書局,在寶璐一邊睡覺一邊迷糊著計劃要寫書的時候,烏家堡的烏二爺和烏四爺剛趕到京城,然而他們看著巍峨的城墻就傻了,兩眼抓瞎的暗道,禮他們備好了,可他們送給誰呢?

在來前倆人去拜訪了一下寧夏中衛的縣令及知府,想從他們那里拿兩張名刺,要是再能得幾封信就更好了。

但那倆人就跟泥鰍似的,一聽說有人沖破烏家堡的封鎖跑到京城告狀,他們根本不敢再沾手,搖手不知京中官,第一次去還能見到人,再去連人都見不到了。

烏家堡的勢力大多在江湖,在朝堂上倒也認得幾個官,除了寧夏中衛的縣令及知府等,還有一些武將。

因為他們烏家堡養馬,時有愛馬的官兒跟他們挑馬,但對方出面的都是下人或客卿,要跟他們聯系上還不知到何時,烏二爺和烏四爺只能讓家里人想辦法聯系上有關系的幾家官員,他們則先一步來到京城。

但真正站在京城的城門口時他們卻不由有些茫然,他們真的能把大哥救出來嗎?

“二哥?”烏四爺扭頭去看烏二爺,等著他拿主意。

烏二爺就牽著馬道:“先找家客棧安頓下來,然后我們去刑部見一見大哥和烏八他們,總要知道他們是怎么落在朝廷手里的。”

這才是讓他們很落于下風的重要原因,他們大哥不被抓,他們可以無賴,各種威逼利誘的手段都能使出來,現在卻要大打折扣。

再不濟便算是衙門判了他們大哥有罪,抓不住他們大哥又能怎么辦?

所以關鍵還是怎么把人撈出來,牢里可不是好待的。

烏二爺兄弟倆在刑部附近找了家客棧住下,見天色還早便用了一頓午飯,這才用籃子裝了些飯菜提去牢里。

烏少堡主的案子并沒有判,因為涉及的命案多達六件,而狀告人拿出來的證據又支離破碎,雖然審案的官員看過那些證據后已有六分認定是烏少堡主所為。

至少命案是確實發生的,但要定烏少堡主的罪還得等刑部的人從寧夏中衛核證歸來,而烏少堡主這邊也要審問。

所以烏少堡主現在只是嫌疑犯,還不是罪犯,是可以探監的。

烏二爺和烏四爺拎著食籃去探監,待看到烏少堡主時不由大吃一驚,紛紛撲上去,“大哥,你怎么變成這樣了?”

烏少堡主胡子拉碴,形銷骨瘦,烏二爺和烏四爺進來時他正麻木的靠墻坐著,雙眼呆滯的看著前方。

要不是獄卒拿著棍子敲了敲牢門,還叫了他的名字,且牢房里只有烏少堡主一人,烏二爺和烏四爺幾乎認不出牢里那人是自己的大哥。

烏二爺見他完全沒動靜,不由伸手拍了一下地板,大聲叫道:“大哥,大哥,我是老二呀!”

烏少堡主的目光終于轉動了一下,轉頭著頭顱看向他,他的眼中漸漸升起光彩,他連滾帶爬的拽著鐵鎖過來,目光炯炯的看著烏二爺,“老二?”

烏四爺見他聲音沙啞得不成樣子,忍不住眼眶一紅,攥著拳頭吼道:“大哥,你怎么變成這樣了?是有人故意折磨你嗎,告訴弟弟,弟弟幫你去教訓他。”

烏少堡主眼中升起刻骨的恨意,咬牙切齒的道:“教訓?不,我要你滅了他全家,再把他抓來折磨至死,不然難消我心頭之恨。”

“那人是誰?”烏二爺蹙眉問道:“可與大哥你被朝廷抓住有關?”

“趙宥!”烏少堡主一字一頓的道:“他現在是廣寧衛的捕頭,我都打聽過了,他家中有父母妻兒,他與我有血仇大恨,你們即刻派人去廣寧衛把他父母妻兒抓來,我被刑部提審,甚至那些人膽敢來京告我應該都與他有關。還有廣寧衛城外的平安客棧,是一家姓關的人所開,你們把他們也抓來,要不是他們給我們下藥,趙宥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把我們抓到?”

烏少堡主也不是酒囊飯袋,那半個月于他來說是地獄,他是被折磨得不輕,可他卻不會束手就斃,因此從那十二個重囚犯那里打聽到了趙宥的情況。

不僅如此,他還利用自己的身體優勢從他們那里打聽到了不少廣寧衛縣衙的情況,雖然屈辱,但卻有用。

他甚至已經打動了一個死囚犯,再過些日子他就有把握讓對方幫他和獄卒溝通幫他把信送出去。

烏少堡主如此能干,他卻一點兒也不高興。此時提起甚至滿心都是屈辱,也因此眼睛都紅透了。

烏二爺和烏四爺看到他的眼睛微微一驚,不由問道:“大哥,那趙宥跟你有什么仇?還是跟我們烏家堡有仇?”

烏少堡主沉默了一瞬,“烏十六說他弟弟死在堡內,他們趙家去府城那里告過狀,不過被堡里解決了。”

烏二爺和烏四爺沉默,想到烏少堡主那嗜好,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好。

這算是在報仇了,不過立場不一樣,對方的家還是要滅的。

烏二爺和烏四爺將食籃交給烏少堡主,低聲道:“大哥,里面是些飯食,這些是銀子,你先拿著,想要什么就跟衙役們買,我們會常來看你的,等我們找到了門路就先把你贖出去,對了,我們還得去見見烏八他們。”

烏少堡主點點頭,接過東西,目光陰沉的道:“找一找那些原告,看看他們手上都有什么證據,能私下解決就私下解決,不能就盡早做準備吧。”

“我知道了大哥。”烏二爺起身,拽了烏四爺離開。

烏少堡主被關在重囚房這邊,碰上刑部空著牢房,所以可以住單人間。

烏八幾個卻是被關在另一處,他們是以襲擊官差和幫兇被關進來的,罪名教輕,這邊關了不少人。所以他們九個依然是住在一個牢房里。

烏二爺依然給他們帶來了一些銀子,到底是世仆,烏家堡對他們還是很不錯的。當然,他們也得付出代價,平日只要忠心就好,關鍵時候卻是需要付出生命的。

烏二爺把銀子交給他們,將他們離開京城到被抓的事都細細地問過一遍,知道這其中還有雪山獨煞的事情時不由蹙眉。

烏八就輕聲道:“二爺,我們懷疑趙宥正是與雪山獨煞合作坑了我們,由雪山獨煞把我們引到廣寧衛,趙宥好下手。江湖事江湖了,雪山獨煞卻跟朝廷合作,此事若傳出江湖……”

烏二爺蹙眉問,“你有證據嗎?”

“沒有,但只是說殺傷力就足夠了。”

烏二爺微微點頭,“我會叫人去做的,我和四弟只帶了十個人來,人手不足,我會試著先把你們贖出去。也好試探一下刑部的態度,要是不行,你們做好準備吧。”

烏八心一沉,和兄弟們對視一眼,心里都有些難受。堡里這是要做最壞的打算了?

實際上情況比烏二爺預想的還要糟糕,他順道拐到刑部打聽了一下那些原告的情況,這才知道他們住在京兆府的驛站之中,甚至還有官差常駐驛站保護。

而那些人也乖覺,輕易不出門,別說烏家堡的人,就是普通人想要見他們都難。

當然,他們想要打聽對方手里有的證據也沒著落,畢竟是第一次進京,他們不會頭次見面便拿出大批財物,只是拿些錢去試了一下路。

有收的,也有當場便推回來的。

等烏二爺和烏四爺裝完孫子離開刑部,烏二爺的臉色立即一沉,寒聲道:“立即派人去廣寧衛!”多少年了,他都沒這么孫子過。

烏四爺早積累了一肚子的氣,聞言立即去吩咐他們帶來的手下,分出六個人前往廣寧衛,其余四人留下繼續聽差。

而此時,被烏家堡尋找的趙宥剛剛被周四帶著左拐右拐的出現在一個巷子里。

倆人身后的毛驢上掛滿了大包小包,周四低聲道:“別怪我謹慎,現在可有不少人想殺你,準確周全些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他帶著趙宥在京城里轉了半圈,買了只毛驢,又買了不少東西,給趙宥改變了一下形象,雖不至于跟以前完全不像,但不熟悉的人一定看不出他和以前的趙宥有關系。

周四在一座宅院前停下腳步,低聲道:“你家人便居于此處,這是公子給你們租的,直接租了兩年。這附近住的大多是在衙門辦差的皂衣,以后去了京兆府你多半要與他們共事。雖說住在這里很安全,但也要小心點。”

趙宥點頭,低聲回道:“你放心,我都知道,替我謝過公子。以后凡有差遣,莫敢不從。”

周四一笑,低聲道:“以后有的是你報效的機會。”

周四上前敲門。

趙父謹慎的開了一條門縫往外看,看到周四便松了一口氣,連忙打開大門,“周四爺來了,快請進。”

他小心翼翼的抬頭去看他身邊的人,待看清他的臉便一愣,半響后才抖著嘴唇低聲叫了一聲,“老大!”

趙宥眼眶一熱,上前扶著父親進屋,周四忙拉著毛驢進去把門關上。

趙宥一直強忍著情緒扶他回到屋里,這才跪倒在地,“父親!”

趙父抱住他的頭哭,“你還活著,活著就好,活著就好……”

趙母和趙妻拉著兩個孩子從偏房里出來,看到趙宥都忍不住抱在一起哭,“周大爺說你行事危險得很,不一定還能看到你,沒料到你還能活著,活著就好,活著就好啊。”

“爹,娘,我給弟弟報仇了,咱家的仇人現在被關在刑部大牢里,公子說了,他一定會讓仇人伏法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